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博尚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15

整整两个星期全巴黎都在七嘴八舌地说,有人竟敢如此大胆,居然想去伯爵寓所行窃。歹徒临死前留下一份控告书,他还签了名,说暗杀他的凶手是贝内代多。警察局已奉命投入全部警力搜查杀人犯。卡德罗斯的短刀、遮光提灯、钥匙串以及他的衣服都送到法院保管室暂存,但是他穿的那件背心没有能找到,而他的尸体则送到尸体领认处停放。每当人家问起时,伯爵总是说出事的时候他在奥特伊别墅,他也只是听了布佐尼长老说了以后才知道的。那天晚上纯属巧合,布佐尼长老想在伯爵寓所过夜,准备用他藏书室的几本珍贵的书查点资料。只有贝蒂西奥一听到别人当他面提到贝内代多这个名字时,他的脸就顿时刷白,不过谁也想不到去留意贝蒂西奥的脸色变白了没有。维尔福当时被请去察看犯罪现场,他就把这案子接了下来,着手准备预审,其工作热忱丝毫不亚于他处理由他负责起诉的其他各件刑事案子。

但是三个星期过去了,调查虽然全力以赴搞得十分紧张,但什么结果也没有查出来,巴黎社交界已开始把有人企图在伯爵寓所行窃,结果反被同犯杀死这桩案子置于脑后,现在大家关心的是唐格拉小姐将与安德拉·卡瓦勒康蒂伯爵结婚这件大事了。这门婚事差不多已公开宣布,卡瓦勒康蒂在银行家府中也俨然是小姐的未婚夫了。

给老卡瓦勒康蒂先生已经写过信了,他回信说非常赞成这门亲事,但他深表遗憾,由于公务缠身,实在不能从巴马意大利城市名。脱身赶来,不过他申明同意把15万里弗年金的本金全部拿出来。这300万法郎的本金已经谈妥存入唐格拉商行,由唐格拉设法使其增值。有些人也曾经劝过小卡瓦勒康蒂,说他们担心他未来的岳父现在的财力是否坚挺,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唐格拉在证券交易上的损失接二连三。但是这小卡瓦勒康蒂不重金钱,对唐格拉一家极其信任,那些劝的话完全白说,他根本没有听进去。而且他很能体谅唐格拉,人家跟他说的话他对男爵只字未提。这样,男爵对安德拉·卡瓦勒康蒂伯爵更是喜欢得不得了。欧仁妮·唐格拉小姐的态度却不一样了,她生性厌恶结婚,之所以能答理安德拉,也只是想以此摆脱莫瑟夫。而现在安德拉得寸进尺,她对安德拉已开始明显地感到讨厌了。或许男爵有所察觉,但他可能认为女儿讨厌安德拉只是出于任性,所以睁一眼闭一眼装着没有看见。

也就在这个时候,博尚要求延期的时限也快到了。另外,一开始基督山就对莫瑟夫说,对这样的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莫瑟夫后来倒也体会到伯爵的劝告确实是上策,因为根本没有人去注意那条有关将军的简讯,谁也没有想到出卖艾奥尼纳城堡的那位军官就是贵族院的那位高贵的伯爵。但是阿尔贝总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因为那则消息虽然只是短短几行字,却使他极为不快,其用意显然是恶言诋人。上次他们两人谈到最后的时候,博尚那副样子让阿尔贝一想起来心里就一股苦味。所以阿尔贝总想着决斗的事,而且他希望,假如博尚答应决斗,最好能把决斗的原因瞒住,就是对他的证人也不说。

至于博尚,从阿尔贝那天找他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只要有人找他,报馆里的人都回答说他到外地去了,得过几天才回来。他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呢?谁也不知道。一天早上贴身跟班把阿尔贝叫醒,向他禀报博尚来访。阿尔贝揉了揉眼,吩咐请博尚到底层的小客厅等他,然后他匆匆穿好衣服下楼。他走进客厅,看到博尚正在屋里踱来踱去,而博尚一见到阿尔贝,马上止步站住。

“我本想今天去看您,您却不等我去您自己先过来找我,看来这是个好兆头,先生。”阿尔贝说道,“怎么样?快说吧,我要不要向您伸出手来说:‘博尚,赔个不是算了,您我仍然是朋友?’或者是废话少说,我就问您:‘您使用哪种武器?’”

“阿尔贝,”博尚伤心地说道,阿尔贝听了心中为之一震,“我们先坐下,有话慢慢说。”

“可我觉得正相反,先生,我们坐下之前您先得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

“阿尔贝,”记者说道,“有的时候难就难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我可以让您简单回答一句就行了,先生,现在我再问您一遍:您肯不肯收回前言,肯还是不肯?

“莫瑟夫,当问题涉及到像法国贵族院议员莫瑟夫伯爵、少将先生这样一个人的名誉、社会地位和生命的时候,仅仅用‘是’或‘不是’来回答是不够的。”

“那该怎么呢?

“就像我这样,阿尔贝。话应该这样说,当事关整整一家人的名誉和利益的时候,金钱、时间和疲劳都根本算不了什么。话应该这样说,在答应同一个朋友进行殊死决斗之前,不能只是说些似是而非的话,要说就得言之凿凿。话还应该这样说,一个人同我握手交往达三年之久,现在要我向他挥剑,或者要我向他扣动手枪扳机,我至少得先明白为什么我得做出这样的事来,这样当我走上决斗场地的时候,可以做到问心无愧和耳根清净,而一个人只有这样才能挥动自己手臂以拯救自己的生命。”

“很好,很好!”莫瑟夫不耐烦地说道,“这⒗稞⑧碌氖鞘裁匆馑?

“意思是告诉您,我刚从艾奥尼纳回来。”

“从艾奥尼纳回来??

“是的,是我本人。”

“不可能。”

“我亲爱的阿尔贝,这是我的护照,请看,这是去各地的签证:日内瓦、米兰、威尼斯、的里雅斯特、代尔维诺和艾奥尼纳,对一个共和国,一个王国和一个帝国的警察局您总会相信的吧?

阿尔贝朝护照瞄了一眼,然后抬起眼,惊诧地望着博尚,“您去了一趟艾奥尼纳?”他问道。

“阿尔贝,假如您是一个外国人,一个陌生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贵族,就像三四个月前跑来要我向他道歉的那个英国人,最后我把他结果了,省得总跟我纠缠不清,要这样您就会明白我也不会这样自讨苦吃了。但是,我觉得我必须给您面子。我去花了一个星期,回来又花了一个星期,检疫隔离花了四天,在那儿逗留了48小时,前前后后正好用了我要的三个星期的时间。我是昨天夜里赶回来的,现在就来找您。”

“我的上帝,我的上帝呀!您说话太转弯抹角了,博尚,我要您说的话,您却磨磨蹭蹭就是不肯说!

“因为事实上,阿尔贝……”

“看您这吞吞吐吐的样子。”

“是的,我不敢直说。”

“您不敢承认您的通讯员把您骗了吧?!自尊心不要太强了,博尚。您就承认了吧,博尚,总不能让人家来怀疑您的勇气呀。”

“喔!不是那么回事,”博尚低声说道,“正相反……”

阿尔贝的脸色刷地一下白得可怕,他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我的朋友,”博尚语重心长地说道,“请您相信我,真要我向您道歉,我倒也高兴,而且这道歉的话我一定会真心诚意地说出来。可是,嗨……”

“可是什么?

“那条简讯没有说错,我的朋友。”

“什么?那个法国军官……”

“是的。”

“那个费尔南?

“是的。”

“那个卖主献城的叛徒……”

“我的话还是直说了吧,请您原谅,他就是令尊!

阿尔贝怒不可遏,真想一下向博尚扑过去,博尚伸手挡着,但真正把阿尔贝制住的却是博尚投来的一道温和的目光。

“请看,我的朋友,”博尚一边从口袋掏出一张纸,一边说道,“这是证据。”

阿尔贝把纸打开,这是艾奥尼纳的四位知名人士共同出具的证明,一致确认费尔南·蒙德戈上校为阿里—特伯兰总督麾下教导队的上校,贪图钱财献城投降。四人的签名都由领事认证。阿尔贝两腿发软,灰溜溜地一下瘫倒在一张椅子上。现在事情已是昭然若揭,证明书上有名有姓,一字不差。阿尔贝黯然神伤、默默无语,片刻后他只觉得自己五内俱裂,但见他脖子上青筋暴起,泪如泉涌。博尚怀着极大的同情注视着眼前这位肝肠痛断的年轻人,然后走近他的身旁。

“阿尔贝,”博尚说道。“现在您已明白我的心意,是不是?这一切我都要亲眼看过,我要作出自己的判断,我一心希望最终的解释有利于令尊,希望我能为令尊说句公道话。但是事与愿违,我得到的情况所证明的是,这位教导队的军官,这位由阿里总督一手提拔为总督府将军的费尔南·蒙德戈不是别人,而正是费尔南·莫瑟夫伯爵,我想到自己有幸被您视为知己,立即赶来找您。”

阿尔贝只是木然地斜靠在他的椅子上,两手捂住双眼,似乎想挡住一切光亮。

“我赶来找您,”博尚接着说道,“因为我要告诉您,阿尔贝,在这风云变幻的年代,我们父辈的过失不能株连到儿女头上。阿尔贝,我们都生于这革命接踵而至的岁月,在这一次又一次的革命中,很少有人既能安身立命,而又不在自己的军装或法官的长袍上不沾上什么污泥或血迹。阿尔贝,既然证据都在我这儿,既然您的秘密只捏在我的手中,在这世界上谁也不能逼我同您决斗。而且我深信无疑,出于您自身的良心责备,您会把这决斗视作形同犯罪。但是,您现在难以启齿不便强求于我的,我可以主动给您。这些证据,这些揭发材料,这些证明文件,仅为我一人掌握,您看,是不是都让它们化为乌有?这骇人听闻的秘密,您看,是不是只让它留在您我两人之间算了?我以名誉发誓,这秘密既然交于我,我一定守口如瓶决不泄露。您说吧,这样好不好,阿尔贝?您说吧,这样好不好,我的朋友?

阿尔贝一下扑过去搂住博尚的脖子。“啊!您的心地多么高尚呀!”他高喊道。

“给您。”博尚把所有的文件都递给阿尔贝说道。

阿尔贝用他那只颤抖的手接过这些文件,紧紧攥着,又把这些纸揉成一团,他想把它们撕个粉碎,但他知道任何一张小纸片一旦被风刮走,说不定哪一天又会打向他的额头,一想到这儿他不禁不寒而栗,于是向点雪茄用的总是点着的蜡烛走去,把这些文件一张张全都烧成灰烬,“亲爱的朋友,高贵的朋友!”阿尔贝一边烧纸一边轻声说道。

“愿这一切像噩梦一样被忘掉;”博尚说道,“愿这一切像烧焦的纸上迅速移动的最后几个火星一样,最终彻底泯灭;愿这一切像从这无言纸灰上升起的最后一缕青烟一样,将会飘得无影无踪。”

“是的,是的,”阿尔贝说道,“我愿留下的是我对我的救星一片永恒的友情,愿这友情在我们的子孙中世代相传。愿这友谊时时刻刻提醒我,我血管里流的血,我在人世间的生命,我的姓氏的声誉,这一切都是您赐予的,因为这样的事一旦泄露出去,啊!博尚,毋庸讳言,我定将用枪把自己脑袋打烂。喔,不,我可怜的母亲!我不忍心一枪了事,让母亲与我同归于尽,我只有远离祖国了。”

“亲爱的阿尔贝!”博尚说道。

但是这样一种喜悦不期而至,而且简直可以说这就像海市蜃楼一样,转瞬之间阿尔贝便又转喜为悲了。

“怎么啦?”博尚问道,“喔,又怎么啦,我的朋友?

“我觉得,”阿尔贝说道,“我已痛心入骨。您听我说,博尚,当父亲的姓氏纤尘不染的时候,他对儿子激起的那种景仰、信心和自豪,不是转瞬之间即可弃置不顾的。噢!博尚,博尚!现在我怎样见我父亲?当他嘴唇贴近我额头吻我的时候,当他伸手同我握手的时候,我是不是得后退躲开?啊,博尚,我是世上最不幸的人了。啊!我的母亲,我那可怜的母亲,”阿尔贝泪汪汪地望着他母亲的肖像说道,“这些事倘若您也都知道了,您一定会愁肠百结,极其痛苦的呀!

“喔!”博尚握住阿尔贝的双手说,“您得挺住,我的朋友!

“但是首先在您报上刊登的这条消息是从哪儿得来的呢?”阿尔贝喊道,“在这背后一定有某种不为人知的旧仇宿怨,一定有某个无人知晓的冤家对头。”

“嗨!”博尚说道,“所以说您更应该挺住,阿尔贝!您脸上不要露出丝毫悲伤的痕迹,您应该像浓云遮盖废墟和死亡一样,先吞下这苦果。这种倒霉的秘密,只有在风雨大作的时候才会真相大白。挺住,我的朋友,您要保存好您的力量,等待那真相大白的时候吧。”

“喔!不过,您是否认为事情到此就算完结了呢?”阿尔贝提心吊胆地问道。

“我,我但愿平安无事,不过天总有不测风云。顺便再问您一句……”

“什么事?”阿尔贝看到博尚欲言又止,于是问道。

“您是否依然打算娶唐格拉小姐为妻?

“现在这个时候,您怎么会问我这样一个问题,博尚?

“因为我觉得,这门婚事是匹配良缘还是最后以悔婚告终,是同我们现在谈的事密切相联。”

“什么?”阿尔贝说道,额头顿时涨得通红,“您认为唐格拉先生……”

“我只是问问您的婚事现在进展如何。算了吧,我没有别的意思,您不要胡思乱想,对我的话不要想得太多了。”

“不会的,”阿尔贝说道,“婚约已经撕毁了。”

“好。”博尚说道。他看到阿尔贝又郁郁不乐起来,于是接着说,“呃,阿尔贝,如果您还信得过我,我们一块儿出去走走,坐轻便马车或者骑马到树林里转一圈,您就可以散散心,然后我们找个地方一起用午餐,吃完饭您忙您的事,我办我的事。”

“好的。”阿尔贝说,“不过我们步行吧,我觉得稍稍累一点对我反而有好处。”

“同意。”博尚说道。

两位朋友步行出了府邸,沿着林阴大道一直走到马德莱娜广场。

“呃,”博尚说道,“既然我们已经走到这儿,顺路去拜访一下基督山先生,他可以帮您散散心,他不追根问底,但很会让人振作起来。我认为,不追根问底的人最能安慰别人。”

“好的,”阿尔贝说道,“我们去找他吧,我是很喜欢他的。”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