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四章 狂人与疯子(二)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8

“你吃得好不好?”总监又问了一遍。

“先生,您决没有任何风险,您可以看嘛,我并不打算制造逃跑的机会,因为你们走你们的,我在监狱里等着。”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总监不耐烦地说。

“您也一样,没有答复我的请求,”长老喊道,“您跟那些失去理智的人一样,都不肯相信我的话,你们都不得好死!我的金子你们不要,我自己留着,我的自由你们不肯归还,上帝会给我的,走吧,我也没有什么再要说的了。”于是长老扔下裹在身上的床单,捡起石膏块,回到圆圈中央坐下,又开始画他的几何线条和做他的演算。

“他在那儿干什么?”从牢房出来的时候总监问道。

“计算他的宝藏呀。”司令官回答道。

对这挖苦话,法利亚只是投以极其轻蔑的一瞥。总监和司令官离开黑牢,看守立即把牢门关上。

“他或许真的有过什么宝藏。”从牢房上来的时候总监说道。

“或许是做梦发了大财,”司令官说,“只是第二天一觉醒来疯了。”

“倒也是,他真要是有钱,也就不会蹲监狱了。”总监说道,话音中赤裸裸流露了贪污受贿的意思。

法利亚长老的奇遇也就到此为止,他仍旧做他的囚徒,只是总监视察之后,他这疯子的名声越叫越大了。

加利古拉和尼禄均为古罗马暴君。都热衷于寻找珍宝,而且都是想入非非。假如他们仔细听听这位可怜的囚徒说的话,一定会赐给他所希求的,而且用如此高价要求的天空和大地,也会赐给他愿出重金的自由。但是当代的国王,都是孤陋寡闻,也没有妄想的胆略,既怕有人偷听他们下达的命令,也害怕别人窥视他们的行动,他们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拥有胜于众人的神性,只是加冕了的常人而已。昔日的君王自认为,或者至少自封为朱庇特罗马神话中的主神。之子,而且多少具有他们那个当天神的父亲的风度,云霄之上的事不为常人所能轻易控制。今日的国王不难企及,所以专制政府把监狱和酷刑的恶果公布于世,他就不高兴。拷问下的遭难者都已是皮开肉绽,血渍斑斑,难得有人能重见天日。至于疯子,这是进行精神折磨,从而在污秽不堪的黑牢中培育的毒疮,哪儿出了疯子,一般总是在哪儿关着。如果有出来的,那也是转藏到某个阴沉昏暗的医院。看守十分吃力送来的,只是一具蓬头垢面的活死人,医生都认不出这是不是人,有没有思想。

法利亚长老是在监狱发了疯,也正因为他疯了,只能在监狱聊以卒岁。

对唐泰斯,总监倒是信守诺言。从牢房回到司令官办公室,他就命令把囚犯花名册给他调出来,有关唐泰斯这犯人的说明是这样写的:

爱德蒙·唐泰斯——拿破仑党狂热党徒,积极参预厄尔巴岛之反扑。

应单人监禁,严加看守。

这条说明的笔迹和墨水同花名册上其他的字不一样,说明是唐泰斯入狱后补写上的。罪名说得非常肯定,根本不可能推翻。这样,总监只是在说明下面又补上一句:“案不可翻。”

总监这次视察唤起了唐泰斯新的希望。他入狱后没有想起计算日子,但是总监把新的日子对他说了,他记住了,而且用牢房顶上掉下的石膏块在他身后墙上写下1816730日。从这天起他每天刻一道,以免再把日子忘了。

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然后是一星期又一星期,然后又是一月又一月。唐泰斯总是在期待着,最初他认为两个星期后会释放。两个星期过去了,他对自己说,他也太愚蠢了,怎么能以为总监还没有回巴黎就管起他的案子呢?总监只有在视察完毕以后才能回到巴黎,可是视察总得要一两个月,于是唐泰斯把时间从两个星期改为三个月。三个月过去了,他又自圆其说了一番,把时间定成六个月。然而,六个月也过去了,把所有日子前前后后加起来一算,他才发觉自己等了10个半月。10个月来监狱章程丝毫未变,也没有任何令人宽心的消息告诉他,问看守,看守照例一句话也不答。唐泰斯开始怀疑起自己神志是否清楚,觉得记忆中的往事不过是头脑中的幻觉,原已来到牢房给他安慰的天使,振着梦幻的翅膀飞走了。

一年以后司令官调任,去阿姆堡当司令,他带走了好几个下属,唐泰斯牢房的看守也跟着走了。新司令官到任,他觉得记住所有犯人的名字太麻烦,于是只用号码来叫他们。这座大班房一共有50间牢房,犯人就按牢房号来叫。这样,那不幸的青年既不姓唐泰斯,也不叫爱德蒙,而只是叫“34号”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