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九章 19第三次出征

堂吉诃德

作者:[西]塞万提斯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7

堂吉诃德和桑乔在屋里还没有嘀咕完,桑乔一直说着岛屿总督和工钱的事。堂吉诃德嫌桑乔又笨又多嘴。

这时,参孙来了,女管家和外甥女想听听参孙如何劝说堂吉诃德,也跟着进来了。参孙进来后热情地抱住堂吉诃德说:“游侠骑士,您是西班牙的典范与骄傲!谁想阻挠你第三次出征呢?即使他挖空心思、绞尽脑汁也不会得逞!”说完他又转向女管家说:“管家夫人,我们知道骑士做出第三次出征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如果我们阻止他,只会延误他除暴安良、保护少女孤儿、帮助寡妇和已婚妇女等高尚的事业。堂吉诃德大人,您最迟明天就该上路了。如果有需要,我本人和我的财产都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假如能让我做您的侍从,我将感到无比光荣。”

堂吉诃德得意地对桑乔说:“桑乔,你瞧见没有?世界上愿意做我侍从的人比比皆是。参孙大人身体健康,手脚敏捷,沉默寡言,是做游侠骑士侍从的好料。不过我不想糟蹋文坛的骨干,随便找个侍从就行了,反正桑乔是不愿意做我的侍从了。”

桑乔两眼含着泪连忙说:“我向上帝保证,我愿意去!大人,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人,我刚才跟您说加工钱的事完全是因为想取悦我老婆。只要您立个遗嘱,加个补充条款,这样就两全其美了。咱们马上就可以上路,我再次请求当您合法的侍从,而且保证要比过去做得更好。”

堂吉诃德和桑乔拥抱言和。他们决定三天以后出发。女管家和外甥女对学士大骂一通,她们还揪自己的头发,抓自己的脸,像哭丧婆一般哀嚎堂吉诃德的第三次出行。

三天后,两人踏上了前往托博索的路程。堂吉诃德骑着罗西南多,桑乔骑着他那头驴,褡裢里带着干粮,衣兜里装着钱。堂吉诃德决定去领受世上独一无二的杜尔西内亚的祝福和准许。他认为有了她的准许,他就可以顺利地应付一切危险和苦难。桑乔表示赞同,桑乔说他那一次是隔着墙头见到的杜尔西内亚。堂吉诃德说为什么是隔着墙头而不是在走廊或者皇宫里和她搭话。

桑乔说:“我看见托博索的杜尔西内亚夫人时,她正在簸麦子,她扬起的灰尘蒙住了她的脸,使得她黯然失色。”

“你为什么坚持认为我的杜尔西内亚夫人在簸麦子呢,桑乔!”堂吉诃德生气地说,“贵妇们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她们生来只做那些表现其贵族身份的活动和消遣。”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着令人啼笑皆非的话。第二天傍晚,他们终于看到了托博索城。堂吉诃德为即将见到杜尔西内亚而精神振奋,桑乔却为从没见过她而发愁,他根本不知道她的家在哪儿。

堂吉诃德决定到夜深人静再进城,时辰未到,两人便在离托博索不远的圣栎树旁待着。桑乔希望天越黑越好,好为他找不到地方开脱。大约凌晨三点钟,他们进城了。这时万籁俱寂,人们都在沉睡,不时传来几声驴嚎、猪哼和猫叫声。这些此时显得格外刺耳,堂吉诃德有种不祥的预感。

堂吉诃德急于见到杜尔西内亚,他指着前面一团黑影对桑乔说:“你看,桑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一大团黑影应该就是杜尔西内亚的宫殿映出来的。”

桑乔说:“那您带路吧,不过,要我相信那就是宫殿的话,简直是做白日梦!” 桑乔只好如实告诉堂吉诃德他没见过杜尔西内亚的真相,但堂吉诃德根本就不相信。

桑乔说天要亮了,让堂吉诃德到城外找个树林先躲一会,等他找到杜尔西内亚的家后再带他去。堂吉诃德说让桑乔先代表他去问杜尔西内亚是否愿意见他,桑乔满口答应一定会带好消息回来。

堂吉诃德说:“桑乔,当那个美丽的太阳在你的面前发出光芒时,请不要眼花缭乱。千万要把她接见你的情况都记住,当你向她陈述我的旨意时,她的脸色是否大变,是否坐立不安,表情是否变幻无常,是否去整理她的头发。桑乔,你现在应该知道,谈到爱情时,人们的动作往往是他们灵魂深处极其准确的反映。去吧,朋友,愿你带回好消息。”

桑乔抽打着他的驴走了,堂吉诃德骑在马背上,满腹愁肠,忐忑不安。桑乔边走边自言自语:“让我去哪儿找一名叫杜尔西内亚的公主?如果托博索的人知道我是来勾引公主的,我岂不是会被打得体无完肤?在托博索找杜尔西内亚不亚于大海里捞针!种种迹象表明我的主人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而我比他还笨,所以就得跟随他、服侍他。实在不行,我只得随便找一个农妇说是杜尔西内亚夫人。如果他不信,我就发誓。他如果还不信,我就再发誓。他若是坚决不信,我就一口咬定,绝不松口。希望他会认为是某个仇恨他的魔法师改变了杜尔西内亚的模样。”

桑乔一直等到下午都没见到妇人路过。正当他想转身回去找堂吉诃德的时候,有三个各自骑着公驴的农妇正走过来。他心想这是个绝好的机会,连忙骑上驴飞奔着跑去找主人。堂吉诃德看到桑乔兴奋而来,他连忙迎上去:“是不是有好消息了?”

桑乔说:“请您现在骑上马,去见托博索的杜尔西内亚夫人,她带着两个侍女来了。”堂吉诃德惊喜道:“天啊,你别骗我,千万别用虚假的喜讯来解脱我的伤感。”

“我骗你有什么用?”桑乔说,“你快看,咱们的女王来了,还有她两个侍女,她们的头发迎风飘动发出缕缕光芒。”

堂吉诃德说过去吧,他承诺说要为这个好消息送给桑乔最好的战利品。等三个农妇走近了,堂吉诃德一看她们是农妇,便问桑乔是不是搞错了。桑乔说:“您是不是眼睛长在后脑勺上了?您没看到这三位像正午的太阳一样光芒四射?”

堂吉诃德说他只看到三个骑驴的农妇。桑乔狡辩说她们正是堂吉诃德要找的人,见到主人还半信半疑。桑乔便跪在农妇面前说:“美丽高贵的公主,请您当之无愧地接受已被您征服的骑士的致意吧。在您的面前,他紧张不安,脉搏全失,呆若木鸡。他是曾历尽千辛万苦的曼查骑士堂吉诃德,我是他的侍从桑乔。”

堂吉诃德将信将疑,瞪着眼睛也跟着桑乔跪在农妇面前,他发现那不过是个宽脸庞、塌鼻子的农妇,心里存有疑虑而不敢开口。几个农妇见到两个怪异的男人拦去了她们的去路,被桑乔最先拦下的农妇开口骂道:“倒霉鬼,让开,放我们过去。我们还有急事呢。”另外两个农妇中的一个说:“我的驴呀,我给你挠痒痒吧。你看看这两人,竟拿我们寻开心,走你们的路吧!让我们也赶路。”

桑乔问她们为何见到至尊的骑士竟然不动心。堂吉诃德叫桑乔起来,他对农妇们说:“厄运总是纠缠着我,高贵的夫人,你是我期望的勇气,是解除心灵之痛苦的唯一希望!可恶的魔法师总来迫害我,使美丽的你在我面前变成了一个可怜的农妇,假如魔法师没有让我变得丑陋可憎,就请你温情地看看我吧。”

“你简直能当我爷爷了,”农妇气恼地说,“竟说这种肉麻的话!快让开,让我们过去。”

桑乔让出路来,农妇们走了过去,那位被认为是杜尔西内亚的农妇抽打一下她的驴,驴便飞奔起来,“杜尔西内亚”一不留神地摔在地上。堂吉诃德想过去扶她,桑乔已经扶住了,堂吉诃德想把她抱上驴背上,可农妇敏捷地起身上了驴背,那个轻巧劲简直像个男人。

三个农妇飞奔而去。

堂吉诃德对桑乔说:“你看魔法师多么可恶,竟然把我的杜尔西内亚变成一个丑陋的农妇,同时剥夺了我和她短暂相聚的快乐。桑乔,刚才我要抱她骑上那只像驴的那个东西时,我闻到了一股大蒜味,熏得我差点儿没晕过去。”

桑乔说:“这些居心叵测的魔法师,恶棍!他们把夫人那夜明珠般的眼睛变得像栓皮槠树的虫瘿,把她金黄色的头发变得像黄牛尾巴毛,还除掉了她身上的香味。不过,说实话,我觉得她不仅不丑,而且很美,她嘴唇右侧上方有颗痣,上面有七八根金丝般黄毛,那绝对是锦上添花。”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