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章 杜伊勒利宫的小书房

基督山伯爵

作者:[法]大仲马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8

不提维尔福雇了三个车夫,一路马不停蹄赶往巴黎,我们先来杜伊勒利宫,看看穿过两三个客厅就到了的那拱形窗的小书房。书房虽小,但博得拿破仑、路易十八和当今圣上路易·菲力普的偏爱,所以名闻遐迩。

书房里国王路易十八正坐在一张胡桃木的桌子前,这是他从哈特威尔带来的桌子,他的一个怪癖就是特别喜爱这张桌子,其实大人物都会有自己的怪癖。他这时漫不经心地听人说话,讲话的人5052岁,头发花白,一副贵族仪表,穿着十分考究。国王一边听,一边在格里菲于斯版的贺拉斯古罗马诗人(65—前8)。一本集子上做眉批。这个版本名气很大,但错误颇多,不过国王那种聪慧博学的见解大多出自这本书。

“您说什么,先生?”国王说。

“我说,我极为不安,陛下。”

“真的吗?难道您也做梦看到了七头肥牛和七头瘦牛?

“不,陛下,那个梦只是向我们预示七年丰收七年饥荒而已,而且有像陛下这样英明的国君,饥荒倒也并不可怕。”

“那又会是什么大祸临头呢,我亲爱的布拉卡?

“陛下,我认为,而且有种种理由认为,南方正酝酿着一场风暴。”

“啊,亲爱的公爵,我认为您的消息不准,正相反,我知道的情况很不错,那边风和日丽天气很好。”路易十八很风趣,喜欢随便说几句笑话。

“陛下,”布拉卡公爵说道,“就算是为了让您的忠臣安心,圣上可否派几个可靠的人去朗格多克、普罗旺斯和多菲内,向您奏明这三省民情?

“我们轻轻歌唱。”国王一边在贺拉斯集子上作批注一边回答说。

“陛下”,朝臣说道,一边又笑了笑,意思是说贺拉斯这半句诗句他也能体会出来,“圣上完全可以相信法兰西国泰民安,不过我以为,臣担心某种亡命企图也不无道理。”

“哪些人?

“波拿巴即拿破仑的姓。本人,或至少是他的死党。”

“我亲爱的布拉卡,您如此惶恐不安搅得我无法工作。”

“而我,陛下,您这样泰然自若叫臣不得安睡。”

“请稍等,亲爱的公爵,请稍等,对这首《当牧人走过的时候》。我有句很妙的批注,等我写完您再接着说。”

谈话中断一会儿,路易十八用非常小的小楷在贺拉斯诗集的书边批上一句话,接着他抬起头,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仿佛是说在评论他人思想的时候,他自己有独到的见解。“接着说吧,我亲爱的公爵,”他说道,“请往下说,我听着。”

“陛下,”布拉卡说道,他本想抢功,故意不提维尔福,“我不得不告诉您,我之所以不安,并不是听了什么无稽谰言或什么道听途说。有个人思想很正统,极得我信任,我要他密切注意南方的动静。”说到这里,公爵迟疑了一下,“他已坐驿站马车赶来向我汇报,说圣上可能会遇上极大的危险,所以我急忙跑来见陛下。”

“大祸莫过于半智半愚。”路易仍在写他的批注。

“陛下的意思是不是我不要再谈这事了?

“没有这个意思,我亲爱的公爵,请伸手自己取。”

“哪只手?

“随您便,那儿,在左边。”

“这儿吗,陛下?

“我告诉您在左边,您却往右边找,我是说在我左边,对,就在那儿,您找公安大臣昨天的报告……呵,当德雷先生本人来了……您是说当德雷先生吧?”路易十八打断自己的话转而问掌门官,刚才掌门官进来通报的确实是公安大臣。

“是的,陛下,是当德雷男爵。”掌门官回答说。

“来得好,男爵,”路易十八略微一笑,接着说道,“男爵请进,把您所知道的关于波拿巴的最新情况向公爵说一说,情况不管有多么严重,一切都不必隐讳。我们来看看,厄尔巴岛是不是座火山?那里会不会硝烟弥漫,喷出熊熊战火——战争,可怕的战争。”

当德雷男爵双手抚着椅子,上身贴着椅子背优雅地晃动了一下,说:“昨天的报告陛下是否已批阅?

“阅过了,您把报告内容向公爵说说,他找不到那报告,详细说说篡位逆贼在他小岛上干了些什么。”

“公爵,”男爵说道,“最近我们从厄尔巴岛得到消息,陛下的臣仆都应为之拍手称快,波拿巴……”说到这里,当德雷男爵望望国王,路易十八正在写一条眉批,连头都没有抬起来,于是男爵接着说,“波拿巴都要闷死了,成天成天地去看隆高纳港的矿工干活。”

“而且以搔痒取乐。”国王说道。

“搔痒?”公爵问,“陛下这句话的意思是……”

“噢,就是这个意思,我亲爱的公爵,您难道记不起来了?这位伟人,这位英雄,这位半神,他得了一种令其痛苦万分的皮肤病——痒疹。”

“另外,”公安大臣接着说,“公爵,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不用多久篡位逆贼必然发疯。”

“发疯?

“疯得必须把他捆绑起来,他的脑子已经衰竭,他时而痛哭流涕,时而纵声狂笑,有的时候他一连几小时在海滩上拿石片砍水玩,要是石片在水面上连弹五六下,他就高兴得好像又打了一次像马伦戈意大利地名,1800年拿破仑在此打败奥军。之战或像奥斯特利茨捷克地名,1805年拿破仑在此打败奥俄联军。之战的大胜仗。您应该承认,凡此种种都是发疯的迹象。”

“要不就是智慧的迹象,男爵先生,智慧的迹象,”路易十八笑着说道,“古代的有名船长也都是到海边以砍石片为消遣,不信可看普罗塔克古希腊作家(50125)。写的《大西庇阿古罗马统帅(236—前184),公元前205年任执政官。传》。”

面对谈笑自若的国王和公安大臣,公爵不由得沉思起来。维尔福怕功劳被别人抢走,没有把秘密和盘托出,不过他说的那些话也的确让公爵坐立不安。

“来,来,当德雷,”路易十八说道,“布拉卡还是不相信,你再说说篡位逆贼是如何归依的吧。”

公安大臣鞠了一躬。

“篡位逆贼归依?”公爵喃喃说道,眼睛望着一唱一合的国王和当德雷,“篡位逆贼真的归依了?

“绝对是真的,我亲爱的公爵。”

“已是循规蹈矩了,男爵,您来解释一下。”

“情况是这样的,公爵,”公安大臣极为严肃地说道,“最近拿破仑在他岛上巡视,他的两三个老兵流露了想返回法国的意思,他准许了,而且勉励他们为他们的好国王效劳,这是他的原话,我可以肯定,公爵。”

“怎么样,布拉卡,您有何感想?”国王说,一时放下了眼前摊着的巨著。

“我说,陛下,公安大臣或我总有一人弄错情况。不过公安大臣负责保卫陛下的安全和荣誉,他不可能出差错,很有可能是我错了。可是,陛下,臣愿意替陛下出面,再问问我说起过的那个人,臣甚至主张,陛下不妨赏光亲自问问。”

“我非常愿意,公爵,只要是您引见的人,我都可以见,但是朕要见的人,手里应该有真枪实弹。男爵,您手上有没有比这更新的报告?这是220日的,今天是33日。”

“没有,陛下,但我时时刻刻在等着新的报告。我从上午就出来了,说不定正好我不在的时候又有报告到了。”

“您去巴黎警察局看看,要是那儿没有,嘿,嘿,”路易十八笑了笑又说,“那就编一份,这不是常有的事吗?

“啊,陛下,”大臣说道,“谢天谢地,在这一方面我们无需捏造任何假报告。每天我们办公桌上堆满了内容极其详尽的告密信,这一大帮写告密信的可怜虫总希望能多少看到他们的功绩,其实他们都是无事忙,当然他们愿效犬马之劳的心是真的。这些人都是在指望运气,希望某一天发生什么料想不到的大事,使他们的预言成为现实。”

“很好,您去吧,先生,”路易十八说道,“别忘了我在等您。”

“我去了马上回来,陛下,过10分钟我一定回来见您。”

“至于我,陛下,”布拉卡公爵说,“我现在去找给我送信的那位先生。”

“请稍等,”路易十八说,“真的,布拉卡,我必须把您的武器更换一下,我想送您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被鹰爪紧紧抓住的猎物想逃也逃不了,同时送您一个字:Tenax(拉丁文:固执。)。”

“陛下,我明白。”布拉卡公爵说道,不耐烦地咬着他的指甲。

“我想就这句话同您商榷一下:气喘吁吁逃跑的弱者,您知道,这里是指一只逃避狼的鹿。您不就是猎人,而且是王室捕狼主猎官吗?这两个双关词:‘气喘吁吁的弱者’,您觉得怎么样?

“妙极了,陛下。给我报信的先生便是您所说的那头鹿,因为他坐驿站马车,用了不过三天的时间,足足走了220里路。”

“那一定是非常疲倦,而且非常焦急,我亲爱的公爵。不过现在我们有了电报,不用三四个小时就送到了,而且连口气都不必喘。”

“陛下,您对这青年的奖励未免太少了,他从那么远的地方赶来,又抱着那么大的热忱,只为向陛下进上一言。他是萨勒维约伯爵推荐找我的,臣恳请陛下就算看萨勒维约伯爵的面上,见一下这青年。”

“萨勒维约伯爵,是我弟弟的侍从长吗?

“是的。”

“不错,他是在马赛。”

“他就是从马赛给我写的信。”

“他信上提了那谋反的事了吧?

“没有,但他给我推荐维尔福先生,希望我能向陛下引见。”

“维尔福先生?”国王大声问,“送信的先生是维尔福?

“是的,陛下。”

“是他从马赛赶来了?

“是他。”

“您早应该提起他的名字才好!”国王接着说,脸上显出有点不安的神色。

“陛下,我以为陛下不会知道他这名字。”

“错了,您错了,布拉卡,这个人兢兢业业,很有修养,特别是很有抱负,确实如此。您知道他父亲叫什么名字吗?

“他父亲?

“对,他叫努瓦基耶。”

“那位吉伦特党徒努瓦基耶?在元老院当议员的努瓦基耶?

“对,就是此人。”

“陛下却启用这样一个人的儿子?

“布拉卡,我的朋友,您就不明白了。我对您说过,维尔福很有抱负。为达到目的,他可以牺牲一切,甚至自己的父亲。”

“那么,陛下,我要不要带他进来?

“马上带他来,公爵,他人在什么地方?

“在下面我马车里等着。”

“您去找他来见我。”

“我马上就去。”公爵如同年轻人一般,敏捷地走出书房,他对王室赤胆忠心,这时他仿佛又成了一个20岁的青年。路易十八一人留在小书房,两眼又一次回到那本半开着的贺拉斯的诗集上,嘴里轻轻吟道:“Justum et tenacem propositi virum(拉丁文:正义和坚定锤炼人。)。”

布拉卡公爵急步下了楼又急步上来,但是回到候见大厅他被拦住等待通报。维尔福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衣服完全不符宫廷穿着要求,典礼官布雷泽先生发现这年轻人竟然这么一身装扮来觐见国王,不禁吃了一惊,心里怀疑起来。但是,公爵只说了“奉圣命”三个字便推开阻拦,尽管典礼官在一旁坚持王室礼仪,维尔福还是被领进小书房。

国王仍然在公爵离开时的那个地方坐着。一开门,维尔福看到国王就在自己的对面,他便一下站住了。

“请进,维尔福先生,”国王说道,“进来吧。”于是维尔福先向国王鞠躬,然后向前迈了几步,等候国王发问。

“维尔福先生,”路易十八接着说,“布拉卡公爵称,您有要事告朕。”

“陛下,公爵的话是对的,望圣上明察事情之重要。”

“先生,报告之前您首先告诉我,据您看,问题是否像他们向我说的那样严重?

“陛下,我认为事情万分火急,不过,我不曾有任何耽搁,事情还不至于无可挽回。”

“请尽量详细地说,先生,”国王说道,他已开始被布拉卡公爵激动的神色和维尔福紧张的语气所感染,“说吧,请从头讲起,我喜欢一切都应有条有理。”

“陛下,”维尔福说道,“我愿如实向陛下禀报,但我倘因过于激动而词不达意,还望陛下恕罪。”说完这一番刻意取悦的话,维尔福朝国王瞥了一眼,看到国王确在和颜悦色地听,于是接着说:“陛下,我十万火急赶来巴黎,为向圣上禀告我亲手办的一个案子。这不是底层百姓家或军队中每天都有的那些作奸犯科,纯属鸡零狗碎,出不了什么大事,那案子是一起真正的谋反作乱,是一场危及圣上宝座的风暴。陛下,那篡位逆贼在三条大船上配置了枪炮,他在运筹某种计划,当然这计划极有可能荒诞不经,但正因为疯狂之极,亦有可能极为可怕。此时此刻他可能已从厄尔巴岛出发。他去向何方?我尚不清楚,但可以肯定,他企图登陆,不是在那不勒斯,便是在托斯卡纳沿岸,甚至直奔法国。陛下必定知道,厄尔巴岛的这位岛主一直同意大利和法国保持着联系。”

“是的,先生,我是知道的。”国王非常激动地说,“最近得到情报,说拿破仑党徒在圣雅克街多次秘密集会。但您说下去吧,您怎么获得这些详情的?

“陛下,我是从一个马赛人身上审问出来的,我对此人早就注意上了,我出来的那一天已将他捉拿归案。此人是水手,生性好闹事,我一向就怀疑他是个拿破仑党分子。他秘密去了一趟厄尔巴岛,见到元帅,受命向巴黎的一名拿破仑党徒传达一项口头指示。至于巴黎的这个拿破仑党徒叫什么名字,我盘问不出来,指示的内容是责令那个党徒鼓动人心,准备复位,陛下,这是审问时交代的原话。看来这卷土重来的事也就近在眼前了。”

“那个人在什么地方?”路易十八问。

“回陛下,他已关入监狱。”

“您认为情况非常严重吗?

“极为严重,陛下,案发的时候我家正在请客,这一天恰好是我订婚的日子。我知道了大吃一惊,立即告别未婚妻和各位朋友,一切都搁下以后再说了。这样我就来到陛下脚前,陈述我的忧心并表我对圣上的一片忠心。”

“对了,”路易十八说道,“记得曾说起过您和圣梅朗小姐的婚事。”

“正是陛下一位忠臣家的女公子。”

“对了,对了。不过我们再来看看那阴谋作乱的事吧,维尔福先生。”

“陛下,我怕他们不仅仅是阴谋作乱,我担心他们是要共谋造反。”

“现在这个时候,”国王微微一笑说,“策划什么叛乱倒也容易,但想成功则就困难多了。其原因正在于,朕刚恢复先祖王位不久,过去、现在和将来无不为朕所张目注视。10个月来各部大臣都在加倍警戒,防范地中海沿岸。假如拿破仑在那不勒斯登陆,还不等他到达皮昂比诺,联军各部都已动员起来;假如他在托斯卡纳登陆,他将四面受敌;假如他在法国登陆,他本人已为人民所深恶痛绝,所带的人马又不过是区区之数,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即可一举战胜,您不必多虑,先生。请相信,您的忠诚朕已记下了。”

“啊,当德雷男爵来了!”布拉卡公爵喊道。这时公安大臣已在门口出现,他脸色苍白,战战兢兢,两腿摇曳不停,仿佛他头晕目眩即将晕厥。维尔福后退一步准备退出小书房,然而布拉卡公爵握住他的手,把他留了下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