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致纪泽、纪鸿儿:谨遵八本、三致祥

曾国藩家书

作者:[清]曾国藩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23

【原文】

字谕纪泽、纪鸿儿:

接二月廿三日信,知家中五宅平安,甚慰甚慰。

余以初三日至休宁县,即闻景德镇失守之信。初四日写家书,托九叔处寄湘,即言此间局势危急,恐难支持,然犹意力攻徽州,或可得手,即是一条生路。

初五日进攻,强中、湘前等营在西门挫败一次。十二日再行进攻,未能诱贼出仗。是夜二更,贼匪偷营劫村,强中、湘前等营大溃。凡去廿二营,其挫败者八营(强中三营、老湘三营、湘前一、震字一),其幸而完全无恙者十四营(老湘六、霆三、礼二、亲兵一、峰二),与咸丰四年十二月十二夜贼偷湖口水营情形相仿。

此次未挫之营较多,以寻常兵事言之,此尚为小挫,不甚伤元气。目下值局势万紧之际,四面梗塞,接济已断,加此一挫,军心尤大震动。所盼望者,左军能破景德镇、乐平之贼,鲍军能从湖口迅速来援,事或略有转机,否则不堪设想矣。

余自从军以来,即怀见危授命之志。丁、戊年在家抱病,常恐溘逝牖下,渝我初志,失信于世。起复再出,意尤坚定。此次若遂不测,毫无牵恋。自念贫窭无知,官至一品,寿逾五十,薄有浮名,兼秉兵权,忝窃万分,夫复何憾!

唯古文与诗,二者用力颇深,探索颇苦,而未能介然用之,独辟康庄。古文尤确有依据,若遽先朝露,则寸心所得,遂成广陵之散。作字用功最浅,而近年亦略有入处。三者一无所成,不无耿耿。至行军本非余所长,兵贵奇而余太平,兵贵诈而余太直,岂能办此滔天之贼?即前此屡有克捷,已为侥幸,出于非望矣。

尔等长大之后,切不可涉历兵间,此事难于见功,易于造孽,尤易于诒万世口实。余久处行间,日日如坐针毡,所差不负吾心,不负所学者,未尝须臾忘爱民之意耳。近来阅历愈多,深谙督师之苦。尔曹唯当一意读书,不可从军,亦不必做官。

吾教子弟不离八本、三致祥。八者曰:读古书以训诂为本,作诗文以声调为本,养亲以得欢心为本,养生以少恼怒为本,立身以不妄语为本,治家以不晏起为本,居官以不要钱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三者曰:孝致祥,勤致祥,恕致祥。

吾父竹亭公之教人,则专重孝字。其少壮敬亲,暮年爱亲,出于至诚,故吾纂墓志,仅叙一事。吾祖星冈公之教人,则有八字、三不信。八者曰:考、宝、早、扫、书、蔬、鱼、猪。三者曰僧巫,曰地仙,曰医药,皆不信也。

处兹乱世,银钱愈少,则愈可免祸;用度愈省,则愈可养福。尔兄弟奉母,除劳字俭字之外,别无安身之法。吾当军事极危,辄将此二字叮嘱一遍,此外亦别无遗训之语,尔可禀告诸叔及尔母无忘。

咸丰十一年三月十三日

【译文】

字谕纪泽、纪鸿儿:

接到了二月二十三日寄来的信件,从信中得知家中五宅都平安无事,我十分欣慰。

初三我到达休宁县,就马上听说了景德镇失守的消息。初四我写了一封家信,并委托九叔寄回湖南。信中说这里的战况非常危急,恐怕难以维持长久,但依然主张进攻徽州,因为如果这个举动可以得手,就可以开辟一条生路。

于是在初五那天便开始进攻,强中、湘前等营在西门因出师不顺,遭遇到一次挫败。十二日再次进攻,却没能引诱敌军出城交战。当天晚上二更天时候,敌军却趁夜偷袭我军营地,强中、湘前等营损失惨重,一共失去了二十二个营,遭挫败的有八个营(强中三营,老湘三营,湘前一营,震字一营),其中有幸完好无损的只有十四个营(老湘六营,霆三营,礼二营,亲兵一营,峰二营),这次的战况与咸丰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夜敌人偷袭湖口水营的惨状非常相似。

这次没有受挫的部队较多,从总的情况来看,这只能算是一次小败,还不至于大伤元气。目前的战局,正是万分危急的时候,四面受敌,后备的供应也已经被切断,不幸又遭到这次的失败,难免军心动摇。这时我所盼望的是,左军能够尽快攻克景德镇、乐平之敌,鲍军能从湖口迅速赶来救援,只有这样,战况可能还有所转变,否则后果惨重将不堪设想。

我自从行军以来,一直胸怀临危受命的志向。丁、戊年在家患病的日子里,我经常担心自己会就这样死在家里,那么我的志向就会永远无法实现了,而失信于当今世上的人们。等到病痊愈后再次为官,更加坚定了我最开始的志向。如果这次因为作战而遭遇不测,我也没有什么可牵挂的。我自认为一生学识很贫乏,但竟然能够官升一品,而且现在已经活了五十多个年头,有了些许虚名,手中掌握着兵权,觉得万分惭愧,即使在此失去性命,也没有什么值得遗憾的!

只有在古文和诗这两方面,我下了很大的工夫,苦苦研究探索,但都没有很好地利用它们,另外开辟道路,成就一生的作为。特别是在古文方面,我的确有自己独特的心得,如果承蒙先辈的指点和润泽,将我心中的心得展示出来,就会成为绝唱《广陵散》了。虽然早些年在练字上用功最少,但近年来也逐渐有所体会。如今这三方面都没有什么成就,心中一直不安。至于行军打仗,本来就不是我的专长,兵贵为奇而我太直率,兵贵为狡诈而我太坦白,这样的我又怎能对付得了那些强大而又奸诈的敌人呢?尽管以前也有过多次小的胜利,不过也是侥幸而已,那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

你们长大后立业的时候,万万不可以从军。从军不但难以建功立业,而且很容易造成罪孽,更容易留下败笔,给后代子孙留下评价的口实。我身在行军的队伍中已经很久,每天依旧是如坐针毡,幸亏还不算辜负平生所学,时刻没忘自己的爱民之心。近来阅历逐渐增多,深知指挥军队的辛苦。你们应当一心一意读书,不可以从军,也不需要做官。

我教育子弟离不开“八本”,“三致祥”。这八本是:读古书要以训诂为本,作诗文要以声调为本,养亲要以得欢心为本,养生要以少恼怒为本,立身要以不妄语为本,治家要以不晚起为本,居官要以不要钱为本,行军要以不扰民为本。三致祥是:孝致祥,勤致祥,恕致祥。

我父亲竹亭公教育人,则侧重于孝字。少壮时敬亲,暮年时爱亲,都是出于至诚的孝心,因此我撰写墓志,只是为了叙述一件事。我祖父星冈公教育人,则是八字,三不信。八个字是:考、宝、早、扫、书、蔬、鱼、猪;三不信是:不信僧巫、不信地仙、不信医药。

身处乱世时期,银钱越少,就越利于免于灾祸;花费越省,越利于修身养福。你们兄弟侍奉母亲,除了“劳俭”二字外,没有其他的捷径。目前正处于军事危急的境地,生死难料,我只在这里以这两个字叮嘱一遍,另外就没有其他的遗训了,你们可以禀告叔叔和你们的母亲,千万不要忘记。

咸丰十一年三月十三日

【解读】

曾国藩在这封信中,阐述了自己教育子弟离不开“八本”“三致祥”的观点,教育自己的儿子要以这“八本”和“三致祥”作为自己修身治家的行为准则,这样才能让自己取得成就,家业兴旺。

曾国藩的“八本”以“读古书”为第一条,证明他对读书的重视。在他看来,许多做人的道理,都是从书中可以学到的。所以他将读书的方法归结为:应该先了解词义,即“训诂之学”。训诂学是清代的显学,在古代很多学者是通过训诂来了解古书的。

“八本”第二条:“作诗文”。在曾国藩看来声调铿锵才能让人百读不厌。至于学习调整声调的方法先要高声朗诵,再低声吟咏,时间久了,自然就有所领会。

“八本”第三条:“事亲”。其重点就是让父母高兴。从前曾参在侍奉父亲时,每天必须顿顿有酒有肉,父亲想把剩下的菜留给其他家人吃,就算没有多余的了,曾参也会说有,好让父亲安心享用。而曾元则不同,虽然每顿也少不了酒和肉,但只要父亲问他还有无剩菜时,他就会如实回答,这样父亲就不忍心多吃了。二者相比,曾参可谓是掌握了“得欢心”的“事亲”之本。

“八本”第四条:“养生”。养生重在以少怒为本,具有自然之心。

“八本”第五条:“立身”。做人做事应以诚信为本,人生虽然会遇到许多挫折,但是立身应以不妄语为本。

“八本”第六条:“居家不晏起”。“不晏起”是曾氏家族教训子弟的重要原则。这是要求每天要有早起的习惯,以防养成懒惰恶习。

“八本”第七条:“居官不要钱”。作为父母官应事事为百姓着想,为百姓做事,不贪图钱财,不拿老百姓一分钱。

“八本”第八条:“行军不扰民”。良好素质的军队,纪律严明,以保护百姓安全为主。

由此可知,这“八本”是曾国藩多年为官的深刻总结,他以此为做人做事原则,所以他无论为人还是处世都游刃有余,令人敬佩。

曾国藩“三致祥”的人生经验包括“孝顺”、“勤劳”、“敬恕”三个方面,这也是他治家的秘诀。

首先,孝顺致祥。“孝顺”在中国传统伦理观念中历来被人们重视,曾国藩认为“孝顺”是家庭祥和瑞气的象征,并把“孝顺”与“尽忠”联系在一起,认为自己为官尽忠,诸弟在家尽孝,可使曾家“孝顺”的家风转化为对国家的忠心,荫庇众民。

其次,勤劳致祥。同治五年七月,曾国藩在与纪泽书中说:“既知保养,却宜勤劳。家之兴衰,人之穷通,皆于勤惰卜之。”在曾国藩看来,通过家人的“勤劳”与否可以看出一家的兴衰,保持勤劳于每一件事上,便可成就事业,为家庭保福,为自己开创成功机会。

第三,敬恕致祥。曾国藩待人处世圆融,秉持“敬恕”二字。他在《咸丰八年七月二十一日与纪泽书》中说:“做人的道理,古代圣贤千言万语也无外乎敬恕二字。”曾国藩将“敬恕”视为“能设身处地”,在待人处世上尽可达于“挈矩之道”。

由此可见,“孝”为家庭之祥瑞,“勤”为家兴之象征,“恕”为立德之基本。曾国藩认为此“三致祥”若能做到,便可使家道保有良好的风尚,家族也能维持长远悠久。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