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一回 信访查知府开生路 走怀仁不换续妻房(一)

绿野仙踪

作者:李百川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5/06

  词曰:

    不换遭缧泄,公厅辨甚明;亏得广平府,生全出圄囹。
    
月老欣逢旅舍,佳人天系赤绳;不意伊夫至,丢财具受刑。 
    
右调《替浦子》 
    
话说连城璧杀退官军,连夜逃走去了。众兵了将守备抢去,也顾不得骑马,几个人拖了他飞跑。见城璧不来追赶,方大家站住。守备坐在一块石头上,问兵丁道:跑了么?众兵道:走远了。守备道:还赶得上赶不上?众兵道:总赶上也不过败了回来,那个是他的对手?守备咳了一声,道:我这功名,硬教你们害了。说罢带兵回城。 
    
再说知县见城璧动手时,他便远远的跑去;今见大众败回,强贼已去,没奈何复回金不换家,前后看验了一遍。又见郭氏死在屋内,将金不换并四邻锁入城来。早哄动了囼城士庶,都跟着看。知县刚到衙门前,郭崇学知他女儿被强盗打死,跪在马前,将金不换种种知情隐匿,酒后泄言,并说自己代写禀帖等情,据实出首,数不换偿他女儿性命。知县听了,连忙入内堂,请教幕宾去了。须臾,守备也来计议,好半晌别去。知县连夜坐堂,将不换带到面前,问道:连城璧是那里人?他和你是甚么亲戚?不换道:他祖籍陕西宁夏人,是小的嫡亲表兄。知县道:他还有个哥哥连国玺,你认得么?不换道:他们在宁夏,小的在直隶,相隔几千里,那里认得?只因小的父母在世时,常常说起,才知是表亲。知县道:这就该打嘴!你既认不得他们,连城璧怎么就会投奔你?不换道:认虽认不得,说起亲戚,彼此都知,因此他才寻找着来。知县道:这连城璧来过你家几次?不换道:不但几次,二十年连书信都是没有的。知县点了点头儿,又问道:他是今年几时来的?不换道:他是大前年五月到小的家中的。知县道:打嘴!左右打了不换五个嘴巴。知具道:本县自下车以来,近城地方自不消说,即远乡僻隅,那一天没巡查匪类之人,岂肯容留大盗住二三年,还漫无访闻么?不换改口道:是本月初二日到的,至今才住了二十余天。知县道:这就是了。又道:这二十余天也不为久,为何不细细盘问他,早行出首,不换道:何尝没盘问他?他说家贫无所归着,求小的替他寻个活计,始终是这句话,只到今午醉后方说出实情。知县冷笑道:我把你这狡猾奴才!连城璧本月初二日到你家是实,你知情容留大盗是实,你酒醉向你妻子泄露是实,你妻告知你妻父,你妻父念翁婿分上,假写你名字出首是实,你恨你妻子泄露,着连城璧打死,图死无对证是实;反着本县合守府空往返一番,你还有得分辨么?不换道:老爷在内衙商酌了半夜,就商酌出这许多的是实来?知县大怒,道:这奴才放肆!敢合本县顶嘴。吩咐再打嘴。众人却待动手,不换道:老爷不用打,小的明白了。老爷一则要保全自己,二则要保全守备爷,将知情纵盗罪名,向小的一人身上安放,可是么?知县道:快打嘴!不换道:不必打!事关重大,老爷这里审了,少不得还要解上司审问,不如与小的商量妥好。知县向两旁吏役道:你们听!真正光棍!了不得!了不得!郭祟学在下面跪禀道:若不是光棍,如何敢容留劫杀官兵的大盗哩!不换道:你不必多说。你是知我粜卖了粟粮,今年五月合我借一百五十两银子,托你女儿道达,我始终不肯;今见你女儿死了,便想报仇害我,不能,不能!知县冷笑道:你再说有什么和本县相商处?不换向东西两下指说道:老爷的书班衙役,合城中百姓俱在此。小的酒后泄露真言,妻父替小的写禀帖出首,这话有无真假,且不必分辨。只就纵盗脱逃论,老爷同守爷今晚到小的家,若连城璧已去,这是小的走露风声,放他逃走,罪无可辞;老爷同守爷领着千军万马,被一个强盗打得落花流水,败阵回来,满城绅缙士庶,那个不知,那个不晓?不但守爷兵受伤,就是老爷班内捕快,带伤者也不少,怎反说是小的纵盗脱逃?这话奇到那里去了?只这两句话,把两旁看的人都说笑了。知县气坏,待了好一会,咬牙大恨道:金不换!你口太锋利了!你这没王法的光棍,若不动大刑,何难将本县也说成个强盗!吩咐左右,拿极短的夹棍来。众役呐喊,将夹棍举起,向不换背后一丢。不换道:老爷不用动刑,小的情愿画供,招个知情容留,纵贼脱逃就是了。知县咬牙说道:你就画供,我也要夹你一夹棍。不换道:凡官府用刑,为的是犯人不吐实供;若肯吐实供,再行夹打,便是法外用刑。老爷此刻与小的留点地步,小的日后到上司前,少胡说许多。知县摇着头,闭着眼,说道:快夹!快夹!刑房在旁禀道:老爷何必定要夹他!此事关系重大,各上宪必有访问,金不换不动刑自招,最好不过。知县想了想,道:你说的是,就着他画供来。须臾,不换画了供。知县吩咐牢头收监,用心看守。退堂和幕客相商,气不过不换当堂对众挺犯,欲要将不换制死监中。幕客大笑道:此人口供,千人共见;况本府太爷最是聪察,制死他大有不便,倒不如亲去府内,口详此事,看太尊举动,再行备文,妥商详报;就费几两银子,也说不得。知县听了,连夜上府,知府通以极好言语回答着。不换、郭崇学、邻里人等,一并解府,面讯定案。 
    
原来这知府是江苏吴县人,姓王名琬,虽是个两榜出身,却没一点书气;办事最是明敏,兼好访查。只是性情偏些,每遇一事,他心上若动了疑,便是上宪也搬他不转;广平一府属员,没一个不怕他,金不换和连城璧事前后情节,并本县那晚审得口供,俱都打听在肚内,深疑知县同守备回护失查大盗处分,故冤金不换纵贼脱逃。又闻知守备军兵带伤者甚多,还有三四十个着重的,性命不保,越发看得金不换出首是实,文武官合同欺隐,要冤枉他定案。过了几日,知县将不换等同详文解送府城,知府立即坐堂亲审。不换正要哭诉冤情,知府摇手道:你那晚在县中口供,本府句句皆知,不用你再说。倒还有一节要问你:连城璧原系大盗,既说你不知情,为何改姓张,在赵家涧许久,邻里俱如此称呼,其中不能无弊。你说!不换连连叩头道:太老爷和天大的一圆明镜一般,甚么还照不见?本县老爷和守爷那晚带五六百人,被一个贼打伤一二百众,大败回城,这样惊天动地、远近皆知事,两位老爷尚敢隐匿不报,将知情私纵罪名,硬派在小的身上塞责,太老爷只看详文便知。赵家涧止有七八家人家,安敢违两位老爷嘱托,不但连城璧改姓为张,就把连城璧颠倒呼唤,那一个敢说个不字?太老爷不信,将邻里传问,谁敢说他不姓张?只求太老爷详情。知府点了点头儿,连邻里并郭氏死的原故,一概都不问了。随发放金不换道:你容留大盗,难说不知情,然在你家住二年之久,你也该时时留神盘问;只到他酒后自行说出,方能觉察禀报,疏忽之罪,实无可辞。说着,将一筒签丢将下来。两行皂役喊一声,将不换搬翻,打了四十大板,立即吩咐讨保释放。又叫上郭崇学骂道:你这丧尽天良的奴才!你本是该县刑房,已革书办,素行原是不端之人;有你女儿活着,金不换容留大盗,便是不知情;你女儿死后,金不换便是知情,这知情不知情五个字,关系金不换生死性命,岂是你这奴才口中反覆定案的么?且将金不换禀帖说是你替写的,真是好狠之至!说着将一筒签尽数丢下,那里还容他分辨一句,顷刻打了四十板,连邻里一总赶下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