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埃黛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09

读者都会记得,在梅莱街上住着基督山伯爵的新交,或者说得更确切些,这都是他的老熟人,他们是马克西米利安,朱丽和埃马纽埃尔。伯爵想到他马上要去愉快地访问他们,想到自己将要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又想到天堂的霞光将要照进他自愿投身进去的地狱,于是在他看到维尔福从他视线消失之后,脸上露出了最美丽动人的安详。阿里听到铃声立即赶来,看到伯爵脸上少有的喜气洋洋,不由得又蹑手蹑脚,屏息静气地退了出去,像是他觉得主人正沉浸在美好的沉思中,不该惊扰他的思绪。这时正是中午12点钟,伯爵给自己留出一个钟头的时间去看一下埃黛。应该说,喜悦即将一下惠临久已被摧残的心灵,因此一旦真有怡情悦性的时候,心灵还得先有个准备过程,如同别的心灵在领受强烈的喜欣或哀伤之前要有所准备一样。

我们已经说过,这位希腊女子的套间和伯爵的套间是完全隔开的。她住的套间全部按东方式布置,就是说,地板上铺了一层厚厚的土耳其地毯,四壁墙上都挂着绵缎,每一间房间都沿墙摆了一圈长沙发,沙发上堆着可以随意挪动的靠垫。埃黛手下有三个法国侍女和一个希腊侍女。三个法国侍女总在一间小房间守候着,一只小巧玲珑的金铃铃声一响,她们就立即过来,按照希腊女奴的传话去伺候。希腊女奴能讲一点法语,足可以向三个法国侍女传达女主人的吩咐。基督山已经吩咐过法国侍女,她们必须像对待女王一样恭谨虔敬地服侍埃黛。

希腊女子这时正在套间最里边的房间里。这是一间圆形房间,有点像招待女宾用的小客厅。顶部是玫瑰色镶花玻璃窗,整个房间从这些窗子采光。埃黛在地板上坐着,身下的几个垫子都是绣了银丝的蓝缎面垫子,她上身斜靠在长沙发上,丰腴而柔软的右臂托着头,左手则端着正含在嘴里的珊瑚细管,上面插了一条吸土耳其式水烟的软管,当她轻轻吸上一口时,安息香的香雾便从水中冒起,穿过管子进到她嘴中。她现在这副姿势对东方女子来说极为自然,但假如是个法国女郎,不免稍稍矫揉造作了一点。

她的穿着完全是埃皮鲁斯古希腊地名,位于现在的阿尔巴尼亚南部和希腊西北部。的女子服装,下身是白缎子玫瑰色绣花裤,露出一双小巧玲珑的脚,要不是正悠悠转着脚上的拖鞋,简直可以说这就是大理石雕成的脚,而那拖鞋同样十分小巧雅致,鞋尖往上翘起,鞋面上不但镶了金,而且嵌了珠子。上身穿一件蓝白长条的短衫,袖子宽大而下面开缝,纽孔用银丝滚边,扣子全都是珍珠。短衫外面套着紧身胸衣,鸡心大领露着脖子和上半部胸脯,下摆用三颗钻石作扣子扣住。胸衣之下,裤子之上,则被一条色彩鲜艳的腰带全遮住,腰带上垂下的丝穗足使我们的巴黎美人们羡慕不已。她头上戴的无边小圆帽上绣着金丝,嵌了珍珠,帽子稍稍歪一边,帽沿略微斜下的那一侧头发上插着一朵紫玫瑰鲜花,头发黑里透蓝。她那美丽的脸蛋完全体现了典型理想的希腊美,但见一对又大又黑水灵灵的眼睛,笔直的鼻子,珊瑚一般的嘴唇,珍珠似的白牙。而在这浑然一体的隽秀姣丽之上,又透出一股豆蔻年华的容光和馨香。埃黛还只是十九二十岁的样子。

基督山把希腊侍女叫出来,吩咐她去问埃黛现在能不能见他。埃黛没有说话,只是示意侍女去把门上挂帷撩开,于是,像一幅迷人的画框一样,门框下但见一位斜卧着的妙龄女郎。基督山走了进去。埃黛用拿吸管的那只胳膊撑住身体,一边把手向伯爵伸过去,一边微微笑了一下,接着用斯巴达和雅典女子说的那种清朗的语言说道:“您进来前为什么还叫人来问可以不可以?难道你不再是我的主人,我不再是你的奴隶了吗?

基督山也微笑起来,“埃黛,”他说道,“您知道……”

“为什么不像平常那样对我说你?”希腊女子打断他的话说,“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要是这样,就惩罚我吧,但不要对我说您。”

“埃黛,”伯爵接着说道,“你知道我们现在是在法国,所以你自由了。”

“自由干什么?”姑娘问。

“可以自由自在地离开我。”

“离开你!……我为什么要离开你呢?

“我能知道什么呢?我们要进入社交界了。”

“我不想见任何人。”

“你会见到一些漂亮的年轻人,假如你看到谁合你的心意,我不至于不讲理到……”

“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漂亮的男人,我一生只爱我父亲和你两个人。”

“可怜的孩子,”基督山说,“这是因为除了你父亲和我以外,你简直没有跟别的男人说过话。”

“喔,我有必要跟其他人说话吗?我父亲称我是他的心肝,你叫我是你的宝贝,而且你们两人都把我叫做你们的孩子。”

“你还记得你父亲吗,埃黛?

姑娘微笑了一下。“他在这儿和这儿。”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和心。

“那么我呢,我在哪儿呢?”基督山微笑着问道。

“你嘛,”她说,“哪儿都有你。”

基督山拿起埃黛的手准备吻,这纯朴的孩子却抽回手,而把前额向前凑过去。

“现在,埃黛,”基督山说道,“你要知道你已经自由了,你是主人,是女王。你可以随你高兴穿现在这样的衣服或者不穿,你想留这儿就留在这儿,想出去就出去。什么时候都有一辆马车准备好让你用,你不论去哪儿,阿里和米尔托都跟着你,听你吩咐。只是有一件事,我请你答应我。”

“你说吧。”

“对你的出生应该保密,决不要提你过去的事,任何场合都不要提你那赫赫有名的父亲和你可怜的母亲的名字。”

“我已经告诉你了,主人,我不愿意见任何人。”

“你听我说,埃黛,东方人的深居简出在巴黎可能做不到,你要继续熟悉我们北方国家的生活,就像你在罗马,佛罗伦萨,米兰和马得里的时候一样,以后你不论在这儿长住下去还是回到东方去,这对你都是有用的。”

“还是我们回到东方,你应该这样说,是不是,我的主人?

“是的,姑娘,”基督山说道,“你知道得很清楚,我是永远不想离开你的。树决不会离开花,只有花才离开树。”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主人,”埃黛说,“因为我懂得,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

“可怜的孩子!10年后我就老了,但是10年后你还年轻。”

“我父亲留着又长又白的胡子,但这不妨碍我爱他,我父亲活到60岁,在我看来,他比我见到的年轻小伙都漂亮。”

“那么告诉我,你觉得你在这儿过得惯吗?

“我能不能见到你?

“每天都能见到。”

“啊,那你问我是什么意思,主人?

“我怕你会感到无聊。”

“不会的,主人,因为上午我会思量你要来,傍晚我可以回味你来的情形,而且,我有许多大事要回忆,我会重新见到巨幅画面,见到远方的品都斯山脉希腊中部山脉。和奥林匹斯山的广阔天地。另外,我心中总装着的三种情感而决不会感到无聊,这就是悲伤,慈爱和感激。”

“你不愧是埃皮鲁斯的好姑娘,埃黛,你优雅,而且富有诗情画意,看得出来,你是你们国家的神族后代。放心吧,姑娘,我一定会让你青春常在,因为,如果说你爱我如父,我则爱你如女。”

“你说错了,主人。我爱我父亲不同于我爱你,我爱你是另外一种爱。我父亲已经去世,但我并没有死,而你,你死我也死。”

伯爵满怀温情地微笑了一下,把手向姑娘伸去,姑娘接起像平常一样吻了一下。这时,伯爵的心情已经适合去会见摩莱尔及其家人了,于是离开埃黛,一边走一边轻声吟着品达古希腊诗人(518—前438)。的诗句:“青春美似鲜花,结出爱之果;幸福的摘果人,看着甜果渐渐成熟后再采撷。”

按照伯爵的吩咐,马车已经准备好。伯爵上了车,像平常一样,马车立即疾驰而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