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四回 恤贫儿二士趋生路 送贞妇两鬼保平安(二)

绿野仙踪

作者:李百川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5/09

于冰见他羞容满面,低头不敢仰视,心下早已明白,也不同他话,离开了七八步,在后面缓缓随行。看见百步内外有一店,两个人入去了。于冰待了一会,也入店内;见他两个在东下房北间,于冰就住了对面南间,总是一堂两屋的房。少刻,小伙计问于冰饭食,言:每顿大钱四十五文,房钱不要。于冰道:“我起身时如数与你,饭是不吃的了。”小伙计去对过打发饮食。须臾,又送入灯来。于冰忖度道:“此刻入尚未静,须少待片刻,再与他们说话。”又待了一会,见门户早已关闭,于冰道:“这也是他回避人的意思,我也不必惊动,且到明日再说。”依旧回南屋打坐。次日天明,听得北房内说话。商量要雇车子。于冰看了看,见已开门,便走入北房举手道:“老兄请了!”只见姜氏甚是着慌,欧阳氏道:“相公来有何见谕?”于冰坐在地下板凳上,问姜氏道:“老兄贵姓?”姜氏也只得答道:“姓朱。”于冰又问道:“尊讳?”姜氏没有打点下个名字,便随口应道:“贱名文炜。”于冰道:“是那一县人?”姜氏道:“虞城县柏叶村人。”于冰道:“这是属归德府管辖了。”姜氏道:“正是。”于冰道:“这也是个大奇事!”欧阳氏道:“一个名姓、地方有何奇处?”于冰道:“天下同名同姓者固多,也没个连村庄都是相同的。我今年在四川成都府东门外龙神庙中,见一个少年秀才,名姓、地方与老兄相同,还跟着个家人叫做段诚。”姜氏忙问道:“此人在四川做甚么?”于冰道:“一言难尽!他有个哥哥叫朱文魁。”随将成就林岱夫妻,并他哥哥如何长短,详说了一遍,姜氏道:“这讳文炜的与我最厚,既言被他哥哥赶逐,不知他近来光景何如?栖身何地?”于冰道:“他如今困苦之至。”又将文炜投奔崇宁县,被赶逐出境,又不好再回金堂,无奈住于成都关外龙神庙中,主仆轮流讨饭吃。老兄既言交厚,我理合直说。”姜氏同欧阳氏听了,立即神气沮丧。欧阳氏还掌得住,姜氏便眼中落下泪来;若不是对着于冰,便要放声大哭。于冰道:“老兄闻信悲伤,足见契厚。”欧阳氏道:“老相公尊姓?”于冰道:“我姓冷,名于冰,直隶成安县人。”欧阳氏道:“老相公适才说今年见他两人,此时还是三月上旬,好几千里路,不知是怎样个走法?”干冰心里说道:“怪不得此妇与他主母出谋定计,果然是个精细人。”因笑说道:“是我说错了,我是昨年十月里见他们。”欧阳氏道:“这就是了。我说如何来得这样快!”姜氏拭去眼泪痕,又问道:“先生没问他几时回家么?”于冰道:“我见他时,他正害病。”姜氏惊道:“什么病?可好了么?”于冰道:“也不过是风寒,饥饱劳碌,郁结所致,病是我与他治好了。至于归家之念,他无时不有,只是他主仆二人一文盘费没有,如何回来?我念他穷苦,又打听得林岱与荆州总乓林桂芳做了儿子,大得时运,我帮了他十八两银,打发他主仆去荆州后,我才起身。”姜氏闻听大喜,道:“先生真是天大的恩人!我磕几个头罢!”说罢,恰待下床叩谢,欧阳氏悄悄的用手一捏,姜氏方才想过来,又问道:“他到荆州,林岱定必帮助,倒只怕一半月也可以到来。”于冰道:“他因他哥哥不仁,回家恐被谋害,定要久住荆州;临行再三嘱托我,务必到百叶村面见他妻子姜氏,有几句要紧话着我说。我受人之托,明日还得去寻访这柏叶村方好。”姜氏道:“我就是柏叶村人,他的眷属从不避我,有什么要紧话,和我说一样。”于冰笑道:“岂有人家夫妻的话向朋友说的?”姜氏心急如火,又不好催逼;欧阳氏心生一计,道:“我相公行三,叫朱文蔚,是文炜的胞弟,所以才是这般着急,原是骨肉,说说何妨?”于冰大笑道:“既如此,我说了罢。令二兄起身时,言令大兄文魁为人狡诈,不堪回家,必要谋害他妻子姜氏,恐怕不能保全;着姜氏同段诚家女人,同到我家中住一二年,等他回来,再商量过法。”欧阳氏道:“尊府离此多远?”于冰道:“离此也有二千余里。”欧阳氏道:“可有亲笔书信没有?”于冰道:“一则二人行色匆匆,二则一个做乞丐的,那里有现成笔砚?书字是没有的。”姜氏听了,看欧阳氏举动。欧阳氏低头沉吟,也不言语。于冰道:“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你们为人心不测,怕我把姜氏拐带他乡,岂可冒昧应许?荆州断无夫妻同去之理,家中又无安身之策,因此心上作难。”欧阳氏仍是低头不语。于冰道:“你们不必胡疑忌于我。我从三十二岁出家,学仙访道一十九年,云游夭下,到处里救人危急,颇得仙人传授;手握风雷,虽不能未动先知,眼前千里外事件,如观掌上。”欧阳氏道:“老相公既有此神术,可知我名字叫甚么?”于冰大笑道:“你就是段诚妻房欧阳氏,他是文炜妻房姜氏。”两人彼此相视,甚为骇然。于冰道:“我原欲一入门便和你们直说,恐你们妇人家疑我为妖魔鬼怪,倒难做事,因此千百万语,宁可费点唇舌,只能够打发你们起身就罢了。不意你们过于小心精细,我也只得道破了。”姜氏大为信服,欧阳氏又笑道:“老相公可知道我们此番是如何出门?”于冰道:“你们是大前日晚上,将殷氏同李必寿家灌醉,一更时出门。在吴八家店中住了一夜,第二日又在何家店中,昨日方到此处。此番你主母不遭贼人乔大雄抢去,皆你两次在殷氏窗台阶下窃听之力也。”欧阳氏听罢,连忙扒倒在地下乱叩头,姜氏也随着叩拜,口中乱叫“神仙老爷救命。”于冰着他二人起来,问道:“可放心到我家去么?”欧阳氏道:“这若不去,真是自寻死路了。”于冰道:“我有妻有子,亦颇有十数万两家私。你二人守候一年半载,我自然替你们想夫妻完聚之法。再拿我一封详细家书,我家人自必用心照料,万无一失。但你们鞋弓袜小,怎能远历关山?我与你们雇车一辆,再买办箱笼被褥,我暗中差两个极妥当人相送。若遇泥泞道路,上下险坡,少不得下车行走,设或觉得有人搀扶,你们切不可大惊小怪,此即吾差送之人。”姜氏道:“被褥是必用之物,箱笼可以不必。”于冰道:“五百银子可是你两个身边常带的东西么?”两妇人又从新扒倒叩头。于冰又道:“你们在此再住一天,明日上路,我好从容办理,但我身边没有银子,此事二十多两可行。”姜氏忙从怀中取出一封银子,付与于冰去了。到午后雇来一老诚车夫,牲口亦皆健壮,小伙计从车内抱入绸子被褥二件,布被褥二件,被套一个,箱笼一个,锁子一把,大钱八千余文;又钱袋一个,绒毡一条,雨单两大块。于冰道:“车价银二十四两,我已与过十二两,余银到成安再与,是我与车夫说明白的,箱笼被褥等物共用银九两五钱。”交付姜氏,将余银收讫。说罢,到南间房内,和店东借了笔砚,封写家书,灯后闭门打坐。姜氏和欧阳氏亦不敢絮咶。至次日早,于冰将家书一封,付与欧阳氏道:“到成安交小儿冷逢春,外有符一道,可同那几百银子俱放在箱内,搬运时不过二三斤重,可免人物色。”随到无人处叫出超尘、逐电,吩咐道:“你两个可用心一路扶持姜氏主仆到成安县我家内安置;箱笼内有神符一道,务必取回。此差与别差不同,须要加倍小心诚敬,我记你们第一大功;若敢生半点玩忽之心,经吾查知,定行击散魂魄。慎之!慎之!”二鬼道:“回来到何地销差?”于冰道:“到鸡泽县金不换家回复我。”于冰吩咐毕,回来又叮嘱车户,然后打发姜氏主仆起身。两妇人跪恳于冰同去,于冰道:“我的事体最多,况有我家信,和我亲去一样;一路已差极妥当人随地护持,放心!放心!只问举人冷逢春家就是!”姜氏甚是作难,于冰催逼上车,起身去了。于冰亦随后驾云赴鸡泽县,探望连城璧去了。正是: 

    为君全大义,聊具助相缺; 

    夫妇两成全,肝肠千古热。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