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致四弟:与官相见以谦谨为主

曾国藩家书

作者:[清]曾国藩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25

【原文】

澄弟左右:

沅弟金陵一军,危险异常;伪忠王率悍贼十余万,昼夜猛扑,洋枪极多,又有西洋之落地开花炮。幸沅弟小心坚守,应可保全无虞。

鲍春霆至芜湖养病,宋国永代统宁国一军,分六营出剿,小挫一次。春霆力疾回营,凯章全军亦赶至宁国守城,虽病者极多,而鲍张合力,此路或可保全。又闻贼于东坝抬船至宁郡诸湖之内,将图冲出大江,不知杨彭能知之否?若水师安稳,则全局不至决裂耳。来信言余于沅弟,既爱其才,宜略其小节,甚是甚是。

沅弟之才,不特吾族所少,即当世亦不多见。然为兄者,总宜奖其所长,而兼规其短,若明知其错,而一概不说,则又非特沅一人之错,而一家之错也。

吾家于本县父母官,不必力赞其贤,不可力诋其非,与之相处,宜在若远若近,不亲不疏之间。渠有庆吊,吾家必到,渠有公事,须绅士助力者,吾家不出头,亦不躲避。渠于前后任之交代,上司衙门之请托,则吾家丝毫不可与闻。弟既如此,并告子侄辈常常如此,子侄若与官相见,总以谦谨二字为主。

同治元年九月初四日

【译文】

澄弟左右:

沅弟带领的金陵军队,处境非常危险。伪忠王率领的十余万人,日夜猛攻,洋枪非常多,又有西洋的落地开花炮。幸亏沅弟小心坚守,应该能保全局势。

鲍春霆到芜湖养病,宋国永代理统率宁国一军,分成六营进攻,已经小败一次。春霆不顾病休,已经紧急赶回军营。凯章率领的全军也赶到宁国守城,虽然病号很多,但如果鲍、张联合作战,这一路是可以保全的。我还听说敌人在东坝抬船到宁郡附近湖内,想冲出大江,不知道杨、彭清楚不清楚这件事?如果水师能够安稳,全局才能不决裂。你在来信中说我既然爱沅弟的才,就要忽略不计较他的小节,是非常对的!

沅弟的才能,不仅仅在我们家族中很少遇见,就是在当今世上也不多见。但是,作为兄长的,总应该奖励他的长处,劝诫他的短处。如果明知他错了,一个字也不说,那就不是沅弟一个人的错,而是我一家的错了。

我们家对于本县父母官,没必要去称赞他的贤良,但也不可以去说他的不是。跟他相处,要保持在若远若近、不亲不疏的距离最合适。他有庆吊的事,我家一定到。他有公事,要绅士帮助的,我家不出头,也不躲避。他给前任后任的交代,上司衙门的请求委托,我们家也不要参与。不仅弟弟要这样做了,还要告诉子侄都这样做。子侄与官员相见,要以谦、谨二字为主。

同治元年九月初四日

【解读】

曾国藩在这封信中,对弟弟说:“本县父母官,不必去称赞他的贤良,也不可去说他的不是。与他相处,以保持若远若近、不亲不疏之间的距离为适宜。”由此可见,这是曾国藩告诫弟弟的与官相处之道。

在曾国藩看来,官场的人居心难测,有些人可以亲近,有些人则不可,但是又不能因为人的贤良而过于亲近,因为人的险恶而过于诋毁,这样都会使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人,从而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若远若近、不亲不疏之间的距离。

对于那些阿谀奉承的人,曾国藩是十分厌恶的。在他看来,这些人多数都是制造是非的人,他们的人格也是扭曲的,他们奉承人的目的,无非有两个:一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二是希望能够从中得到好处。要知道,这样的人能够奉承你,也就可以摧毁你。所以我们对于这种阿谀奉承的人一定要保持距离,也力戒自己不做这样的人,否则不但让自己深陷危险境地,还会让人处处提防,遭到别人的厌恶。

而为官的大将风范,则是从不会奉承别人,更不会自以为是,而是总是以谦虚谨慎为主。

战国时期,分为秦、齐、楚、燕、韩、赵、魏七个国家,历史上称为“战国七雄”。在这七个国当中,当数秦国最强大。秦国常常欺侮赵国。有一次,赵王派一个大臣的手下,名叫蔺相如的人到秦国去交涉。蔺相如见了秦王后,凭借着机智和勇敢,为赵国赢得了不少面子。秦王见到赵国有如此机智勇敢的人才,从此就再也不敢小看赵国了。

蔺相如回来后,赵王觉得蔺相如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于是就封他为“上卿”,也就是宰相的职位。

赵国有个名叫廉颇的大将军,一向被赵王所器重,而且为赵国也贡献了不少力量。当他看到赵王只因蔺相如动动嘴皮子,就册封他为宰相,位于他的上面,心中十分不服气。他心想:“我为赵国拼命打仗,功劳难道不如蔺相如吗?而蔺相如不就是光凭张嘴,有什么了不起的本领,地位倒比我还高!”于是他越想越不服气,怒气冲冲地说:“我要是碰着蔺相如,一定当面给他点儿难堪,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廉颇的这些话,传到了蔺相如的耳朵里。蔺相如没有气恼,立刻吩咐他手下的人,叫他们如果以后碰着廉颇手下的人,千万要让着他们,万不可和他们争吵。一天,蔺相如坐车出门,听说廉颇从前面来,于是他立刻唤马夫将车子赶到巷子里,等到廉颇过去后,自己再前行。

廉颇手下的人,看见蔺相如这么大的官员却这么让着自己的主人,于是更加得意忘形,见了蔺相如的手下,就嘲笑他们。蔺相如手下的人因此十分不服,也很憋气,于是就找到蔺相如说:“大人,您的地位比廉颇将军高,他骂您,您反而躲着他,让着他,而他却越发不把您放在眼里啦!难道您真的那么怕他吗?这样下去,我们可真的无法忍受。”

蔺相如听到属下的怨气,则心平气和地问他们:“廉将军跟秦王相比,哪一个更厉害呢?”属下都说:“当然是秦王厉害了。”蔺相如则说:“这样就对了!我见了秦王都不怕,难道还怕廉将军吗?要知道,秦国如今之所以不敢来打赵国,就是因为赵国文官武将一条心。而我们两人就好比是两只老虎,倘若我们两只老虎打起来,难免就会有一只要受伤,甚至死掉,这时候就给秦国制造了进攻赵国的好机会。你们想想,是国家的事儿要紧,还是私人的面子重要呢?”

蔺相如的属下听到他的这一番话,非常感动,以后看见廉颇手下的人,都十分小心谨慎,总是让着他们。

后来,蔺相如的这番话,传到了廉颇的耳朵里。廉颇知道后十分惭愧,觉得自己真是有愧于大将军的名声。于是他脱掉一只袖子,露着肩膀,背了一根荆条,直奔蔺相如家去请罪。蔺相如见到廉颇后,连忙出来迎接他。廉颇则对着蔺相如跪了下来,双手捧着荆条,请蔺相如鞭打自己。而蔺相如却一把把荆条扔在地上,急忙用双手扶起廉颇,给他穿好衣服,拉着他的手,请他坐下。从此,两人成了很要好的朋友。这两个人一文一武,同心协力为国家办事,秦国因此更不敢欺侮赵国了。

从中可见,蔺相如的为官之道,正是因为谦谨,才使属下佩服,更使本来与他势不两立的廉颇将军也为之惭愧,最终成为他的好朋友。而国家也正因为这两人的和睦,越发强大起来。

所以说,曾国藩为官也正是因为具有这种谦谨的态度,所以他在官场中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与众人更是结下了良好的友谊,一生才平安无事。基于此点,曾国藩才告诫其弟一定要处理好官员之间的关系,时刻牢记“谦谨”二字,这样才能在官场中游刃有余。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