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七十八章 艾奥尼纳简讯(三)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14

“是的,从艾奥尼纳发来的。您好像真的不知道我来出于什么原因?

“凭我的名誉发誓……巴蒂斯坦,把昨天的报纸拿来!”博尚高声喊道。

“没有必要,我把我的那一份给您带来了。”

博尚嘟嘟哝哝地念了起来:“艾奥尼纳简讯……”

“您也清楚,事情非常严重。”博尚读完后阿尔贝说。

“这么说,那位军官是您的亲人吧?”博尚问道。

“是的。”阿尔贝涨红了脸说。

“呃,您说我该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呢?”博尚非常和气地说道。

“我的想法是,我亲爱的博尚,您把这条消息收回。”

博尚极为认真地望着阿尔贝,他这样认真正是说明了他对阿尔贝是多么关心。“嗯,”他说道,“这种事情,我们还得好好谈一谈,因为收回一条消息一向是件严肃的事。您先坐下,我把这三四行的东西再看一遍。”

阿尔贝坐了下来,博尚则把遭到他的朋友责难的那几行字又看了一遍,而且看得比第一次更仔细。

“呃,您自己看吧,”阿尔贝说,语气不但坚定,而且简直不讲情面,“有人借贵报对我家的一个人赤口毒舌,我要求收回这条消息。”

“您……您要求……”

“对,我要求!

“请允许我提醒您一句话,您可不是议员,我亲爱的子爵。”

“我决无当议员的意思,”阿尔贝站起身反驳说道,“我只是要求您收回昨天刊出的一条消息,而且您必须收回。您也算是我的朋友,”阿尔贝看到博尚傲慢地昂起头,于是抿紧嘴唇接着说道,“您也算是我的朋友,既是朋友,您就多少知道我的为人,但愿您能懂得,在这种问题上我决不会半途而废。”

“如果我是您的朋友,莫瑟夫,像您刚才这样的话最终会让我忘掉我们曾经是朋友……不过,您看,我们都不要发火,至少还不至于要发火吧……您感到不安,很生气,也很恼火……呃,这位叫费尔南的人是您什么亲人?

“他是我的父亲,不是别的什么人。”阿尔贝说,“就是费尔南·蒙德戈先生,就是莫瑟夫伯爵,一位南征北战的老军人,现在却有人从小泥沟里捞出污泥要把他身上所有的高尚的伤痕抹黑。”

“原来是令尊?”博尚说道,“那又是一回事了。您如此气愤我能理解,我亲爱的阿尔贝……我们再念一遍吧……”于是他逐字逐句把那段消息又仔仔细细读了一遍。“可是,”博尚问道,“您从什么地方看出报上的费尔南就是令尊?

“报上没有说,这我很清楚,不过别的人照样会看出来的,为此我要求这条消息应予更正。”

一听到阿尔贝说“我要求”,博尚抬起眼看了莫瑟夫一下,接着立即把眼睛垂下,然后沉思了片刻。

“您会更正这条消息的,是不是,博尚?”莫瑟夫又说了一遍,他虽然强压着,但心中的怒火却是有增无减。

“是的。”博尚说。

“太好了!”阿尔贝说。

“但必须等我弄清这条消息确实有误以后。”

“什么?

“是的,此事有必要给予澄清,我也一定能澄清。”

“可是这件事哪些地方您认为要澄清的呢,先生?”阿尔贝勃然变色说道,“假如您不认为这是家父,请马上声明;假如您认为这就是家父,请告诉我,您据此看法有何根据?

博尚望着阿尔贝,微微笑了起来。这一笑倒是把他心态上的细微变化亮了出来,也只有他才会有这样的微笑。“先生,”他接着说,“因为您是一位先生,如果说您来只是为了跟我讲理,那么早就应该把话说明,何必跟我侈谈什么友谊和别的废话,我已经耐着性子足足听了半个钟头了。是不是我们就应该去决斗了,嗯?

“是的,如果您不收回这卑鄙的诽谤!

“稍安勿躁!请不要威胁,费尔南·蒙德戈先生,莫瑟夫子爵,我不容我的敌人威胁我,更不容我的朋友威胁我。关于费尔南上校的那则新闻,我以我的名誉发誓,本人根本没有插手,难道您一定要我出来更正吗?

“是的,我要求您更正!”阿尔贝说,他已经开始失去理智。

“不然,我们非得决斗不可吗?”博尚依然平心静气地问道。

“是的!”阿尔贝提高了嗓门说。

“那好,”博尚说,“我回答您吧,亲爱的先生,这条消息不是我编发的,我也不知道有这消息。但是,由于您的纠缠,您自己引起我对这条消息的注意,现在我对此给予高度重视。目前这条消息维持原样,以后是更正还是证实,应由权威人士决定。”

“先生,”阿尔贝站起身说道,“我将荣幸地请我的证人来找您,您可以同他们商量决斗的地点以及使用什么武器。”

“很好,我亲爱的先生。”

“那么最好今天傍晚,至迟明天,我们就应该交锋。”

“不,不,我什么时候去决斗,得根据需要而定。我认为——我有权决定时间,因为我是接受挑衅的一方,所以说,我认为现在还不到动手交锋的时候。我知道您的剑术很好,我的剑术也过得去。我知道您打六枪,能有三枪打中靶心,我的枪法跟您不相上下。我知道我们两个决斗必然是两虎相争,因为您很勇敢,而我……我也一样。所以我不想冒这个危险,无缘无故地把您杀死,或者被您杀死。现在该轮到我来问您一个问题,您必须回答。关于这条消息,我已经向您说了,现在再向您说一遍,并且以我的名誉向您发誓,原先我一无所知,我还要向您说明,除了像您这样的雅弗《圣经》人物,为挪亚第三子,《圣经》所说的洪水以后的人类先祖。以外,谁也不可能猜想到简讯中说的费尔南就是莫瑟夫伯爵。尽管如此,您是不是坚持要求我收回这条消息。而且如果我不收回,您就不惜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吗?

“我的要求坚持不变。”

“好,我亲爱的先生,我同意与您决一死活,但我要求等三个星期。三星期后您再来找我,我或者对您说:‘是的,消息有误,我予以撤回。’或者对您说:‘是的,消息确凿无误。’那时我一定按您的挑选,或者从剑鞘拔剑,或者从枪匣掏出手枪。”

“三个星期!”阿尔贝喊道,“三个星期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包羞忍耻的三个世纪!

“如果您还是我的朋友,我就会对您说:‘耐心等一等吧,朋友。’如果您自愿与我为敌,我则对您说:‘这与本人有什么关系,先生?’”

“很好,就三个星期吧。”莫瑟夫说道,“但是请记住,三个星期一过,您不得拖延,也不得借口逃避……”

“阿尔贝·莫瑟夫先生,”博尚也站了起来说道,“我要把您从窗口摔出去,也只能三个星期之后,也就是24天以后(当时法国人的习惯,一星期以八天计。),在此期间您无权攻击我。今天是829日,我们规定的时间应该是921日。在此之间,请听我一言,我给您一个体面的忠告吧,我们不可像两条分开拴着的狗对着狂吠。”

说完这几句话,博尚板着脸朝阿尔贝一鞠躬,扭头走进他的排字车间,阿尔贝则拿一堆报纸撒气,接二连三地使劲挥起他的手杖,把报纸打得满屋乱飞,然后才走开,但又两三次转过头朝排字车间望了望。他憋着一肚子火,把那些无辜的报纸打了个稀巴烂,这才上马车狠抽他的辕马。经过林阴大道的时候,阿尔贝看见摩莱尔正从一家中国澡堂前走过,只见他昂着头,瞪着眼,两臂轻松自在地前后摆着,从圣马丁门那边过来,朝马德莱娜广场方向走去。“啊!”阿尔贝叹了一口气说,“走运的人还是有的。”

不期然而然,阿尔贝这一次倒是猜对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