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安德拉•卡瓦勒康蒂(一)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10

基督山伯爵进了隔壁的客厅,也就是巴蒂斯坦刚才说的那个蓝色客厅。一个举止疏放,穿着潇洒的青年比伯爵稍稍早到一会儿,他是在半个钟头前由一辆双轮轻便出租马车送到寓所大门前的。巴蒂斯坦一下就认出他,这青年身材高大,金黄色头发,红棕色的胡子,眼睛黝黑,脸色红润,皮肤白里透亮,巴蒂斯坦一看就是他主人说的那个相貌特征。伯爵走进客厅的时候,青年正满不在乎地在一张沙发上躺着,漫不经心地用金头小手杖敲脚上的靴子玩。一看到伯爵,他急忙站了起来。“先生正是基督山伯爵?”他说道。

“是的,先生。”基督山回答道,“我想,本人有幸相见的正是安德拉·卡瓦勒康蒂子爵先生?

“安德拉·卡瓦勒康蒂子爵。”青年把爵号又说了一遍,一面随随便便地行了礼。

“你来见我应该有一封推荐信的?”基督山说道。

“我没有提这封信,因为我觉得信的署名太离奇了。”

“水手森巴,是不是?

“一点不错,因为我只知道《一千零一夜》里有水手森巴,还从来没有见过别的人也叫这个名……”

“喔,这是森巴的后代,我的一位朋友,他非常有钱。他是英国人,脾气非常古怪,简直像个疯子,真名叫威玛勋爵。”

“啊,现在我完全明白了,”安德拉说道,“那么一切都好极了。我见到的正是英国人,是在……是的,好极了!……伯爵先生,我愿听您吩咐。”

“承蒙告知,假若所言均为实情,”伯爵微笑着说,“还得烦劳您就您本人以及您府上的情况作一介绍。”

“当然可以,伯爵先生。”青年于是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看来他的记忆力极好,“正如您刚才所言,我是安德拉·卡瓦勒康蒂子爵,家父是巴尔托洛梅奥·卡瓦勒蒂少校,佛罗伦萨贵族名册所载的卡瓦勒康蒂家族后裔。我家尚为富裕,因为家父拥有50万的年金,但家门颇不幸。而我本人,先生,五六岁时被瞒心昧己的家庭教师拐走,使我同生身父亲失散已有15年之久。从我到了懂事年龄,可以自主以来,我一直在寻找生父,但总是毫无结果。最后是您的朋友森巴写信告诉我,家父在巴黎,要我来找您打听他的消息。”

“的确,先生,您对我说的这些事值得我们关心。”伯爵说道,一边带着一种不无伤感的满足望着青年的脸,只见那脸上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透着一种与叛逆天神相似的俊美,“您做得很对,应该完全按照我的朋友森巴说的办,因为您父亲果真在这儿,正想找您。”

伯爵来到客厅以后,两眼一直在端量这青年。青年目光从容不迫,说话泰然自若,倒也使伯爵感到佩服。但是,伯爵刚说完,“您父亲果真在这儿,正想找您”这么一句完全在情理之中的话,安德拉这年轻人却一下跳了起来,一边喊道:“我父亲!我父亲在这儿!

“当然是您的父亲,”基督山说道,“巴尔托洛梅奥·卡瓦勒康蒂上校。”

青年脸上的恐怖神情顿时消失,“啊,是的,一点不错,”他说道,“巴尔托洛梅奥·卡瓦勒康蒂上校。伯爵先生,您刚才说我那位亲爱的父亲是在这儿?

“是的,先生,我甚至还要告诉您,他刚才还和我在一起,向我讲了爱子失落的事,我听了非常感动。的确,他由此而产生的悲郁,惶惑以及企望可以写成凄婉动人的诗句。终于有一天他得到消息,说把他儿子拐走的那些人答应还人,或者是告诉他人在什么地方,但他必须先交一笔巨款。然而什么也不能阻拦这位慈祥的父亲,索要的钱送到了皮埃蒙特的边界,还送去一张护照,连去意大利的签证也办好了。我想,当时您正在法国南方吧?

“是的,先生,”安德拉局促不安地回答道,“是的,那时我正在法国南方。”

“不是有辆马车在尼斯等您的吗?

“是这么回事,先生。我坐这车从尼斯到了热那亚,从热那亚到了都灵,从都灵到了尚贝里,从尚贝里到了蓬德博瓦赞,最后从蓬德博瓦赞到了巴黎。”

“好极了,您父亲一路上直盼望着能见到您,他也是走这条路,所以给您定了这么一条路线。”

“可是,”安德拉说,“我亲爱的父亲即使遇上我,想他未必能认得我,从我们失散后,我多少总是有变化的。”

“噢,这是骨肉情义呀!”基督山说。

“啊,是的,这是真的,”青年接着说,“我竟没有往这骨肉情义上想。”

“现在只有一件事还让卡瓦勒康蒂侯爵心烦意乱,”基督山说道,“他不知道失散的这些年您是怎么过来的,害您的那些人是怎么待您的,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领会到您的出生,对您保持应有的敬重。另外,您在精神上受到的折磨要比受的皮肉之苦可怕千百倍,所以不知道您原先天赋优良的才能受到哪些不良影响,也不知道您自己觉得能不能在上流社会恢复并保持您自己应有的地位。”

“先生,”怅然若失的青年喃喃说道,“我希望不至于有什么风言风语……”

“我本人,我第一次听到说起您,那是我的朋友威玛说的,他是个慈善家。我知道,他刚找到您的时候,您的处境不尽如人意,不过我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没有问他什么,我不喜欢问东问西。既然他很同情您的不幸,您就是值得关心的。他对我说,他要帮您在上流社会恢复您失去的地位,他设法寻找您的父亲,他说一定能找到的。于是他好像真的去找了,也果然找到了。因为您父亲已经在这儿了。最后,威玛昨天通知我,说您要来,他还对您的财产向我嘱咐了几句。情况就是这样。我知道,我的朋友威玛性情古怪,但他为人可靠,而且富如金矿,所以他可以由着他的怪脾气随心所欲而不至于倾家荡产,我也就答应照他说的办。有个问题要问您,先生,请不必介意,您遭受不幸并非您本人所愿,所以丝毫不会影响我对您的敬重,只是我必须多少扶助您一下,所以我很想知道,凭您的财产和您的世家,您可以在上流社会做到金声玉振,但是您在遭受如此不幸之后,对这上流社会是否多少有点茫然?

“先生,”青年回答说道,乘着伯爵说话,他也慢慢镇静下来,“这一方面您完全可以放心,拐贼之所以把我从家父身边劫走,目的显然是日后以我为筹码向家父索要钱财,他们也确实这样做了。他们想到了,要从我身上拐取好处,必须保护好我自身的才华,而且只要可能,还应该增加我的才华,所以我受到了相当良好的教育。拐贼对待我同小亚细亚的做法有点相似,小亚细亚的奴隶主为了使奴隶在罗马奴隶市场上卖个好价钱,他们都把奴隶培养成文法教师,医生或哲学家。”基督山满意地微微一笑,看来他对安德拉·卡瓦勒康蒂原先并不曾抱有多大希望。“而且,”青年接着说,“如果说我在教育方面,或者更确切地说,在社交礼仪方面有什么缺陷,我想大家也会念及我幼年和少年时期所遭受的不幸,从而给予谅解。”

“很好!”基督山心不在焉地说道,“您可以按您自己的意思行事,子爵,因为您可以自己作主,而且这又都是您自己的事。但是,我可以发誓,对于这种种奇遇我决不会泄漏一个字,您的身世简直就是传奇故事,但是社交界爱听那些书皮都已发黄了的古老故事,一旦看到故事书的封皮是有血有肉的活装帧,即便像您这样生龙活虎,他们也都会莫名其妙地产生怀疑。这种困难我不禁要向您指明,子爵先生,您刚向某人讲述了您这感人肺腑的身世,整个社交界就沸沸扬扬传开了,而且传得面目全非。那时您只得像安托尼大仲马同名剧作的人物。那样了,但安托尼的时代多少是过时了。您或许会在引起好奇方面获得成功,然而并不是人人都喜欢做那众目注视的中心和众人说长道短的靶子,因为这会弄得您疲惫不堪。”

“我想您的话是对的,伯爵先生,”青年说,在基督山双目紧紧逼视下,他的脸色不禁渐渐变白,“这确实是很不妥当。”

“噢,不必把这事看得过于严重,”基督山说道,“因为我们很可能为了避免一个错误,却又在别的地方做出蠢事来。不,现在所要确定的,也只是行为方面的考虑而已。像您这样聪明的人,事情又都是为了您的好,这种考虑做起来也很容易。自己品行要端正,交友要体面,这就可以抵消您以往的经历可能带来的阴影。”显然,安德拉已是惴惴不安的了。“我当然会替您担保,”基督山接着说,“但是,在伦理道德上,即使是对我最好的朋友,我总是不轻信于人的,而且我决不要求别人轻信于我。所以,用句演员的话来说,我要扮演的角色是窜行了,有可能被人家喝倒彩,这样的话,就是多此一举了。”

“但是,伯爵先生,”安德拉壮着胆说,“我是威玛勋爵介绍过来见您的,看在他的面上……”

“是的,当然要考虑的,”基督山说道,“但是,威玛勋爵没有向我隐瞒,亲爱的安德拉先生,所以我不是不知道,您的青少年生活风风雨雨很不平静。呵,”伯爵看到安德拉晃了晃身,于是接着说:“我不要求您来作什么忏悔。再说,为了让您不求人,特意从卢卡请来您的父亲卡瓦勒康蒂侯爵先生。您马上可以见到他。他有点刻板,也有点拘谨。但这是穿制服的缘故,而且大家一旦知道他十八年来一直为奥地利服役,一切都会谅解的。一般来说,我们对奥地利人并不苛求。总之,我可以告诉您这是一位很是自命不凡的父亲。”

“啊,您使我放心了,先生。我同他失散了那么长时间,我一点也记不起他是什么样子。”

“而且,您知道,有巨大家产以后,许多事情也就一笔勾销了。”

“这么说我父亲真的非常有钱,先生?

“是位百万富翁……年收入是50万里弗。”

“那么,”青年焦急地问道,“我的处境一定是……很惬意的吧?

“属于最惬意的一类,我亲爱的先生。您在巴黎期间,他每年给您5万里弗。”

“这样的话,我留下不走了。”

“呃,以后的情况谁能保证得了,我亲爱的先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安德拉叹了一口气。“但是,”他说道,“只要我人在巴黎,也没有什么情况逼我非离开不可,您刚才说的那笔钱我是一定可以得到的吧?

“啊,那是一定的。”

“从我父亲手里拿吗?”安德拉不安地问道。

“是的,但由威玛勋爵作保,他应您父亲的要求,在唐格拉先生那儿开了一个信贷户头,每月可以支取5000法郎,唐格拉先生是巴黎最可靠的银行家之一。”

“我父亲打算在巴黎住很长时间吗?”安德拉焦急地问道。

“只小住几天,”基督山回答说道,“他有公务,假期只可能是两三个星期。”

“啊,我这位亲爱的父亲!”安德拉说,一听到马上走人这话,他显然感到非常高兴。

“所以,”基督山说,装出一副没有听出那言外之意的样子,“所以我决不想耽搁你们父子团圆的时刻,您是不是准备拥抱一下那位可敬的卡瓦勒康蒂先生?

“我想您不至于怀疑吧?

“那好,请到客厅去吧,我亲爱的朋友,您父亲正在那里等您。”

安德拉向伯爵深深一鞠躬,然后走进客厅。基督山两眼随着他,一直看到他走进客厅,然后按了一下一幅画框中的一个弹簧,画框向两边抻开,露出一条巧妙设计的小缝,可以一眼望到旁边的客厅。安德拉一进客厅就随手关上门,朝少校走去。少校听到渐渐走近的脚步声,于是站起来。

“啊,先生,亲爱的父亲,”安德拉说,声音说得很大,好让伯爵能透过关上的门听到,“真的是您吗?

“您好,我亲爱的儿子。”少校一本正经地说。

“失散多年之后,”安德拉说,两眼仍朝门这一边张望着,“现在得以团圆,多么幸运呀!

“是呀,长期骨肉分离。”

“我们不拥抱一下吗,先生?”安德拉说道。

“既然您愿意,当然可以了,我的儿子。”少校说。

于是两人像法兰西剧院舞台上的演员一样拥抱起来,也就是说只是脑袋往肩膀上凑了凑。

“我们就这样团圆了!”安德拉说。

“我们团圆了。”少校也说了一遍。

“以后永不分离了吗?

“还得分开。我想,我亲爱的儿子,您已把法国当成第二故乡了吧?

“那是因为,”青年说,“让我离开巴黎我会感到绝望的。”

“而我本人,您知道,离开卢卡我就活不下去,所以我想尽快回意大利。”

“但是您走之前,我非常亲爱的父亲,想必会把证明出生的证件都给我的吧。”

“肯定给的,就是为办这事我才特地赶来,我费尽周折才见到您,也好把证件给您,我们可不能再从头开始相互寻找了,这不就把我的风烛残年都搭进去了吗?

“那么证件呢?

“这就是。”

安德拉迫不及待一把抓过他父亲的结婚证书和他本人的洗礼证书,又急急忙忙把证件全都打开,这对于一个实打实的儿子来说,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又把两份证书看了一遍,看得又快又熟练,可见他看这些东西已是十分老练,而且也说明他对这事确实关心至极。他看完以后,额头顿时焕发出一种无法形容的喜乐神情,嘴上挂着古怪的微笑,两眼直望着少校。“啊,”他用一口纯正的托斯卡纳语说,“意大利是没有苦役的吧?

少校一下把身子绷直了。“为什么问这事?”他说。

“在意大利伪造这种证件不会受到制裁?在法国,我非常亲爱的父亲,只要有这样的一半,就足可把我们送到土伦干五年苦役。”

“是吗?”卢卡来客说,竭力装出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

“我亲爱的卡瓦勒康蒂先生,”安德拉一边拍拍少校的手臂一边说,“他们给了您多少钱请您来装我的老子?”少校正想说什么,安德拉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嘘!我可以给您一个样子看看,大家是不是可以信任。他们每年给我5万法郎让我当您的儿子,所以您该明白了吧,我决不会出来否认,说您不是我的老子。”少校焦急地向四周扫了一眼。“嗨,您放心好了,只有我们两个人,”安德拉又说,“而且我们说的是意大利语。”

“呃,我本人,”卢卡来客说,“他们给我5万法郎,一次付清。”

“卡瓦勒康蒂先生,”安德拉说,“您信童话故事吗?

“不,从前不相信,不过现在我应该相信。”

“您相信,有什么证据吗?

少校从他裤腰的钱袋中摸出一把金币。“您看吧,这都是摸得着看得见的。”

“您觉得我可以相信他们给我许的那些话吧?

“我觉得可以。”

“伯爵这个好人会说到做到的吧?

“每句话都会做到,但您要明白,要有这个好结果,我们得演好我们的戏。”

“怎么呢?……”

“我扮演慈祥的父亲……”

“我扮演孝顺的儿子。”

“因为是他们要您做我的后代……”

“他们是谁?

“天哪,我啥也不知道,反正是给您写信的那些人,您不是收到一封信吗?

“是呀。”

“谁写的?

“一个叫布佐尼的长老。”

“您不认得他吧?

“我从来没有见过。”

“信上说什么?

“您不会把我卖了?

“我保证不出卖您,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那好,您自己读吧。”于是少校递给青年一封信。

安德拉低声念道:

您家境贫苦,晚年也将一寒如此。您即便不想发财,至少不想仰人鼻息吧?您和科尔齐纳里女侯爵生有一子,5岁被人拐骗,从此与您失散。见信即去巴黎,上香榭丽舍大街30号基督山伯爵先生处认领您儿子。您儿子名叫安德拉·卡瓦勒康蒂。

本人一心成全您,为避免您有所生疑,随信附上:

一、2400托斯卡纳里弗息票一张,请到佛罗伦萨的戈齐先生处兑现;

二、致基督山伯爵的介绍信一封,信内说明本人已将4.8万法郎转入您账下。

请于526日晚7点整到达伯爵处。

布佐尼长老即字

“这就对了。”

“什么?这就对了?您这是什么意思?”少校问道。

“我是说,我收到一封差不多是一样的信。”

“您?

“是的,我。”

“布佐尼长老写的?

“不是他。”

“那是谁?

“一个英国人,什么威玛勋爵,自己取名叫水手森巴。”

“我不认识布佐尼长老,您也不见得认识那个英国人吧?

“您错了,我知道的事比您多。”

“您见过那人?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