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六十章 五夫妇间的一幕(一)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11

三位年轻人在路易十五广场分手,也就是说摩莱尔走林阴大道,夏托—勒诺上了革命桥,而德布雷则顺着沿河马路走。摩莱尔和夏托—勒诺十有八九直接回到他们的宅舍——直至今日,议院中漂亮的演说和黎塞留街大剧院上演的精心编写的剧本还爱用这个词。至于德布雷,那就不是这样了。他到了卢浮宫的狭廊后就向左拐,策马疾驰横越骑兵竞技场,穿过圣雷罗克街,最后从米肖迪埃尔街蹿出,来到唐格拉先生府邸门前。唐格拉男爵夫人坐维尔福先生的敞篷四轮马车,先去圣奥诺雷送维尔福夫妇回,所以男爵夫人刚好与德布雷同时到府邸门前。德布雷像是男爵府的常客,自己先进了庭院,把马僵绳甩给仆人,然后转身出来接唐格拉夫人。他伸过手臂,挽着男爵夫人去内屋。大门关上后,庭院里只是男爵夫人和德布雷两个人。

“你怎么啦,埃尔米娜?”德布雷说,“伯爵讲的故事简直就是离奇怪诞的神话,您怎么会如此惊愕失色?

“今天晚上我精神本来就不太好,我的朋友。”男爵夫人回答说道。

“不对吧,埃尔米娜,”德布雷说道,“您这话可蒙不了我,正好相反,您刚到伯爵别墅的时候兴致非常好。唐格拉先生的样子是有点不招人喜欢,这是真的,但我知道您会对付他那脾气。一定有人惹您不高兴了,跟我说说吧。您是清楚的,我决不允许人家对您出言不逊。”

“您弄错了,吕西安。我请您放心,”唐格拉夫人接着说道,“事情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至于他那坏脾气,您也看到了,而且我觉得犯不着跟您说。”

显然,唐格拉夫人心里有什么烦恼,而女人这样郁郁不乐的时候,往往连她们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如此怅惘。也可能正如德布雷猜想的那样,她因为某种一直藏在心里不愿向人透露的什么事而触景生情了。德布雷一向懂得,一时为什么事而气晕了头是女人生活中的常事,于是也就不再多问,想等以后有合适时机再来问她也不迟,也有可能她自己会主动说出来。男爵夫人来到她卧室门口时,正好遇上科尔内莉小姐。科尔内莉小姐是男爵夫人的心腹侍女。

“我女儿在做什么?”唐格拉夫人问道。

“她练了一个晚上的琴,”科尔内莉小姐回答说,“后来她上床睡了。”

“可我好像听到她弹钢琴的声音。”

“小姐已经上床,现在是路易丝·阿米利小姐在弹琴。”

“嗯,”唐格拉夫人说,“过来给我卸装吧。”

三人都进了卧室。德布雷斜躺在一张长沙发上,唐格拉夫人和科尔内莉小姐一起进了盥洗室。

“我亲爱的吕西安先生,”唐格拉夫人透过盥洗室的门说道,“您不总是抱怨欧仁妮小姐不肯赏脸跟您说话吗?

“夫人,”吕西安说道,一面抚弄着男爵夫人的那条小狗,这狗知道他是家里的座上客,所以总是摇头摆尾过来讨他喜欢,“不只是我一个人说这种抱怨的话,我好像在那天还听到莫瑟夫向您抱怨,说他简直没有办法从他未婚妻嘴里引出一个字来。”

“一点不错,”唐格拉夫人说,“不过我想,过不久哪一天早上情况就变了,您会看到欧仁妮走进您的办公室。”

“我的办公室?

“我是说大臣的办公室。”

“去干什么?

“请您帮她弄一张歌剧院的聘书!说真的,我还没有见过有谁对音乐会迷到这个程度,上流社会的人这样就不免不伦不类了。”

德布雷微微一笑。“好吧!”他说道:“只要男爵和您都同意,让她去吧,我们一定会给她弄到聘书的。我们很穷,像她这样才华出众的艺术家,我们不见得付得起这份酬金,不过我们一定设法按她的才华给予聘用。”

“您可以走了,科尔内莉,”唐格拉夫人说,“我这儿没有什么事了。”

科尔内莉走了出去,又过了一会儿,唐格拉夫人穿了一身迷人的寝衣从盥洗室出来,在吕西安旁边坐下。接着她一边沉思,一边抚摸起她那条西班牙长毛犬。吕西安默默无语地朝她望了一会儿。“好了,埃尔米娜,”他终于开口说道,“请坦率地回答我,有什么事让你不高兴了,是不是?

“没有。”男爵夫人说。可是她又感到发闷,于是站起身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过去照镜子。“今天晚上我有点吓人。”她说。

德布雷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正想为她这句话去安慰一下,这时房门突然打开。唐格拉先生就站在门口,德布雷又坐了下来。唐格拉夫人听到开门声便转过身,两眼望着她丈夫,她满脸惊愕,也顾不上去掩饰了。

“晚安,夫人,”银行家说,“晚安,德布雷先生。”

男爵夫人可能以为这样突然闯进来会有什么话要说,可能是男爵觉得白天脱口冒出的话太尖刻,现在想来弥补一下。她于是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不去答理她丈夫,而只是朝她朋友转过身去。“请您念点什么东西给我听,德布雷先生。”她说道。

唐格拉刚进来的时候,德布雷稍微有点不安,但很快像男爵夫人一样镇静下来,于是伸手拿起一本书,书中间夹了一把螺钿嵌金的裁纸刀。

“请原谅,”银行家说道,“这么晚还读书,男爵夫人,您一会就会感到疲倦的,现在已经11点钟了,德布雷先生又住得很远。”

德布雷一下目瞪口呆地愣住了,使他惊诧的倒不是唐格拉的口吻这一次居然这样平静有礼,而是透过这平静和礼貌,他看到了某种异乎寻常的决心,看来今天晚上唐格拉要同妻子唱对台戏了。男爵夫人也十分诧异,她不由得瞪了丈夫一眼,倒显示了她心中的惊惧,然后这时唐格拉的双眼却盯着报纸找今天公债的收盘价,要不他看到妻子的目光一定会深思一番的,结果那虚张声势的目光没有得到理会,也没有产生任何作用。

“吕西安先生,”男爵夫人说道,“我可告诉您,我没有丝毫睡意,今天晚上我有许多事情要告诉您,哪怕您是站着打瞌睡,这一夜您都得听我说话。”

“我听您的吩咐,夫人。”吕西安平静地说道。

“我亲爱的德布雷先生,”银行家接着说,“我请您不要跟自己过不去,通宵达旦地听唐格拉夫人的那些无稽之谈了,因为这些话您明天来听也未尝不可,但是今天晚上得由我来支配。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整个晚上我全包了,我要同内人就一些十分重要的事彻夜长谈。”

这一次话说得这样直截了当,又是这样干脆利落,吕西安和男爵夫人一下全都愣住了。两人相对望了一眼,似乎都在求助对方设法作出反击,但是一家之主的不可抗拒的权威胜利了,真正强有力的终究是丈夫。

“但无论如何不要以为我在赶您走,我亲爱的德布雷,”唐格拉接着说道,“不,绝对不是,出于某种意外的原因,我不得不今天晚上就同男爵夫人谈一谈,我极少有这样的做法,想必你不会就此记恨于我吧。”

德布雷喃喃说了几个字,然后一鞠躬转身出去,慌忙中像《阿达丽》法国剧作家拉辛(16391999)的剧作。一剧中的拿当一样,撞在了门框上。“真是不可思议,”他一出来就对自己说道,这时身后的房门也立即关上了,“我们觉得这些做丈夫的滑稽可笑,可他们真的要占我们上风,那又是何等容易!

吕西安走后,唐格拉在沙发上坐下,把那本打开的书合上,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架势,接着抚玩那条小狗。可是那狗对他不像对德布雷那样熟,想要咬他,于是他一把抓住狗脖子上的皮,朝房间那一边的一把长椅远远地扔了过去。抛在空中的畜生嗷地叫了一声,但一被摔到长椅上,就在一只靠垫后面蜷了起来。这样不寻常的待遇把它吓呆了,既不敢再出声,也不敢动弹。

“您可知道,先生,”男爵夫人镇静自若地说,“您确有长进,是吧?平常您不过是粗俗而已,今天晚上却是粗暴了。”

“那是因为今天晚上我的心情比往常更坏的缘故。”

埃尔米娜用极端蔑视的目光望了银行家一眼。平常情况下,这一眼望去一定会使傲慢的唐格拉暴跳如雷,但今天晚上他却好像没有怎么注意似的。“您情绪不好碍我什么事?”她说道,丈夫那副毫无表情的神态把她激怒了,“难道这种事也跟我有关吗?您情绪不好您自己憋着吧,要不带到您的办公室去,您的职员既然是花钱雇来的,您情绪不好冲他们发泄好了!

“不对,”唐格拉说道,“您出错主意了,夫人,我不会听您的。就像德姆蒂耶法国高级神职人员(17421829)。先生说的,我的那些办公室就是我的帕克托勒河(古代小亚细亚的一条河,传说河水中夹有薄金片。),我可不想把河水搅浑,也不想给这河弄出什么风浪来。我的职员都是诚实人,我的财产是他们给我赚的,但我付给他们的报酬,假如我拿这报酬同他们给我带来的比较一下,那是远远低于他们的贡献,所以我不会冲着他们发脾气。我发火要骂的那些人,是吃我的饭,用我的马不算,还要掏我银柜的那些家伙。”

“掏您银柜的人是谁?先生,我请您把话说清楚了。”

“噢,您放心吧!虽然我还在打哑谜,不过我不打算让您劳神花上很多时间去猜这个谜底的。”唐格拉接着说道,“掏我银柜的,就是在一个钟头的时间里从中抽走了50万法郎的那些人。”

“我不懂您的意思,先生。”男爵夫人说,一边竭力想掩饰自己话音中的激动和脸上泛起的红晕。

“正相反,您心里非常清楚,”唐格拉说道,“不过,假如您仍不肯认账,我可以告诉您,在西班牙公债券上我刚损失了70万法郎。”

“啊,岂有此理!”男爵夫人冷笑一声说,“这笔损失难道要我来替您负责吗?

“为什么不应该呢?

“您损失70万法郎是我的过错吗?

“反正不是我的错。”

“最后一次告诉您,先生,”男爵夫人尖刻地说道,”我早就对您说清楚了,决不要来跟我⑧率裁匆柜不银柜的,这种话在我父母家里还是在我前夫家里都没有听说过。”

“当然ⅲ您说的这句话我完全相信,”唐格拉说,“这两家谁都趁不了一个大子儿。”

“所以我在这两家的时候,始终没有学会银行的切口,到这里这些话一天到晚吵得我耳朵都疼了,一遍又一遍清点那一枚枚埃居的声音我一听就心烦,更不要说您这嗓门,比哪种声音都讨厌。”

“说实话,”唐格拉说,“这就怪了!我还一直以为您对我的经营非常感兴趣!

“我!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是谁告诉您的?

“是您自己。”

“啊!岂有此理!

“就是您。”

“我请您把话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啊,我的上帝!要说清楚也不难。2月份您主动跟我讲海地债券,说您梦见有条船进了勒阿弗尔港,又说什么根据这船带来的消息,大家原以为那公债还本付息是遥遥无期的事,但这一回真的快要兑现了。我知道您即使睡觉做梦,神志还清醒着呢,于是我差人暗地里把能找到的海地债券统统吃进,结果我赚了40万法郎,其中10万正经八百地交给了您。您拿这笔钱派了用场,您有您的考虑,那不关我的事。3月份一条铁路出让承筑权,投标的一共有三家公司,担保的条件又都一样。您跟我说了您的本能感觉。虽然您自称不懂投机生意,但我觉得您在某些事情上的本能是很强的。您告诉我说凭您的本能,您觉得承筑权会卖给那家南方公司的。我于是当下认购了这家公司的三分之二的股票。后来承筑权果然给了这家公司,这公司的股票跟您预料的一模一样,一下涨了三倍的价,我又赚了100万,其中25万当私房钱给了您。这25万法郎您又是怎么用的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先生?”男爵夫人喊道,她又急又恼,不由得浑身哆嗦了起来。

“耐心一点,夫人,我就要说到了。”

“很好。”

4月份您上大臣府邸吃饭,饭桌上讲了西班牙的问题,您听到了一段机密的话,说要撵走卡洛斯先生,于是我买了一部分西班牙债券。后来卡洛斯先生果然被撵走了,就在他重渡布达索阿河该河的12公里河段为法国和西班牙两国边界。的那一天,我赚到60万法郎。在这60万法郎中,您拿了5万埃居。这就是您的钱了,您也按您的心思派了用场,我不会来跟您算这个账的。但是,今年一年您拿到了50万里弗,这总是真的吧。”

“很好,后来呢,先生?

“啊,问得好,后来呢!好呀,正是后来事情就不好了。”

“你倒是真会说话……事实上……”

“我明人不说暗话,本人就是这样……后来,这后来的事也就是三天前的事嘛。三天前同德布雷先生谈什么政治,您觉得从他话里听出卡洛斯先生又回西班牙了,于是我把手上的西班牙债券都抛出去,消息一传开,市面上一片惊慌,我这债券哪是卖,简直就是白送。第二天又说那消息是假的,可这假消息害我赔了70万法郎。”

“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既然我赚的时候都分给您四分之一的钱,所以我赔的时候,您得给我四分之一的钱。70万法郎的四分之一,就是17.5万法郎。”

“您对我说这些话真是荒唐,我真不明白您怎么把德布雷先生的名字同这乱七八糟的事扯一起。”

“因为您万一手上没有我要的17.5万法郎,您可以向您的朋友们借,德布雷先生就是您的朋友。”

“呸!”男爵夫人喊道。

“喔,不要动容,不要叫嚷,也不要演戏,夫人,要不然您是逼我对您实话实说了:我已经看到德布雷先生对着您给他的50万里弗在一旁独自冷笑,他会觉得他找到了最精明的赌徒也不曾想到的赌法,他玩轮盘赌不下赌注就能赢,输了也不用他赔钱。”

男爵夫人真想发作了。“卑鄙!”她说道,“您敢不敢说,今天您敢这么骂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胡说些什么?

“我不说我知道,我也不说我不知道,我只是告诉您,四年来您已不是我的妻子,我也不是您的丈夫,可您看看我的行为究竟怎么样,您再看看我是不是前后言行一致。我们关系破裂前有一阵子,您说您想跟那个刚在意大利歌剧院走红的大名鼎鼎的男中音学音乐,而我也正好想跟那位在伦敦大出风头的舞星小姐学跳舞,为了您也为我自己,一共花去了我差不多10万法郎。看在家庭和睦的分上,我什么也没有说。花10万法郎让丈夫学会跳舞,妻子精通音乐也算不得贵。过不久,您对唱歌腻了,又冒出个念头,想跟一位大臣秘书学外交,我也让您学了。您心里明白,既然您自己掏钱包付这学费,这与我又有何牵扯?但是今天我明白过来了,您是在掏我的钱包,您这学费很有可能要我每月花上70万法郎。到此为止吧!夫人。事情总不能这样延续下去。这位外交官可以给您上课……但必须是免费的,这我可以容忍,要不,他休想再迈进我家门槛。听明白了吗,夫人?

“噢,这太过分了,先生!”埃尔米娜哽咽着喊道,“您现在岂止是无耻而已。”

“可是,”唐格拉说道,“我倒是高兴地看到,您也不过是如此而已,您心甘情愿遵循了这句老话:夫唱妇随。”

“您侮辱人!

“这话说对了,事情已经做了,那就到此为止,我们要冷静想想。我本人从不过问您的事,除非是为了您的好,您对我的事也应该这样。您不是说对我的银柜不感兴趣吗?很好,您的银柜您自己管,但是我的银柜用不着您来填,也用不着您来掏。再说,谁知道这一手是不是想害我猝不及防的政治手腕?是不是大臣看我是反对派而怒气攻心,看我深孚众望而嫉贤妒能,于是同德布雷先生串通一气,想让我破产?

“可能吗?

“太可能了。谁见过这种事……电报发来的消息是假的,这不可能,或者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先后两次电报的内容居然会截然不同!……实际上这是在存心坑我。”

“先生,”男爵夫人改用和缓的口气说道,“我觉得您不至于不知道,那个报务员已经被开除了,人家甚至还说要起诉他,逮捕令也下了,只是没等搜他的人到,他早已逃走躲了起来,所以才没有逮捕成。他这一跑,正好证明他不是犯傻胡来就是犯罪闹事……这一次是出了差错。”

“是呀,好一个差错,让那些蠢人喜眉笑眼,让大臣一夜没有睡好觉,让那些国务秘书涂掉了一张又一张的纸,但对我却是70万法郎的代价。”

“但是,先生,”埃尔米娜突然说道,“既然您认为这一切都出自德布雷先生之手,您为什么不直接对他说,却要来我这儿喋喋不休?您骂的是男人,为什么往女人身上撒气?

“我认得德布雷先生吗?”唐格拉说,“难道我想认识他吗?难道我想知道他的指点吗?难道我想听从他的指点吗?难道是我在赌吗?不,这一切都是您干的,怎么是我呢?

“可是,我认为您既然得了好处……”

唐格拉耸了耸肩。“说真的,这种女人全是蠢货,她们玩了一次,十次阴谋而又不引起巴黎全城人的注意,她们就自以为是什么天才了。但是不妨想一想,您以为您的不规行为对您的丈夫瞒住了,其实这不过是玩玩最简单的小把戏,您的那一套仅仅是非常蹩脚地模仿人家而已。您在社交界的女友有一半都玩这种把戏,只是做丈夫的大多数时候懒得睁眼看罢了。但是我可不一样,我看了,而且始终看着。差不多16年来,您可能瞒过我某种想法,但是您每一次尝试,每一次活动,每一次过失都瞒不住我。您以为自己非常机智,于是拍手称快,以为把我严严实实地蒙在鼓里了,但结果如何呢?结果是,由于我假装糊涂,所以从维尔福先生到德布雷先生,您的那些朋友没有一个不在我面前发抖的,没有一个不把我看成一家之主的。这也是我对您的唯一要求,而且,今天我在您面前说我如何如何,但是那些人中没有一个人敢在您面前像我这样说我如何如何。我允许您把我说成可憎可恨,但是我不准您奚落丑化我,尤为重要的是,我将不惜一切,绝对禁止您弄得我破产。”

维尔福这个名字说出来之前,男爵夫人还算沉着,但是一听到这名字,她的脸顿时变白,人好像被弹簧顶着似的,蹦地一下站了起来。她伸出双臂,似乎想要驱走什么幻觉,她又向丈夫逼近了三步,仿佛要从丈夫嘴里把这秘密追根究底刨出来。丈夫不见得知道这秘密,但是也有可能出于某种阴险的谋算——其实,唐格拉的谋算没有不阴险毒辣的,他不想把这秘密和盘托出。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