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陌生人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9

唐泰斯眼睁睁地等了很久才见天放亮,晨曦刚露,他就爬了起来,跟昨天一样匆匆登上小岛最高的山崖眺望四周,情况也跟昨天一样,四周依旧一片寂静,不见一丝人影。

爱德蒙从山崖上下来回到洞口,掀开石块,进到洞里往衣袋装满宝石,然后把箱子板尽可能按原样拼好,加上铁箍,上面埋了些土,用脚踩了踩,最后撒一层砂子,翻动过的地方恢复成跟旁边地上一模一样的原貌。然后他走出洞穴,洞口盖上石板,上面再铺上大大小小的石块,缝隙都填上了泥土,又移栽了一些香桃木和荆棘,浇了点水,看上去跟原先就长在那儿没有什么不一样。接着他把这一块地上走来走去的脚印都抹去,于是,开始焦急地等待同伴们过来接他。他不可能总是在这儿观赏这些金子和钻石,也不可能始终留在这基督山岛上,像条龙似地守护这些没有意义的宝藏。现在,他必须回到生活中去,必须与人相处,向社会索取地位和权势,在这世界上,人只要了有钱,也就可以有权有势。

等到第六天,走私贩子回来接他。唐泰斯远远看到“热娜梅莉”号驶入岛上的小港湾,他装成受伤的菲洛克泰特古希腊神话人物,特洛伊战争中著名弓箭手,因受伤而一度被希腊人遗弃。的样子,步履艰难地走到小港湾,这时船正好靠了岸。他向大伙说,身上还疼得难受,不过比原来好多了,然后听他们讲他们的冒险故事。这一趟没有白干,这一点儿也不假。但是船上的货刚卸完,他们听到风声说,土伦的一艘双桅缉私船已经离港,正朝他们这边驶来。于是他们赶紧逃开,可惜唐泰斯没有在船上指挥,要不这船的速度可以快得多。果然不多久,他们眼看那艘缉私船追上来,幸好是晚上,他们绕过科西嘉海峡,把缉私船甩掉。总的来说,一路上还算顺利,大伙儿,尤其是雅科波都为唐泰斯可惜,他要是跟着一起走,就可以分到足足50皮阿斯特的红利。爱德蒙一直声色不露,就是在同伴们说他要是不留在岛上可以得到多少多少好处的时候,他也不露一丝微笑。“热娜梅莉”号来基督山纯粹是为了接他,所以当天傍晚他就上了船,跟船长一起去里窝那。

到了里窝那,他上一家犹太人开的珠宝店,卖了四颗最小的钻石,每颗换了5000法郎。犹太老板本应该问问一个水手怎么会有这些东西,但他不想多管这闲事,因为每颗钻石他可赚1000法郎。第二天唐泰斯买了一条崭新的帆船送给雅科波,另外又送给他100皮阿斯特,让他招聘船员,唐泰斯只要求做一件事:雅科波驾船到马赛去,打听一个住麦杭巷,名叫路易·唐泰斯的老人和一个住卡塔卢尼亚村的叫梅塞苔丝的年轻女子的消息。雅科波以为自己在做梦,简直不敢相信,唐泰斯于是告诉他,他家里不肯给他钱花,所以他赌气出来当水手,可是到了里窝那,得到了叔叔的遗产,他原来就是叔叔遗产的唯一继承人。唐泰斯教养极好,这一番话听来完全可信,所以雅科波丝毫没有怀疑昨日还是伙伴的人会不说实话。另外,爱德蒙在“热娜梅莉”号的合同已到期,他就向船长告辞,船长一开始还是想挽留他,但是后来跟雅科波一样,也听说了那段关于继承遗产的故事,也就打消了想说服这位昔日的水手再干下去的念头。第二天雅科波扬帆去马赛,说好中途在基督山与爱德蒙相会。当天爱德蒙向“热娜梅莉”号全体水手告别,没有说自己要去哪儿,但给每个人都送了一份厚礼,又答应船长,以后有了消息一定告诉他。

唐泰斯去了热那亚。他到热那亚的时候,有条英国人订购的快艇正在试船。这位英国人听说地中海一带热那亚造的船最好,出4万法郎在热那亚定做一艘快艇。唐泰斯说,只要当天把船交给他,他肯出6万。那英国人利用船交货前的时间到瑞士去了,还得过三四个星期才回来,船厂老板算了算,有这点时间可以再造一艘,也就应下了。唐泰斯带船厂老板去一家犹太人开的铺子,进到店堂后间,犹太人数了6万法郎给船厂老板。船厂老板说他可以帮忙,给唐泰斯找船员,可是唐泰斯婉言谢绝,说他一向独自航海,现在他只有一事相求,请在船舱床头安上一个密柜,柜里要有三个暗格,他给了暗格的尺寸,第二天密柜和暗格全都做好了。

两个钟头后,唐泰斯驾着快艇驶出热那亚港,引来了一群看热闹的人。想看看这位喜欢一人出海航行的西班牙爵爷。唐泰斯把这船摆弄得非常出色,他只要守着舵把来回摆动,船就能按各种各样的要求行驶,简直像通了灵性似的,稍微一点拨,要它怎样它就怎样,唐泰斯自己也确信无疑了,热那亚人不愧是世界上第一流的造船行家。围观的人一直望着这小艇驶远,等到看不见了就议论起来,纷纷猜测驶向哪儿,有说去科西嘉的,有说去厄尔巴岛的,有说去西班牙的。还有说去非洲的,就是没有人想到还有一个叫基督山的小岛。

然而,唐泰斯要去的地方恰是基督山。第二天傍晚他就到了,这快艇确实是一艘了不起的帆船,从热那亚到基督山岛这段距离35个钟头就走到了。唐泰斯对小岛的海岸情况已经非常熟悉,他没有去一般来船停泊的小港湾,而是驶到那个隐蔽的小水湾才抛锚。岛上依然冷冷清清,唐泰斯离开后,不像有人来过。他上岸到他宝藏那儿走了一圈,一切都跟他离开的时候一样。第二天,他的巨大财产都搬上快艇,装进了密柜的三个格。唐泰斯又等了一个星期。他正好利用这一星期驾着快艇在小岛四周察看这船究竟怎么样,就像精通骑术的人在研究他的坐骑似的,一个星期下来他对船的优良性能和不足之处掌握得清清楚楚,准备以后进一步改进性能和弥补缺陷。

第八天唐泰斯看到一艘帆船扯着满帆快速向小岛驶来,他认出这是雅科波的那条帆船,于是打了个信号,雅科波也回了信号。两个钟头后帆船驶到小艇旁停泊。唐泰斯想了解的两个人的情况都令人悲伤,老唐泰斯已经去世,梅塞苔丝不知去向。爱德蒙听这两条消息的时候脸色很平静,但是一听完就从船上下来,也不让任何人跟着他上岸。过了两个钟头他又回到船上,雅科波帆船上拨了两名水手上快艇,替唐泰斯驾船,他吩咐直驶马赛。父亲的死他已经料到,但是梅塞苔丝,她究竟生死如何?

如果不泄露秘密,爱德蒙就不可能把要求交代清楚,也就不好托人去打听。另外,还有一些他想知道的情况,只有他自己亲自去了解才行。他在里窝那照了镜子后知道,自己决无被人认出的危险,而且现在他已掌握各种手段,可以乔装打扮。于是在某一个早晨,快艇以及紧随其后的帆船大大方方地驶进马赛港,两艘船一起抛锚停下。当年,在那个永不会忘却的倒霉晚上,他就是从正前方的那个码头被押上小艇,解送去了伊夫堡。唐泰斯看到一个宪兵划了一条检疫小艇朝他驶来,心里不无颤抖。但是现在的唐泰斯早已具有泰然处之的自持能力,他向宪兵递上在里窝那买得的英国护照。那个时代在法国,外国护照比我们本国护照吃香,所以凭了这张通行证,唐泰斯非常顺利地上了岸。

唐泰斯一踏上卡纳比埃街,就一眼看见了“埃及王”号上的一个船员。这人以前是他手下的水手,现在自动送上来让唐泰斯看看自己的变化究竟到了何种程度。他径直向那人走去,问了好几个问题。那人一一作了回答,至于他是否还记得曾见过现在同他说话的人,不论是他说话的样子,还是他的脸部表情,都没有显露丝毫诧异的神情。唐泰斯给了这水手一枚钱币酬谢他的回答,可是不一会儿他听到那个老实人追上来喊他,唐泰斯立刻转过身去。

“对不起,先生,”那水手说,“您大概看错了,您想给我一枚40苏,可实际上给了一枚双拿破仑金币法国旧时货币名,一枚拿破仑金币合20法郎。”

“啊,对,对,我的朋友,”唐泰斯说,“我真的看错了,不过你这种诚实值得奖赏,再给你一枚双拿破仑金币,请收下,邀上你的朋友为我的健康喝一杯吧。”

水手惊诧地望着爱德蒙,连说句道谢的话都想不起来了,只是眼望着爱德蒙渐渐走远,最后自言自语地说道:“他是从印度发了财回来的大阔佬。”

唐泰斯继续走他的路,每走一步心里就被一种新的感触压得透不过气来。广场的每一角隅,大街的每一个拐弯,十字街口的每一个墙角,无一不唤起他童年时代的,永不磨灭的,总在他脑际萦回的记忆。他已来到诺阿耶街的尽头,一眼望见麦杭巷,不禁感到两膝发软,差一点摔倒在一辆马车的轮子下面。终于他走到他父亲住过的那幢房子前,昔日老人细心绕在屋顶老虎窗格上的旱金莲等花草都已不见。

唐泰斯靠在一棵树上沉思了片刻,两眼一直凝望着那幢可怜小楼的顶层。接着他终于走上前去推开楼门,跨进门槛,问楼里还有没有空房。人家告诉他,楼里的房都住满了,但他一再坚持要上六层楼的房间去看看。看门人只好上楼问六楼的房客能不能让个陌生人来看看那两间房。住这两小间的是一个星期前刚结婚的一对年轻夫妇,唐泰斯一见到他们不由得长叹一声。屋里已没有任何东西还让唐泰斯想起这是当年他父亲住的房子,壁纸已经换了,旧时的家具在他童年时代与他朝夕相处,一桌一椅都深深留在他的记忆之中,现在却都不见了,只是四面的墙还是原来的墙。唐泰斯朝放床的一边转过脸去,床还放在当初老人睡的地方。看到这里,爱德蒙再也控制不住感情,眼眶充满了泪水,老人正是在这地方呼唤着儿子的名字而咽气的。

青年夫妇惊奇地望着陌生人,只见他相貌严肃,脸颊上淌着两大颗泪珠,然而整个脸庞却又十分平静。任何哀伤都是感怀触绪,两位年轻人无意多嘴探问陌生人,于是悄悄退到后面让他独自尽情啜泣。当他退身出来的时候,他们陪着他,并且告诉他随时都可以再来,他们这简陋居室永远欢迎他来做客。爱德蒙下楼经过五楼时在一间房门前停下,问裁缝卡德罗斯是否还住这儿,看门人回答说他问的那个人生意做得不好,现在贝勒加特到博凯尔的路上开了一个小客栈。

唐泰斯下楼,问明麦杭巷这幢小楼的房产主的地址,然后赶到那里,通报自己是威玛勋爵(这是他护照上用的名字和爵位),用2.5万法郎买下了这幢小楼。这价钱比房子的实价至少多出10000法郎,但是即使是50万,唐泰斯也会付这钱的。当天公证人通知六楼的青年夫妇,房契规定他们可以在楼里随意选一套房间住,房租决不增加,但他们必须让出现在住的那两间房。这件怪事使麦杭巷的人津津乐道谈了整整一个星期,什么样的猜测都有,但没有一个是猜对了的。

但是更使大家感到奇怪,而且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起初看到这位陌生人来到麦杭巷的那幢小楼,到晚上又见这人去了卡塔卢尼亚小村散步,还走进一家破破烂烂的渔民房舍,一呆就是一个钟头,他所探问的人,不是已经去世,就是在十五六年前搬走了。他进去打听消息的那一家第二天收到他送的一条崭新的卡塔卢尼亚式渔船,两张大拉网以及一张拖网。这一家很想去谢谢这位问问情况就慷慨送礼的人,但是有人已看到他向一个水手吩咐了几句之后,上马从埃克斯门出了马赛城。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