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无限信贷(一)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08

第二天下午将近两点钟的时候,一辆敞篷四轮马车,由两匹英国骏马拉着,驶到基督山寓所门口停下。车上的人穿着一件蓝上衣,丝织的纽扣也是一色蓝,一件雪白的背心,上面挂着一条粗实金链,浅褐色的裤子,满头黑发一直压到眉毛,但盖不住脸上的皱纹,因此头发和脸似乎不大相称,叫人看了不大敢相信是不是真发。这人5055岁的样子,却又想打扮40岁的模样。马车的护板上画着一顶男爵冠冕,这时那人的脑袋探到车门外,命令家童去向门房打听基督山伯爵是否在家。

这人一边等家童打听,一边朝小楼张望,看得极为仔细认真,几乎到了失礼的程度。花园中凡能看得见的他都扫视了一遍,几个来来回回走动,身穿号衣的仆人,他能看到的也都打量了一番。这人眼珠骨碌打转,与其说是精明倒不如说奸诈。两片薄薄的嘴唇不是向外鼓,而是往里瘪,紧紧贴在嘴上。另外,他的颧骨又宽又高,一望而知,而且绝对不会有错,此人诡谲圆滑,而他的前额又扁又平,但后脑骨向后隆起,十分明显地鼓在那对又肥又大,很不秀气的耳朵后面。会看相的人一望这副脸容就知道,此人虽然有着骏马,衬衣上别着大钻石,上衣纽孔间缠着鲜红缎带,俗人觉得了不起,其实几乎就是狗彘不如的丑人一个。

家童敲了敲门房的窗,问道:“请问,基督山伯爵先生是住这儿吗?

“阁下正住这儿,”门房回答说,“可是……”他又看看阿里的眼色,阿里只是摇了摇头。

“可是什么?”家童问。

“阁下现在不会客。”门房回答说。

“那么请收下我家主人的名片,他是唐格拉男爵先生。麻烦你把名片转交基督山伯爵,告诉伯爵,我家主人是到议院去的路上特地绕道过来拜访伯爵的。”

“我跟阁下说不上话,”门房说,“这事得由贴身跟班禀报。”

家童转身向马车走去。“怎么样?”唐格拉问。年轻的小家童碰了一鼻子灰,很有点难为情的样子,把门房的话向主人说了一遍。“呵,”唐格拉说道,“这位先生倒像是亲王了,称他得称阁下,传话得由贴身跟班禀报。没有关系,既然他的信用单在我这儿,他什么时候要用钱了,我总会见到他。”于是,唐格拉往马车厢里边的角上一靠,朝车夫喊道:“去众议院!”这一声喊得连街对面都听得清清楚楚。

其实基督山已及时得到通报,他在自己的套房里透过遮光帘,已经看到男爵,而且端起他的上等观剧望远镜,把男爵端量了一番,观察之细密毫不亚于唐格拉先生对小楼、花园和穿号衣仆人的觑视。“千真万确,”他一面把望远镜的镜筒压进象牙外套,一面厌恶地挥了一下手说,“千真万确,此人相貌极为丑陋。一望而知,那扁平的额头像蛇,凸起的头颅像秃鹫,又薄又尖的嘴像雕,人们怎么偏偏看不出来呢?阿里!”他喊了一声,接着又敲了一下铜铃。阿里赶了过来。“你去叫贝蒂西奥。”他说道,他话音未绝,贝蒂西奥已走了进来。

“是阁下叫我吗?”管家说。

“是的,先生。”伯爵说,“刚才在我门口停下的两匹马你看见了没有?

“看到了,阁下,我甚至注意到了这都是上等骏马。”

“那是怎么回事?”基督山皱着眉头说,“我叫你买下巴黎最好的两匹马,可是巴黎还有两匹马跟我的一样好,而且居然不在我的马厩里?

一看到伯爵双眉皱紧,说话又是如此严厉,阿里赶紧垂下头。“这不是你的错,我的好阿里。”伯爵用阿拉伯语说道,话很温和,但从伯爵的话音和脸容上又丝毫觉不出半点温和,“你是不懂英国马。”阿里的脸上恢复了从容平静的神色。

“伯爵先生,”贝蒂西奥说,“您说的那两匹马是不卖的。”

基督山耸了耸肩。“你应知道,管家先生,谁只要肯出价钱,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到。”

“唐格拉先生买这两匹马花了1.6万法郎,伯爵先生。”

“那好,可以给他3.2万,他是银行家,而一个银行家是从不肯放过可让自己资本增值一倍的机会的。”

“此话当真,伯爵先生?”贝蒂西奥问。

基督山望了管家一眼,似乎感到诧异,竟会向他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今天傍晚我要去拜客,”他说道,“我希望这两匹马能套在我的车上,挽具也要全新的。”

贝蒂西奥一鞠躬,然后往外退下,但走到门口却又停下,说:“阁下打算几点钟去拜客?

5点钟。”基督山说。

“敬请阁下注意,现在是下午两点钟了。”管家壮了壮胆说。

“我知道。”基督山淡淡答了一句,接着转过身对阿里说,“把所有的马都牵给夫人看看,让她挑选最合意的配在她的车上,再请她回话,是否愿意和我一起用餐,假如愿意,就在她那儿用。你去吧,下去顺便把贴身跟班叫上来。”

阿里刚走不一会儿,贴身跟班就过来了。

“巴蒂斯坦先生,”伯爵说,“你服侍我已有一年,一般我对手下人考察就用这么些时间,我用你是称心的。”巴蒂斯坦鞠了一躬,“不过我得知道,我是不是也合你的心意?

“啊,伯爵先生!”巴蒂斯坦急忙说道。

“听我把话讲完,”伯爵接着说,“你每年可以拿到1500法郎,一个天天出生入死的优秀勇敢的军官能拿的军饷也不过如此。你的饮食,也正是许多科长所求之不得的,然而这些可怜的公职人员比你忙出不知道多少倍。你自己是仆人,但有别的仆人照料你的衣服和各种零碎。除了1500法郎的工资以外,你在为我采办化妆用品上每年又赚了我将近1500法郎。”

“噢,阁下!

“我没有什么要抱怨的,巴蒂斯坦先生,这不算过分。但是,我希望事情到此为止。不论在什么地方,你不可能有这样的好运,找到这样的差使。我对手下人从不打,从不骂,我也从不动怒,有错我总能原谅,但是决不允许漫不经心,疏忽职守。我的命令通常简短,明了,确切。我宁肯吩咐二遍,甚至三遍,但容不得把我的话听错。我有足够的钱,凡是我想知道的都能知道,而且,不妨向你提一下,我也很好奇。假如我发现你在背后对我论长说短,对我的行为说三道四,或者监视我的行动,你得立即离开我。我对仆人只警告一次,你要好自为之,现在可以走了!

巴蒂斯坦鞠了一躬,往后走了三四步正要退下。“还有,”伯爵接着说道,“我忘记告诉你了,每年我给仆人按人头存一笔钱,凡我辞退的人当然拿不到这份钱,只有留下的人才有份,等我死后可以享用。你在我这儿已有一年,你也开始有了自己的财产,总得不断增加才好。”

这一番话是当着阿里说的,但他自始至终一直毫无表情,因为他听不懂法语。然而对巴蒂斯坦却收到了效果,凡是对法国仆人的心理有过研究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效果。“我一定努力照阁下的意思去做,”巴蒂斯坦说,“而且,我要以阿里先生为楷模。”

“啊,大可不必,”伯爵冷冰冰地说,“阿里有他的长处,但也夹杂了不少毛病,不可以他为楷模,因为阿里纯属例外,他没有工资,也不是仆人,他是我的奴隶,我的一条狗!如果他不尽职,我不赶走他,而是杀死他。”

巴蒂斯坦不由得瞪大了双眼。“你不相信?”基督山说。他把刚才用法语向巴蒂斯坦说的话又用阿拉伯语向阿里说了一遍。阿里听着,微微笑了起来,接着又向主人走去,单腿跪下,毕恭毕敬地吻了一下主人的手。一番告诫最后竟是如此结果,巴蒂斯坦不由得噤若寒蝉。

伯爵示意巴蒂斯坦可以走了,又叫阿里跟他过来,随后两人一起进了书房,在那里谈了很长时间。5点钟的时候,伯爵敲了三下铜铃,一下是召阿里,两下召巴蒂斯坦,三下召贝蒂西奥。管家走了进来。

“我的马如何?”基督山说。

“已经套上马车,阁下。”贝蒂西奥回答说,“伯爵先生要不要我陪?

“不用,只要车夫,巴蒂斯坦和阿里跟我就可以了。”

伯爵下楼,看到他马车上套着的马,正是白天他看到的套在唐格拉马车上,令他十分赞赏的那两匹。他从马旁边走过的时候,向马望了一眼。“果真是好马,”他说道,“你买得不错,只是稍微晚了一点。”

“阁下,”贝蒂西奥说,“这两匹马买得不容易,价钱很贵。”

“价钱贵了马就不美了吗?”伯爵耸肩问道。

“只要阁下满意,”贝蒂西奥说,“别的什么都好说。阁下去什么地方?

“昂坦路唐格拉男爵府邸。”

说话的时候他们都站在楼前的台阶上,这时贝蒂西奥往下跨了一步,来到下一个台阶。

“等一等,先生,”基督山拉住他说道,“我需要在诺曼底海边置块地产,譬如说在勒阿弗尔和布洛涅之间,你看,我给你的范围很宽。购置的地产务必要有小港,小湾,能让我的小艇进来抛锚。这船吃水只有15尺,必须随时准备出海,白天黑夜不论什么时候,只要有我吩咐,就得出航。你按我刚才说的条件,向各处地产公证人打听一下,打听到后再去实地看看,你觉得满意了就用你的名义买下来。那小艇现在应该起程去费康了吧?

“我们离开马赛的那天傍晚,我就看到小艇已经出海了。”

“那么游艇呢?

“按吩咐正在马尔提格停泊。”

“很好!你保持同二位船长联系,免得他们蒙头睡大觉。”

“汽船怎么办?

“不是在夏龙吗?

“是的。”

“跟两艘帆船一样,都按这命令办。”

“是。”

“地产买好后,你给我在南北两条路上每隔十里设一个驿站。”

“阁下交给我办就是了。”

伯爵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他下了台阶,跳上马车。那两匹骏马拉着车一路小跑,来到银行家府邸前停下。

唐格拉正在主持会议,这是为修筑一条铁路而成立的一个委员会会议,仆人过来通报基督山伯爵来访,这时会议也差不多开完了。一听到伯爵的名字,唐格拉便站起身。“先生们,”他向与会的同事说道,同事中许多人是众议院或参议院的议员,“请各位原谅我就此退席,但诸位可知道,罗马的汤姆生—弗伦奇商行给我介绍一位客户,叫什么基督山伯爵,要在我这里为他开一个无限信贷的户头。这样的玩笑可谓古怪离奇,我的客户虽遍及国外,此类怪事却还不曾有过。当然,想必诸位也能理解,我不禁感到好奇,而且直至现在我仍深以为异。今天白天我顺道去拜访这位所谓的伯爵大人。假如他是名副其实的伯爵,诸位心中都清楚,他就不可能如此富足。‘先生不会客,’你们觉得此话如何?这位基督山老爷不正是在摆亲王殿下或者佳丽粉黛的架子吗?再者,他住香榭丽舍大街,他的房子,我一打听,果然是他自己的产业。不过,一个无限信贷户头,”唐格拉的脸上挂起了他那险恶的微笑,“对同意开户的银行家来说如蹈汤火。所以,我急于会会此君,我觉得可能有诈。不过他们那边实在无知,这是跟谁打交道?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男爵先生说完这一番话,果然满座皆惊,而他自己也是兴奋得鼻翼都张大了。他告辞了与会客人,来到客厅。这间客厅白底描金,引得昂坦路一带议论纷纷。他特意吩咐引客人进这间客厅,让客人下车伊始就对这般富丽赞叹不已。伯爵正在客厅站着,观看几幅临摹阿尔巴纳和法托安的复制品,但这位银行家却是当真迹买下的。也因为是赝品,同天花板上各色金菊苣雕花极不相称。伯爵听到唐格拉进来的声音,便转过身。唐格拉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伯爵坐一张摆有绣金白锻垫的镀金木椅上。伯爵坐下。

“我有幸所见,正是基督山先生?

“本人有幸所见,”伯爵回答说道,“正是荣誉勋位获得者,众议院议员,唐格拉男爵先生?”基督山把男爵名片上所能找到的头衔全都数了一遍。

唐格拉听出了揶揄的意思,咬了咬嘴唇。“请原谅,先生,”他说道,“见面之初我却未能用您通报的头衔称呼您,但您知道,当前的政府是平民政府,而本人又正是平民利益的代表。”

“所以,”基督山说,“要求别人称您男爵的习惯保留着,但对别人称呼伯爵的习惯则遗弃了。”

“啊!我本人并不注意这些,先生,”唐格拉满不在乎地说,“我被封为男爵,获得荣誉勋位,全在于我的某些贡献,但是……”

“但是,像蒙莫朗西先生和拉菲特法国政治家(17571834),原为侯爵,自由派贵族代表人物,主张王室与资产阶级革命调和。先生一样,您舍弃了您的各种头衔?这是值得遵循的好榜样,先生。”

“并非全部放弃,”唐格拉尴尬地说,“对外人,您知道……”

“是的,在仆人前,您以老爷自居;在记者面前,您的称呼是先生;而对您的顾主来说,您则是公民,这种区别在立宪政府中是很贴切的。我知道这内中的奥妙。”

唐格拉咬了咬嘴唇,他看到在这一方面自己不是基督山的对手,于是想把话题转到他得心应手的题目上来。“伯爵先生,”他欠身鞠躬说道:“汤姆生—弗伦奇商行的通知函我已收到了。”

“太好了,男爵先生。请允许我像您手下人一样称呼您,这是某些国家的陋习,但正因为这些国家不再封爵,所以叫男爵的仍大有人在。我说我很高兴,我不必自我介绍一番了,而自我介绍总不免令人尴尬。您刚才说,您已经收到通知函了?

“是的,”唐格拉说,“但实不相瞒,我没有完全领会函中所言。”

“真的吗?

“所以,我有幸去了府上,本想听听您的解释。”

“我既然在这儿,那就请说吧,先生,我愿洗耳恭听。”

“这封函,”唐格拉说,“我想还在身上装着,”他摸了摸口袋,“啊,在这儿,这封函为基督山伯爵先生在我行开立一个无限信贷的户头。”

“喔,男爵先生,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呢?

“没有,先生,只是‘无限’这两个字……”

“嗯,这两个字难道不是用法文写的?……您要知道,这都是那些盎格鲁—撒克逊人写的。”

“噢,写的是法文,先生,从遣词造句上看,这封函确实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非议的,但从簿记学上看则不尽然。”

“是不是说,”基督山尽量显出一副直言不讳的样子问道,“依您所见,汤姆生—弗伦奇商行不很可靠,男爵先生?糟糕,这样我就麻烦了。因为我有几笔款子存在他们那儿。”

“噢,绝对可靠,”唐格拉回答道,脸上挂着一丝近于嘲弄的微笑,“从金融上看,‘无限’一词的含义模糊不清……”

“因为是不受限制的,是不是?”基督山说。

“一点不错,先生,这正是我要说的话。而模糊不清,即为疑问。先哲说,疑云之中静候为佳。”

“就是说,”基督山接着说道,“虽然汤姆生—弗伦奇商行可以大胆无忌,但唐格拉商行决不以此为例。”

“此话何意,伯爵先生?

“很清楚,汤姆生先生和弗伦奇先生的业务是无限的,但唐格拉先生却有限度,他是明哲保身,这是他本人刚才言明了的。”

“先生,”银行家傲慢地说,“迄今为止尚未有人清点过本人银箱。”

“那么,”基督山冷冷说道,“看来由我开始了。”

“凭什么?

“凭您要求我解释,先生,这很像是畏首畏尾。”

唐格拉咬了嘴唇,这是他第二次被此人打败,而且这一次他是败在自己的地盘上。他彬彬有礼,但又在冷言相讥,完全是装装样子而已,而且装到了极点,几乎就是出言不逊了。相反,基督山的脸上总挂着极其文雅的微笑,他又随自己的心愿,显得璞玉浑金,总处于优势。

“总之,先生,”唐格拉沉默片刻之后说,“我要求得到他人的了解,但同时也请您确算一下,究竟要从我这儿提取多少数目。”

“但是,先生,”基督山立意在这场舌战中决不丢守一寸地盘,于是接着说道,“我之所以在您这儿开立无限信贷户头,正是因为我不能确切知道我需要用多少数目。”

银行家觉得自己占上风的时机到了,他仰身靠在椅子上,脸上挂起粗俗而又傲慢的微笑。“啊,先生,”他说道,“有什么要求可尽管放心说,您可以相信,唐格拉商行的资金总额,不论多么有限,总能满足各笔巨额提款要求,即便您要100万……”

“多少?”基督山说。

“我说100万。”唐格拉脱口而出说了一句十分愚蠢的话。

100万够我什么用?”伯爵说,“上帝啊,先生,假如我只要100万,我就不来为这区区小数开信贷户头了。100?我在皮夹里或者在旅行用品包里总带着100万。”基督山从夹名片的记事本中抽出两张面值各50万的见票即付的国库券。唐格拉这样的人,不能只是刺一下,而是要把他打闷。这当头一棒恰到好处,银行家头晕目眩差一点倒下,神色张皇地朝基督山瞪大着眼,连瞳孔也都十分可怕地张大了。

“行了,老实告诉我吧,”基督山说道,“你对汤姆生—弗伦奇商行存有戒心。我的上帝,这是显而易见的,我早有预料。我虽然在生意上不甚了了,但也作好防备。这儿还有两封函,内容跟发给您的函一致,一封是维也纳的阿斯丹—爱斯克里斯商行发给罗斯希尔德男爵先生的,另一封是伦敦的巴林商行发给拉弗特先生的。您只要说一句话,先生,我即刻免去您的一切忧虑,因为我可以在另外二家商行中随便再找一家。”

较量已成定局,唐格拉败下了阵。看得出来,他已是战战兢兢的了,打开基督山用手指夹着递给他的维也纳和伦敦的两封函,核对函上的签名,而且核得又是这样认真仔细,简直可以说是对基督山的一种侮辱,幸而基督山知道这位银行家这时已是惊慌失措了。

“噢,先生,这三笔签名要值好几百万,”唐格拉说,一面站起身,似乎在向他面前的这位体现金钱威力的人致敬,“在我们商行界同时立三个无限信贷户头! 请原谅,伯爵先生,戒心果然没有了,但心中仍不能不诧为奇事。”

“啊,像贵行这样的商行不会为之愕然的,”基督山恂恂有礼地说,“这样,您可以给我拨点款了,是不是?

“请说吧,伯爵先生,本人悉听尊便。”

“很好!”基督山接着说,“现在我们彼此谈得拢了,因为我们彼此理解了,是不是?”唐格拉点头表示同意。“您不再有任何疑虑了吧?”基督山接着又问。

“噢,伯爵先生,”银行家喊道,“我从不曾怀疑过。”

“您是没有怀疑,而是想得到一个证据,仅此而已。这样吧,”伯爵说道,“既然我们彼此了解,既然您已没有任何疑虑,那么如果您同意,我们可以给第一年定一个框数,譬如说600万吧。”

600万,同意!”唐格拉说,又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