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致沅弟:圣门教人不外敬恕

曾国藩家书

作者:[清]曾国藩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28

【原文】

沅甫九弟左右:

十三日安五等归,接手书,俱知一切。抚、建各府克复,惟吉安较迟,弟意自不能无介介。然四方围逼,成功亦当在六七两月耳。

家中四宅眷口平安。十二日叔母寿辰,男女共九席,家人等三席。圣山先生十四日来馆,瀛皆先生十五日来馆。澄侯弟于十二晚往永丰一带吊各家之丧,均要余作挽联。余挽贺映南之夫人云:柳絮因风,阃内先芬堪继武(姓谢);麻衣如雪,阶前后嗣总能文。挽胡信贤之母云:元女太姬,祖德溯二千余载;周姜京室,帝梦同九十三龄(胡母九十三岁)

近来精力日减,惟此事尚颇如常。澄弟谓此亦可卜其未遽衰也。袁漱六之戚郑南乔自松江来,还往年借项二百五十两。具述漱六近状,官声极好,宪眷极渥,学问与书法并大进,江南人仰望甚至,以慰以愧。

杨家滩周俊大兄号少濂,与余同读同考,多年相好。频年先祖、先考妣之丧均来致情。昨来家中,以久试不进,欲投营博一功名,求荐至吉营。余以功牌可得,途费可赠,保举则不可必。渠若果至吉营,望弟即日填功牌送之,兼送以来往途费。如有机可假,或恰逢克复之日,则望保以从九县丞之类;若无机会,亦不勉强,以全余多年旧好。余昔在军营不妄保举,不乱用钱,是以人心不附,至今以为诟病。

近日揣摩风会,一变前志。上次有孙、韩、王之托,此次又有周君之托,盖亦情之不得已者。孙、韩、王三人或保文职亦可,渠辈眼高,久已厌薄千、把也。仙屏在营,弟须优保之,借此以汲引人才。余未能超保次青,使之沉沦下位,至今以为大愧大恨之事。仙屏无论在京在外,皆当有所表见。成章鉴是上等好武官,亦宜优保。

弟之公牍信启俱大长进。上次谢王雁汀一缄,系弟一手所成?抑系魏、彭辈初稿润色?祈复示。吴子序现在何处?查明见复,并详问其近况。

余身体尚好,惟出汗甚多,三年前虽酷暑而不出汗,今胸口汗珠累累,而肺气日弱,常用惕然。甲三体亦弱甚,医者劝服补剂,余未敢率尔也。弟近日身体健否?科四、科六体气甚好,科四比弟在家时更为结实,科六则活泼如常,是为可喜。甲五目疾十愈其八,右目光总欠四分耳。余不一一,即问近好。

再者,人生适意之时不可多得,弟现在上下交誉,军民咸服,颇称适意,不可错过时会,当尽心竭力,做成一个局面。圣门教人不外敬恕二字,天德王道,彻始彻终,性功事功,俱可包括。余生平于敬字无功夫,是以五十而无所成。至于恕字,在京时亦曾讲求及之。近岁在外,恶人以白眼藐视京官,又因本性倔强,渐近于愎,不知不觉做出许多不恕之事,说出许多不恕之话,至今愧耻无已。

弟于恕字颇有功夫,天质胜于阿兄一筹。至于敬字,则亦未尝用力,宜从此日致其功,于《论语》之九思,《玉藻》之九容,勉强行之。临之以庄,则下自加敬。习惯自然,久久遂成德器,庶不至徒做一场话说,四十五十而无闻也。兄国藩手草。

咸丰八年五月十六日

【译文】

沅甫九弟左右:

十三日,在安五等人回来之后,我接到了你的来信,从信中得知了一切。抚、建各府已经收复,只有收复吉安稍迟一些,但是你的心情不能急躁。相信在我军的四面围攻之下,收复吉安在六、七两个月之内便可以实现。

最近家中四宅、老少家眷都很好。十二日是叔母寿辰,家中男女共开了九席,家中()人等开了三席。圣山先生是十四日来馆的,瀛皆先生十五日来馆。在十二日晚上,澄侯弟到永丰一带的各家吊唁,都要我作挽联。我为贺映南夫人所写的挽联是:“柳絮因风,阃内先芬堪继武(姓谢);麻衣如雪,阶前后嗣总能文。”写给胡信贤之母的挽联是:“元女太姬,祖德溯二千余载;周姜京室,帝梦同九十三龄(胡母九十三岁)。”最近我的精力总是不够用,只有做这件事还像当年一样。澄弟说这表示我的精神好,没有急剧衰老的迹象。

袁漱六的亲戚郑南乔从松江回来,还了之前所借的二百五十两银子,并说了漱六的近况。据他所说,漱六现在为官清廉,声誉极好,学问书法上的造诣也提高了,江南人士对他十分敬仰钦佩。这真让我欣慰,也使我感到惭愧。

杨家滩的周俊大兄,号少濂,曾与我是同学,也是多年相好的至交。这几年,先祖、先考妣去世之时,他都前来吊唁,无一缺席,很是诚心的。昨天他来家中拜访,说有事所托,因多次没有考中,想投身军营以博取一个功名,拜托我推荐他到吉安营中任职。我认为功牌可以取得,路费可以相赠,保举则大可不必了。如果他果真去了吉安营中,希望弟弟当天填好功牌送给他,并赠送来往的路费。如果恰逢好的时机,碰上攻克吉安之日,也可以为他保举个九品的县丞之类的功名;如果确实没有机会,就不必勉强成全我多年相交的旧友。过去在军中,我从不妄加保举、不乱用钱,所以现在人心不附,这仍然是我心头的一块心病。

我最近揣摩时下风气,逐渐改变了以前的固执想法。上次有孙、韩、王三人的托付,这次周君又来相求,实在是情非得已的事。弟弟可以为孙、韩、王三人保举文职,此三人眼光很高,对千总、把总之类的武职不以为意。仙屏目前在营中,弟弟一定要对他尤其看重,尽力保举他,以吸引更多有用的人才。从前我没有破格提拔次青,导致他沉沦低位,得不到重用,让我现在有着满心的惭愧和悔恨。无论在京城还是在外地,仙屏都会有出众的表现。成章鉴是上等的好武官,也应该破格保举提拔。

从信上看来,弟弟的公文、信函都有很大的进步。上次答谢王雁汀的信函,是弟弟亲自所写吗?还是在魏、彭等人写好初稿之后由你加以润色的?请回信说明这点。吴子序现在在什么地方?请详细查明,并询问他的近况,来信告诉我。

我身体还算康健,只是出汗很多。如果是在三年前,即使是酷暑天气,也浑身清凉不出汗,现在稍动胸口便溢满汗珠,而且肺气越显衰弱,让我忧虑万分。甲三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医生建议他常服补药,但不敢轻易实行。弟弟近来身体可好?科四、科六的身体很好,气色颇佳,而且科四比弟弟在家时更加健壮,科六还是那么活泼,这些都是让人高兴的事。甲五的眼病也好了八九分,右眼视力总差四分。其余的事就不再多说了,顺问近好。

还有,人的一生中,得意顺心的时候是很难得的。现在弟弟赢得了上下一致的交口称赞,军民爱戴有加,正是人生得意之时,千万不可错过机会,应当尽心竭力,为自己的人生铸就更大的辉煌。圣人教导人们不外乎“敬恕”两个字,天德王道,有始有终,性功事功,都可以涵盖在内。我生平在“敬”字上没下工夫,所以年将五十,还是碌碌无为。至于“恕”字,在京城时也曾经专门研究过,只是近年远离京城,在外为官,憎恨人们对京官的藐视,再加上我本性倔犟,渐渐倾向于刚愎自用,不知不觉地做出许多“不恕”的事、说出许多“不恕”的话,至今仍然十分羞愧。弟弟在“恕”字上下了很大的工夫,在天分上也胜过我很多。至于“敬”字,弟弟好像也未曾用心,从此以后应在这方面多下工夫。《论语》中的九思,《玉藻》中的九容,都应该努力做到。无论是对上还是对下,都应该表现得很庄重,这样下去别人才会对你发自内心的尊敬。习惯则成自然,久之则可以成大器,才不至于空话连篇,四五十岁仍然碌碌无为,一事无成。兄国藩手草。

咸丰八年五月十六日

【解读】

曾国藩在这封信中,劝诫弟弟在正逢得意顺心的时候,更应该以“敬恕”来作为自己做人的原则,这样才能为自己的人生铸就更大的辉煌。

人们常说,维持朋友亲密关系的最好办法是:往来有节、互不干涉,久而敬之才能天长地久。

古时孔子非常敬佩晏子交朋友的态度:晏子不轻易与人交朋友,一旦交了一个朋友就会全始全终。他让友谊地久天长的要诀是“久而敬之”。交情越久,对人越恭敬有礼,别人对他也越敬重。一般来说,关系密切的朋友,言谈举止都更为随便,就好比人们心情不好时总爱对亲密的人发脾气一样。而一时的口不择言,有时会变成永远的伤疤。

对我们来说,每个人都有朋友,但能全始全终的很少,这边新朋友在增加,那边老朋友也在流失,正所谓:“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许多人常有一个错误的想法:挚友之间无须讲究礼仪,因为好朋友亲密信赖如亲兄弟,讲究礼仪便显得亲疏不分、十分见外了。其实朋友关系的维系是以相互尊重为前提的,容不得半点强求、干涉和控制。彼此之间情趣相投、脾气对味则合、则交;反之,则离、则绝。朋友之间再熟悉、再亲密,也不能随便过头、不恭不敬,否则,默契和平衡将被打破,友好关系将不复存在。维持朋友亲密关系的最好办法是往来有节,互不干涉,“久而敬之”才能天长地久。

对好朋友仍需敬,并不是说在一切情况下都要遵守不必要的烦琐的客套和热情,而是强调好友之间要相互尊重、不去跨越对方的禁区。每个人都希望拥有一片私密天空,朋友之间过于随便就容易侵入这片禁区,从而引起隔阂和冲突。待友不敬,有时或许只是一件小事,却可能埋下了破坏性的种子。

这就需要我们做到,孔子对子贡所说的那样,向人进谏时,要“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无自辱也”(《论语.颜渊》)。就是不一定要做苦口良药,不一定要当头棒喝,你完全可以娓娓道来。这就叫“善道之”。如果这样还说不通,就适可而止,不要等到人家不耐烦了而自取其辱。

在今天这个社会里,千万不能要求对方必须如何如何。包括父母对孩子也一样,每一个个体都是值得尊重的,朋友之间尤其要保持这种尊重。将自己放在与朋友相等的地位,设身处地地为朋友着想,相敬如宾,才能让友情长在。

此外,与人交往,还应以“恕”为本。在曾国藩看来,恕是人的一项重大的道德修养,常以恕字自醒,给人留有余地,则道路上所遇到的荆棘就会少。人生在世,如果人人都讲恕道,相互宽容,就会减少摩擦,便可以互相团结,齐心协力,这样就会成就一番事业。

在曾国藩的一生中,顺少逆多,特别是来自官场的忌刻、疑谤、攻击、掣肘,使他养成了一种“忍”字当头的性格和“韧”性战斗的精神,常常以“恕忍”来勉励自己。时常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醒悟,为了自己的前程事业,情愿让人三分。

“恕”是指在人际交往中,待人而说的。没有恕就不可能有忍;只有忍,才能造就自己的恕道。曾国藩就是用“仁”以立人而自立,用“恕”以报德而化怨,用“忍”以缓解矛盾的激化,让自己在克己忍让中坚忍不拔,走出了同僚之间的互相倾轧,成就了自己的事业,登上了辉煌的仕途高峰。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