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来宾(三)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1/03

那几位青年都在张目注视莫瑟夫,似乎在说:“啊,亲爱的朋友,您是失去了理智呢,还是一味戏弄我们?

“是的,”沉思中的摩莱尔说道,“我曾经听到过一个叫佩内隆的老水手讲过这样的事,跟莫瑟夫先生说的一模一样。”

“啊!”阿尔贝说道,“摩莱尔先生给我解围,实在太好啦,他为这个谜指了一条线索,你们就不高兴了,是不是?

“请原谅,亲爱的朋友,”德布雷说,“您这故事也实在是难以置信呀……”

“啊,是的,因为你们派出去的大使和领事不会向你们讲这种事的,他们没有时间,都去折磨在国外旅行的同胞了。”

“啊,瞧,您生气了吧,拿我们那些可怜的使节出气。噢,我的上帝,您说,他们拿什么来保护您:议院天天都在削减他们的薪水,害得他们现在什么也拿不到了。您想不想当大使,阿尔贝?我可以派您去君士坦丁堡(即今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

“不去。我一旦流露出支持默罕默德—阿里埃及总督(17691849),曾与法国联合,企图取代奥斯曼王朝的苏丹,苏丹就会给我送绳子,让大使馆秘书把我勒死。”

“您看得很清楚嘛。”德布雷说。

“是的,所以说我的这位基督山伯爵是确有其人的。”

“当然,谁都是确有其人,多妙的奇迹!

“谁都是确有其人,是的,但人跟人的条件不一样,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黑奴,富丽堂皇的地宫,数不尽的武器,每匹6000法郎的骏马和希腊情妇。”

“您见到那希腊情妇了?

“是的,我见到她人也听到她声音。在剧院看戏时我见到了她人,一天在伯爵那儿用午餐,我又听到了她的声音。”

“您这位奇人也吃饭?

“当然,他得吃饭,但吃得很少,简直不能算是吃。”

“大家看,这是夜间从坟墓里出来食人血的鬼。”

“你们随便取笑吧,格氏伯爵夫人也是这么说的,各位都知道,她认识罗思文勋爵。”

“啊,好极了!”博尚说道,“吸血鬼,太妙了,对一个不搞新闻的人来说,这跟《立宪报》上大谈特谈的海蛇可真是如出一辙。”

“浅褐色的眼睛,瞳孔能随意放大或缩小,”德布雷说道,“面部棱角分明,大脑门,脸色苍白,胡须乌黑,牙齿尖利雪白,举止彬彬有礼。”

“呵,一点不错,吕西安。”莫瑟夫说,“形容得惟妙惟肖,是的,彬彬有礼,但又乖戾而辛辣,此人常常使我不寒而栗。有一天我们一起观看处决死刑犯,他冷酷而又沉着地大谈各国酷刑,我看他那神情,听他那声调比看刽子手行刑和听那死犯的叫喊还觉得难受。”

“他有没有把您带到竞技场废墟,然后吸您血,莫瑟夫?”博尚问道。

“或者,您得到营救以后,他有没有像以扫被迫让出他的长子继承权一样《圣经》故事,以扫为得到一盘扁豆而向其弟雅各让出长子继承权。逼您在火红色的羊皮纸上签字画押,向他出卖您的灵魂?

“嘲笑吧,你们想怎么嘲笑都可以,先生们!”莫瑟夫有点生气了,说道,“各位都是巴黎的名士风流,奔走于根特林阴大道,漫步于布洛涅树丛间,我看看你们,再想想那个人,喔,不禁觉得我们竟有着天壤之别。”

“敝人深感荣幸。”博尚说道。

“不过,”夏托—勒诺说,“您的这位基督山伯爵,除了同意大利强盗稍有来往之外,终究是位高尚文雅之士。”

“唉,意大利没有强盗!”德布雷说。

“吸血鬼也是没有的!”博尚说。

“也没有什么基督山伯爵。”德布雷说道,“请注意,阿尔贝,现在正敲10点半钟。”

“您就承认了吧,您只是做了一场噩梦而已,我们该去用午餐了。”博尚说。

然而钟声未绝,客厅门却已打开,热尔曼通报道:“基督山伯爵阁下到。”

客厅里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站起身,看来阿尔贝的故事确已在大家的心中引起了注意,阿尔贝自己也不禁感到突然。刚才谁也没有听到大街上的马车声,也不曾听到走进候见室的脚步声,开门的时候也是悄然无声。伯爵来到门口,一身上下穿得非常简洁,但是即便最爱吹毛求疵的花花公子,对他这一身打扮也是无可挑剔。外衣、帽子以及内衣,一切都是雅致考究,都出自名家大师之手。看上去他不过35岁的样子,大家十分惊诧,他的容貌竟同德布雷刚才描绘的极其相似。伯爵面带微笑来到客厅中央,然后朝阿尔贝走去,阿尔贝则立即伸手迎上去。

“我想,”伯爵说道,“我们的一位君王曾断言,守时乃国王之礼节。然而,旅行的人不论抱有多么美好的愿望,准时并不总能做到的。亲爱的子爵,我以为本人此次赴约迟到了两三秒钟,还望鉴于我的诚意而给予谅解。4000里的路程难免有所麻烦,尤其在法国,好像此地不得鞭打驿站的马车夫。”

“伯爵先生,”阿尔贝回答道,“我正向几位朋友讲您光临的消息。承蒙阁下俞允,我借此机会邀他们在此小聚,现在容我向您作一介绍。这几位是,夏托—勒诺伯爵先生,爵位可追溯到12贵族(即法国最初的贵族。),贵族圆桌会议有其先祖一席;吕西安·德布雷先生,内政大臣私人秘书;博尚先生,了不起的记者,一位能让法国政府感到芒刺在背的人物,但他虽然名满法国,您在意大利不一定有所耳闻,因为他的报纸不在意大利发行。这一位是马克西米利安·摩莱尔,驻北非骑兵上尉。”

伯爵谦恭有礼,向他们一一致意,但又像英国人一样,一副冷漠和无动于衷的神态,可是他一听到摩莱尔这名字,不由得向前迈了一步,苍白的双颊顿时闪电一般略过一阵红晕。“先生,”他说道,“您穿的是新近征服北非法国于1830年占领阿尔及尔,并于1847年前占领阿尔及利亚全境。的法军制服,真英俊。”谁也说不清究竟是什么情感竟使伯爵的说话声这样深沉颤抖,又使他那俊俏、安宁和清澄的眼睛,像他无意加以掩饰的时候一样,情不自禁地闪烁起来。

“您从未见过我们的非洲军人吧,先生?”阿尔贝问道。

“从未见过。”伯爵回答道,他已完全平静自如了。

“啊,先生,这套军服下跳动着我国军人中最善良、最高尚的心。”

“呵,伯爵先生。”摩莱尔打断说道。

“请听我说,上尉……刚才,”阿尔贝接着说,“我们听说了这位先生的一个具有如此英雄气概的壮举,虽然今天我与他初次见面,我还是敬请他俞允我把他作为我的朋友向您介绍。”

阿尔贝说这话的时候,又一次可以看到基督山的目光异乎寻常地凝重,眼睑隐隐泛起红晕而又微微颤动,显示了他的某种激情。“啊,先生有着一颗高尚的心,”伯爵说道,“多好呀!

这一赞叹不像是应酬阿尔贝的介绍,倒像是伯爵本人内心所思的回应,大家都很惊奇,尤其是摩莱尔,他诧异地望了基督山一眼。但是,那语气是这样柔顺,几乎可以说是这样悦耳,所以基督山的赞叹不论多么离奇,也不至于让人怏怏不乐。

“他为什么存有疑心?”博尚对夏托—勒诺说道。

“说真的,”夏托—勒诺说道,凭着他在社交界的阅历和他那贵族慧眼,他已经一眼望穿基督山身上所能让人望穿的一切,“说真的,阿尔贝对我们说的都是实话,伯爵果真是个奇人,您说呢,摩莱尔?

“当然,”摩莱尔说道,“他目光豁达,说话热忱,虽然他关于我的感慨令人难以理解,我觉得他还是很不错的。”

“先生们,”阿尔贝说,“热尔曼告诉我午餐已准备好。我亲爱的伯爵,请允许我为您引路。”

众人沉默不语来到餐厅,然后大家就座。

“先生们,”伯爵一面入座一面说道,“请允许我交代一句,本人举止可能不合礼仪,谨此预致歉意。我是异乡人,一个地地道道的异乡人,这是生平第一次来巴黎。法国的生活方式我全然无知,迄今为止我所遵循的生活方式几乎完全是东方式的,与巴黎的优良传统判若云泥。鉴此,如各位发觉我某些地方过于土耳其化,过于那不勒斯化或过于阿拉伯化,还望海涵。诸位,现在请用膳。”

“真是绝妙好辞!”博尚低声说道,“肯定无疑,这是位大贵人。”

“对,大贵人。”德布雷说。

“世界各国的大贵人,德布雷先生。”夏托—勒诺说。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