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八十一章 退休面包师的房间(二)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14

“真惨呀,你也看见了吧?”卡德罗斯说道,“我天天盼着月底。”

“唉!”安德拉决心看看他那位伙伴究竟怀了什么鬼主意,于是非常豁达地说道,“人的一生不就是在盼望中度过的吗?譬如说我,我不盼又能怎么着?所以说,我得有耐心才行,是不是?

“不错,不过你盼的不是那可怜巴巴的200法郎,而是五六千,或许有10000,甚至是12000,因为你这家伙可会耍鬼花样了,在那边的时候,你总是偷偷掖着几个子儿,老想瞒过你那穷朋友卡德罗斯,幸好这位卡德罗斯朋友的鼻子还是很灵的哩。”

“行了,你又开始东拉西扯,”安德拉说道,“是不是又要把过去的事翻出来讲个没完?不过,我问你,老这么耍嘴皮子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你才21岁,你当然可以把过去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可我是50岁的人了,过去的事我不能不念叨。算了,不谈这些了,还是说正事吧。”

“是嘛。”

“我的意思是说,我要是你……”

“怎么着?

“我就来他一手。”

“什么?你就来他一手?

“对了,我就要求预支六个月的钱,理由是想参加竞选,要买座庄园,然后拿了这六个月的预支就一走了之。”

“啊,啊,啊,”安德拉说,“这主意倒不坏,这或许还行!

“我亲爱的朋友,”卡德罗斯说道,“我做的饭你就吃好了,不过我的主意你也得听,你自己不用动手,也不用动脑子,怎么的也吃不了亏。”

“真不错!不过,”安德拉说道,“你既然出了这么一个点子,自己为什么不做呢?你为什么不预支半年,甚至一年的钱,然后上布鲁塞尔一躲了事呢?要这样,你就不用装什么退休面包师了,你可以装个因为经营不善,最后破产潦倒的人,这倒是很上算的。”

“可是,活见鬼了,我只有1200法郎,你就忍心让我乖乖躲一边?

“啊!卡德罗斯,”安德拉说,“你真是贪心不足!两个月前你还是个快要饿死的人呢。”

“胃口越吃越大,”卡德罗斯说道,这时他像嘻嘻发笑的猴子,又像咆哮的老虎,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所以,”他用跟他年龄不相称的那口又白又尖的大牙咬了一大口面包,接着说,“我想了一个办法。”

安德拉一听到卡德罗斯说什么办法,比听他说什么主意更是惶恐不安,因为主意不过是苗子,但是说到什么办法,那就该结子儿了。“我们来看看这办法怎么样,”他说道,“肯定是够味儿的!

“可不!我们用计离开那边那老兄管的地方,办法是谁想出来的??是我,给你直说了吧。这办法还真不赖,我觉得是这样,要不我们怎么在这儿呢?

“我没有说不好,”安德拉回答道,“有的时候你还真有两下子,不过说管说,我们还是来看看你的办法吧。”

“就是嘛。”卡德罗斯接着说,“你能不能自己不用掏一个子儿,却让我拿到1.5万法郎呢?不,1.5万法郎不够,我做个体面人,至少得有3万法郎吧?

“不可能,”安德拉淡淡回答说,“不行,我可办不到。”

“看样子你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卡德罗斯摆出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冷冰冰地说,“我说得很清楚,你不用掏一个子儿。”

“你是要我去偷,把我自己的事给毁了,然后我们俩的事绞一起,让他们再把我们押到那边去,是不是?

“嗨,我呢,”卡德罗斯说,“就是再把我抓起来,也就这样了。你知道,我这个人很怪,有的时候我还念着那些难友呢,我可不像你这样没有心肝,至死不肯再去看看他们!

这一次安德拉不只是打个寒颤而已,他的脸都变白了。“这样吧,卡德罗斯,废话不用说了。”他说道。

“不说了,你就放心吧,我的小贝内代多。不过,你得给我想个什么小小的名堂,让我弄到这3万法郎,你自己不必沾手,事情让我自己来办,其实就是这么回事。”

“那好吧!这想想吧,看有什么机会没有。”安德拉说。

“不过现在你得给我加到每个月500法郎,我朝思暮想的,总想雇个女佣人。”

“好吧!你要的500法郎给你,”安德拉说道,“不过,我可吃亏了,我可怜的卡德罗斯……你真是烦人……”

“嗨!”卡德罗斯说,“那钱柜里的钱取之不尽,你就捞呗。”

好像安德拉就等他的伙伴说上这么一句话,他眼里顿时闪出一道亮光,不过转瞬之间,那两眼又黯然无光了。“这倒是真的,”安德拉回答说道,“我的保护人对我真是好极了。”

“多可亲的保护人呀!”卡德罗斯说道,“这么说,他每月给你……”

5000法郎。”安德拉说。

“你有1000就得抽100给我,”卡德罗斯接着说,“说真的,这种好运也只有私生子才有。每月5000法郎,好家伙,这么多钱你怎么花?

“我的上帝呀,很快就花完,所以我跟你一样,也想自己有笔本金。”

“本金?对……我明白了,谁都希望有笔本金。”

“呃,我呢,以后会有的。”

“谁给你?是你的那位王爷吗?

“对了,是我的那位王爷,可惜我现在还得等着。”

“你有什么要等的呢?”卡德罗斯问道。

“等他死呗。”

“等你的王爷死?

“是的。”

“为什么?

“因为他立遗嘱给我财产了。”

“真的?

“我可以凭名誉发誓!

“给多少?

50!

“就这么一些?真不算多。”

“我说的是实话。”

“算了吧,这不可能。”

“卡德罗斯,你是我朋友不是?

“怎么这样问?我们是生死之交。”

“那好,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说吧。”

“那你听着。”

“嗨,真是的!我决不多嘴多舌。”

“那好!我觉得……”安德拉停住口。朝四下望了一眼。

“你觉得什么?不用害怕,真是的!这儿就我们两个人。”

“我觉得我找到我爹了。”

“真的爹?

“真的。”

“不是老卡瓦勒康蒂吧?

“不是,他来了一下又走了。像你说的,这是真的爹吗……”

“这爹是……”

“喔!卡德罗斯,他就是基督山伯爵。”

“嘿!

“真的,你可知道,这都是明摆着的事。看那样子,他不好公开认我,但他让卡瓦勒康蒂先生来认我,为这事还给卡瓦勒康蒂先生5万法郎。”

“做你爹可拿5万法郎!给我半价,2万,1.5万,我都会答应干!你怎么没有想起我,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当初我能知道吗?我们俩还在那边的时候,这事就安排定当了。”

“啊,这倒是真的。你说他立遗嘱……”

“他遗赠给我50万里弗。”

“你能肯定吗?

“他给我看过,而且还有别的呢。”

“就像我刚才说的,遗嘱还有追加的内容。”

“可能吧。”

“追加了什么内容?

“他认我这儿子了。”

“喔!多好的老子,多棒的老子,真是妙不可言的老子!”卡德罗斯说道,一边把一只空盘子往上一抛,接着用双手接住。

“怎么样?你还说我瞒你什么吗?

“不说了,你信任我,我也就器重你。你那做王爷的爹一定很有钱,简直就是金玉满堂了吧?

“我想是的,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财产。”

“哪能呢?

“怎么不可能?我亲眼看见的,我什么时候都可以上他那儿去。前几天银行的一个伙计给他送去5万法郎,那装钱的包就跟你的餐巾那大,昨天一个银行家给他送去10万法郎的金币。”

卡德罗斯都听傻了,他觉得这年轻人的话声清脆响亮,就像金属发出的响声一样,他又似乎听到许多金路易滚动时发出的一阵阵哗啦啦的响声。“你能进那房子?”他傻乎乎地喊着问道。

“什么时候都能进。”

卡德罗斯沉思了一会儿,显而易见,他脑瓜子里正在转什么秘而不宣的念头。突然他猛地大声喊道:“我真想去看看!那儿一定非常漂亮!

“一点不错,”安德拉说,“富丽堂皇极了!

“他不是住香榭丽舍大街吗?

“是的,住30号。”

“啊!”卡德罗斯说,“住30?

“对,是一幢孤零零的小楼,前面是庭院,后面是花园,你一看就知道了。”

“我会认出来的,不过我想看的不是这房子的外表,而是里边怎么样。那些华丽的家具,嗯,里边一定少不了吧?

“你去杜伊勒利宫看过没有?

“没有。”

“啊,比那还漂亮。”

“你说,安德拉,什么时候等这善良的基督山掉个钱包下来,我们哈腰来捡捡该多美呀!

“喔,我的上帝!用不着等这种时候,”安德拉说道,“这屋里的钱,就像果园里的水果,到处都是。”

“喔,哪一天你得带我进去转转。”

“怎么可能呢?凭什么带你去呢?

“你说得对,可你已经勾得我直流口水,我无论如何得去看看,我得想个办法。”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