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八十一章 退休面包师的房间(三)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14

“别胡来,卡德罗斯!

“我可以装擦地板的找上门去。”

“那儿铺的全是地毯。”

“啊,可怜呀!我只好凭空想想就算了。”

“这样最好,听我的吧。”

“你至少得让我知道那儿究竟怎么样。”

“你要我怎么说呢?

“太容易了。这楼大不大?

“不大也不小。”

“屋里怎么布局的?

“天哪!给我拿墨水和纸,干脆画张图吧。”

“这些东西都有。”卡德罗斯急忙说道,然后他过去,从一张旧写字台上拿了一张白纸、一瓶墨水和一支笔。“给,”卡德罗斯接着道,“都给我画在这张纸上,我的儿。”

安德拉拿起笔画,嘴上挂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这楼,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一边是庭院一边是花园,是这样的,你看清楚了吗?”安德拉一边说一边画上花园、庭院和小楼。

“围墙很高吧?

“不高,最多是八九尺。”

“这就不谨慎了。”

“庭院里有盆栽橘子树,有草坪,有花坛。”

“有防盗陷阱吗?

“没有。”

“马厩呢?

“在铁栅门的西边,你看,这儿。”安德拉一边说,一边不停地画着。

“现在来看看那底层是什么样的。”卡德罗斯说。

“底层有餐厅,两间客厅,弹球房,前厅楼梯,还有一座又小又窄的暗梯。”

“窗户呢?

“窗户华丽极了,不但好看,而且十分宽敞,好家伙,真是这样,我想像你这样身材的人哪个窗格都能钻过去。”

“真是见鬼了,有了这样的窗户,还要那楼梯干吗?

“你懂个屁!要的就是阔气。”

“有百叶窗吧?

“对,有百叶窗,可是从来不用。这位基督山伯爵是个怪人,就是在夜里他都喜欢看天空。”

“仆人睡什么地方?

“啊,他们单住一幢房子。你看,进门右手有一个非常气派的车库,那是放梯子用的。呃,车库楼上是一整排的房间,仆人就睡那儿,仆人房间里都有铃,和正楼的房间保持联系。”

“活见鬼!还有铃!

“你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我说,安这些铃得花不少钱。我问你,安这些铃有什么用?

“原先有条狗,一到天黑就在院子里溜,可是后来这狗送到奥特伊那幢别墅里去了,你知道那地方,你不是去过那里的吗?

“对。”

“昨天我还对他说:‘您这样就不谨慎了,伯爵先生,因为您去奥特伊的时候,您的仆人也都跟着过去,这儿的房子就没有人了。’‘嗯!’他问我,‘那又会怎么样呢?’‘唉,这样下去,说不定哪一天人家会来偷您东西的。’”

“他怎么说?

“你想知道他是怎么说的吗?

“是呀!

“他说:‘好呀!他们爱偷不偷,关我什么事?’”

“安德拉,现在有种写字台是带机关的。”

“怎么带机关?

“真的,这机关能用铁罩把小偷逮住,还能奏小曲。人家跟我说过,最近那次博览会上有这东西。”

“他那张写字台没有什么名堂,就是桃心花木的,我看见那抽屉的钥匙总在桌上挂着。”

“没有人偷他东西吗?

“没有,侍候他的那些人都对他忠心耿耿。”

“那只写字台里,嗯,总会有现钱的吧?

“可能有吧……弄不清楚里边究竟有什么东西。”

“那么,这写字台在什么地方?

“在二楼。”

“你再给我画张二楼的图,小老弟,你不是已经给我画了底层了吗?

“这很容易。”于是安德拉又拿起笔画起来。“你看,二楼有候见室、客厅;客厅右手是藏书室和书房,客厅左手是卧室和盥洗室。那张珍贵的写字台就在这间盥洗室里。”

“盥洗室的窗只有一扇吧?

“两扇,这儿一扇,还有这儿一扇。”安德拉一边说一边在盥洗室的位置上标出两扇窗,从他画的图上看,盥洗室在角上,是正方形的,边上是长方形的卧室,比盥洗室大。

卡德罗斯似乎在琢磨什么事。“他常去奥特伊吗?”他问道。

“一星期去两三次,譬如说,明天他就会去那里住一天一夜。”

“你能肯定?

“他请我去那儿吃晚饭。”

“真是棒极了!这才叫过日子呢,”卡德罗斯说,“城里有幢房子,乡下有幢房子!

“这就叫有钱。”

“你去不去吃晚饭?

“大概会去的吧。”

“你去那儿吃晚饭,也就在那儿过夜了吧?

“看我高兴了,我在伯爵那儿就像在自己家里。”

卡德罗斯两眼望着安德拉,似乎想看透这年轻人心底里究竟打的什么主意。然而只见安德拉从衣袋掏出一只雪茄盒,打开盒取出一支哈瓦那雪茄,不慌不忙地把雪茄点上,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始吸起来。

“那五百法郎你什么时候要?”安德拉问卡德罗斯。

“你要是随身带着,现在就给吧。”

安德拉从口袋里摸出25个金路易。

“金币吗?”卡德罗斯说,“不,谢谢了!

“好呀!你都看不上眼吗?

“正相反我非常喜欢,但是我不想要。”

“兑换的时候你还有赚头呢,笨蛋,换一个金币可以赚5苏钱。”

“一点不错,不过换完钱人家就会盯住卡德罗斯这老家伙,然后一把抓住他,要他说清楚哪有用金币缴租的佃户人家。别糊涂了,小老弟,全部给银币算了,我就要普通的硬币,上面的头像随便哪个帝王都可以,5法郎一枚的硬币谁都能有的。”

“你可要知道,我不会随身带500法郎硬币的,要不我得请挑夫了。”

“好嘛,钱你先留着,你交给那门房好了,这门房可是个好人,我去拿吧。”

“今天吗?

“不,明天,今天我没有工夫。”

“呃,好吧。明天我去奥特伊的时候,顺便把钱留那儿。”

“你说话算数吗?

“绝对算数。”

“我是想,这女佣人可以先找起来,你知道吗?

“你就找吧,不过这该完事了吧。嗯?你不再来缠我了吧?

“不会了。”

这时,卡德罗斯脸色阴沉,安德拉不禁提心吊胆的,他就怕自己不得不看卡德罗斯这张脸变来变去,于是他装出一副格外高兴和轻松的样子。

“看你多开心,”卡德罗斯说道,“好像给你的遗产已经到手了!

“可惜还没有呢!不过,只要我拿到手……”

“怎么呢?

“怎么样?朋友是不会忘记的,现在我不想多说。”

“是呀,你这个人记性好,可不?

“怎么呢?我还以为你想敲我一笔呢。”

“我?嗨,你往哪儿想呢?我,正好相反,我倒想给你提个忠告。”

“什么忠告?

“把你手上戴的钻石戒指给我留下。你戴这玩意儿,是不是想让他们把我们俩都逮起来?你是想把我们两人都毁了,你怎么这样糊涂?

“怎么会呢?”安德拉问。

“怎么会!你穿了号衣,把自己打扮成仆人的样子,可你手上戴的戒指,那是四五千法郎的钻石戒子!

“哟,你估得还真准!你干吗不去做拍卖估价生意?

“估个钻石什么的,我还在行,我以前有过钻石。”

“我说,你就吹吧。”安德拉说道,卡德罗斯还真怕自己又一次敲诈把安德拉惹翻了,可是安德拉不但不气不恼,而且还是美不滋儿地把戒指摘了下来。

卡德罗斯接过戒指仔仔细细地察看起来,安德拉心里很清楚,卡德罗斯实际上是在看拿这钻石割玻璃的话,那棱角锋利不锋利。

“这钻石是假的。”卡德罗斯说。

“算了吧,”安德拉说道,“你又开玩笑了不是?

“噢!你别生气,可以试试嘛。”卡德罗斯说完就朝窗口走去,用钻石在玻璃上划了一下,只听得玻璃吱地响了一声,“真货!”卡德罗斯一边说,一边把戒指戴到他的小指上,“刚才我没有看清,可是这些卖假珠宝的家伙把假货做得真像,倒弄得真的珠宝店里的东西反而没有人敢偷了,又一个行当给弄得不景气了。”

“喂!”安德拉说道,“你有个完没有?你还有什么东西想向我要的?要不要我的上衣?要不要我的帽子?你也别不好意思,反正你是在要东西。”

“没有了,你这伙伴还真是不错,我就不留你了,我还要有什么痴心妄想的毛病,我就想办法自己给自己治吧。”

“不过你得留神,你怕兑换金币的时候出事,你去变卖这颗钻石可别出什么事。”

“这颗钻石我不会卖的,你就放心吧。”

“是呀,至少今明两天不要去卖。”安德拉心里想道。

“你这泼皮真是走运!”卡德罗斯说道,“你一回去,什么仆人呀,马呀,车呀,未婚妻呀,全都有了。”

“这就说对了。”安德拉说道。

“喂,哪一天你真的娶上我的朋友唐格拉的女儿,我希望你能送我一份厚礼。”

“我对你说过了。那是你自己在胡思乱想。”

“嫁资是多少?

“可你听我说……”

100?

安德拉耸了耸肩。

“就说是100万吧,”卡德罗斯说,“你能弄到的钱永远不及我盼你得到的钱多。”

“多谢了。”

“嗳!我这是真心诚意的。”卡德罗斯接着说道,一边嘻嘻笑着,“等一等,我送你出门。”

“不用了。”

“得送你。”

“那又何必呢?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