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致纪泽纪鸿儿: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

曾国藩家书

作者:[清]曾国藩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28

【原文】

字谕纪泽纪鸿儿:

接泽儿八月十八日禀,俱悉。择期九月廿日还湘。十月二十四日四女喜事,诸务想办妥矣。凡衣服首饰百物,只可照大女二女三女之例,不可再加。

纪鸿于廿日送母之后,即可束装来营。自坐一轿,行李用小车,从人或车或马皆可。请沅叔派人送至罗山,余派人迎至罗山。

淮勇不足恃,余亦久闻此言。然物论悠悠,何足深信?所谓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省三、琴轩均属有志之士,未可厚非。申夫好作识微之论,而实不能平心细察。余所见将才杰出者极少,但有志气,即可予以美名而奖成之。

余病虽已愈,而难以用心,拟于十二日续假一月,十月奏请开缺,但须沅叔无非常之举,吾乃可徐行吾志耳。否则别有波折,又须虚与委蛇也。此谕。

同治五年九月初九日

【译文】

字谕纪泽、纪鸿儿:

接到泽儿八月十八日的来信,知道了一切。你选定日子在九月二十日回湘乡,十月二十四日是四女出嫁的喜期,各种事务我想应该都已经备办停当了。大凡衣服首饰等物,只能依照大女、二女、三女出嫁时的定例办,不要再增。

纪鸿在二十日送过母亲之后,就可以收拾行装来大营。自己坐一顶轿子,行李用小车搭载,跟从的人乘车骑马都行,请沅叔派人送到罗山处,我再派人到罗山处去迎接。

淮勇不能够依靠,我也早有耳闻,但人多嘴杂,哪值得相信?可贵之处在于喜好他能知其恶,厌恶他就能知其美。刘省三、潘琴轩都是有志向的人才,不能过分批评。申夫好作一些洞察秋毫的议论,实际上却没有静下心来观察。我所见过的将才里面,杰出的极少,但只要有大志,就可以给他美名用以奖励他,成就他。

我的病虽已经好了,但仍难以用心,准备在十二日续假一个月,十月请奏去职。但必须是沅叔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我才能慢慢实现我的愿望。否则的话,另生波折,又要敷衍应付。此谕。

同治五年九月初九日

【解读】

曾国藩曾说“结网天下,雀无所逃”,由此可见他交友的决心、信心,同时也说明他把结交朋友看做是“一生成败之所系”。

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益友可以患难与共,不仅可以成为情感上的慰藉,也可以成为事业成功的基石;损友可以将你引入歧途,让你深受其害。可以说益友是第二个自己,而损友则是一杯苦酒或炸弹,时刻都能让你身陷危险境地。

孔子曾向一个抓鸟的老人讨教抓鸟的经验。老人回答他说:“大鸟警惕性特别高,不容易抓到,小鸟因为贪吃而能轻而易举地抓到。但是如果小鸟跟着大鸟的话,就不容易抓到了。如果大鸟跟着小鸟的话,那就很容易抓到了。孔子借此来教导我们,同样道理,我们跟从不同人的祸福也自然就有所不同了。这也正说明了好朋友和坏朋友的区别,好的朋友可以给你带来更多帮助,而恶朋友则会给你带来更多的灾难,甚至会让你走上一条不归之路。因此说,在选择朋友的时候,我们应该谨慎对待。

那么什么样的朋友才是好朋友或坏朋友呢?在这里,孔子为我们解答出:“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偏辟、友善柔、友便侫,损矣。”这是说,在孔子看来,对于自己有益处的朋友有三种:即“友直,友谅,友多闻”。

“友直”就是说有正直之意。这样的朋友胸怀坦荡,对人真诚,说话直言不讳。就好像一面镜子,照在自己的身上,能够让自己时刻警惕自己的行为,不敢胡作非为。如直言敢谏的魏征就是如此,当他看到唐太宗做法不对的时候,他就当面指出。后来魏征死后,唐太宗十分悲伤,称赞他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征殂逝,遂亡一镜矣。”如果唐太宗这一生没有这么刚正不阿的臣子,那么他就有可能骄傲自满,狂妄自大,根本就无法做个好皇帝。

“友谅”就是说有诚信之意。这种朋友为人诚实守信,与这样的人相处,能够让自己做事放心,而且还能得到更多的帮助。反之如果一个人因为贪图一时的功名,而失信于朋友,那就如同自己捡了芝麻丢掉了西瓜,最终得不偿失。在汉朝时候,有个叫季布的人,他的信誉很高,被许多人所信赖,同时也赢得了许多朋友的深厚友谊。所以在得罪汉高祖而被悬赏捉拿的时候,他原来的朋友不仅不被重金所诱惑,而且还冒着诛灭九族的危险,处处保护他。可见,季布交的这些朋友都是诚信之人,让人非常羡慕并且很敬佩。

“友多闻”就是指见闻广博之意。这种朋友并非学问很高,但是他们的求知兴趣很浓厚,所见的事情多了,听到的事情多了,自然也就视野开阔,心境也得到了提升,对于许多事情也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从他们的谈话之中,就能获得许多启发和知识,精神也自然得到了一种净化和升华。所以,结交这样的朋友,就像拥有了一本百科全书,总能从中得到一些经验,从而指导自己的行为。

以上便是孔子所说的三种朋友,无论从中拥有哪一种朋友都将是你生活中最好的助手和良师益友,所以我们一定要多交这三种朋友。

那么孔子所说的三种损友,就是“友偏辟、友善柔、友便侫”。

“友偏辟”是指刚愎自用,心胸狭窄,不体谅别人的人。春秋时期,项羽正好是因为自己的刚愎自用,才失去了范增等一大批对他忠心不二,出生入死,出谋划策的大臣。他们的离去,给他造成了一大损失。

“友善柔”是指那些当着你的面,巧言令色,而背后却在恶言诽谤的人。这样的人看似面善,言语十分柔和,行为又十分友善,经常对你嘘寒问暖,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但是在背后,却利用你对他的信任,将你的隐私泄露给别人,败坏你的名声和人格。当事情败露后,他又会坚决否认,摆出一副委屈的姿态。

“友便侫”是指那些口才十分好,但言过其实,夸夸其谈的人。这种人表面看上去有广博的知识,其实那些所夸夸其谈的东西都是道听途说的,以耳代目。当真正让他去做实事的时候,这些人又为自己找各种理由做借口,最终将是一事无成。

总之,人的一生不可没有朋友,但交朋友一定要慎重选择,以“友直,友谅,友多闻”为原则,而与这样的人交往会让人心胸宽广,取长补短;反之,如果交到“友偏辟、友善柔、友便侫”这样的人,就会让你不知长进,还可能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使自己的品行变得更坏。

曾国藩的家书里记载了他无论是在生活、为学,还是在事业上都时时注意广交益友。

邵蕙就是曾国藩所交的朋友之一,他曾当面对曾国藩指出了他的几个缺点:一是怠慢,说他结交朋友不能持久,不能恭敬;二是自以为是,说他看诗文多固执己见;三是虚伪,说他对人能做出几副面孔。邵蕙的话虽然严厉,但在曾国藩看来他的话句句属实,直截了当,这让他了解了自身所存在的不足,因此他将邵蕙视为最好的朋友。曾国藩在日志中曾写道:邵蕙为人直率,能够让我在大恶中而自知,实属真正的朋友也。

曾国藩在北京有十多年的时间,有三个比较大的朋友圈,一个就是以翰林院詹事府为中心的,京师的那批在文化部门担任官职的朋友,比如说唐鉴、倭仁、何绍基、吴廷栋、袁甲三(袁世凯的叔祖父,他跟曾国藩同年,在翰林院工作),他们有过很广泛的交往。

还有一个朋友圈是湖南籍的,是在外省担任大员时的朋友圈。他们是湖南人,都在外省做巡抚,比如贺长龄、李星沅这批人。曾国藩与他们相比,无论是从年龄、从资历还是从职务上来说,跟他们都相差甚远,但是他却跟他们有很明确的书信联系。另外,还有一个朋友圈就是湖南当时一批出头露脸的名士,他一直跟他们保持着很广泛的联系,比如江忠源、刘长佑、罗泽南、郭嵩焘、刘蓉这批人,后来这批人都是他湘军的早期骨干。

由此可见,曾国藩是一个非常乐于而且很善于结交朋友的人,也正是他懂得如何才能交到一些益友,才使他的事业在这些朋友的协助下,做出一番成就。同样,作为今人的我们也一定要学会区分良友与损友,让自己也拥有一个能够良性循环的交际圈子,以此来取得更辉煌的成就。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