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八章 18知己参孙

堂吉诃德

作者:[西]塞万提斯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7

有个男孩子飞快地跑去堂吉诃德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的女管家和外甥女,说堂吉诃德面黄肌瘦、奄奄一息地躺在牛车的一堆干草上回来了。两个善良女人的惊叫起来的声音真让人怜悯,她们不由自主打了自己的嘴巴,又不停地诅咒那些邪恶的骑士小说。

桑乔的妻子胡安娜听到他们回来的消息也赶来了。桑乔和胡安娜有一搭没一搭地打趣。堂吉诃德的女管家和外甥女把他抬进屋里,给他脱掉了衣服,让他在他那张旧床上躺下。堂吉诃德总是斜眼看着他们,一时认不出来她们是谁,也没弄明白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神甫叮嘱堂吉诃德的外甥女好好照顾她的舅舅,告诉她们这回费了很大劲儿才把堂吉诃德弄回来,注意可别让他再跑了。神甫还说给他做些补心补脑子的食物,因为据分析,堂吉诃德就倒霉在脑子上。两个女人一再承诺,一定会像看犯人一样看着他。神甫走了之后,两个女人喊声震天,诅咒骑士小说。最后,她们担心堂吉诃德待身体稍微有所恢复就又会跑掉。

堂吉诃德在家昏睡了几天几夜。他醒来后,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一场梦。神甫和理发师来看望堂吉诃德。堂吉诃德穿着一件绿呢紧身背心坐在床上,头戴红色托莱多式帽子,干瘦得像具僵尸。堂吉诃德很热情地招待他们,他们开始热烈地交谈,谈治国安民,抨击时政,俨然三个立法者。堂吉诃德讲得头头是道,思维敏捷,神甫和理发师都以为他已经恢复了正常。女管家和外甥女也以为堂吉诃德好了,都双手合十感谢上帝的恩惠。

神甫改变了原来不提及骑士内容的话题,他向堂吉诃德列数了来自京城的消息,其中有一条确切消息说土耳其强大舰队已经逼近,但是不知道如此强大的力量目标在哪里,国王陛下已经部署了兵力。堂吉诃德说:“如果国王陛下愿意听我的话,我就会告诉他如何进防御。”

神甫听闻大惊:“可怜的大人,你疯狂之极,愚蠢之极。”理发师倒想听听堂吉诃德能说出什么建议来,可堂吉诃德说天机不可泄漏,万一传出去,别人就要拿他的主意去邀功。理发师和神甫再三起誓不会说出去,堂吉诃德这才说:“国王陛下应该把西班牙所有骑士都召集到皇宫里来,哪怕才来几个人,也能八面威风。要知道,一个骑士能打败一支二十万人的军队呢。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英勇壮烈的骑士故事呢?我真是生不逢时。”

堂吉诃德的外甥女连忙打断他:“舅舅,你要再去做骑士,我就去死!”

堂吉诃德对外甥女的话置若罔闻,继续说:“我再说一遍,不管部队有多强,不管是从天上还是地上来,我都可以消灭他们,只有上帝知道。”

看到堂吉诃德旧病复发,大家只有摇头叹息。神甫和理发师闲着没事,就引导他继续发挥想象,信口开河一番。突然院子里传来女管家和外甥女吵吵嚷嚷的声音,原来是桑乔要来看堂吉诃德,女管家和外甥女不让他进来,她们认为桑乔欺骗了堂吉诃德,带着他到处疯跑。桑乔辩解说:“恰恰相反,是堂吉诃德带着我疯跑,还许诺我一个岛屿,我现在还等着那个岛屿呢。”

神甫和理发师饶有兴趣地听着她们三人的对话,堂吉诃德却担心桑乔一不留神儿把他做的事说出来,就让她们放桑乔进来。神甫和理发师见堂吉诃德头脑里那些胡思乱想根深蒂固,不禁对堂吉诃德恢复健康感到绝望。而桑乔也深受堂吉诃德的影响。对于主仆二人的走火入魔,他们失望地摇摇头,起身告辞了。

堂吉诃德带桑乔到他的房间里关上门,对桑乔说:“你刚才说我骗了你,我感到很难过,我也没比你好受多少啊。算了,这些是小事,你告诉我,外头的人是怎么议论我的?”

“他们都说你是个疯子,也说我愚蠢到家了。唉,说什么的都有,连带我被说得体无完肤。”

“桑乔,你也看到了,凡是有些成就的人都会被人谗害和恶性攻击的。”

两人同病相怜地调侃一番,直到谈到一名村里的学士,桑乔说据学士参孙说有人已经把堂吉诃德的故事编成了书,书名就叫《堂吉诃德》。堂吉诃德欣喜万分,便让桑乔去请学士来家里。

桑乔去请学士的工夫,堂吉诃德便山南海北地乱想着,一定是鸿篇巨著;但是一想到作者是个臭名昭著的摩尔人,众所周知,摩尔人招摇撞骗、诡计多端,他又有些不放心,他最担心摩尔人会给他和杜尔西内亚的爱情抹黑。

参孙跟着桑乔来了,参孙长着圆脸庞,塌鼻梁,大嘴巴,一看就是个心术不正之人。他一见到堂吉诃德就跪下说:“堂吉诃德大人,我发誓,你是西班牙空前绝后的著名骑士,幸亏有个好心人写了您的事迹,让大家欣赏到您的伟业。出书的事千真万确,已经印刷了一千册。论美名你已经超过了所的骑士。书中写您临危不惧,历尽艰险,忍受了各种苦难,你的种种征险经历在书里都得到真实的再现。此外,您同托博索的杜尔西内亚夫人的精神恋爱保持了难得的忠贞,这些都是值得赞颂的。”

桑乔插嘴道:“我们的罗西南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于是我们同杨瓜斯人大打出手那段有吗?”

“都无一遗漏地都有,就连你在被单里飞腾也有。”

桑乔最不希望被人提出这段糗事,他连忙辩解道:“错了,我是在空中飞腾。”

堂吉诃德和桑乔因为某些地方意见不合拌了几句嘴。最后,参孙说目前这部名为《堂吉诃德》的小说广为流传,大人小孩子都抢着看,人们简直爱不释手。

他们正在谈论着哪些该写哪些不该写时,罗西南多突然在外面嘶鸣起来,堂吉诃德觉得这是个催促他们出征的好兆头,他决定三四天后出征。桑乔只想主人尽快出征以取得某个岛屿,好让他出任总督。商量到最后,堂吉诃德和桑乔取得一致意见,决定八天后出征,堂吉诃德还请参孙替他们保密,尤其不能让他的管家和外甥女知道。

可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虽然谁也没有说,但是种种迹象表明堂吉诃德又要第三次出门了。女管家和外甥女想尽各种办法,想让堂吉诃德打消这个愚蠢的念头,可似乎是对牛弹琴,堂吉诃德根本就听不进去。尽管如此,她们还是苦口婆心地劝他别再做傻事了。

女管家说:“主人,如果您不踏踏实实地在家里呆着,而像个幽灵一样到处自找苦吃,可就别怪我向上帝和国王求助了。”

外甥女也说:“舅舅大人,你都是被那些可恶的小说给害的,你应该知道那些书上写的东西全都是胡说八道、伤风败俗的东西。”

堂吉诃德说:“我向上帝起誓,如果你不是我的外甥女,我就会狠狠地惩罚你,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竟敢对骑士品头论足,如果阿马迪斯大人听到了怎么办?” 说着说着他开始跑题,又扯到骑士小说中去了。

外甥女打断他说:“你知道的还真多!可你总是睁眼说瞎话,你已经风烛残年、疾病缠身了,却想让别人认为你年富力强,您还自以为是骑士,其实您根本不是。”

这时桑乔又来叫门了,女管家一听是桑乔都烦透了。堂吉诃德把桑乔迎进屋里,两人在屋里嘀嘀咕咕,女管家猜他们又是商量着再次出征的事。情急之下,她便去找参孙,让他去劝堂吉诃德放弃那些荒谬的想法。见到参孙她便跪下说:“参孙大人,我的主人肯定是憋不住了。”

“什么憋不住了?他身上哪儿漏了?”

“不是哪儿漏了,而是他那股疯劲又上来了。他又想出门发疯了,这是第三次了。第一次,他被打得浑身是伤,被驴驮回来。第二次,他被人关在笼子里被送回来,他那副面黄肌瘦的惨相,就是他亲娘恐怕也认不出来了。为了让他能恢复正常,我用了六百多个鸡蛋。”

“您不用担心,”学士说,“您赶紧回家给我准备点可口的午饭吧。回去的路上念念《亚波罗尼亚经》吧,我马上就去,到时候您就知道我会怎么做了。”

女管家走了之后,参孙立刻去找神甫商量这件事。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