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致沅弟:待降将的宽严之法

曾国藩家书

作者:[清]曾国藩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28

【原文】

沅弟左右:

李世忠辈暴戾险诈,最难驯驭。投诚六年,官至一品,而其党众尚不脱盗贼行径。吾辈待之之法,有应宽者二,有应严者二。应宽者:一则银钱慷慨大方,绝不计较,当充裕时则数十百万掷如粪土,当穷窘时则解囊分润,自甘困苦;一则不与争功,遇有胜仗,以全功归之,遇有保案,以优奖笼之。应严者:一则礼文疏淡,往还宜稀,书牍宜简,话不可多,情不可密;一则剖明是非,凡渠部弁勇有与百姓争讼而适在吾辈辖境及来诉告者,必当剖决曲直,毫不假借,请其严加惩治。应宽者,利也,名也。应严者,礼也,义也。四者兼全,而手下又有强兵,则无不可相处之悍将矣。

同治元年四月十一日

【译文】

沅弟左右:

李世忠这个人残暴奸诈,最难驯驭。投降六年来,已经官居一品,但他的党众还是盗贼。我们对待这样的人,应宽松有两点,应严格有两点。宽松的是:一则在金钱上要慷慨大方,绝不计较,当充裕时可以数十百万掷如粪土,当穷窘时则解囊分润,自甘困苦;二则就是不与他争功,如果遇有胜仗,把全部功劳让给他,如果遇到承担责任的时候,则留给自己。严格的是:一则平时利益往来要少,书信往来简短,话不能太多,感情不能太深;二则要是非分明,所有他部官兵有与百姓发生问题的,而且发生在你的管辖范围内,一定要分清是非曲直,毫不掩饰,要对其严加管理,以德服人。应宽的是利、名。应严的是礼、义。这样四方面考虑周全,手下又有强兵,就不会有不可相处的强将了。

同治元年二月初二日

【解读】

“刑德”是曾国藩统治思想的基本内容。德是怀柔,德以示惠;刑是镇压,刑以示威。二者缺一不可,两手应交替使用。如果二者运用得当,臣民遇事就知可为或不可为。“仁义慈爱不足用,严刑重罚可以治国”,曾国藩选择了“乱世用重典”这条道。

曾国藩道:“民可爱,民不可爱,”“锄莠去草,所以爱苗也;打蛇杀虎,所以爱人也;慕勇剿贼,所以爱百姓也。”“不治以严刑峻法,则鼠子纷起,将来无措手之处,是以一意残忍。”他就是这样把杀人与爱人统一了起来,把申韩的严刑与孔孟的仁义揉在了一起。

“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则多死焉。”所谓“严是爱,松是害”也,故罚不可废。

曾国藩强调奖惩要注意一个“度”字。“过犹不及也”——这就是统治了中国几千年的“中庸之道”。惩而过重,奖而过滥,都不能达到育人的目的,所谓“中则治,偏则乱”也。

孔孟讲“宽猛相济”,荀卿讲“礼宪并道”,董仲舒讲“赏罚同功”,曾国藩讲“威惠并施,刚柔互用”。对于小人,更要恩威并施、打拉互用、边打边拉,“先给病后给药”、“打一巴掌再给俩枣”——“七擒孟获”是也!

需要注意的是,这与人们常说的“胡萝卜加大棒”不同,而必须是“大棒加胡萝卜”——要先威后惠、先打后拉、先猛后宽、先打一巴掌而后再给枣,两种效果截然不同。先打以杀威,后拉以安慰,可断绝小人的非分之想,既容易又省事,效果还好;而先拉则易导致小人要求过高,甚至认为你软弱可欺,等到“鼠子纷起”时再打,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即使打下去了,他们也未必心服,而心不服,则还会伺机找事。

曾国藩更提出了“扬善于公庭,而归过于私室”的艺术手法。要注意给有过之人留面子,更要注意给上司留面子,要给人家改过自新的机会,更要给上司“不认错”而改错的机会,要“治病救人”,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

曾国藩更重视“宏奖以育才”的作用,经常“化批评为表扬”。对那些有上进心、有事业心的人,不一定要直接指出他的缺点或努力的方向,而要把他“应该努力的地方”反过来说成他“已有”的优点,通过表扬的方式把这些优点“强加于”他头上,他会有自知之明补上的。

对一些难剃的刺儿头,更要讲究赏罚的艺术,避免狗急跳墙,否则既伤害了自己,又破坏了章法的威严,造成恶劣影响——开水煮青蛙,青蛙是要乱跳的,搞不好会把你烫伤,改用温水一步步加热,就安稳多了。

“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是物理学的刚性定律,两者同时存在且大小相等;“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更存在于人事学中,有“作用力”必有“反作用力”,在处理各种问题时必须给予高度的关注。不同的是,人事上的“反作用力”更具有柔韧性、延时性、不等性、扩散性,使问题更加复杂化了,但正是这种多变的因素为我们提供了选择和权衡的“艺术”空间。

因此,教育人或批评人,都要从关心和爱护的角度出发,再注意一些方式方法,尽量做到以德服人、以理服人,让人口服心服而不是压服,这样不但效果会更好些,而且会减小甚至消除反作用力。

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企业,都离不开制度的约束,有了制度才能维系国家的和谐与昌盛,企业的管理和进步。

一个军队也是如此,一个团结的军队不仅需要制度的制约,更需要一个有能力的将帅。而一个将帅能使自己指挥的百万大军欣然地接受命令,团结互助,稳而有序,不敢松懈,这是严格遵守法令的结果。如果将帅不能刑、赏部下,部下就会不知礼、义,即使拥有天下四海之内的财富,也难逃自我灭亡的命运,像夏桀、商纣这样的暴君都是如此。但是,如果将帅在领兵的时候,能以法令为赏罚的依据,部下是不敢违背将帅的命令的,像孙武、穰苴这样善用法制的人就是这样治理军队的。可见,法令是不能轻视的,由法令而生的将帅的威势也是不可以违抗的。

此外,军队作战要以保持整体的战斗力为胜利的关键。如果将帅对部下赏罚不公,赏罚无度,将帅的命令不能让部下信服,如果士兵不服从指挥,该进时不进,该止时不止,就是有百万大军,也起不到任何实际的作用。

所以,将帅对待自己的部下,要委之以高位,封赏以钱财,这样就可以吸引有才德的人前来尽力;要以礼相待,以信、诚来鼓励部下,这样部下就会以舍生忘死的决心投入战斗;要经常对部下施恩惠,赏罚时公平严明,一视同仁,这样就会赢得部下的信服、敬佩;要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在撤退时主动掩护他人,这样部下就会英勇善战;对于部下的点滴要求都要给予充分的重视,并进行适当的奖励,这样部下才会积极向上,互相劝勉,保持昂扬的斗志。

当然,人各有异,对于士兵的奖惩有时也要因人制宜。这就需要我们做到曾国藩所说的,对待残暴险诈的人,如果是因为追逐名利,那么就从宽处理,倘若是礼、义上犯了错误,就该严加惩处。这样,再凶悍的将士也会被收服,与军队一心。

同时,他对有功将士和有才良士也倍加爱护,有功即赏。比如雷嘉澍已经是一个被革职了的知县,因为失守德兴县,被江西抚臣毓科弹劾罢免了官职。但他实际上是一个品行端正的人,在清朝官吏中,是个难得的清廉刚正的父母官,做事勤奋而又严谨,奉公守法,爱护百姓,深得民心。

左宗棠知道后,认为雷嘉澍平日颇得民心,于是就委派他召集兵勇,训练兵丁,阻挡围剿“匪”军,断其退路。雷嘉澍上任后,十分卖命和用心训练兵丁,与左宗棠的官兵更是齐心协力,最后在迎战太平军的时候,大获全胜。

曾国藩知道此事后,他就上奏咸丰皇帝,为雷嘉澍邀功,同时请求皇上取消对他的处分,并让雷嘉澍到自己的军营内听差,以观后效,再加提拔。

由此可见曾国藩待将的宽严之法。事实如此,成大事者统率团队需要铁的纪律。要想使得某项主张得以贯彻,必须抓住两点:首先是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申明道理、做法,让人们知道如何行动;其次便要照章办事,如有违抗或玩忽职守者,便拣其首恶者严加惩治,以收惩一儆百之效。而对执行得好的将领则需加以表彰与奖励。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