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致九弟:心浮气躁,乃兵家大忌

曾国藩家书

作者:[清]曾国藩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24

【原文】

沅甫九弟左右:

十二月廿八日接弟廿一日手书,欣悉一切。临江已复,吉安之克实意中事。克吉之后,弟或带中营围攻抚州,听候江抚调度;或率师随迪安北剿皖省,均无不可。届时再行相机商酌。此事我为其始,弟善其终,补我之阙,成父之志,是在贤弟竭力而行之,无为遽怀归志也。

弟书自谓是笃实一路人,我自信亦笃实人,只为阅历世途,饱更事变,略参些机权作用,把自家学坏了。实则作用万不如人,徒惹人笑,教人怀憾,何益之有?近日忧居猛省,一味向平实处用心,将自家笃实的本质还我真面、复我固有。贤弟此刻在外,亦急须将笃实复还,万不可走入机巧一路,日趋日下也。纵人以巧诈来,我仍以浑含应之,以诚愚应之;久之,则人之意也消。若钩心斗角,相迎相距,则报复无已时耳。

至于强毅之气,决不可无,然强毅与刚愎有别,古语云:自胜之谓强。曰强制,曰强恕,曰强为善,皆自胜之义也。如不惯早起,而强之未明即起;不贯庄敬,强之坐尸立斋;不惯劳苦,而强之与士卒同甘苦,强之勤劳不倦,是即强也。不惯有恒,而强之贞恒,即毅也。舍此而求以客气胜人,是刚愎而已矣。二者相似,而其流相去霄壤,不可不察,不可不谨。

李云麟气强识高,诚为伟器,微嫌辩论过易,弟可令其即日来家,与兄畅叙一切。

兄身体如常。惟中怀郁郁,恒不甚舒畅,夜间多不成寐,拟请刘镜湖三爷来此一为诊视。闻弟到营后体气大好,极慰极慰。九弟媳近亦平善。元旦至新宅拜年,叔父、六弟亦来新宅。余与澄弟等初二至白玉堂,初三请本房来新宅,任尊家酬完龙愿三日,因五婶脚痛所许,初四即散,仅至女家及攸宝庵,并未烦动本房。温弟与迪庵联姻,大约正月定庚。科四前耍包铳药之纸,微伤其手,现已全愈。邓先生订十八入馆。葛先生拟十六去接。甲三姻事拟对筱房之季女,现尚未定。三女对罗山次子,则已定矣。

刘詹岩先生()得一见否?为我极道歉忱。黄莘翁之家属近况何如?苟有可为力之处,弟为我多方照拂之。渠为劝捐之事呕气不少,吃亏颇多也。母亲之坟,今年当觅一善地改葬。惟兄脚力太弱,而地师又无一可信者,难以下手耳。余不一一。顺问近好。诸惟心照。国藩手具。

咸丰八年正月初四夜

再,带勇总以能打仗为第一义。现在久顿坚城之下,无仗可打,亦是闷事。如可移扎水东,当有一二大仗开。弟营之勇锐气有余,沉毅不足,气浮而不敛,兵家之所忌也,尚祈细察。偶作一对联箴弟云:打仗不慌不忙,先求稳当,次求变化;办事无声无息,既要精到,又要简捷。贤弟若能行此数语,则为阿兄争气多矣。

国藩又行

【译文】

沅甫九弟左右:

我在十二月二十八日收到你在二十一日写的亲笔信,从而知道了一切。

既然临江已经收复,那吉安也肯定要攻破。等攻破吉安之后,你要么听候江西巡抚的调遣,带领军队攻打抚州,要么就率部队跟着迪安继续向北攻打安徽的敌军。二者皆可,等到时再根据具体情况而定。此事由我开始,由你圆满地完成,填补了我未了的遗憾,也完成了父亲的心愿,这些都是贤弟你的功劳,你一定要继续努力,现在千万不要有归隐还乡的打算。

你在信中说自己是老实人,而我认为我也是老实人。不过因阅事渐多,又经历了许多官场事变,所以就多了一些机谋权变的伎俩,才不像以前那么单纯,使自己学坏了。实际上从这方面来说我还远不如别人,只会让人耻笑,惹人心中暗自怀恨,这样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近日忧居数日,心中恍然大悟,平时还需努力用功,来还原自己的本质,并让自己的本质显现出来,从而恢复固有的老实性情。你现在在外面也急需恢复老实的性情,千万不可有投机取巧之心,让自己的诚信日下。即使平日有人以巧诈对我,我也会含糊面对,以诚感化之,久而久之,别人就会改变那种狡诈的态度。如果整天钩心斗角,那么人与人之间的报复将会无休无止,从此就永无宁日了。

至于强毅之气,那也是不可缺少的,我这里所说的强毅与刚愎是不同的。古语云:自胜之谓强。例如强制,强恕,强为善,都是自胜的意思。假如你不习惯早起,而强制自己天没亮就起来;不习惯庄重,而逼迫自己参与祭祀仪式;不习惯吃苦,而强制自己与士兵同甘共苦,这就是强。不习惯坚持做某事,而强制自己持之以恒,这就是毅。如果放弃了上述的做法,只在气势上取胜,则是刚愎。这二者看似有相同之处,却有天壤之别,一定要细分清楚,切记小心谨慎。

李云麟强毅之气颇高,是非比寻常之人,只是说话信口开河,不计后果,你可以让他到家里来,与我详细地谈谈有关事宜。

我的身体还是和往日一样,就是心中郁闷,心烦,还总是失眠,难以入睡。精神也是一日不如一日,日前打算请刘镜湖三爷来诊治。听你说你到达军营后,身体健康,真是让人欣慰啊。弟妹也平安无事,你大可放心。元旦期间到新宅拜年,叔父和六弟也一起来此。澄弟与我等初二到白玉堂,初三请本房来新宅。后来,任尊家又还了因五婶脚痛许的三日龙愿,初四就都各自回去了,我仅去了女家和攸宝庵,没有麻烦本房。温弟与迪庵的婚事,大约在正月定庚。科四因玩包枪药的纸而伤了手,现在已痊愈。邓先生定于十八日入馆,葛先生于十六去接。甲三打算娶筱房的小女,但目前尚未说定。三女已经决定嫁给罗山次子了。

不知道是否能见到刘詹岩先生,如有幸能够见到,一定要代我向其道歉,黄莘翁的家人近来还好吗?他家如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多多照顾。因为他为劝捐之事怨气很深,吃了很大的亏。

今年应当把母亲的坟墓改迁到一块好地方,但我近日身体渐弱,又没有可信的风水之人,只能暂且搁下,无法立即办好。

余不一一,顺便代好。请唯心照,兄国藩手具。

咸丰八年正月初四夜。

另外,带兵总是以能打仗为最厉害。现在你带兵只能固守城池,不能参加战争,也很郁闷啊,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可以到水东驻扎。或许能有一两次大仗可打。你的军队勇气有余,但沉毅之气不足,这就会犯兵家大忌,作战时心浮气躁,希望你在平时训练时多加注意。我为你作一对联“打仗不慌不忙,先求稳当,次求变化;办事无声无息,既要精到,又要简捷”你要能认真完成,将会战无不胜,为我多多争光。

国藩又书。

【解读】

曾国藩在这封信中,指出了弟弟的军队很有作战的勇气,但缺少的是沉毅之气。依据他多年的作战经验,感受到了心浮气躁,这是兵家大忌。他希望弟弟能在治军中留意这件事情,并将自己作战的方法告诉他:“打仗不慌不忙,先求稳当,次求变化;办事无声无息,既要精到,又要简捷。”希望弟弟能认真按着他的方法去做,那么就会在打仗中战无不胜,为他多争一口气。

18542月曾国藩占领汉口、汉阳,进军武昌。同时又分别向湖南和鄂北两地进军。在这期间,他还酌定训练章程,积极编练湘军。7月,会同湖南巡抚骆秉章派江忠淑、朱孙诒、罗泽南等分别带勇3000余人,奔赴江西与围攻南昌的太平军作战。9月,移驻衡州,设立船厂,日夜兴工,赶造战船,并派人到广东购买洋炮,加紧筹建湘军水师。

太平军的次次胜利和清军的几次败退,让清政府陷入了不安之中。185310月到18541月,清政府三次命令曾国藩迅速率领湘军北上抵抗太平军。但是曾国藩自知自己的水师并没有健全,而且战船也不齐备,从广东购买的洋炮还没有回来。如果凭借这样的水师与太平军抗衡,那么必败无疑。于是他不顾君主的斥责,而坚决拒绝贸然出师。1854119日他上疏申辩说:“与其将来毫无功绩,落个大言欺君的罪名,不如现在照实说明情况,落个畏缩不前的罪名。”

从中可见,曾国藩这种不作好准备就不轻易出师的举动,反映出了他慎战的思想。这在他后来的战争生活中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18625月底,曾国荃的湘军进驻雨花台,但是攻占庐州的多隆阿部迟迟不动,随后又奉命前往陕西镇压回民起义军,这使雨花台的湘军处于孤立无援的危险境地。到了秋天,传染病流行,湘军中许多官员都患上这种病,致使大批官兵都病倒。

对此,曾国藩十分担心,并再三叮嘱曾国荃要善于择选地势,坚筑壕垒,择将守之,加倍爱护那些生病的士兵,应付眼前困难的局势。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天王洪秀全命令军队在上海郊区与淮军和“常胜军”对战。以李秀成为首领,率十三王带领10余万大军回救天京后,从1013日开始向雨花台湘军的东西两翼发起猛攻。曾国藩得知消息后,立刻写信告诉曾国荃:李秀成部下士兵多,但是却没有强悍的人,专讲避实击虚,除了洋枪洋炮较多外,没有其他长技,湘军应以“不出壕浪战”之法对付之。又说10多万太平军,每日食米1000石,如果没有大船运输,很难保障供应,只要湘军水师守住金柱关,保障粮路畅通,就不难击退“他们的进攻”。

于是,曾国荃按照曾国藩的指示,率领湘军依托深沟高垒,拼命顽抗。太平军猛攻了一个多月,依然没有突破湘军的营垒、切断湘军的粮源,最后只好撤兵。

雨花台的局势有所好转,湘军也化险为夷,但是曾国藩还是十分担心湘军的安危。为了了解状况,他亲自在1863318日去往前线观察。当他看到雨花台的营垒坚固,军心稳定,长江南北两岸的芜湖、金柱关,北岸的西梁山、裕溪口、运漕等要地,都已牢牢被湘军控制住了,才放下心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曾国藩便给曾国荃不断增加兵员和武器弹药,使围城部队最后增加到了5万人,并在6月攻占九伏洲,控制了长江北岸,改善了战场态势。在这期间,曾国藩还提醒曾国荃不要因苏、浙的湘淮军克城甚多而产生急躁情绪,对于坚固设防的金陵城应实行“慎静缓图”的方针,时刻提防“城贼援贼内外猛扑”,注意训练新兵,鼓舞士气,不要过于迷信洋枪洋炮。

18643月,曾国荃部湘军对金陵形成合围以后,便展开激烈的攻城作战。曾国藩告诫曾国荃提防“穷寇拼命决战”,一定要谨慎从事,绝对不可以疏忽大意,心浮气躁,同时他还多方面筹措银两拨给前方,补发士兵的军饷,用以稳定和鼓舞军心。就这样,连续四个月的作战后,湘军终于在19日攻破了金陵城,取得了胜利。

事实如此,曾国藩一生时刻告诫自己遇事要沉着冷静,不可心浮气躁,同时在训练将士的时候,也是时刻告诫士兵心浮气躁乃兵家大忌,以戒除心浮气躁为主要的作战风气。因此说,如果是他没有把握的事情,那么他绝对不会贸然行事,也正是这种思想,使他后来在战争中节节胜利。

所以说,生活也如战场,作为生活在现代的我们也要力除自己身上心浮气躁的毛病,这样在日后的工作上和处世上才能取得更大的成就,否则就会被自己打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