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8章奋斗的脚步永不停歇:追求无止境

富兰克林自传

作者:本杰明•富兰克林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30

1. 主动请缨,越困难越要挺住

法国和美国结盟后,确实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美洲人民的压力,但对抗大英帝国还是略显吃力。面对这样的情况,大陆会议内部开始出现了和谈的声音。对于和谈我一直持保留意见,如果得不到我们所需要的,和谈也就无从谈起。

1780年,美国独立战争的局势再次发生变化,一方面战争形势再次向英国倾斜,美法联军和英国的多次战斗皆以美法联军的失败告终,美法联军几乎陷入绝境。另一方面,英国和西班牙之间进行秘密谈判,在对美洲问题上,西班牙保证不再过多干涉。不久,大陆会议做出决定,和英国进行和平谈判,并派遣我再次作为和谈代表。

尽管英国在战场上占据了优势,但是1781年英国新上台的内阁由主和派完全把控,新组成的内阁不想再继续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希望通过和谈的方式解决问题。这样一来,双方共同的愿望促成了和谈,1782年,英国率先派遣代表与我接触,表达新内阁对和谈的期盼。415日,我和英国代表进行了首次正式会谈,英国方面认为,可以同意美国的独立,但美国不应该继续支持法国对抗英国。

会谈结束后,我认为有必要将此事告诉法国外交部长,因为我们还是同盟关系。我将这件事说出后,法国对英美单独议和表示抗议,他们希望能够由三方共同商议和解的条件。58日,在我的安排下,美、英、法三方在我的住处举行了会谈。这只是一次简单的会面,没有任何正式的记录。会谈上英国使者提出,法国应当归还战争中夺取的英国岛屿,并承诺用夺取的法国岛屿进行交换,换取美国的独立。我对这样的条件提出了抗议,因为这样的条件没有任何意义,美国并不是在向英国请求独立,独立也不是和谈的筹码。

这次三方谈判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充其量只是交换了一下意见而已,我心中也有了下一步的打算。这时,英国派遣另外一名代表,单独和法国接触,希望能就和谈一事进行磋商。这件事法国方面也告诉了我,做事地道的法国人声称他们绝对不会在美国不参与的情况下跟英国和谈,更不会牺牲美国的利益和英国交换条件。我为法国的合作精神所感动,我知道,为了双方的利益,法国和美国必须站在统一战线上与英国进行谈判。

61日,英国大使通知我,英国政府愿意在和解条约达成之前承认美国的独立,以表示对美国的诚意。但这并没有让我感到高兴,因为英国依旧没有把美国当作一个独立国家看待,甚至连正式授权的谈判代表都没有,这些诱人的条件只不过是一种假象而已。我知道,英国其实是在试探我,看我是否急于和英国达成和解。

8月,美洲的战事再次发生变化,英军退守弗吉尼亚半岛顶端的约克敦,同一时间,华盛顿亲自率领美法联军秘密前往弗吉尼亚,法国舰队也到达约克敦城外的海面,共同夹击约克敦的英军。在联军炮火的猛烈攻击下,英军只得投降,1019日,8000名英军走出约克敦向华盛顿将军投降,美国独立战争取得了最大的胜利。约克敦战役后,除了海上还有零星的战斗外,美洲大陆上基本已经没有战争了。

战争的胜利让我清楚,此时是进行和谈的最佳时机,在非正式会谈中,我提出了和谈的4个基本要点。第一,英国政府承认美国独立,并从美国撤走一切英国军队;第二,划定独立的各州和效忠英国的殖民地;第三,对加拿大边界的规定应恢复1774年“魁北克法案”(该法案将加拿大边界扩展到了大湖以南直到俄亥俄河)前的状态,;第四,美国人可以自由地在纽芬兰海岸进行捕鱼作业,包括对鲸鱼的捕捞。

105日,大陆会议派遣代表正式向英国提出缔和条件,条件在先前提出的4点必要条件上,又增加了英国和美国可在密西西比河和境内其他地点按国家之间的规定自由贸易。令我多少感到有些遗憾的是,这次的谈判并没有通知法国,我还记得当初法国为了维护美国的独立,不愿意由自己代替美国谈判的情境。但我知道,如今是美国独立的关键时期,相对和法国的关系来说,这些问题已经不重要了。

经过几个星期的不断接触,双方对协约的大致内容达成统一,这包括英国必须无条件承认美国独立;英国可以自由通航于密西西比河以及美国边界的问题等。但在赔偿一事上一直进展缓慢,我坚持认为,英国有义务赔偿在战争时期美国人民所损失的财产,但英国方面不赞成这样的赔偿,因为他们在美洲的效忠派也有损伤。最后在1129日的讨论中,我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由英王向国会“建议”赔偿美国人被焚毁、抢劫的财物,而效忠派的财产损失由美国负责,这才令谈判达成。

17811130日上午,美英两国的和平使者签订了美英和平草约。美国和英国的问题解决了,但美国和法国的问题却全都留给了身为驻法大使的我。我的内心很是内疚,因为是我们先背弃盟友,在没有通知法国政府的情况下和英国达成协议。这样一来,法国就很有可能以此为借口,拒不履行曾经的贷款协议,这对美国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恶梦。

美国此时需要更多的贷款,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但没有贷款我们将无法维持国内局势的稳定。确切地说,美国此时并不安全,内部还有许多反对者,而普通民众也因为没有得到粮食和工作而抱怨。

我对于借贷一事十分头疼,经过几天的思考,我给法国外交部长写了一封外交信函。我在信中写道,我们签订的这份协议只不过是临时性的,是否签订也要等待英法条约签订之后才能决定,至于匆忙签订这份协约,只不过是一时解决问题的方法。对于没有征求法国的意见,我代表美国向法国道歉,希望能得到他们的谅解,我还在信中多次提到美法联盟的重要性,并承诺美国永远不会背叛法国。

不得不说,这封道歉信很是有效,很快法国的贷款就下来了,美国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178393日,美国和英国的谈判终于结束,而法国和英国之间也达成了和解,三方派代表最终在凡尔赛宫签订《巴黎条约》。这份条约共有10条内容,其中第一条规定就是:“英王陛下必须承认合众国为自由、自主和独立的国家”。《巴黎条约》的签订,标志着美国的独立战争取得了最后的胜利,美国获得完全独立。

美国正式独立后,我本以为我的工作可以轻松些,但没想到反而更加繁忙了,因为有太多人对美国感兴趣。他们纷纷前往大使馆向我请教美国的问题,还有不少人希望能移民去美国。为了方便大家,我写了《移民美国须知》一文,在当地的报刊杂志上发表,通过这篇文章对整个美国进行介绍,不过文章中最令我感到得意的还是结尾的句子:“我们的国家给予外国人的不是别的,是好的气候、肥沃的土壤、卫生的空气、自由的政府、开明的法律和自由。如果在国内已经拥有这些或拥有更优越的条件的人,最好还是留在他们的原地。”通过这句话,我向世人展示了美国这样一个年轻国家的姿态。

告别的时刻终将来临,725号,我登上了回家的轮船。送行的人很多,甚至有许多皇室成员也来欢送我这个法国的老朋友,临行前法国国王还通过政府赠送给我一幅国王的画像,相框上镶了408颗钻石,这件艺术品我一直保留在家里。登船的时候,我回首望了望这片土地,尽管这里不是我的家乡,但在这里我有太多太多值得留恋的东西。不论是屈辱还是荣耀,喜悦还是泪水,如今我就要离开,而且很有可能一去不复返。914号,我回到了家乡费城,在家乡我受到了最热烈的欢迎,欢迎仪式上,人们高喊着“你是美国的英雄”的口号,对于这份赞誉我感到受之有愧,因为在我看来能够经历美国创立的全过程就已经是莫大的荣耀,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我想这是任何一名美国的公民都会做出的选择。

2. 我第一个在宪法上签字

回到家后,总算能看到女儿和孙子们,这让我很激动。特别是又住在这所妻子生活过又逝去、英国军人占据过又离开的自家的房子里,我想我是时候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但我没有想到,祖国还需要我这位老人,我仅仅在家过了不到一个月的安稳生活,就被选入参议院,之后我又当选为宾夕法尼亚州的州长。入选参议院,我的第一项工作是向议会提出了修改“检查法”的建议。“检查法”是按立宪派的主张在战争期间由州议会通过的,它规定,任何人在就任公职、作为选民参加投票之前,必须宣誓忠于宪法。我认为,当时通过这一法令是出于战争的需要,现在战争已经结束,权力应归还给人民。

提议修改这一法令也是我前任的施政目标,但由于立宪派的反对,他没有能够如愿以偿,由于我的提议恰逢战争胜利的良好时机,再加上一些我个人的影响力,议会终于通过了这项议案。

比起议员的工作来说,我在州长职位上的表现并不怎么合格,当上州长后,我很少参与实际工作,一方面我的年事已高,根本不适合进行繁重的工作;另一方面,我希望把具体的工作留给年轻人,让他们得到锻炼。年轻人在经验上可能确实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我相信只要给予他们锻炼的机会,他们会做得比我还要好。

回到费城后,我一直渴望能回老家波士顿去看看,探访那些故人。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朋友显得尤为重要,我看着自己的好友一个一个老死,我想再不去看看恐怕就没有机会了。但是我的痛风病使我行动不便,我早就不能骑马了,连去市政厅我都需要坐轿,由于行动不便,所以我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得到实现。

独立战争后期的时候,美国就已经成立了联邦政府,取代了大陆会议。只不过当时的联邦政府权力有限,各州政府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权利,这对美国的统一并没有好处。新成立的美国联邦政府十分脆弱,面对各种经济困难和国内政局的动荡,联邦政府已显得力不从心了。当时,为了增强联邦政府的权利,让好不容易独立的美国不致毁在内乱之中,建立一个更加集权的政府就很有必要,而这一切的开始就是制定一部国家的宪法。

1787328日,联邦政府决定组建一个制宪委员会,制定美国的第一部宪法,加强国家的力量,我在制宪委员会成立的当天就被选为了代表。514日,制宪会议在费城召开,在长达3个多月的会议中,我坚持每天到会,虽然当时我已经82岁了,而且每天起床时身体都疼痛难忍。在制宪会议上我也很少发表什么高谈阔论,但我对美国宪法早就有所思考,一切都在我的脑海中。

因为我的行动不便,所以每当我要发言的时候,我总是先将发言的内容写到纸上,然后再让别人代我读出来。长时间站立对我来说是很恐怖的,每站一秒都会让我痛不欲生。我在制宪会议上主要的作用是平衡众人的观点,我既不偏向某一个团体,也不“钟情”于哪一个组织,我要做的是尽量使各代表的意见保持一致。

例如会议上,一些较小的州提出应享有和较大的州同样的投票权,这引起了激烈的争论,较小的州担心如果不公平,他们的利益会受到较大的州的控制。比如在各州中,马萨诸塞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弗吉尼亚州有114万人口,而其他10个小州总共才有164万人口。较大的州认为,如果只有3.7万人口的特拉华州和拥有42万人口的弗吉尼亚州享有同样的代表席位,那才是绝对的不公平。

对于各州利益的争执,我和华盛顿等人都没有参与,因为我们更多的是为整个美国考虑,而不是斤斤计较自己所在州的利益。但对于大多数代表来说,他们的心中更多的是本州的利益,这也并不能责怪他们。为了解决纷争,我提出了书面的协调意见,我先让所有代表冷静和克制一下,我理解各个代表为自己家乡牟利的心态,但我希望大家知道,大家被派到这里来是为了相互协商而不是争执的。我的话在广大的代表中间还是有一定分量的,在我的协调下争吵暂时平息了下来。

虽然说之后的会议大家都很冷静,但这只不过是在压抑着自己而已,在之后的议案表决上,大家争执不下,会议气氛紧张。一些小州的代表已经扬言,如果没有平等的代表席位,那么他们就退出制宪会议。面对这样的问题,我提议双方妥协,各自让一步促成一个统一的立场。

经过协商,制宪会议成立了一个大委员会,在这个委员会中,一州只有一名代表,任务是在大、小州的议员议席问题上寻找出合适的办法。委员会会议上,作为宾夕法尼亚州代表的我提议在两院都实行比例代表制,但这遭到了较小的州的代表的反对。最后,在我之前提议的基础上,委员会达成了妥协,他们的建议是:

1.在国家立法机构的第一个部分(众议院),应有各州的代表,每4万名居民中产生1名代表;

2.一切关于筹款或分摊钱款的议案必须从第一个部分产生,第二部分不得加以修改或补充;

3.在立法机构的第二部分(参议院),各州享有同等数量的议席。

这样的协调协议让各位议员停止了争吵,可以说这份协议促成了宪法的出炉。

制宪会议开了两个多月时,有人认为政府被列为宪法中的第二位是贬低了它,政府的权力应该得到加强。我对这样的话持反对意见,我坚信增强政府权力的行为和共和制度的原则是背道而驰的,一个自由的政府,治理者是人民的仆人,人民才是主人。

制宪会议上,我还对外国人任公职发表了意见,我认为外国人在美国担任公职不需要有居住14年的限制。实际上许多外国人曾为美国出了许多力,甚至是帮助美国取得了一些胜利,而一些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却在独立战争时加入了反对祖国的行列。之后,我还对担任公职者需要拥有一定的财产的要求提出了反对,因为诚实并不是和财富相伴而来的,财富的多少也不是衡量一个人能力的唯一标准。

917日,是签署宪法的最后时间,经过长达两个月的时间,制宪委员会对宪法已经达成一致的意见。准备好文件后,我第一次站起来读自己准备好的发言稿:

“我承认,对于这部宪法中的一些内容我现在仍不赞同,但我不能肯定我永远都不赞同。因为我活得太久了,我曾经经历的许多事情,太多本以为绝对的事情,但由于种种原因会改变本来的初衷,即使是一些原则性的问题。往往我认为是正确的事情,但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另外一些事,特别是现在我年纪越来越大,我也更怀疑我的判断力,而是更注意他人的意见。”

“以这样的观点,我同意这个宪法,哪怕它是有所缺陷的。总之,我不禁表达了一个愿望,希望制宪会议的每一位成员和我一起,就在此时此刻在宪法上署名,以表明我们的一致。”

我第一个在美国宪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其他代表也纷纷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就在代表们还在签署宪法的时候,我的注意力被主席台的椅子吸引了过去,那把椅子的背面刻着一轮太阳。我看了很久后对周围的代表说,一般的木工很难将冉冉升起的朝阳和缓缓下落的夕阳区分。我经历了太多太多变迁,看着椅子背后的太阳,我每次都无法判断是升起还是落下。但我这一次终于能看清楚,那是一轮新升的朝阳,而不是垂暮的夕阳。

签订宪法,是我这个老人为国家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我能参与创造一个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家已经心满意足了。如果说我还有什么遗憾,也只有一件事情,就是我看不到美国真正强大起来的那一天了。

3. 我自由了,也让农奴自由,我一直致力于自由的推广

签订完宪法后,我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费城,这时候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我再做些什么了。17871031日,我第三次当选宾州州长,这份工作让我感觉力不从心,我的身体已经很难再承担什么工作了,在当选为州长不久之后我就病倒了,以致我根本无法工作。

第二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很少去州政厅,因为我的身体已经差到了极限。病痛的折磨让我无法下床,有时候起身都很困难,在最后任期的几个月里,宾州的大小事情都是在我的家中解决,就连宪法最终得到批准的消息,我都是在家中得知的。

178810月,我辞去了宾州州长一职,接任我的是一个壮年的有学之士,这样我终于安心地离开了政坛。多年以来的政治生涯,让我的身心皆损,曾经那个乐观、健壮的富兰克林已满是苍老,我想是时候立下遗嘱了。

就在同一年,我开始写下自己的遗嘱,对身后事做了安排。我除了对遗产进行了恰当的处置外,还对我的书籍、手稿、科学仪器、乐器、图书馆公司、美洲哲学学会、波士顿艺术科学院等等做了分配。这些东西我大多捐给了学校,或者是个人,因为我希望这些东西能发挥它们该有的作用。

我赠给波士顿免费学校100英镑,用来每年颁发银质奖章,以奖励那些品学兼优的学生。此时我的资产是我去法国时候的三倍之多,我还有许多房产,我在波士顿有一幢房子和一块地基,在费城有几幢房屋和几块地基。我自己住的房屋经过扩建后,一楼的餐厅可以坐得下24个人,这些就都留给了我的子女们。

1789623日,我对遗嘱做了一些增添,我在担任州长的时候,所有的薪水分文未动,我将这笔钱分别赠给波士顿和费城各1000英镑,用于贷款给25岁以下、完成学徒合同条款的已婚青年。年息为5%,每年偿还十分之一的本金,分十年还清。之后,所得的利息再借给其他具备类似条件的青年,我计算100年后可得13.1万英镑,其中10万将用于公共工程,剩下的继续用于贷款,再等100年后,可以得到406.1万英镑,其中106.1万英镑用于两城建设和居民福利,300万英镑用于该州政府建设。

我的这项计划并不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题,而是一种长期的投资。我看到太多年轻的已婚青年,因为没有资金而闷闷不乐,我想如果有人在关键时刻帮他们一把的话,他们以后的生活肯定会过得更好,但我没有那么多的钱支持每一个人,所以我计划了这样一份长期投资,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够从中受益。

遗嘱的事情解决后,我彻底闲了下来,我开始续写自传、访问老友。有时候也对政治问题有些看法,但早已不去干涉过多,更多的时候是向政府提些意见。这期间我对美国早已存在的奴隶制度再次反思,我认为美国想要发展,必须废除奴隶制度,否则势必影响到美国的前景。

其实,我早期也曾拥有过奴隶,她是一个黑人妇女,至今我还怀念她做的汤,那的确十分美味。我还曾替人登广告出售奴隶,但这不代表我支持奴隶制度。1758年,我在伦敦时就建议政府建立一所黑人学校,以帮助那些渴望学习的黑人孩子,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美国的主人。1775年,我还曾参加过一个废奴团体,只不过在独立战争时期没有什么作为。独立战争前夕,美国的奴隶约有50万人,占当时美国总人口的1/6

战争结束后,我担任了废奴团体的会长,曾进行过救助黑人奴隶的活动。1789119日,该团体请愿要求支持“对公众的讲话”并为之提供资金。我在“讲话”上签了名,以表示我支持这项请求。1790212日,该团体将“讲话”呈交第一届国会,这些努力让北部各州废除了黑人奴隶制,但南部地区因为棉花种植产业需要大量劳工,所以奴隶制度被一直保留了下来。

1789年的冬天对我来说是如此的惬意,我在家里享受着亲人的关怀和呵护。我的孙女每天喝过茶就来陪我,有时候给我讲一些费城发生的有趣的事情,有时候听我讲述我年轻时的经历。哦,对了,我和威廉早就冰释前嫌,在美国独立战争获胜的时候,我就给威廉写了一封信,我已经是一个老人了,曾经的那些朋友都一个接一个离我而去,恐怕我也要不久于人世,我是多么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在我身边。虽然威廉最终还是没有回到美国,但是他却在信中向我道歉,这样一来我们之间的矛盾终于化解了。

回首我的一生,我的脑海里想了许多东西,年少离家的冲动,路上的艰辛,见到里德小姐时的心动,还有我在伦敦消极的生活,也有我回到费城时创业之初的艰辛。当然,我依旧在思考,闪电是如何出现的,我渴望再一次捕获闪电,研究它的构成,还有,我想起漫长的美国建国之路,以及我在外交过程中的种种艰难。但这些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我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印刷工最终安然地走过了平凡但却精彩的一生……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