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八十二章 窃贼(二)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15

“那当然,这绝对错不了,因为伯爵给他找了一个假爹,每个月给他4000法郎,伯爵还立遗嘱遗赠给他50万法郎。”

“啊!!”假长老说道,他开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这年轻人现在用什么名字?

“安德拉·卡瓦勒康蒂。”

“这么说,我的朋友基督山伯爵在他寓所招待的是这年轻人?唐格拉小姐要嫁的是这年轻人?

“一点不错。”

“您明明知道他的身世,了解他的劣迹,你为什么躲一边不说,您这混蛋?

“我的同伴正要飞黄腾达,您却要我去阻拦,这是为什么?”卡德罗斯说道。

“倒也是,这种事用不着您去告诉唐格拉先生,该由我去说。”

“您可不能说,长老先生!

“为什么?

“因为您一说,我们就没有面包吃了。”

“您以为,为了让你们这些无耻之徒留口面包吃,我就得纵容你们行诈,与你们同流合污一起犯罪吗?

“长老先生!”卡德罗斯说道,一边又往前挪了挪脚步。

“这些事我都得说清楚。”

“向谁说?

“向唐格拉先生说。”

“去你的吧!”卡德罗斯大喊一声,一边从背心里边拔出一把张着刀刃的小刀,对准伯爵的胸膛狠狠刺去,“你什么也说不了啦,长老!”但是卡德罗斯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刀不但没有扎进伯爵的胸膛,反而一下弹了回来,刀刃也卷了。这时伯爵用左手一把抓住凶手的手腕,用力一扭,凶手的五个手指顿时发直,小刀掉了下来,卡德罗斯疼得哇地喊了一声。但是伯爵不理卡德罗斯的喊叫,继续使劲扭那手腕,直到那盗贼手臂脱位,双膝跪下,最后趴倒在地板上。

伯爵一脚踩住盗贼的脑袋,说道:“我真不知为什么不一脚把你脑袋踩烂,你这恶棍!

“啊!饶命!”卡德罗斯喊道。

伯爵把脚松开。“起来!”他说道。

卡德罗斯爬起来。“天哪,您的腕力多大呀,长老先生!”卡德罗斯说,一边揉着他那只被铁钳一般的手扭肿了的胳膊,“天哪,多厉害的手腕子!

“少废话!上帝赐我力量,可以制服你这样的猛兽,我是以上帝的名义来行事的,你好好记住吧,狗东西,现在饶你一命,也是为了实现上帝的旨意。”

“喔!”卡德罗斯疼得只会哼哼了。

“拿好这支笔和这张纸,我说什么你就写什么。”

“我不会写字,长老先生。”

“你撒谎。拿好笔,写!

卡德罗斯慑于这种非凡的威势,乖乖坐下写道:

先生:您在府上款待,并以您女儿相许的那个人原本是苦役犯,他是和我一起从土伦苦役犯监狱逃出来的,他在狱中是59号,本人是58(按前文(第六十四章)所述,卡德罗斯应为106号。)。此人名叫贝内代多,但他从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所以他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姓名。

“签名!”伯爵接着说道。

“您这不是想让我完蛋吗?

“假如我真的想叫你完蛋,蠢货,我可以把你往最近的警察岗亭一送了事。再说,等人家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你大概没有什么再好害怕的了。你就签名吧。”

卡德罗斯签了名。

“现在写收信人地址和姓名:昂坦路银行家唐格拉男爵先生收。”

卡德罗斯写上地址和收信人姓名。长老拿起这封信,“好吧,”长老说,“现在你走吧。”

“从哪儿走?

“你从哪儿进来,就从哪儿出去。”

“您的意思是我从窗口爬出去吗?

“你本来就是爬窗进来的。”

“您是不是想暗算我,长老先生?

“蠢货,你要我暗算什么?

“干吗不开门放我走?

“把门房吵醒了有什么好处?

“长老先生,我就要您一句话,你不想要我命吧?

“上帝的旨意即为我的意愿。”

“可您得向我发誓,我从这儿下去的时候,您决不害我。”

“你这个人真是个昏头昏脑的窝囊废!

“您准备怎么处置我?

“我倒要问你呢,我本想让你过好日子,结果你却干了杀人的事!

“长老先生!”卡德罗斯说道,“给我一个最后的机会吧。”

“好吧。”伯爵说道,“听着,我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你知道不知道?

“我知道。”卡德罗斯说。

“假如你能平平安安地回到你住的地方……”

“除了您以外,我还有什么要提心吊胆的呢?

“假如你能平平安安地回到你住的地方,你就离开巴黎,离开法国,你不论到哪儿,只要你老老实实做人,我会派人送一小笔养老金给你的,因为假如你能平平安安地回到你住的地方,那么……”

“怎么呢?”卡德罗斯哆哆嗦嗦地问道。

“那么,我想上帝已经宽恕你了,这样我也会宽恕你的。”

“我是一个真诚的基督教徒,”卡德罗斯结结巴巴地说道,一边往后退去,“您可吓死我了。”

“行了,你走吧!”伯爵用手向卡德罗斯指了指窗口说道。

卡德罗斯对长老的话还只是半信半疑,他两腿跨过窗口,脚踩在梯子上,哆哆嗦嗦地停在那儿。

“现在你可以下去了。”长老在胸前交叉着双臂说道。

卡德罗斯这时才明白过来,在长老这一边他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于是开始往下踩梯子。这时伯爵举着一支蜡烛走到窗前,这样从香榭丽舍大街就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一个人正从窗口爬梯子下来,另外一个人在给他照亮。

“您这是干什么,长老先生?”卡德罗斯说,“万一有巡警经过……”说着,他把蜡烛吹灭,然后接着往下爬,当他脚踩到花园的泥地时,他才完全踏实下来。

基督山回到他的卧室,急速向外面扫了一眼,从花园一直看到大街。他首先看到卡德罗斯下了梯子以后,在花园里绕了一大圈,把梯子搬到围墙的顶头,这样他就可以从另外一个地方翻墙出去,不走进来的那个地方。伯爵的目光从花园移向大街的时候,他紧接着看到外面像是守候着的那个人急急忙忙顺着街跑,走到卡德罗斯正要翻墙出去的那个角落背后停下等着。

卡德罗斯慢慢爬上梯子,当他爬到最后几级的时候,把头探到墙顶上面,看看大街上有没有人。街上不见人影,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荣军院的大钟敲响了午夜一点钟。这时卡德罗斯两腿骑跨在围墙顶上,把梯子收到墙顶上,再翻过去靠在墙的外侧,然后爬上梯子准备下去,或者更确切地说,准备顺着梯子的两条帮滑溜下去。这时他的动作非常灵敏,看来干这种活对他来说真是轻车熟路。但是他顺着这斜靠着的梯子一往下滑落,自己就收不住了。他滑到一半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从黑影中蹿出来;当他脚正要着地的时候,又眼睁睁地看着那人举起手臂。他还没有来得及站稳自卫,那举起的手臂已狠狠地在他背上扎了一刀,他一下松手放开梯子,大声喊道:“救命呀!”他正喊着胁部又挨了一刀,他倒了下来,嘴里喊着:“杀人了!”最后,他正疼得在地上打滚,那对头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朝他胸口扎了第三刀。这一次卡德罗斯虽然竭力想喊叫,但他只哼哼了一声,于是他呻吟了起来,身上三处伤口汩汩地冒着三股鲜血。

凶手看到他已经喊不出声了,揪住头发提他的脑袋,卡德罗斯的眼已合上,嘴也歪向一边。凶手觉得他已断了气,于是撒手放开脑袋,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这时卡德罗斯觉得凶手已经走远,撑着臂肘抬起身子,竭尽全力用垂死的声音喊道:“抓凶手!我要死了,救救我呀!长老先生,救救我呀!

这凄惨的喊声划破黑黢黢的夜幕,暗梯的小门打开了,接着花园的小门也打开了,阿里和他的主人提着灯赶了过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