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章 20森林骑士

堂吉诃德

作者:[西]塞万提斯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7

“根据人体生长的相关原理,”堂吉诃德说,“她的大腿内侧与脸上那颗痣相应的部位也应该有一颗这样的痣。”

两人絮絮叨叨地拿农妇说事逗乐,堂吉诃德慢慢地认定刚才的农妇是他心目中美丽高贵的杜尔西内亚。桑乔见他如此愚蠢,如此容易上当,他有些忍俊不禁了。两人骑上牲口往萨拉戈萨方向走去。

堂吉诃德一路走一路想着如何战胜魔法的力量,恢复杜尔西内亚原来的模样,桑乔很理解他的心情,劝他想开点。堂吉诃德又走火入魔了,他和桑乔谈起杜尔西内亚的相貌来。堂吉诃德羡慕桑乔曾经见过她的美貌,而自己只能见到她的丑陋,他想打败两个巨人或骑士,好让他们去辨认杜尔西内亚,让他们来向他汇报她的真实长相,桑乔表示支持他。

路上突然横出一架大木板车,车上有一群奇形怪状的人:赶车的人像魔鬼一样丑陋,并排坐在车前面的是一个天使、一个皇帝和一个死神,死神脚边是一个丘比特神。看着这些打扮奇异的怪物,堂吉诃德和桑乔不免有些恐慌。不过堂吉诃德认为这又是一次征险机会,他勇敢地横在车前面,大声喊道:“怪物们,你们是什么人?要去哪里?车上装的是什么东西?”

车夫镇定自若地介绍说:“大人,我们是埃尔马洛剧团的演员,今天上午我们在那个小山丘后面演了一部短剧《死亡会议》,下午还要去演出,因为两处距离比较近,我们就穿着演出服去。”

堂吉诃德说:“我刚才还以为你们遇到危险了呢,愿上帝保佑你们,去演戏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出力的尽管吩咐,我十分愿意为你效劳。不瞒您说,我从小就喜欢戏剧,总是追着剧团到处跑。”

这时剧团的小丑突然来到堂吉诃德面前,他把牛膀胱使劲往地上摔,不停地跳着,他身上的铃铛叮当成响,把罗西南多惊吓坏了。它突然拼命奔跑起来,堂吉诃德使劲勒着它的缰绳,它仍然没有停下来,堂吉诃德重重地摔倒在地。

小丑跳到驴背上,用牛膀胱拍打驴,铃铛又叮当成响,驴也吓坏了,沿着原野飞奔起来。驴跑了,主人又摔倒在地,桑乔不知先顾哪一头,不过他对主人的忠诚战胜了对驴的感情。他来到堂吉诃德身边,扶他骑上罗西南多,又气又急地说:“大人,那个拿牛膀胱的魔鬼带走了我的驴。”

堂吉诃德叫桑乔不要生气,他说那个魔鬼已经把驴放了,驴正走回来。原来小丑跟他骑的驴一起摔倒了,现在驴又回到主人的身边。堂吉诃德决定到牛车上去找个人来替小丑受罚,桑乔劝他不要轻举妄动,因为他觉得车上的滑稽演员都很受宠,而且听说他们杀人不偿命。但堂吉诃德不听劝,坚持要找个人来惩治。

堂吉诃德大声挑衅,车上的人都明白了他的意图,他们纷纷下车,排成壮观的阵势,准备用碎石迎接堂吉诃德的进攻。

一看这阵势,桑乔吓坏了,他连忙向主人喊道:“您若是这么做,那就真是疯了。您想想,我的大人,我相信世界上没有东西可以抵挡得住如此猛烈的雨点般的石头。您想过没有?一个人怎么能打胜一支包括死神在内、有皇帝参加战斗、而且善恶天使都为之助威的军队呢?您这不是勇敢,而是鲁莽!”

堂吉诃德对桑乔的劝说不以为然,他只想到剧团的演员们并不是骑士,不应该向他们挑战,于是他最后决定收手。他调转马头,桑乔也骑上他的驴。剧团的演员们也回到了车上继续赶路。

主仆二人继续赶路,两人说话说到大半夜,不知不觉都困了,桑乔在一棵栓皮槠树下睡着了,堂吉诃德也靠在一棵粗壮的圣栎树上打盹。

过了一会儿,堂吉诃德醒了,他感到背后有声音。他猛回头看到两个骑马的人。堂吉诃德费了很大劲才把桑乔弄醒,他对桑乔说我们又遇险了。桑乔说但愿上帝分一个油水多点的险情给我们。堂吉诃德说躺在那里的骑士有点不高兴,垂头丧气的。堂吉诃德说这是险情的开端。桑乔说看来这个骑士是坠入情网了。

这时,突然传来森林骑士的歌声,唱了一会儿,只听到“哎”了一声结束了歌唱,他开始说些心碎情断的话。森林骑士隐约听到有人在议论他,便停止了哀叹,问道:“是谁?是快乐的人还是痛苦不堪的人?”

堂吉诃德回答说是痛苦不堪的人。森林骑士说那我们是同病相怜,还让他们过去。堂吉诃德和桑乔走了过去,森林骑士抓住堂吉诃德的手说:“打从躺在这里我就知道你们也是游侠骑士,这种地方是游侠骑士特定的休息区。”

堂吉诃德说:“我的确也是个游侠骑士,我内心也有悲伤,但我不会因此失去怜悯之心,我知道你正为情所伤所恼。”森林骑士问他是不是也坠入情网了,堂吉诃德承认自己也坠入情网,他说自己处理得当,所以痛苦便成了幸福。

他们两人正热火朝天地聊着,桑乔在旁边插嘴,他们指责桑乔是个为数不多爱插嘴的侍从。桑乔正要辩解,森林骑士的侍从便拉着桑乔的胳膊说:“让咱们的主人痛痛快快地交流他们的恋爱史吧,我们也找个地方说会儿话。”

桑乔说正好可以让他看看自己是不是那种为数不多爱插嘴的人,说着,两个侍从走到别处和他们的主人一样进行一场有趣的交谈。

森林骑士的侍从说当侍从的日子不好过,没有面包吃的时候只能喝西北风,桑乔有同感,桑乔说只想苦尽甘来,到时候混个岛屿总督的美差也满足了,主人已经承诺过多次了。森林骑士侍从说:“总督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有些很不幸,经常郁郁寡欢,混得好的也是心事重重不得安宁,做我们这一行的最好都回家去做些轻松点的事,比如养养鸟、钓钓鱼。世界上恐怕没有一个侍从穷得连一马或狗或钓鱼竿都没有的。”

“你说的我家里除了马没有,其他的都有,而且我家还有一头大灰驴。”

森林骑士的侍从很羡慕桑乔,过了一会儿他说:“我决定离开我那个疯疯癫癫的游侠骑士,回老家哺育我那三个像东方明珠般的孩子了。”

桑乔也谈起了自己的孩子,他说他有两个孩子,尤其是他十五岁的女儿,他决定让女儿去做伯爵夫人。森林骑士的侍从说:“她不仅可以做伯爵夫人,而且可以做森林里的花仙子,噢,这个婊子养的,太棒了。”

桑乔生气道:“她不是婊子养的,她妈更不是婊子。只要我活着她们就休想当婊子。嘿,您说话得注意礼貌,你这话很不合适呢,亏得您跟着伟大的游侠骑士四处征险!”

“咦,您怎么把这么高级的赞扬理解错了?”森林骑士的侍从惊讶地说,“您难道不知道吗?如果一位骑士在斗牛时,他往牛背扎了漂亮的一枪,围观的人往往会说:‘嘿,这个婊子养的,干得真棒!’这句话貌似粗野,实际上是很高级的赞扬。另外,如果你的子女做出没出息的事来你就不要认他们。”

“当然不会认。”桑乔说,“既然如此,你完全可以把我的老婆和孩子叫做婊子了,他们对这种赞扬绝对受之无愧。我鬼迷心窍了,竟然再一次当上了骑士侍从的行当,我梦想有一天,魔鬼把一袋钱放在我唾手可得的地方,我抱回家就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因此,我打算跟我的骑士主人忍辱负重,我的主人与其说是骑士不如说是疯子。”

森林骑士的侍从说:“要说疯子,我觉得我的主人简直是天下第一。”

“他大概是被爱情蒙住了理性的头脑了吧?”

“是的,他爱上了班达利亚的卡西尔德亚。世界上恐怕再没有比这个女人更冷冰冰的了,她还有一肚子坏水。”

“看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的主人比我的主人更加愚蠢,这样我就放心了。”桑乔说。

“蠢是蠢,但是很勇敢,论起卑鄙来,比愚蠢和勇敢的还要厉害得多。”

“我家主人就不卑鄙,人很单纯实在,绝无害人之心,我是打心眼里喜欢他,他就是再愚蠢点我还是会追随他的。”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