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致泽儿:文章雄奇之道

曾国藩家书

作者:[清]曾国藩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22

【原文】

字谕纪泽儿:

腊月廿九日接尔一禀,系十一月十四日送家信之人带回,又由沅叔处送到尔初归时二信,慰悉。尔以十四日到家,而鸿儿十八日禀中言尔总在日内可到,何也?岂鸿信十三四写就而朱金权于十八日始署封面耶?

霞仙先生之令弟仙逝,余于近日当写唁信,并寄奠仪。尔当先去吊唁。

尔问文中雄奇之道。雄奇以行气为上,造句次之,选字又次之。然未有字不古雅而句能古雅,句不古雅而气能古雅者;亦未有字不雄奇而句能雄奇,句不雄奇而气能雄奇者。是文章之雄奇,其精处在行气,其粗处全在造句选字也。余好古人雄奇之文,以昌黎为第一,扬子云次之。二公之行气,本之天授。至于人事之精能,昌黎则造句之工夫居多,子云则选字之工夫居多。尔问叙事志传之文难于行气,是殊不然。如昌黎《曹成王碑》、《韩许公碑》,固属千奇万变,不可方物,即卢夫人之铭、女拏之志,寥寥短篇,亦复雄奇崛强。尔试将此四篇熟看,则知二大二小,各极其妙矣。

尔所作《雪赋》,词意颇古雅,惟气势不畅,对仗不工。两汉不尚对仗,潘、陆则对矣,江、鲍、庾、徐则工对矣。尔宜从对仗上用工夫。此嘱。

咸丰十一年正月初四日

【译文】

字谕纪泽儿:

我在腊月二十九日接到十一月十四日你由送家信的人带回来的一封信,另外还有由沅叔那里送来的你刚回家时写来的两封信,收到这些信我十分高兴。你十四日到家,而鸿儿十八日来信说你过不了几天就要立刻回家,为什么呢?难道是鸿儿十三、十四日写完信,而朱金权在十八日才在信封上标明日期?

霞仙先生的弟弟去世,近几天我会写信去吊唁,并寄出祭品。你应当先去吊唁。

你在来信中问我文章的雄奇之道,我现在为你讲解一下。雄奇以行气为第一,造句为第二,选字为第三。可是绝对不会出现选字不古雅而句子会古雅,句子不古雅而行气会古雅的情况;更不会出现选字不雄奇而句子能雄奇,句子不雄奇而行气能雄奇的情况。所以文章的雄奇,关键在于行气,而行气又要靠造句选字的功夫来提升。古人的文章中,我最喜欢雄奇之作,其中昌黎第一,扬子云第二。这二位先辈的行气,本来是由天意传授,非人力所为。而对于人和事的精当能力,昌黎是在造句方面见长,而子云则是在选字上所下的工夫多一些。你还说叙事、志、传一类文章难于行气,其实并不是这样。比如昌黎的《曹成王碑》、《韩许公碑》,固然属于千奇万变的风格,是别人无力效仿的著作,即使是卢夫人的铭、女拏之志之类的文章,寥寥几句,也一样显得雄奇倔犟。你可以试着细读这四篇文章,就会知道这两大两小,每篇都具有雄奇的文风。

你所作的习作《雪赋》,论词意还是有古雅之风的,只是从气势上来看,还不够通畅,对仗也不是很精。两汉时期的文章还不是很讲究对仗,自潘、陆开始对仗才日渐工整,到了江、鲍、庾、徐就开始用工对了。你也应该在对仗方面多下工夫。再三叮嘱。

咸丰十一年正月初四日

【解读】

曾国藩在这封信中向纪泽儿阐述了文章的雄奇之道。从中得知要想写出一篇好的文章必须以“雄奇”为主,而雄奇以行气为第一,造句为第二,选字为第三。掌握了这三点,便能让你的文章卓然而立。

在曾国藩看来,雄奇的诗词具有雄壮风格,彰显文章的气势磅礴,其中还包含着奇特和奇险的语言风格。正如古人所说:“盖雄则未有不奇者。”的确如此,清淡往往给人一种柔弱之感,雄伟则多数让人觉得能够出现奇观,充满意境之美。可以说,奇特、奇险,足以增强“雄”的气氛,而“雄奇”风格是助长文章具有浩瀚磅礴之壮美气势的一种因素。

但是,诗词的雄壮并不是气魄之大,也不是虚张声势。比如明代前期某些拟古派诗人声嘶力竭的高唱。这都不是雄奇之风。构思之奇,也并不像卢仝的《月蚀》。因为这样的文章虽说有想象恣肆、气势磅礴的优点,但毕竟离奇得落入玄虚晦涩之境,让人难懂,加上节奏松散,更缺少诗意。

真正的“雄奇”风格之“奇”,首先,笔力必须“雄”。也就是说,这种奇特、奇险没有一丝勉强和矫揉造作,而是思想精深,感情充沛。正如司空图所说:“大用外腓,真体内充。”(《诗品.雄浑》)这样的文章才体现出雄奇之境,气势如山,其突兀奇诡,立足于现实基础之上,体现了诗词的雄壮之气。

其次,雄奇的特征还体现着作者的胸襟。如李白的“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

在这首诗中有河水的万里滔滔,奔腾、咆哮、冲击,这一系列的动词,突破了昆仑高峰,体现了敢于和龙门天险相拼搏的气势。如滔滔滚滚自西而下的“来”,排山倒海的“决”,狂歌怒吼的“咆哮”,敢于向峭壁悬崖顶撞的“触”,都是富于磅礴壮美的气势。它们不仅表现了黄河的壮丽,更抒发了诗人的一往无前的蓬勃朝气和狂飙突进的生命力,更体现出了黄河的雄奇本质。

再次,雄奇的特征还表现为文章意境的壮阔与作者精神的结合。因为,当诗人胸襟广阔的时候,面对着大自然的时候,就会感到由于客体庞大而带来的一种森然磅礴的气势,由此萌发出一种屈抑之感,从而为之惊心动魄,目眩神迷,自惭形秽。如黄庭坚的《雨中登岳阳楼望君山》之二:

满川风雨独凭栏,绾结湘娥十二鬟。

可惜不当湖水面,银山堆里看青山。

诗词中“满川风雨”的“满川”指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渺,不可谓不壮阔。从君山的形状想到湘夫人的发髻,想到神话人物,更可谓是极怀古之奇情。这两点都充分显示了空间和时间的壮阔。可见诗人的沉思和凝聚专一,将雄奇风格引向幻想深处,这便是精神的凝聚。就引起沉思和凝聚的湖光山色之莽莽苍苍来说,这是意境的壮阔。二者融合,便成为雄奇。

最后,雄奇的特征还表现为笔力的遒劲和夸张手法的奇突。笔力遒劲可以使雄奇的境界通过相应的气势、笔触、基调和节奏而显示,使人们觉得精力充沛,意气昂扬。夸张的奇特可以使人们加深崇高和峻险的意象,使人展开想象,感情充沛。笔力遒劲还可以是悲壮苍凉,如元好问的《壬辰十二月车驾东狩后即事》中有一联:精卫有冤填瀚海,包胥无泪哭秦庭。也可以是犷悍挺拔,如辛弃疾的千古名篇《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一开头: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由此可见,这两篇诗词虽然都气魄雄大,但却和雄奇风格的遒劲不同。所以说雄奇风格的遒劲,其最主要特点是善于锤炼那些表现幻想和比兴的语言,尽管笔力雄健,基调高昂,但锋芒并不过露。如李白的“吾欲揽六龙,回车挂扶桑”,尽管以“奇伟”见长,但却不同于遗山和稼轩的飞流奔注。

总之,雄奇以自然为首要因素,但也离不开语言的遒劲。这两者的意境有所区别:前者表现为洒落,后者表现为健崛。因此,我们可以看出诗歌的雄奇,在语言遒劲方面,兼得奔放与顿挫、自然与峻刻之美。

总之,根据以上的论述我们知道了文章的雄奇所具备的特征,在将来写文章的时候,若能以此为指导,持之以恒而努力学习,相信一定可以做到曾国藩所说的文章诗词的雄壮之气。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