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五十三章 魔鬼罗贝尔(一)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09

去歌剧院这样的托辞太好说出口了,何况这天晚上巴黎歌剧院确实有盛大演出。勒瓦瑟身体长期不适终于康复,今晚重登舞台扮演巴尔特朗。同往常一样,一演出名家大师的时行之作,巴黎出类拔萃的风流人物全都被吸引过来了。

莫瑟夫像大多数富家子弟一样,在剧院正厅前座有他自己的单人座位,而且他的熟人中至少有10个包厢,他可以上随便一个包厢找到座位,至于到纨绔子弟的包厢找个座位,对他来说则更不在话下了。莫瑟夫单人座位旁边是夏托—勒诺的单人座,博尚是记者,因此是剧场大厅之王,哪儿都有他的座位。这天晚上,吕西安·德布雷可以自由支配大臣的包厢,于是他把包厢让给莫瑟夫伯爵,但是,梅塞苔丝不想去,莫瑟夫伯爵又把包厢让给唐格拉,并且捎话给唐格拉,假如男爵夫人和小姐赏光去他让出来的包厢,晚上他有可能拜访她们。母女俩是绝对不会加以拒绝的,因为谁也不会像百万富翁那样,对不花钱的包厢心里不痒痒。但是,唐格拉声称,鉴于他的政治主张和他作反对派议员的身份,他不便去大臣的包厢。于是男爵夫人写信给吕西安,说她自己不可能一个人带着欧仁妮去歌剧院,请吕西安过来接她。的确是这样,如果只是两个女人坐在包厢里,大家一定会觉得不成体统,但是唐格拉小姐去歌剧院由她母亲以及她母亲的情人陪着,那倒是无可非议的了。处世总得要顾到世情民风。

同往常一样,大幕拉启时剧场几乎还是空空荡荡,这是我们巴黎上流社会的又一风气:上剧院应该在演出开始以后才到。所以第一幕演出的时候,到场的观众大多数不是看戏或听戏,而是在看正陆续到来的观众,而且,除了那开门关门声和嗡嗡一片的说话声以外,什么也听不到。

“哟!”阿尔贝看到第一排包厢门打开,顿时说道,“哟,格氏伯爵夫人……!

“格氏伯爵夫人是谁?”夏托—勒诺问。

“噢,男爵,居然问出这么一个不可原谅的问题,您问格氏伯爵夫人是谁,是不是?

“啊,果然是,”夏托—勒诺说,“不就是那位迷人的威尼斯夫人吗?

“一点不错。”

这时,格氏伯爵夫人看到了阿尔贝,然后微微一笑与阿尔贝相互招呼了一下。

“您认得她?”夏托—勒诺说。

“是的,”阿尔贝说,“在罗马的时候弗朗兹介绍我认识她的。”

“既然弗朗兹在罗马给您帮了忙,您能不能在巴黎也给我帮个忙呢?

“好的。”

“嘘!”观众喊道。

两位青年依然说他们的话,至于后排观众想不想听音乐,他们似乎根本不放在心上。

“她去看练兵场的赛马了。”夏托—勒诺说。

“今天吗?

“是的。”

“啊,对了,今天有赛马。您买彩票了吗?

“呵,小意思买了点,买了一张50金路易的。’

“哪匹马赢了?

“诺蒂吕斯,我押的就是这一匹。”

“可是一共赛三场,对吧?

“是的,今天有骑士俱乐部奖杯赛,是一只金杯,还发生了一件稀奇古怪的事。”

“什么事?

“嘘!别说话啦!”观众喊道。

“什么事?”阿尔贝又问一了遍。

“这场比赛得奖的马和骑手全场都不认得。”

“什么!

“噢,我的上帝,真是这么回事。开始谁也没有注意参赛的一匹叫旺帕的马和叫若普的骑手,只是看到突然窜出一匹非常漂亮的栗色马和拳头一般大的骑手。他们不得不在那骑手的口袋里塞了20斤的铅沙才够参赛重量,可他还是最先到终点,超过阿里埃尔和巴尔巴罗那两匹马三个马身。”

“始终没有弄清楚这马和骑手是哪一家的吗?

“没有。”

“您说这匹马参赛用的名字是……”

“旺帕。”

“那么,”阿尔贝说道,“我就比您抢先一步了,我知道这马是谁的。”

“请安静!”后排的观众第三次叫了起来。这一次抗议非常明显,两位青年终于察觉到观众是在说他们,于是他们转身向后面看了一会儿,想在人群众中找出是哪个人干出这种他们认为是无礼的事来。但是谁也没有再嚷,他们也就朝舞台转回身去。这时大臣包厢的门打开,唐格拉夫人,她女儿以及吕西安·德布雷进来入座。

“哈哈,”夏托—勒诺说,“您的熟人来了,子爵。见鬼,您朝右边看什么?人家正找您呢。”阿尔贝于是转过脸,目光果然与唐格拉男爵夫人的目光相遇。男爵夫人晃了一下她的扇子向阿尔贝打招呼,至于欧仁小姐,也算是打了招呼,因为她总算肯朝正厅前座的席位垂下她那双黑黑的大眼。“说真的,我亲爱的朋友,”夏托—勒诺说道,“我不明白,除了门第不配以外,不过我想你不会十分计较这一点,所以我说,我不明白,除了门第不配以外,你为什么看不上唐格拉小姐。真的,她长得很漂亮。”

“很漂亮,那是肯定的,”阿尔贝说道,“可是我不瞒您说,论到美,我喜欢某种更温柔,更甘甜,总之更女性化的东西。”

“你们这些年轻人从不知足,”夏托—勒诺说,他凭着自己是30岁,在莫瑟夫面前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怎么回事,我亲爱的朋友,给您找的未婚妻长得活脱是个狩猎狄安娜(罗马神话中的月神。),您却不满意。”

“嘿,可不是吗!我喜欢米洛米洛为希腊一岛屿,曾发现维纳斯像。或卡普纳斯一类的,至于这位狩猎狄安娜,她总与她那些山林水泽的仙女在一起,我可忐忑不安,真怕她把我当成阿泰翁。古希腊神话中的猎人,因撞见沐浴中的女神阿泰米斯,被激怒了的阿泰米斯变为一只鹿,最后被自己的猎犬吞食。”

的确,只要朝那姑娘望上一眼,就可以明白阿尔贝的感慨不无道理。唐格拉小姐是很美,但是美得有点刚烈。乌油油的头发很好看,但是从天生的波纹中可看到某种不服梳理的倔强。她的眼珠跟头发一样乌亮,睫毛挺秀,唯一的缺陷是有时双眉颦蹙,两眼显得刚毅有余,在女性的目光中看到这样的神情不免令人惊诧。她鼻子的大小和比例正好符合雕塑家雕塑朱农古罗马神话中主神朱庇特的妻子,妇女的保护神。的要求,只是嘴偏大了一些,美丽的牙齿更使嘴唇比较显眼,而且嫣红的嘴唇本来就在苍白的脸上显得非常特出。此外,嘴角上有一块黑记,比大自然一般恣意留下的黑记大,便使这副容貌充满烈性,让莫瑟夫望而生畏。而且,欧仁妮全身上下都同我们刚描绘过的脸容相一致,夏托—勒诺说得对,这是一位狩猎狄安娜,俏丽之中却又带有某种更刚烈,比较具有男子气质的东西。

至于她所接受的教育,如果说有什么可以非难的,那就是同她相貌中的某些方面一样,多少有点男性化了。她能说两三国语言,擅长绘画,也会作诗和作曲,她特别喜欢音乐,而且还在刻苦学习。她念的寄宿学校的一位女同学陪着她一起学音乐,这是一个家庭贫寒的女孩子,但天分很好,据说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歌唱家。人家还说,一位大作曲家对这女孩子像父亲一样地关心,一直在培养她,希望她有一天可以凭自己的嗓子致富。路易丝·阿米利小姐,即那位才华横溢的女孩,很有可能在哪一天登台演出,所以唐格拉小姐虽然一直留她在家中作伴,但从不与她一起在公共场合露面。另外,路易丝在银行家府上不是真正的女友,终究是寄人篱下,但其地位要比一般的家庭女教师好。

唐格拉夫人刚走进包厢,大幕就落下了。幕间休息很长,足有半个钟头的时间可以在观众休息厅散步或者去会朋友和熟人,所以正厅前座这时几乎是空无一人了。莫瑟夫和夏托—勒诺属于最先离开的那批观众,唐格拉夫人起初还以为莫瑟夫这样匆匆忙忙是过来问候她,于是凑在女儿耳边上说阿尔贝马上就来,但是女儿只是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也就在这时候,仿佛刻意证明欧仁妮的怀疑是多么地有根据,莫瑟夫竟然在第一排的包厢,即格氏伯爵夫人的包厢中出现了。

“啊,是您,游客先生,”伯爵夫人说,一边像老熟人一样热情地伸过手来,“谢谢您还能认出我,尤其要感谢您首先过来看我。”

“您可以相信,夫人,”阿尔贝说,“要是我早知道您已在巴黎,知道您的地址,我决不会拖拉到这么晚。不过现在请允许我向您介绍夏托—勒诺男爵先生,他是我的朋友,一位少有的,尚留在法国的绅士,刚才我听他说,您去看练兵场的赛马了。”

夏托—勒诺鞠了一躬。

“啊,您去看赛马了,先生?”伯爵夫人急忙问道。

“是的,夫人。”

“啊,”格氏夫人又匆忙说,“您能告诉我,获得骑士俱乐部奖的那匹马是谁的?

“不知道,夫人,”夏托—勒诺说,“刚才我还在问阿尔贝。”

“您非常想吧,伯爵夫人?”阿尔贝问道。

“想什么?

“想知道那匹马的主人?

“想极啦,您可知道……不过这人是谁呢?您或许知道吧,子爵?

“夫人,您是不是想讲故事,您说,‘您可知道……’”

“喔!您可知道,那匹漂亮的栗色马和那个戴玫瑰红骑士帽的英俊小骑手,我第一眼望过去就喜欢极了,满心希望这马和骑手都能得胜,就好像是我把一半家产都押在他们身上了。所以,当我看到他们到达终点,领先别的骑手三个马身的时候,我高兴得疯了一般地鼓掌。您可知道,后来我又是多么惊奇,回房间的时候,竟然在楼梯上碰见那位戴玫瑰红帽的小骑手!我想,赛马冠军正好和我住一幢楼吧。我推开我的客厅门,一下就看到那只金杯,正是这不知来自何方的马和骑手得的奖杯,里面还留了一张条,上面写了这么几个字:‘格氏伯爵夫人惠存,罗思文勋爵敬赠’。”

“这就对了。”莫瑟夫说。

“什么?这就对了,您说的是什么事?

“我是说此人就是罗思文勋爵。”

“哪一个罗思文勋爵?

“我们的那一个,吸血鬼,阿根廷大剧院的那一位。”

“是吗!”伯爵夫人喊道,“那么,他也在这儿?

“一点不错。”

“您是不是已经见过他,接待过他,也拜访了他?

“他是我的亲密朋友,夏托—勒诺先生本人也有幸拜识过他。”

“您根据什么认为是他在赛马中赢了?

“他参赛的马用旺帕这个名字。”

“那又怎么呢?

“呵,难道您不记得把我绑走的那个大名鼎鼎的强盗叫什么名字了?

“啊,对了。”

“还有,不正是伯爵非常神奇地把我从这强盗手上营救了出来?

“是这样。”

“强盗就叫旺帕。所以,您看,这是他。”

“但他为什么把奖杯送给我?

“首先,伯爵夫人,因为我常常在他面前说起您,想必这是您意料中的事。其次,因为他看到这里有位夫人是他的同胞,他感到高兴,他也为这位同胞关心他而感到荣幸。”

“但愿您从不曾向他说起我是怎么胡说八道评论他。”

“喔,我可不敢保证,也难说他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才以罗思文勋爵的名义把奖杯送给您。”

“可是这太糟糕了,他会恨死我的。”

“他的做法像个敌人吗?

“不像,这我承认。”

“那就行了!

“这么说,他是在巴黎?

“是的。”

“他引起过什么样的轰动?

“呃”,阿尔贝说,“两个多星期都在讲他,不过后来因为英国女王加冕和马尔斯小姐钻石失窃,大家讲的只是这些话题了。”

“我亲爱的朋友,”夏托—勒诺说道,“看得出来,伯爵确实是您的朋友,您对他也够朋友。阿尔贝对您说的话不能信,伯爵夫人,恰恰相反,基督山伯爵在巴黎是独领风骚。一开始他先给唐格拉夫人送了两匹价值3万法郎的马,然后救了维尔福夫人一命,接着又在骑士俱乐部将的赛马中赢了,好像是这样吧。不管莫瑟夫说什么,我的看法正好相反,假如他还是这样离奇怪诞——不过看来这种事在他生活中却屡见不鲜,那么现在大家还会谈这位伯爵,甚至一个月以后大家议论的话题仍然只是他一人。”

“有这可能,”莫瑟夫说,“至于现在,你们看,俄罗斯大使的包厢让给谁啦?

“哪一个包厢?”伯爵夫人问。

“第一排柱子间的那一个,好像彻底翻新了一遍。”

“果真是,”夏托—勒诺说,“第一幕的时候有没有人?

“哪儿?

“那包厢。”

“没有,”伯爵夫人说道,“我没有看见有什么人,所以,”她又回到刚才的话题上说道,“您认为是您的那位基督山伯爵先生得了奖吗?

“我敢肯定是他。”

“给我送奖杯的也是他?

“当然是。”

“可是我不认识他,”伯爵夫人说,“我真想给他退回去。”

“呵,千万不能退,他会再送您一个,那可就是用什么蓝宝石雕的,或者什么红宝石刻的了。这是他的作风,您是没有办法的。既然这样了,就算了吧。”

这时第二幕开始的铃声响了,阿尔贝于是站起来准备回自己的座位。

“我还能见到你们吗?”伯爵夫人问道。

“下次幕间休息时,如果您允许,我再来了解一下您在巴黎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地方。”

“二位,”伯爵夫人说,“我住里优利街22号,每星期六晚上都在家会客。现在你们可是都通知到了。”

两位青年行完礼后便离开包厢。他们回到正厅,看到后排的观众都站了起来,所有的眼光都盯着正厅的一个地方。他们顺着大家的视线看去,最后目光停在俄罗斯大使原先包租的包厢上。一名身穿黑礼服,3540岁的男子刚走进包厢,跟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身穿东方服装的女子。那女子佳妙无双,衣服又是这样华丽,刚才我们已经说了,所有的目光顿时都汇集到她身上。

“啊,”阿尔贝说,“原来是基督山和他的希腊女子。”

进到那包厢的果真是伯爵和埃黛。不一会儿,姑娘成为不仅是后排观众,而且是整个正厅观众注目的对象,女士们纷纷从包厢探出身来,欣赏那大吊灯下面光彩熠熠,宛如白练飞流一般的一颗颗钻石。第二幕戏从头至尾只听得一片嗡嗡声,仿佛发生什么大事,聚了一大堆人乱哄哄一样,谁也想不到出来喊一嗓子叫大家安静。那女子年轻,俏丽,光彩炫目,这时在全场观众眼里已是比什么样的戏文都引人入胜。这一次唐格拉夫人虽然也只是示意,但已明确告诉阿尔贝,希望第二幕后的幕间休息时过去看她。阿尔贝是有修养的人,一看到有人正等着他,他就不忍心了,所以第二幕一结束,便匆匆忙忙上了舞台边的包厢。他鞠躬向母女两人致礼,然后伸手与德布雷握手,男爵夫人脸上挂着动人的微笑向他表示欢迎,欧仁妮却同平常一样,一副冷冰冰的神态。

“啊,我亲爱的朋友,”德布雷说道,“您看,我已是山穷水尽了,正叫您来帮我,把我换下来。夫人接二连三问了我许多关于伯爵的问题,要我告诉她伯爵是何方人氏,从何而来,将去何处。啊,我又不是卡里奥斯特罗(意大利医生(17431795),冒险家,奉行神秘学,因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项链案而受牵连。),只好想个脱身之计,于是我说:‘这些事还得问莫瑟夫,他对他的基督山了如指掌。’这样就给您打了个招呼。”

“简直难以置信,”男爵夫人说,“有着50万秘密经费可以动用的人,竟然如此孤陋寡闻。”

“夫人,”吕西安说,“您可以相信,假如我有五十万可以动用,我一定把钱用到别的地方,决不去打听基督山先生。我认为,此人别无见长,无非从印度发了大财回来,是个双料阔佬而已。不过,我已经请我的朋友莫瑟夫来回答,您就同他谈吧,此事我就不管了。”

“一个从印度回来的阔佬肯定不会送我一对价值三万法郎的马,外加马耳朵上的4颗钻石,每颗值5000法郎。”

“噢,钻石,”莫瑟夫笑着说道,“这是他的怪癖。我相信,他会像波将金俄罗斯政治家,陆军元帅(17391791)。一样,衣袋里总装着钻石,跟那个叫小拇指法国作家佩罗的同名童话故事的主人公。的孩子撒石子玩一样,走一路他把钻石撒一路。”

“他可能是找到什么金矿了。”唐格拉夫人说,“您知道,他在男爵的商行开了一个无限信贷的户头?

“不,我不知道,”阿尔贝回答道,“不过这是可能的。”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