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一回 信访查知府开生路 走怀仁不换续妻房(二)

绿野仙踪

作者:李百川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5/06

 金不换血淋淋一场官司,只四十板完账;虽是肉皮疼痛,心上甚是快乐。回家将郭氏葬埋。那鸡泽县城里城外都说他是好汉子,有担当的人,赶着和他交往。又过了数天,本县知县、守备,俱有官来摘印署理,都纷纷议论是知府揭参的。内中就有人向不换道:因你一人,坏了本县一文一武,前官便是后官的眼,你还要诸事留心些。不换听了几句话,心上有些疑惧起来;左思右想,没个保全久住之策。又听得郭崇学要到大宪衙门去告,越发着急起来,也想不出个安身立命之所。打算着连城璧住在范村,没人知道,不如到那边寻着两个表侄,就在那地方住罢。主意拿定,先将当铺讨利银两收回;次卖田地,连所种青苗都合算于人;再次卖住房。有人问他,他便以因他坏了地方文武两官话回复,人都称扬他是知机的人。除官司盘搅外,还剩有五百二十多两银子,买了个极肥的骡儿,直走山西道路。止走了五六天后,按察司行文提他复审,只苦了几家邻里并乡地人等,赴省听候。不换一路行来,到山西怀仁县地界,这晚便住在东关张二店中。连日便下起雨来,不换忧闷之至。每到雨住时,便在店门前板凳上坐着,与同寓人说闲话。目中早留心看下个穿白的妇人,见他年纪不过二十四五岁,五短身材,白净面皮,骨格儿生的有些俊俏。只因这妇人时常同一年老妇人到门外买东西,不换眼里见熟了,由不得口内鬼念道:这穿白的妇人,不是他公婆病,就是他父母死亡。店东张二道:你都没有说着:他穿的是他丈夫的孝。不换惊讶道:亏他年青青儿守得住。张二道:他倒要嫁人,只是对不上个凑巧的人。不换道:怎么是个凑巧的人?张二道:他是城内方裁缝的女儿,嫁与这对门许寡妇的儿子,叫做许连升。连升在本城缎局中做生意,今年二月,在江南过扬子江,船覆身死。许寡妇六十余岁,止有此子,无人奉养,定要招赘个养老儿子配他,还要二百两身价。不换道:这事也还容易,只用与他二百两银子。这许寡是六十多岁的人,就与人做个尊长,也还做得起;将来许寡妇亡后,少不得银子还归己手。张二道:你把这许寡妇当甚么人?见钱最真不过。或者到他死后,有点归着。不换道:这方裁缝就依他讨此重价么?张二道:他两口子做鬼已五六年了,那妇人又别无亲丁,谁去管他这闲事?不换道:他肯招赘外乡人否?旁边一个开鞋铺的尹鹅头也在坐,听了大笑道:这样说你就是凑巧的人了?又问道:客人是那地方人?到我门这里有甚营干?家中可有妻室没有?不换道:我是直隶鸡泽县人,要往代州亲戚家去,妻室是早亡过了。鹅头道:你能够拿得出二百两银子来?不换道:银子我身边倒还有几两。鹅头笑向张二道:这件事,咱两个与客人作成了罢!张二道:只怕许寡妇不要外路人。鹅头道:要你我媒人做甚么!又笑向不换道:客人可是实在愿意么?不换道:只怕那老妇人不依。鹅头道:张二哥与其闲坐着,我且和你去说一火。同寓的几个人帮说道:这是最好的事。说成了,我们还要吃喜酒哩!鹅头拉了张二,人对门去了。好半晌,两人笑嘻嘻的走来,向不换举手道:已到九分了,只差一分。请你此刻过去,要看看你的人物年纪,还要亲问你的根底。不换道:如此说,我不去罢。要看人物,便是十二分不妥。众人笑道:你这人物还少什么?就是《云笺记》追舟的李玉郎,也不过是你这样的面孔儿。去来!去来!大家撺掇着,不换穿带了新衣帽鞋袜,跟二人到许寡妇家来。许寡早在正房堂屋内等候,看见不换,问鹅头道:就是这个人么?张二笑说道:你老人家真是有福!这个客人,人才、年纪也不在你老去世儿子下。不换先去深深一揖,随即磕下头去。许寡满面笑容,说道:若做这件事,你就是我的儿子了,便受你十来个头也不为过;但是你远来,只磕两个头罢。不换叩拜毕,扒起,大家一同坐下。许寡将不换来踪去迹,细细盘问了一番,笑向鹅头道:你看他身材,比我亡过的儿子瘦小些,人倒还有点伶俐,就依二位成就了罢。张二又着不换叩拜,不换又与许寡磕了两个头,复行坐下。许寡道:我看了你了,你也看看你的人。一边说,一边叫道:媳妇儿出来!叫了七八声,那方氏才从西房走出,欲前又退,羞达达低了头,站在一边。众人都站起来,不换留神一看,见那妇人穿了新白布夹袄,白布裙子,脸上些须傅了点粉,换了双新白梭鞋,头发梳得光油油的;虽不是上好人物,比他先日娶的两个老婆强五六倍,心上着实欢喜,满口里道好!那妇人偷看了不换一眼,便回房去了。许寡道:他两个都见过面,合同也该写一张,老身方算终身育靠。二百两银子交割在那一日?不换道:合同此刻就立,银子我回店就交来,做亲定在后日罢,不知使得使不得?许募道:你真象我的儿子,做事一刀两段;有什么使不得!鹅头取来纸笔,张二替他两家各写了凭据;不换立即回店,取了二百银子,当面同尹、张二人兑交。又问明许寡远近亲戚并相好邻里,就烦鹅头下帖;又谢了两个媒人六两银子。许寡便叫不换将行李搬来,暂住在西下房中,好办理亲事。到二鼓时分,方氏欲心如炽,无法忍耐,也顾不得羞耻,悄悄从西正房下来,到不换房内,不换喜出望外。一个是断弦孤男,一个是久旷嫠妇,两人连命也不要,竭力狠干了五六度,只到天明方肯罢休。方氏见不换本领高似前夫数倍,深喜后嫁得人,相订晚间再来,才暗暗别去。许寡也听得有些声气,只索随他们罢了。次日,许寡倒也知趣,梳洗罢,便教方氏到儿子灵前烧纸,改换孝服,方氏只得假哭了几声,反勾引得许寡呢呢喃喃数念了好一会方止。不换雇人做酒席,借桌椅并盘碗等类,忙个不了。吃午饭时,许寡叫方氏来同吃,方氏又装害羞,不肯动身;叫得许寡恼了,才肯遮遮掩掩的走来,放出无限的眉眼,偷送不换。不换见方氏脚上穿了极新的红鞋,身上换了极细的布衣,脸上抹了极厚的浓粉,嘴上抹了极艳的胭脂,头上戴了极好的纸花,三人同坐一桌。不换一边吃饭,一边偷瞧,又想起昨晚风情,今朝态度,心眼上都是快乐的;不但二百两,就是二千两也看得值。偏这方氏又不肯安静吃饭,一面对许寡装羞,一面与不换递眼,瞅空儿将脚从桌子下伸去,在不换腿上踢两下缩回。不换原是小户人家子弟,那里经过这样妖浪阵势,狐媚排场,勾引得他神魂如醉,将饭和菜胡吃,也尝不出个滋味。若不是许寡在坐,便要放肆起来。这晚仍照前和合,连灯也不吹灭,每到要紧时候,方氏竟没高没低的叫喊,下换也止他不住。许寡在上房听了,惟有闭目咬牙挝被而已。到做亲这日,也来了些女客,并许寡的亲戚以及邻居。北方娶亲,总要先拜天地,必须父兄或伯叔尊长领拜;许寡为自己孀居,家中又无长亲,众客委派着尹鹅头领不换夫妇拜天地,主礼烧化香纸。许寡又想起他儿子来,揩抹了许多眼泪。两人同归西正房,做一对半路夫妻。正是: 

    此妇淫声凶甚,喊时不顾性命; 
    
不换娶做妻房,要算客途胡混。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