关闭

正文

第四十四回 温如玉卖房充浪子 冷于冰泼水戏花娘(二)

绿野仙踪

作者:李百川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6/03

 少刻酒肉齐至,比前一番相待丰盛许多。如玉见郑三人来,说道:我与萧大爷带来宝蓝纻丝袍料一件,缎鞋袜一双,烦你家胡六同张华送去。郑三道:小的同张大叔送去。萧大爷从前日往大元庄去了。如玉道:你去更妥。于冰又要告辞。如玉道:长兄再不可如此,我还有要紧话请教。金钟儿接说道:我们原是下流人家,留冷大爷,就是不识高低。 

    今日光已落下去,此地又无店住客;和温大爷长谈,最是美事。 
    “
玉磐儿也道:我们有什么脸面?千万看在温大爷面上罢。 
    “
于冰大笑道:今日同席,皆我万年想不到事。你两个相留,与温公子不同,我就在此住一夜罢。如玉方才欢喜。于冰道:公子年来,气运真是不堪,未知将来还有甚么事业要做?” 
    
如玉道:在老长兄前,安敢不实说?小弟于富贵功名四字,未尝有片刻去怀,意欲明年下下乡场,正欲烦长兄预断。于冰道:科甲二字,未敢妄许。若讲到功名富贵,公子自有一番惊天动地的施为。异日不但拜相,还可位至公候。如玉大笑道:长兄何苦如此取笑人?于冰正色道:我生平以相面为第一艺,尝笑唐峰柳庄论断含糊。细看公子气色,秋冬之间还有些小不如意;明年秋后,必须破财,见点口舌,过此即入佳境。若欲求功名富贵,必须到远方一行。如玉道:小弟久欲去都中走走,未知可否?于冰道:都中去更好。” 
    
如玉道:几时起身为吉?于冰道:日子不必预定。公子几时到极不得意处,那不是起身的时候了。到那里不必你寻我,我还要寻你,助你之一臂之力,保管你吐气扬眉。如玉大喜相谢;又问富贵功名,到都中怎样个求法。于冰道:临期自有意外际遇,此刻不必明言。玉磐、金钟儿也要求于冰相相面,于冰都说了几句兴头活。 
    
四人坐谈到定更时,如玉笑道:老长兄正人君子,小弟有一秽污高贤的言语,不知说得说不得?于冰道:你我知契,就说得不是何妨!如玉道:长兄游行天下,这情翠偎红的话,自然素所厌闻。今晚小弟欲与长兄破戒,教这玉磐姐陪伴一宿,未知肯下顾否?于冰道:我正有此意。只是一件,我与这玉卿无缘,你若肯割爱,到是这金姐罢。如玉大笑道:长兄乃天下奇人,金姐恨不得攀龙附凤。但风月场中,说不得戏言。于冰正色道:我从几时是个说戏言的人?” 
    
如玉见于冰竟认真要嫖,心中甚是后悔自己多事。又因于冰是他最敬爱的人,就让他一夜,也还过得去。又笑向金钟儿道:你真是天大的造化!金钟儿偷瞅了如玉一眼,随即也不说了,也不笑了,做出许多抑郁不豫之态。于冰但微笑而已,向如玉道:我一生性直率,既承公子美意,便可早些安歇,明日还要走路。如玉道:极好。于是一同起身,到庭屋院来。如玉又暗中安慰了金钟儿几句。金钟儿道:你也该达知我父亲一声。如玉道:我自然要说。” 
    
于冰走入东房,只见帘幕垂红,氍毹铺地,摆列着桌椅箱柜,字画满墙。坑上堆着锦被,炉内偎着名香,甚是干净。玉磐儿告辞去了。如玉还在炕上坐着说笑。于冰道:公子请罢,我要睡了。如玉方才出去。于冰将门儿关闭,亲自从炕上拉过被褥来铺垫,将衣服鞋袜,都脱在炕后,往被内一钻,向金钟儿道:我先得罪你罢。金钟儿笑道:只管请便。心中思忖道:这姓冷的这般情急,必定床事上利害。若承受不起,该怎处?” 
    
要知这金钟儿,是个最有性气、可恶至极的婊子。第一爱人才俊俏,第二才爱银钱。他若不愿意的人,虽杀他两刀,他也不要。郑三家两口子,也无如他何。只因他看于冰衣帽虽然贫寒,人物清雅风流,强似如玉四五倍。看年纪又不过三十内外人。只因知道他不能久留,温如玉是把长手,所以头前才做出许多不愿意的光景,捆缚如玉。究竟他心上,急愿与于冰款洽。今见于冰先睡了,他便连忙在妆台前,拂眉掠鬓,卸却管环;在后炕换了睡鞋,将衣服脱去,喜喜欢欢的钻入被来。只见于冰面朝上睡着,不言不动。先用手在胸前一搭,觉得冷如冰铁;又往肚上一摸,也是如此;推了推,也不言语;仔细一看,见于冰嘴内流出水来,心上甚是怪异,急急的问道:你是怎么样?只见于冰大睁着眼,只往顶棚上看。连忙又用手推摇,听得肚内响动起来。少刻,见于冰将嘴一张,有碗口粗细一股水,从日内咕突突冒将出来,吓的金钟儿神魂俱失,也顾不得穿裤子,披上衣服,跳下炕来,将门儿开放。一边往外跑,一边大叫道:你们快来!冷大爷不好了。众人还都未睡,一齐跑来问道:是怎么?金钟儿用手向房内指道:你们快看去,了不得了!众男女抢人房来看视,不见于冰,止见被内高起,像个有东西在内。忙用手掀起一看,原来是他家庭屋桌上摆着的大蓝花瓶,有三尺余长,睡在褥子上面;将一床被褥,被水内外湿透。 
    
金钟儿急挝着穿裤子,然后从头至尾,说了一番。一家儿大为惊怪,把一个温如玉乐得拍胸鼓掌,不住的哈哈大笑。金钟儿道:不知从那里领来一个妖魔,将我一床好被褥坏的停停当当,还不知笑的是什么?如玉越发大笑道:坏了你的被褥,我赔你的。我今日见他答应着要嫖,我就疑心他不是这样人。不想果然。说罢,又大笑起来。郑三道:快打灯笼,寻不寻,藏在那里去了。如玉道:不用寻,我知道他去了。 
    “
郑三道:大门锁着,他往那里去?如王笑道:你这几间房屋门户,算了甚么?就将于冰在他家如何顽耍戏法,如何从大磁罐内走去,今日替换一个花瓶,不过是他唾了一口的本事,值得甚么?说罢,又笑起来。众男女听了,皆吐舌惊奇。 
    
郑三道:大爷该早和我们说知,像这样奇人,该另外加敬才是。金钟儿道:还加敬什么?你们只看,把炕上的毡也湿透了。就是会耍戏法儿,也不该这样害人。我又没得罪了他。 
    “
如玉越发笑的不止。郑三道:你们同我来,到底要大家寻寻。于是打了灯笼,先照庭内。见正面花瓶,果然不见了;几枝莲花,也丢在了地下。又里外寻找了个遍,那里有个冷于冰的影儿?一家子见神见鬼,吵乱了半夜方歇。 
    
正是:
    
萤火休言热,冰虫莫语寒。 
    
不知天上客,犹作世人看。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