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五回 警存亡永矢修行志 嘱妻子割断恋家心

绿野仙踪

作者:李百川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4/19

 词曰:

    
金台花,燕山月,好花须买,好月须夸。花正香时遭雨妒,月当明时被云遮。月有盈亏,花有开谢,想人间最苦是离别。花谢了三春近也,月缺了中秋至也,人去了何日来也?

    
右调《普乐天》

    
话说冷于冰料理献述身后事务,他原是个清闲富户,在家其受用,今与献述住了二十多天,已是不自在;自献述死后,知已师生,昔日同笔砚四五年,一旦永诀,心上未免过于感伤。又兼夜夜睡不着,逐绪牢情,添了无限愁思。因想到自己一个解元被人换去,一个宰相夏大人已经斩首,又闻一个兵部员外郎杨继盛也正了法,此虽系严嵩作恶,也是他二人气数该尽;我将来若是老死牖下。便是个好结局。又想死后不论富贵贫贱也还罢了,等而下之,做一畜生,犹不失为有觉之灵。设或魂消魄散,随天地气运化为乌有,岂不辜负此生,辜负此身!又想到王献述才四十六七岁人,陡然得病,八日而亡,妻子不得见面罢了,还连句话不叫他说出,身后事片语未及。中会做官一场,回首如梦,人生有何趣味?便纵位至王公将相,富贵百年,也不过是一瞬息间耳!想来想去,万念皆虚,渐次茶饭减少,身子也不爽快起来。于冰有些不耐烦,又见献述家眷音信杳然,等他到几时?随叫王范雇牲口。查盘费止存有百十余金,便将一百两与献述家人留下作奠仪,俟公子们到日.再亲看望。献述家人们见他去意已决,只得放行。于冰一路连点笑容也没有,到家将献述得病,止八天亡故的话同众家人叙说。陆芳道:王大人到底还病了八天,象潘太爷前日在大堂审事,今日作古人三日了。人生世上有何定凭?于冰惊问道:是那个潘太爷?陆芳道:就是本县与大爷交好的。于冰顿足道:有这样事!是甚么病症?陆芳道:听得人说,只因那日午堂审事,直审到灯后,退了堂,去出大恭,往地下一蹲,就死了。也有说是感痰的,也有说是气脱的。可惜一个三十来岁少年官府,又是进士出身,老天没有与他些寿数。于冰听见,痴呆了好半晌,随即来去吊奠,大哭了一场。回来即着柳国宾,王范二人,拿了五百银子,做得公道。于冰自与潘知县奠回来,时刻摸着肚在内外院里走,不但他家人,就是状元相公问他,他也不答;茶饭吃一次,遇着就不吃了。终日问或凝眸呆想,或自己问答。卜氏大为忧疑。王范说,他是痛哭王大人所致。陆芳又说是思念潘太爷。凡有人劝他,他总付之不见不闻。不数日,王献述儿子差人下,王范送与于冰。看后又痛哭了一番,说他痴呆,他也一般写得来回,做了哀切的祭文,又分付柳国宾用一匹蓝缎子,雇人彩画写,又着陆芳备了二百两奠仪,差家人冷明,同献述家人入都。从此在房内院外走动得更、更凶,也不怕把肚皮揉破。又过了几天,倒不走动了,只是日日睡觉。卜氏愁苦得了不得。一日午间,于冰猛然从炕上跳起,大笑道:吾志决矣!卜氏见于冰大笑,忙同道:你心上开爽了?于冰道:不但开爽,亦且透彻之至!随即走到院外,将家中大小男女都叫至面前,先正色向卜复拭道:岳父、岳母二位大人请上,我有一拜。说罢,也拉下住他就拜。拜毕,又向陆芳道:我从九岁父母去世,假如无你,不但家私,连我性命还不知有无。你也受我一拜。说着也跪拜下去,忙得陆芳叩头不迭。又叫过状元儿,指着向卜复拭、陆芳道:我碌碌半生,止有此子,如今估计有九万余两家私,此子亦可温饱无虞了;惟望二公始终调护,玉之以成!又向卜复拭道:令爱我也不用付托。总之,陆总管年老,内外上下,全要岳丈帮助照料。又向卜氏打一躬道:我与你十八年夫妻,你我的儿子今已十四岁:想来你也不肯再会嫁人;若好好的安分度日,饱暖有余,只教元儿守分读,就是你的大节大义。我还有一句捷要话嘱咐于你:将来陆总管百年后,柳国宾可托家事,着陆永忠继他父之志,帮着料理。一家男妇听了这些话,各摸不着头脑。卜氏道:一个好好人家,装做的半疯半呆,说云雾中话,是怎么?子冰又叫过王范、冷连、大章儿等吩咐道:你们从老爷至我,至大相公,俱是三世家人,我与你们都配有家室,生有子女,你们都要用心扶持幼主,不可坏了心术,当步步以陆老总管为法。至于你们的女人,我也不用吩咐,虽然有主母管辖,你们也须要勤心指摘。陆芳道:大爷这算怎么?好好家业,出此回首之言,也不大吉利!于冰又将元儿叫过来,却待要说,不由得眼中落下泪来了,说道:我言及于你,我倒没的说了。你将来长大时,且不可胡行乱走;接交朋友,当遵你母亲、外公的教训,就算你是个孝子。更要听老家人们的规劝。我今与你起个官名,叫做冷逢春。又向众男女道:我自都中起身,觉得人生世上,趋名逐利,毫无趣味。人见我终日昏闷,以我为痛惜王大人,伤悼潘太尹,此皆不知我也!潘太尹可谓契友,而非死友;王大人念师徒之分,尽哀尽礼,于门生之义已足,井非父母伯叔可比,不过痛惜一时罢了,何至于寝食俱废,坐卧不安?因动念死之一字,触起我弃家访道的心;日夜在房内院外,走出走入者,是在妻少子幼上费踌蹰耳!原打算元相公到十八九岁娶过媳妇,割爱永别;不意到家又值潘太尹暴亡,可见大限临头,任你怎么年少精壮,亦不能免。我如今四大皆空,看眼前的夫妻儿女,无非是水花镜月;就是金珠田产,也都是电光泡影。总活到百岁,也脱不过一死字。苦海汪洋,回首是岸。说罢,向外面急走。卜氏头前还道是于冰连日郁结,感了些风疫,因此借口乱说;后见说的明明白白,大是忧疑;到此刻竟是认真要去,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卜复拭赶上,拉住道:姑爷,不是这样的玩法,玩得太无趣了!陆芳等俱跪在面前。元相公跑来抱住于冰一腿,啼哭不止。众仆妇、丫头也不顾上下,一齐动手,把于冰槽拖倒拽,拉人房中去了。从此大小便总在院内,但出二门,背后妇女便跟一群。卜复拭日日率小厮们把守住东西角门,到把子冰软困住了。虽百般粉饰前言,卜氏总是不听。直到一月后,防范渐次松些,每有不得已事出门,车前马后,大小家人也少不了十数个跟随。又过了月余,卜氏见于冰饮食谈笑如旧,出家话绝口不提,然后才大放怀抱。于冰出入,不过偶尔留意,惟出门还少不了三四个人。
    
一日,潘公子拜谢辞行,言将潘太尹灵枢,起早至通州上船,方由水路而行。于冰听了,自计道:必须如此如此,我可以脱身矣!到潘公子起身前一日,于冰又亲去拜奠,送了程仪。过了二十余天,忽然京中来了两个人,骑着包程骡子,说是户部经承王爷差来送紧急字的,只走了七日就到。柳国宾接了信,人来回于冰活,于冰也不拆看,先将卜复拭、国宾纳入卜氏房中,问道:怎么京中有甚姓王的寄来?国宾道:适才说是王经承差来的。于冰道:他有甚么要紧的事,不过借几两银子。向卜复拭道:岳父何不拆开一读?复拭拆开字,朗念道:昔尊驾在严府作幕,宾主尝有口角,年来他已忘怀。近因已故大理寺正卿王大人之子有间言,严府七太爷已面嘱锦衣卫陆大人。见字可速带银人都斡旋,迟则缇骑至矣!忝系素好,得此风声,不忍坐视,祈即留神,是嘱。上不华先生。弟王与具。众男女听了,个个着惊,于冰吓在一边。国宾道:这不消说是王公子因我们不亲去吊奠,送的银子少,弄出这样害人针线。卜复拭道:似此奈何?陆芳道:写人与大爷何由认得?于冰道:我昔年下场,在他家住过两次,他是户部有名的司房。国宾接说道:我们通和他相熟,是个大有手段的人。陆芳道:此事性命相关,刻不可缓!大爷先带三千两入都,我再备万金,听候动静。于冰道:有我入都,一千两足矣!用时我再用字取来。你们快备牲口,我定在明早起身。又嘱咐众人道:事要谨慎,不可令外人知道。众家人料理去了。把一个卜氏愁得要死,于冰也不住的长吁。到次日,于冰带了柳国宾、王范、冷明,大章儿同送字人,连夜入都去了。正是:
    
郎弄悬虚女弄乖,两人机械费疑猜;
    
于今片纸赚郎去,到底郎才胜女才!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