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4章用积极心态解读生活:知足者常乐

富兰克林自传

作者:本杰明•富兰克林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30

1. 男人除职业选择外,婚姻是一辈子最大的选择

我的人生中有那么几次大错,其中最令我懊悔的就是离开黛博勒·里德小姐,前往伦敦。当我再次回到费城的时候,她已经嫁给了别人,我曾经以为我和她之间不会再有任何可能了,但是感谢上帝,我们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当我和梅莱迪斯的印刷厂开张后,我也谈了一次不成功的恋爱,恋爱的对象是我房客亲戚的女儿。可能他们看我是一个诚实、上进的小伙子,于是经常找机会让我和他们亲戚的女儿见面,到后来我对她也产生了好感,因为她实在是太可爱了。

我和她的感情逐渐加深,到了后来是时候谈婚论嫁了,我向女方家庭提出了一个听起来“非常过分”的请求,当时我的债款还有一部分没有还清,我希望他们能帮我分担一部分,这会让我的事业更顺利,同时也能让我和他们的女儿将来的生活更加稳定。可是,女方的家长听说印刷厂并不是很赚钱,而且凯梅尔在当时的破产也引起了他们的恐慌,他们断定我并非是好女婿的合适人选,所以这桩婚事最后不了了之了。

也许是这次经历唤起了我对婚姻的渴望,从此之后寻找结婚伴侣就成了我的一大重要任务,但是几次相亲之后,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不是女方不合我心意,就是女方家长嫌弃我是个背着债务的“负翁”。

这时候我和初恋女友黛博勒·里德小姐重新恢复了联系,作为里德家的邻居,她的父亲经常请我过去吃饭,我也尽量为他们提供自己力所能及的帮助。里德小姐经历过那次失败的婚姻后,常常闷闷不乐,或者是无精打采,并且不愿意与他人来往,看到她如此的痛苦,我的内心感到深深的自责。我有理由相信,是我去伦敦的“变心”和堕落,才令曾经开朗的里德小姐成为如今的模样。为了弥补我所犯下的过错,我总是想尽办法的逗她开心。

经过一段时间,在我的陪伴之下,里德小姐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笑容,我和里德小姐也重新找回了当初的感觉。此时,我不想再失去她,于是提出要和她结婚。只不过,我们要结婚还有很大的困难,一方面是由于里德小姐的前夫并没有和她正式办理离婚手续,也就是说里德小姐当时还是法律意义上的有夫之妇;另一方面,里德小姐的前夫欠了许多钱,这些债务可能会转移到里德小姐身上。

我想如果这一次我再放手,可能会抱憾终身,于是决定冒险和里德小姐结婚。173091日,我和里德小姐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让人意外的是,中间没有发生任何我们所预想之中的麻烦事。

结婚后里德小姐对我很好,她是位温柔贤惠、不可多得的好妻子,我还记得她总是在我工作的时候为我冲一杯茶,或者是当我趴在书桌上睡着时为我披上大衣,我们在一起很幸福,遇到困难时我们也总是互相安慰体贴。我不明白有些夫妻为何会争吵,因为我和我的妻子从未争吵过,我们总是互相体谅对方,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1731年,我和妻子生下了第一个孩子,那是个健康活泼的男孩,我给他取名为威廉。两年后,妻子又为我生下了第二个男孩,取名叫福尔吉尔,令我伤心的是在17361121日,福尔吉尔因天花而夭折。同样是在多灾多难的1736年,我因为工作回到家乡波士顿,我的哥哥詹姆士此时已经病入膏肓。这时候我们之间多年的恩怨也早已烟消云散,对我取得的成就他感到由衷的自豪,在分别的时候,詹姆士托付我在他死后照顾他的妻子和儿子。

1740年,我的哥哥詹姆士去世了,我将哥哥的唯一儿子带到费城,收为自己的徒弟。虽然我以前做哥哥的学徒时,饱受哥哥的苛责,但我对待侄子却是爱护有加,我希望他能成才。我先是把侄子送到了费城的一家学校去念书,闲暇时让他在印刷厂帮忙,除此之外,我还将自己的许多人生感悟传授给侄子,引导他健康成长。就这样,我和妻子、儿子还有侄子一家人过着平凡但又幸福的生活。

2. 关于我的人生准则

我的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教信徒,小时候,我的家里有许多宗教书籍,当时我对宗教的看法并不深刻,我只当作是一种每日必需的修行罢了。之后,我接触了自然科学,这让我重新审视了一遍宗教和信仰。

我发现,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真实、诚恳和廉洁,这能让人幸福。至于《圣经》中宣传的仁爱,我也并不反对,也不赞同,可以说其本身并不重要。我认为,《圣经》或者是其他宗教的典籍本身并不是百分之百正确的准则,不能因为它们禁止某些活动,就认为这些活动是邪恶的,或者因为它们赞许某些活动,就觉得这些活动是好的。

当然,这样的怀疑曾让我误入歧途,还好,我凭借自己的准则,没有走太远就回到正轨上了。这时,我心里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希望能建立一个完美的计划,让我达到完美品德中要求的境界。当然,错误是不可避免的,但是通过对过去错误的总结并且加以改正,一个人的品德就能无限接近“完美”。

起初我认为这并不难,因为我坚信自己心里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并且在犯错误的时候能够及时提醒自己。可是,真正实施计划的时候,我才知道这有多么的困难,因为缺点和优点总是共存的。每当我集中精神克服一个缺点时,另一个缺点就会明显起来,特别是那些已经形成的习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开始改变自己的做法,不再奢望自己能够直接达到完美,而是一点点培养好的习惯,慢慢改正坏的习惯。

为此,我结合自己阅读的大量书籍进行了一番全面的思考,最后为自己制订了一份计划,里面包括我所要培养的所有美德。这些条目如下:

一、节制。食不过饱;饮酒不醉。

二、沉默寡言。言必于人于己有益;避免无益的聊天。

三、生活秩序。每一样东西应有一定的安放的地方;每件日常事务当有一定的时间。

四、决心。当做必做;决心要做的事应坚持不懈。

五、俭朴。用钱必须于人或于己有益,换言之,切忌浪费。

六、勤勉。不浪费时间;每时每刻做些有用的事,戒掉一切不必要的行动。

七、诚恳。不欺骗人;思想要纯洁公正;说话也要如此。

八、公正。不做不利于人的事,不要忘记履行对人有益而又是你应尽的义务。

九、中庸适度。避免极端;人若给你应得的处罚,你当容忍之。

十、清洁。身体、衣服和住所力求清洁。

十一、镇静。勿因小事或普通的不可避免的事故而惊慌失措。

十二、贞节。除了为了健康或生育后代起见,不常举行房事,切忌房事过度,伤害身体或损害你自己和他人的安宁或名誉。

十三、谦虚。仿效耶稣和苏格拉底。

我认为培养美德就如同清理花坛。美德是花坛里的花朵,而缺点是花坛里的杂草。现在我有13个花坛,想一天完成是不可能的,这超过了我的能力。但是,先清理干净一个花坛,然后再清理另外一个花坛,这样,所有的花坛就都会被清理干净。同时清理完一个花坛后,也会获得一些经验和成就感,清理下一个花坛就更加轻松了。

在我制订的这份计划中,各种美德的先后顺序也是有讲究的。节制放在第一位,是因为节制可以让我保持头脑清醒,这样有利于培养其他的美德。至于沉默寡言放在第二位,是因为我觉得,交谈中用耳朵比用嘴能获取更多的知识。另外,当时我有一些坏习惯,就是喋喋不休、爱说俏皮话,这样的习惯用在写作上,固然能够写出幽默风趣的文章,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却难免会让我结交到那些轻浮浪荡之人。

对于我来说,谦虚也是很有意义的。为了避免自己表现得过于骄傲,我给自己规定,在谈话的时候不用肯定词语,比如“一定的”、“必须的”等,而是改用“我想”、“我猜想”等。如果有人发表了和自己背道而驰的观点,我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直接地去反驳对方的主张,而是在指出对方的观点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成立的同时再去表达自己的一些不同看法。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这种讲话方式让我很不习惯,甚至是有些难以忍受,但是久而久之,我就发现了这样的谈话方式带来的好处。由于我的表达方式变得比以前更加温和了,所以在我发表意见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被我的演讲所打动,这为我将来四处演说打下了基础。

为了完成美德培养计划,我每天都对自己进行检查,我专门做了一个小册子,里面有一个表格,横列是日期,竖列是美德。每当一天结束的时候,我会看着小册子,在自己没有遵守的美德上点一个小黑点,代表自己的过失。

因为节制被我放在了第一位,所以第一个星期我特别注重节制这一栏的小黑点,对节制这一栏所犯下的错误及时加以改正,而其他栏的过错则先记下。第一个星期结束后,我在节制这一栏上已经没有小黑点了,这样我就可以注重下一个美德了。等第二个星期过去后,前两栏已经没有黑点了,于是我就又开始了第三项美德的培养。

伴随着自我修养计划的不断深入,我最终发现,虽然自己的许多缺点都已经被改正,同时也培养出了许多好的习惯,但是总有一些缺点是难以彻底改掉的。

就拿“生活秩序”中把物品归放整齐来说,我做的就很痛苦,因为在我看来,东西不用归放整齐,我还年轻,记忆力很好,不可能会忘记东西放在哪里。我花了很多心血来改正这个缺点,但进度十分缓慢,而且常常再次犯错。有时候我在想,是否放弃这样的计划,让自己过得更舒服些。

但是,改正缺点就好比打磨一把满是锈斑的斧子,本来打磨斧子就是一件很费时的事情。有些人无法等待,打磨到一定程度就停止了。虽然说斧子上没有明显的锈斑,但上面还是有一些小锈斑没有清除,这些人会安慰自己:我就是想要一个有斑点的斧子。而且他们还会对那些一心想要一把完美斧子的人肆意嘲笑。我自然不想成为这样自欺欺人的人,所以在自我磨炼上我一直不敢松懈。

在培养美德的过程中,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完成了我的培养计划的第一轮的循环,之后需要几年才能再完成一个循环。不是因为我的德行越变越坏,而是后来我实在太忙,以至于根本没有时间来执行这个计划。虽然最后我逐渐放弃了这个计划,但这个小册子一直装在我的口袋里,我会时不时地拿出来看看并提醒自己。

尽管我没有坚持下去,之后依旧犯了大大小小的错误,但有些习惯的养成,对我来说是受益终身的。当我年老的时候,记忆力减退,但是我早已养成了把东西归类的习惯,这对我的晚年生活有很大帮助。

3. 建一支救火队锻炼了我的组织能力,培养了我的公益心

火在给人类带来温暖、光明的同时,也时常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为了对付火灾,救火队便应运而生了。美洲地区本来没有像样的救火队,自从费城组建了第一支后,各州才逐渐成立自己的救火队,挽救了人民的财产和安全。

我记得那是1735年,在一次共读社聚会上,有人提出了有关消防的辩论题目,我们对如何防火展开了激烈的辩论。随后,我以论文的形式写了《论保护城市不受火灾》一文,刊登在了自己的《宾夕法尼亚报》上,文章中写了人们时常疏忽的火灾隐患以及火灾的过程和防火指南。

我没有想到,这篇报道一经发表,立刻在费城引起热议,人们纷纷对火灾感到担忧。为了在发生火灾的时候,能够迅速扑灭大火,拯救公众财产和生命,费城人萌生了组建一支救火队的想法。我得知后,也对这件有利于公众利益的事情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为了组建救火队,我在自己的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广告,招募自愿参加救火队的人。很快,就有好几十人慕名参加。经过筛选,我最后选择了30个人,并且和他们签订了一份合同。就这样,费城的第一支救火队便正式组建了。根据合同内容,每一个队员都必须经常保有一定量的水桶,用来救火之用。此外救火队员还要随时准备足够的袋子和筐,这些东西则是用来在火灾发生时抢救居民财产的。另外,只要发生火灾,所有的队员都要去现场组织救援。

为了加强救火队的业务能力,我模仿共读社的形式,每月都组织一次消防员之间的交流活动,活动中他们会提出各种各样的防火意见,交流火灾时如何保护自己、如何更有效地扑灭大火。为了防止有些家伙偷懒不参加救火队的聚会,我还制定了一条规定:如果有人缺席,便要支付小额的罚款,用于购买灭火器材。这样的活动不仅普及了消防知识,对新加入进来的消防员,也能起到传授经验的作用。

事实证明,救火队的“战果”十分辉煌。自从这支拿着水桶、编织袋略微显得有些“滑稽”的救火队成立后,费城出现的火灾大都被很快扑灭,而且没有人因为火灾而受伤,这使得救火队的影响力大大增加。于是,更多的人希望能参加救火队,特别是那些有自己房产的人。

为了保护更多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我建议那些想要加入救火队的人,建立独立的队伍,同时为了方便管理,我为那些新建立的救火队划分了各自的区域,这样既减轻了救火队员们的工作量,同时又大大加快了救火队的反应速度。从此之后,不管费城哪个区域发生火灾,救火队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费城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得到了更有力的保障。

组建救火队对我意义很大,尽管我没有亲身经历过火灾,但经过此事后,我对公众事业更加关心,不久之后我又主持改善了费城的巡夜制度,这给费城人带来一个更为安全的居住环境。

费城的巡夜制度早已有之,那时候费城的巡夜由各区域的警官轮流负责,按照规定,各区域的居民需要按照一定的顺序轮流跟随警官巡夜,如果户主不愿意承担巡夜任务的话,则需要每年缴纳6先令的罚款,用来供警方雇用其他人代为巡逻。

这项制度看似合理,但实际上却是漏洞百出,由于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夜晚外出巡逻,所以他们都选择了缴纳罚款。警官们在收到罚款之后却都将钱揣进了自己的钱袋,在巡逻的时候只拿出一少部分钱来雇用一些乞丐、无赖滥竽充数。这样一支巡逻队自然无法保护费城的安全,许多商人的财产在夜晚被盗窃,一时令费城人心惶惶。

我对费城的巡夜制度早就有些看法,只是一直没有抽出时间研究,救火队建立的时候,我正好很有时间,便对当时巡夜的制度进行了深入的研究。首先,警察向每户都征收6先令的巡夜费已经违背了公平原则。因为每家每户所缴纳的钱数是一样的,但是所受到的保护却是不一样的。一个穷苦人家所需要保护的全部财产可能不过几十英镑,但是却和一个仓库里有几千英镑货物的大富翁所缴纳的钱是一样的。

我在共读社内以此事为议题发起了讨论,经过一番商议之后,我们提出了一份更为合理的巡夜制度。首先由全城居民按照财产的比例缴纳费用,然后用这笔费用雇佣一支专业的合同制的巡逻队。这样不仅能够使费城人拥有平等权益,同时一支专业的巡逻队也能大大降低费城的夜间犯罪率。

我将这份建议印刷成册,然后分发给分社的成员,这得到了共读社全体成员的一致赞同,随后,我发动各个分社的成员,将册子分发给费城的居民。经过共读社成员的宣传,这项建议得到了费城居民的赞同,人们纷纷要求废除旧的巡逻制度,组建一支新型的巡逻队。几年后,这项建议得到了州议会的重视,并立法建立了严格的制度。

在促成巡夜制度改革这件事上,我看到了社团组织的影响力,但当时整个美洲还处于无知落后状态,人们仅仅知道面包和牛奶,而忽视了精神上的充实。就在我当上了费城的邮政局局长后,我产生了一个想法,建立一个全国的文化联盟。

殖民地建立之初,人们所有的注意力仅仅局限于生活必需品上,但是经过多年的发展,那种一穷二白的日子已经成为了过去。如今人们的生活已经日渐安逸,开始有时间去学习知识、培养高雅的艺术情操了。但是,北美广袤的国土将那些喜欢学习的人隔离开来,他们互相不了解彼此的思想,因此我想建立一个学会,在他们中间建立起制度化的通讯联系,来讨论各种问题。

1744年,经过大量的工作,“美洲哲学学会”终于在费城成立,共读社的成员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会议按时召开,但未保留会议记录,也没有发表会议摘要,这样做并不是因为我们在讨论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只是因为这些问题属于内部的讨论而已。之后,在独立战争时期,“美洲哲学学会”发挥了不小的作用。美国独立之后,“美洲哲学学会”则改组为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继续为美国培养人才。

4. 保卫费城

从政是我由来已久的心愿。并非我对权势有什么特殊的爱好,我只是希望通过从政来实践自己的政治理想。一直以来我都想做一些对这片热土上的人民有益的事情,这并非是我标榜自己的高风亮节,只是在我看来造福他人才是实现个人价值的根本途径。1736年,我以全票通过被选举为州议会秘书,从此便开始了我的从政之路。步入政坛之后,我不但结识了更多政治人物,同时我的印刷和出版事业也得到了更为有利的发展条件。

第二年重新选举州议会秘书的时候,我遭遇了一个议员的反对,因为他想支持另外一名候选人。但是,最终还是我当选了,我不得不说这全亏了我的印刷厂,因为议员们希望我能为他们服务,另外我也不舍得失去公家的生意,印刷选票、纸币等利润还是丰厚的。

虽然我击败了竞争对手,重新当选为州议会秘书,但是对那位反对我的议员我却不能忽视,因为他在议会中的影响力很大,和他作对的话,对我以后的从政之路必然没有好处。我想我有必要改变他的看法,但我不打算抛弃我的尊严,向他卑躬屈膝地奉承。我听说他也是个喜爱读书的人,同时他还有一本十分珍贵的绝版书,于是一个好点子便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提笔给他写了一封信,希望向对方借阅那本书并且向他保证不会损坏。

跟我猜想的一样,他在看到我的信后,为了表示自己的豁达,他立即就将这本书借给了我。大约过了一个星期,我将书还给了他,并且里面夹了一张小纸条,上面表达了我对他的感谢并且还向他请教了一些文学上的问题。当我下一次去议会的时候,他竟然主动和我打招呼,这还是第一次。

从此以后,他在任何时候总是愿意帮我的忙,因此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我们的友谊一直持续到他死为止。这又一次证明了我之前听到的一句古老的格言是对的,这句格言说:“假如一个人帮了你一次忙,那么以后他会比受过你恩惠的人更乐意帮助你。”同时,这件事也表明了与其怨恨、报复和延长私人间的冤仇,倒不如审慎地把它消除更为有益。

1737年,费城邮政局局长,也就是我在费城的唯一对手,因为处理账务时的疏忽以及账目不明被罢免,在朋友们的推荐下,我被任命为了新的邮政局局长。前面我提到过,这位邮政局局长曾利用职权在印刷、出版行业打压过我,但我并没有对他的印刷厂有任何刁难,一方面是我不是如此小心眼儿的人,另一方面,没有了邮政局局长的职位,他的印刷厂很快就入不敷出了。

对于我来说,当上邮政局局长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虽然说这个职位的薪水并不多,远远不及印刷厂给我带来的收益。但是这个职位方便了我与朋友之间的信件来往,我的报纸也因此增加了出版数量。同时,因为是邮政局局长开办的报纸,所以也招揽了更多的广告,但我并不会像之前的局长那样利用手中的职权打压其他竞争对手,我相信我的报纸是美洲最好的。

1739年,为了美洲殖民地的问题,英国和西班牙开战,之后法国又加入西班牙一方,同英国开战。虽然说这场战争没有波及我所在的宾夕法尼亚州,但是它却为我提供了在政坛上再次大显身手的机会。

鉴于战争的影响,我决定组织义勇军保卫家乡。为了鼓励人们积极参军,我印刷了一本名为《平凡的真理》的小册子,四处传播。这本小册子上列举了历史上许多国家遭到敌人突然袭击的例子,同时我还在其中阐明了即使战争尚未爆发,人们为了自己的安全也应该组建军队的道理。这本小册子在费城引起了一场巨大的轰动,无数读过这本小册子的年轻人都纷纷表示愿意入伍、保卫家乡。

随后,我和几个朋友起草了入伍志愿书,并召开了一次全民会议。在大会上,我发表了演讲,鼓励青年们参军入伍。也许是我的演说确实富有鼓动人心的魔力,演说结束后,当场就有1200多人在志愿书上签了字,最后我统计了一下,参加志愿军的总人数竟然超过了1万人,这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这支志愿军成立之后,我依照士兵们的意愿,选举出了各队的军官,当地的妇女们也为这支部队制作了绘有各种格言和图案的军旗,值得骄傲的是,旗子上的格言绝大多数都出自我的《致富之路》。

各个团队的军官都选举出来后,他们决定选出一个总指挥,而我被推选为总指挥。不过,我认为自己在行军打仗方面是个不折不扣的外行,于是便拒绝了官兵们的好意,提议大家另外推举一名有能力的人担任总指挥。

看到保卫费城的这支志愿军已经初步组建完毕,我依旧无法完全放松警惕,因为只靠这支军队的血肉之躯是无法保卫这座城市的,想要保护费城人民,还需要加强城市的防御体系。于是我提议集资在城南修建炮台、装配大炮。这项提议得到了费城人的支持,人们很快就凑足了资金,炮台也很快建成,我和军队的领导人还从波士顿买来了几尊旧炮。

不过,眼前炮台上的火炮数量远远不够,我决定去纽约借一些来。之前我并未和新任的纽约州州长有过交道,所以我去了之后并没有借到大炮,但为了表示友好,他们还是邀请我共进晚餐。没有想到这位新任的州长是个十足的酒鬼,当天晚上他喝了几杯葡萄酒之后,态度竟然软化了下来,他不仅答应借给我火炮,而且是18门威力巨大的18磅火炮。

第二天酒醒之后,纽约州州长虽然懊悔不已,但是既然自己已经许下了诺言,便不好反悔,最后只好将答应借给我的火炮交给了我。就这样,我带着这些武器回到了费城,将它们安装在了新建的炮台上。在英国还在打仗的这段时间,我们的团队每夜在炮台上放哨守望,我也跟着其他队员像一个普通士兵一样按时轮班值勤。

5.公益事业能够锻炼我很多能力

对于公益事业,我的热情一直很高,并不是我想要沽名钓誉,而是我认为这比政府所做的公共事业要更利于社会发展。毕竟政府的政策面向的范围太广,难免有所疏漏,所以个人的慈善行为就成了十分有必要的补充。

1751年,我的好友庞德医生想要在费城开办一所医院,以便收容和治疗穷苦无依的病人。这是一个用意十分良好的计划,有些人误以为这是我的计划,但实际上这一主张是他提出来的,我只是其中的一个参与者而已。

最初的日子里,庞德医生热诚而又积极地为这个计划募捐,但是因为慈善事业在当时尚属新鲜事物,所以他的努力收效不大,最后他想到了我。有一天庞德医生来到我家,说起了他的计划。我询问了庞德医生具体的实施细则以及医院用途,他的回答令我很满意。这种公益性质的医院,不论是战争时还是平时,都能起到很大的作用,能令费城更加进步、文明。于是我带头捐款,并且很热情地向他人募捐,我还在自己的报纸上对成立公益医院的作用以及影响进行深入细致的阐释,这让人们了解到这种公益医院的好处。

虽然由于各种努力,令募捐变得简单,捐款的人也多了起来,但是,没有州政府的支持,仅靠民间的捐款还是不够。于是,我将这一提案在州议会上提了出来,希望能得到政府的支持。起初,代表乡村的议员们并不喜欢这个计划,他们表示异议说,这个医院只对城里人有益,因此应当完全由城里的市民出资来开办。同时他们也怀疑城市里的居民是否赞成这个计划。

经过我的不懈努力,最终州议会里的大多数议员都表示愿意支持这项公益事业,有了州议会和州政府的领头,当地人捐款更加踊跃了,很快捐款数额就超过了预计的数目。不久,费城出现了一座高大美观的医院大楼,经过长期的考验,证明这个医院是有益的,直到我晚年的时候,这个医院依旧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为贫苦的人们提供了许多帮助。

支持庞德医生建立公益医院是我投身公益事业的起点,就在医院的捐款解决后不久,一个牧师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帮助募捐兴建一所新的教堂。这一次,我没有直接出面帮助牧师募捐,而是给了这个牧师一些忠告。我拒绝他的原因并不是不信任他,只是不想过于频繁地向人们募捐,这可能会引起人们的反感。

我对牧师说说:“首先,我劝你先向那些你知道一定会出钱的人募捐;第二,向那些你不知道究竟会不会捐钱的人募捐,并把已经捐了钱的人的名单给他们看,最后也不要忽略那些你相信不肯出钱的人,因为其中有些人可能是你会看错的。”这个牧师按照我的方法做了后,果然募捐了很多善款,不久之后费城出现了一个宏伟而又华丽的教堂,他还用多余的钱建造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大门。

这两件事,让我对公益有了新的看法,我开始关注有关民生方面的事情,我希望改善费城居民的生活。当时费城的街道没有打扫人员,好在大多数市民都比较注意市容、卫生情况,所以平时都很整洁。可是由于道路年久失修,一到下雨天,整个费城就会变得到处都是烂泥。

在了解到这一情况之后,我决定帮助人们解决这件事情。我先找到了一个诚实勤劳的穷人,雇用他做清道夫,每星期打扫两次大街,并且把每户的垃圾搬走。而他的薪资则由街上的住户共同承担,每家每月只需出6便士即可。接着我还写了一张传单,指出仅仅缴纳一笔小小的费用就能够带来许多好处,例如由人们脚上带进来的泥泞减少了,家里就可以比较容易弄干净了;街道清洁后,顾客更容易到店铺来,顾客增多可以增加商店的营业额等;在刮风的时候,灰尘不会吹到他们的货物上去等等。

这个计划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因为这不但方便了他们的生活,同时对商人的生意也大有帮助。经过一个月的实验,证明这个计划是十分完美的,街道不但更整洁了,人们也没必要担心身上被溅到一身泥了。过了一段时间,我在议会提出了一个议案,希望能为费城所有的道路重新铺路,并且在道路两旁竖立路灯。

这个计划并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而是受到别人的启发后向议会提出的。当时费城的一位居民主动在自家门前竖立了一盏路灯,许多人都因此受益,我看到后对修建街道的路灯有了想法。而且,费城居民也希望在街头能竖立许多路灯,方便人的行走。当费城的照明系统建立起来之后,人们把这个功劳归功于我的议案,但我认为这个功劳应该属于第一个竖立路灯的费城居民。

虽然这个提议不是我想出的,但我在改进路灯方面确实有过一些功劳。当时他们购买的路灯有些缺陷:空气不能从下面进去,因此煤烟不能迅速地从上面出去,煤烟只在灯罩内打转,黏附在灯罩壁上,不久就阻挡了路灯的光线,所以每天需要专人去擦拭灯罩,这期间经常会出现灯罩被打破的情况。

针对这种情况,我想出了一个好点子:把四块玻璃拼凑起来,上面装一个长烟囱以便烟煤上升,灯下开裂缝以便空气进去,促进烟煤的上升。这样,灯罩便可以保持干净,一直发光到天明,不至于在几小时内就变得昏暗无光。即使偶然碰一下,一般也只会敲破一块玻璃,重配也很方便。

后来我因为公务前往伦敦,那座城市的历史虽然远比费城悠久,但是市政建设却赶不上费城,可是,我在伦敦并没有任何影响力,于是我便找到了一位朋友,将自己在费城实施的“街头计划”告知对方。这个提议得到了支持,很快伦敦的街道也变得干干净净了,同时伦敦市政厅在我的建议之下,也采用了我所发明的路灯。

我相信,公益事业和公共事业都是为了社会进步而存在的,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将来的社会对它们的需求会越来越多。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