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卡瓦勒康蒂少校(二)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10

卢卡来客擦了擦前额,“啊,真是的,”他说道,“原来是缺了不行的。”

“当然不行,很难说对您的婚姻是否正当,您孩子是否具有合法地位,这里会不会提出什么怀疑。”

“一点不错,”卢卡来客说道,“人家会有怀疑的。”

“那位青年可能会遇上麻烦。”

“那可倒霉透了。”

“真有什么好的亲事,他也只能眼睁睁错过。”

“那就太遗憾了。”

“您知道,法国办事认真,比不得意大利,找个神甫,对他说,‘我们相爱,请为我们证婚’,那是不够的。法国结婚要先到民政部门登记,要有能证明身分的证件。”

“那可坏了,我没有这些证件。”

“幸好我这儿都有。”基督山说道。

“您?

“是的。”

“您有这些证件?

“我有这些证件。”

“啊,太好了。”卢卡来客说,他看到由于缺少这些证件,自己来巴黎的目的已落空,因而非常担心,怕这一时的疏忽会不会给那4.8万里弗带来什么麻烦。“啊,太好了,真是运气呀。是的,”他接着说,“真是运气,因为我自己没有想到。”

“当然!我是相信的,考虑事情总会有所不周。不过还好,布佐尼长老已经替您想到了。”

“瞧这长老多好呀!

“他是个慎重的人。”

“一个可敬可佩的人,”卢卡来客说,“他把证件给您寄来了吗?

“都在这儿。”

卢卡来客紧紧握住双手,意思是说他感到十分钦佩。

“您和奥丽娃·科尔齐纳里是在蒙特卡蒂尼的圣保罗教堂结婚的,这是神甫的证明信。”

“确是这样,就是这封信。”少校惊愕地望着说。

“这是安德拉·卡瓦勒康蒂的洗礼证书,是由萨拉弗扎神甫开具的。”

“完全符合规定。”少校说。

“那好,请把证书收好,我留着没有用,您应该把证书给您儿子,不过他得妥善保存起来。”

“我想会保存好的!……万一他遗失了……”

“嗯!万一他遗失了?”基督山说。

“嗯!”卢卡来客说,“那只好写信去要,再弄一份来可得费一番周折。”

“的确很困难。”基督山说道。

“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卢卡来客回答说。

“我很高兴,您能体会到这些证件的价值。”

“就是说,我得把它们看成无价之宝。”

“那么,”基督山说道,“至于青年的母亲……”

“至于青年的母亲……”少校神色慌张,只是跟着说了一遍。

“至于科尔齐纳里女侯爵?

“我的上帝!”卢卡来客说道,一到这儿难题似乎都冒出来了,“还要她来吗?

“不用,先生,”基督山说,“况且,她不是已经……”

“对,对,”少校说,“她已经……”

“天夺其魄了?

“嗨,是这样。”卢卡来客急忙说道。

“这情况我是知道的,”基督山说道,“她是十年前过世的。”

“一想起她死,我至今还是凄然泪下,先生,”少校说道,一边从口袋掏出一块方格子手帕,抹了左眼又抹右眼。

“生死不由人,”基督山说道,“我们都会死的。现在您应知道,亲爱的卡瓦勒康蒂先生,在法国没有必要让人知道您和您儿子已失散15年。波希米亚人拐骗儿童这种故事在我们这儿是不流行的,其实您是把他送到某个省立学校去读书,现在您打算让他在巴黎社交界继续深造,所以您离开维亚雷吉奥意大利地名。来这里,当然您妻子去世后,您就一直住在维亚雷吉奥。说这么多就可以了。”

“是吗?

“当然!”

“那就是太好了。”

“要是有人打听到你们父子失散……”

“啊,是的,我说什么呢?

“有个家庭教师背信弃义,他被你们家族的敌人买通……”

“被科尔齐纳里家族买通?

“那当然……他就把孩子劫走,想让你们家族绝嗣。”

“这合乎情理,因为他是独生子。”

“好了,现在所有的事都定当了,您那些往事又重温了一遍,想必不会再让您感到茫然,所以您大概已经料想到,我还有安排,要让您吃一惊。”

“喜出望外吧?”卢卡来客问。

“啊,”基督山说道,“我没有看错,做父亲的眼和心都是骗不过的。”

“嘿!”少校说。

“可能有人嘴快,给您透了点风声,或者是您自己猜想到他已经在这儿。”

“谁在这儿?

“您的孩子,您的儿子,您的安德拉。”

“我已经猜到了,”卢卡来客说道,口气极为冷漠,“所以说,他就在这儿?

“就在此地,”基督山说,“刚才我的贴身跟班进来的时候告诉我,他已经来了。”

“啊,太好了!啊,太好了!”少校说,每喊一声就把他戴的那肋形胸饰紧一下。

“我亲爱的先生,”基督山说道,“我能理解您非常激动,您需要一点时间平静一下,对这盼望已久的父子重逢,我也得让那年轻人有所准备。我觉得,他跟您一样,也已是迫不及待的了。”

“我想是这样。”卡瓦勒康蒂说。

“很好!一刻钟后我们安排你们见面。”

“您领他来见我吗?您太好了,竟然劳您大驾,亲自来给我们介绍?

“不,我决没有跻身于父子之间的意思,你们单独相见,少校先生,您尽管放心吧,即便骨肉情义一时难以启齿,您也决不会弄错的。他由这扇门进来。小伙子很英俊,金黄色的头发,可能太黄了一点,说话很和气。您见到人就知道了。”

“顺便说一句,”少校说道,“您知道,我身上只带了那位好心的布佐尼长老转给我的2000法郎,钱我都花在路上了,所以……”

“所以您要钱用……太在理了,亲爱的卡瓦勒康蒂先生。给,这就算一笔款吧,81000法郎的票子。”少校的眼睛顿时像红宝石一般炯炯发光。“我还应该付您4万法郎。”基督山接着说。

“阁下要收据吗?”少校一面把钞票塞进礼服的内口袋,一面问。

“何必呢?”伯爵说。

“您可以从布佐尼长老的账上扣掉钱呀。”

“喔!您收到剩下的四万法郎时给一张总的收据就可以了,君子之间不必如此认真了吧。”

“啊,是的,对极了,”少校说,“君子之交吗。”

“现在最后再说一句,侯爵。”

“请说吧。”

“您会允许我进一言的吧,是不是?

“这是怎么说的!请赐教。”

“您身上的这件直领长礼服要能换下来,这并无不妥。”

“是吗!”少校说,一面颇为得意地看了看身上的衣服。

“是的,这种礼服在维亚雷吉奥还穿,确实很潇洒,不过在巴黎早已过时了。”

“这就麻烦了。”卢卡来客说。

“噢,假如您坚持要穿,可以在离开巴黎时再换上。”

“但我现在穿什么呢?

“您那几只箱子里有的是?越来越飘飘然的少校说道。

“那么现在,”基督山说,“您在情绪上已有了充分准备,不会过于激动,亲爱的卡瓦勒康蒂先生,请准备与您儿子安德拉团圆吧。”基督山说完便向扬扬自得,乐不可支的卢卡来客优雅地行了一个礼,然后绕过门帷消失不见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