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九回 兄归乡胞弟成乞丐 婶守志亲嫂做媒人(一)

绿野仙踪

作者:李百川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5/03

词曰:
    
胸中千种愁,挂在斜阳树,绿叶阴阴自得春,恨满莺啼处。
    
不见同床婿,偏聆如簧语,门户重重叠叠,云隔不断西川路。 
    
右调《百尺楼》 
    
且说朱文炜别了林岱,出了新都县,路上问段诚道:我这件事做得何如?段诚道:真是盛德之事!只怕大相公有些闲言语。文炜道:事已做成,由他发作罢了!文炜入了金堂县,到慈原寺内。文魁道:你两个要的账目何如?文炜道:共要了三百二十七两。文魁听了大喜,道:我算得一点不差,怎便多要出十两银子,成色分两何如?文炜道:且说不到成色分两上,有一件事要禀明哥哥。文魁着惊道:有什么事?文炜就将遇林岱夫妻拆散,舍银帮助的话……,文魁也等不得说完,忙问道:只要捷近说,银子与了他没有?文炜道:若不是与了他,他夫妻如何完聚?文魁道:到底与了他多少?文炜道:三百二十七两,全与了他。文魁又忙问段诚道:果然么?段诚道:句句是实。文魁扑向前,把文炜脸上就是一掌。文炜却要哀恳,不防右脸上又中了一掌。老和尚师徒一同来劝解,文魁气得暴跳如雷,道:我家门不幸,养出这样痴子孙来!复将文炜帮助林岱的话,与僧人说了一遍,又赶上去打。两僧人劝了一回,也就散了。文魁倒在床上,拍着肚子大叫道:可怜往返八九千(十)里,一场血汗勤劳,被你一日花尽!又看看段诚骂道:你这该剐一万刀的奴才!他就要做这样事体,要你何用?跑下来,又将段诚打了一顿,从新倒在床上喘气。待了一会,又大嚷道:你就将三钱二钱,甚至一两二两,你帮了人,我也还不恼;怎么将三百二十七两银子,一戥盘儿送了人家,我就教你……”将文炜揪过来,又是几拳,倒在床上睡觉去了。文炜与段诚面面厮窥,也没个说的。不多时,文魁又拍手打掌的大骂,道:你就是王百万家,也不敢如此豪奢!若讲到积阴德,满朝的王公大臣,他还没有钱?只用着几个人,驮上元宝,遍天下散去罢了!又问道:你的行李放在那里?文炜不敢言语。文魁再三又问,段诚道:二相公说,多的已经费了,何况少的!为那姓林的没盘费去荆州,将行李当了十四两银子,也送与他了。文魁大笑道:我原知道不如此,不足以成其憨,象你两个一对材料,真是八两半斤。其实跟了那姓林的去,我倒洒脱。这一共三百二十七两银子,轻轻的葬于异姓之手!说罢,捶胸顿足,大哭起来。 
    
文炜道:哥哥不必如此。银子已经与了人家,追悔莫及,总是兄弟该死。文魁道:不是你该死,倒是我该死么?罢了,我越想越气,我今日和你死在一处罢!地下放着一条铁火棍,拿起来就打。段诚急忙架住,道:大相公就不是了!当日老主人在日,二相公就有天大的不是,从未弹他一指;大相公也该仰体老主人之意。今日打了三四次,二相公直受不辞,做兄弟的道理也就尽在十二分上,怎么才拿铁器东西打起来了?大相公顽钱,曾输过好几个三百两,老主人可打过大相公多少次?文魁道:你敢不教我打他么?你不教我打他,我就打你!段诚道:打我倒使得。文魁将段诚打了两火棍,又要去打文炜。段诚道:大相公不必胡打,我有几句话要说。文魁道:你说,你说!段诚道:二相公是老主人的儿子,大相公的胞弟;老主人若留下一万两银子,少不得大相公五千,二相公五千;就是今日这事,也费的是人情天理钱,权当象大相公赌钱输了,将来到分家时候,二相公少分上三百二十七两就罢了,是这样打了又打,总不念手足情分,也该往祖父身上想想,难道这家私都是大相公一个的么?几句话说得文魁睁着眼,呆了一会,将火棍在地下一丢,冷笑道:原来你两个通同作弊,将三百多银子不知鬼弄到那里去,却安心回来要与我分家;既要分家,今日就分。文炜道:段诚不会说话。文魁道:我怎么不听他?我和你在一处过日子,将来连讨吃的地方也寻不下。文炜道:就是分家,回家中再商量。文魁道:有什么商量?你听我分派。我们的家业止有二千两,住房倒算着七百,我将住房分与你,我另寻住处。你帮了人家三百多两,二宗共是一千。你一千,我一千,岂不是均分,此名为一刀两断,各干其事。文炜道:断凭哥哥,不但还与我一处住房,就一分不与,我也没的说。段诚道:大相公算是将家业分完了,也再没别的个分法?文魁道:能有多大的家业?不过三言两语,就是个停当。段诚道:老主人家中的私囊,并器物衣服,且不必算,此番刘贡生银子共本利一千三百余两,大相公早要到手中,寄放在本城德同铺内,也不向我们说声;家中三顷地,也值千两余,付之不言。老主人当年用银买的住房,止三百三十两,人所共知,如今算了七百两,要分与二相公,何不将此房算七百银子,大相公拿去?世上没有这样个分法!文魁大怒道:你这奴才晓得甚么!家有长子,犹之国有储君,理应该长子拣选,其余次子、季子均分,此天下之达道也。二千两家私,我若分与他不够一千之数,就是我有私心了。段诚道:不公,不服!文魁怒极道:你不服便怎么!从此刻一言为断,你两个到别处去住,若再此处住,我即另寻地方搬去,来虽同来,走要另走。我若再与你们见面,我真正不是个人生父母养的!文炜哭说道:就是兄弟少年冒昧,乱用银两,然已成之过,悔亦无及。哥哥着我另寻住处,身边一分盘费没有,行李又当在新都,这一出去,总不冻死,定必饿死。哥哥与兄弟同胞手足,何忍将兄弟撇在异乡,自己另行回去?文魁道:你是帮助人的,不论到那里,都有人帮你。任你千言万语,我的志愿已决。说罢,气忿忿的躲在外边去了。文炜向段诚道:似此奈何!段诚道:当日老主人在日,屡屡说他夫妻二人不成心术,此番就是不帮林相公这三百多银子,他又有别的机谋作分离地步,可惜相公为人太软弱。依小人主见,先请阖县绅士公评分了;现在银钱器物若公平不下来,次到本县前具呈控诉,量他也没有七手八脚的本领,于情理王法之外制人。文炜道:我一个胞兄,便将我冻饿死在外边,我也做不出告他的事来!请人说合调停,倒还是一着。随即着段诚请素日与他哥哥相好的四五人,说合了六七次,方许了十两银子。言明立刻另寻住处,方肯付与。文炜无可奈何,在朱昱灵前大哭了一场,同段诚在慈源寺左近寻店住下,说合又拿过十两银子来。文炜又跪恳他们代为挽回,隔了两日,去寻文魁,僧人道:从昨日即出门去了。第五日,文炜又去,文魁总不交一言。文炜在他身旁站了好半晌,只得回来。又隔了四五夭,文炜又去,老僧在院中惊问道:二公子没与令兄同回乡去么?文炜道:同回那里去?老僧道:令兄连日将所有家器、大小等物,变卖一空;前日晚上装完行李,五鼓时即起身。我问了几次,他说你同段诚总管先在船中等候。我说你们都去,这灵枢作何归着?他说道:路远盘费实是不足,定在明年亲来搬取。我以为你也同去了,怎还在此。这是何说?文炜道:此话果真么?老僧用手指着道:你看他房内干干净净,一根断草未留。文炜听知,惊魂千里,跑至朱昱灵前,两手抱住棺木,拚命的大哭,情甚凄惨。哭了好半晌,老僧拉开说道:我此刻才明白了,令兄真是普天下情理以外之人。可趁他走还未远,速到县中哭诉于老爷前,差三班衙役星夜追拿这不孝不友的蠢才,将他私囊夺尽,着你押灵回乡,把他锁禁在监中,三年后放他出来,以泄公愤!二公子也不必回避出首胞兄声名,一个没天良没伦理的人,与禽兽何殊!我是日夜效法佛爷的人,今日着你这一哭,不由得大动了肝火,你可照我的话速行。朱文炜听了,一言不答,流着两眼痛泪,走出庙去。老和尚见文炜软弱,气得只是摇头。文炜回到寓处,与段诚哭诉。段诚笑道:他这一走,我心上早打算得透熟。我不怕得罪主人,一个人中猪狗,再不必较论了。刻下身边还有几两银子,也可盘搅几日;即一文没有,老主人在此做官一场,不无情面。况相公帮助林公子,人人都号为义举。目今大相公席卷回乡,抛弃父骨,赶逐胞弟,通国切齿。刻下生者死者俱不得回家,可再烦人出个捐单,也不愁百十两到手。况又有本县老爷,自必格外可怜相公。快写禀帖,启知本县,我明早去寻老主人素好朋友,再烦劳他们举行。回得家乡就好计较了,哭他气他何益?文炜恐扬兄之恶,不写禀帖。不意县尊早已知道,差人送了两石仓米,四两银子,又将几个常走动衙门好管事的绅士,面托与文炜设法。众绅士满口应承下来。谁料文炜走了否运,只三四天,便将县官因公诖误;新署印官,漠不相关;地方绅土实心好善者有几个?见县官一坏,便互相推诿起来。又得新典史念前后同官分上,自己捐了十两,又代请原上捐人,如此鬼弄了月余,仅捐了三十多两,共得四十三两有奇,一总交付文炜谢责。文炜与段诚打算回家,盘费有了;若扶灵,还差着百金。段诚又想出一策。打听出崇宁县县官周曰谟,系河南睢州人,着文炜写哀怜手本,历诉困苦,他推念同乡,自必加倍照拂,文炜亦以为然。又恐将捐银遗失,主仆相商,交与慈源寺老和尚。身边还有几两银子,各买了旧棉衣裤鞋袜等类,以便过冬出门。这日正要起身,岂期败运之人,随处坎坷。交与老和尚捐银,又被他徒弟法空盗劫逃去,主仆悔恨欲死,呈控在本县。县中批了捕厅,捕厅大怒,将老和尚严刑责处,细问几次,委不知情,他又无力赔补,受刑不过,便行自缢,亏得段诚救免。文炜反替他在捕厅前讨情。金堂县亦再难开口,只得到崇宁县去。向管宅门人甚是动怜,立即回禀本官,少刻出来,反蹙着眉头道:我们老爷性情,我再捉摸不定。他此刻看了禀帖,说你是远方游棍,在他治下假充乡亲,招摇撞骗,坏他声名,还要传外班坐堂审你;亏得我再四开说,才吩咐值日头,把你逐出境外。你苦苦投奔到此,我送你一千大钱做盘费,快回去罢!倘被他查知,大有不便。文炜含泪拜谢,拿了一千钱出来。文炜与段诚相商:若再回金堂县,实无面目;打算着成都是省城地方,各处人俱有,或者有个际遇,亦未敢定。于是主仆奔赴成都,寻了个店住下,举目认不得一个人;况他二人住的店,皆往来肩挑背负之人,这际遇二字从何处说起?每天倒出着二十个房钱,日日现要,从十月住至十一月尽间,盘费也告尽了;因拖欠下两日房钱,店东便出许多恶语。段诚见不是路,于城外东门二里地远,寻下注没香火的破庙,虽然寒冷,却无人要钱。又苦挨了几天,受不得讥饿,开首是段诚讨饭,孝顺主人,竟不足两人吃用。次后文炜也只得走这条道路。这话不表。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