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七章 17总算回家了

堂吉诃德

作者:[西]塞万提斯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7

神甫只好同意堂吉诃德下来解手顺便休息一会儿,从笼子里下来的堂吉诃德乐坏了。他尽情地伸伸懒腰,然后跑到罗西南多身边拍了拍马屁股,对马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跟桑乔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彻底放松后他更急于实施桑乔的计划。

大家在草地上坐下,牧师便和堂吉诃德聊了起来,牧师发现堂吉诃德的思维敏捷明智,可不知道为什么,一谈到骑士他就会犯糊涂,就像中了邪。牧师动了恻隐之心,他劝说堂吉诃德不要相信骑士小说中所写的东西,告诉他这些东西就是导致他被人关在笼子里,放在牛车上到处展示,就像动物园里被展示供人玩乐的狮子或老虎。

堂吉诃德说:“您是想告诉我世界上根本没有游侠骑士,小说都是胡编滥造,我不应该相信?”牧师高兴地说:“正是这样。”

“您还说我读得走火入魔了,才会被关在笼子里?”牧师点头微笑,以为堂吉诃德终于醒悟过来了。可是堂吉诃德马上又说:“可是,大人,我认为失去理智的人正是您,您反而对我大放厥词,你说写骑士小说的人应该受到处罚,恰恰相反我认为像您这样的人才应该受到处罚。您说世界上根本没有阿马迪斯,就好比说太阳不发光,泥土不能养育万物一样。”

堂吉诃德絮絮叨叨、混淆是非地高谈阔论,让牧师叹为观止。他无意口和他争辩,但堂吉诃德谈论到有关《圣经》里的内容,牧师觉得他是在亵渎神明,于是两人开始一番唇枪舌剑的辩论。他们两人争辩得筋疲力尽,最后不了了之。

这时来了几个羊倌,他们也坐在那片草地上一边吃东西一边交谈。他们和堂吉诃德的交谈后,认定他是个疯子,他们嘲笑起堂吉诃德来,还说他的脑子不正常。堂吉诃德大怒,抓起一块面包扔到羊倌的脸上。也许是用劲太大了,羊倌的鼻子都被砸歪了。

羊倌没想到堂吉诃德真的动手,便不顾一切地向堂吉诃德扑过去,卡住了他的脖子。若不是桑乔及时赶来,堂吉诃德肯定被掐死了。桑乔从背后抓起羊倌,把他推倒在餐布上,餐布上的盘子和杯子一片狼藉。堂吉诃德翻身骑在羊倌身上又踢又砸,羊倌血流满面。情急之下,他想在餐布上找一把刀子反击,牧师和神甫及时制止了他,理发师迅速把羊倌从堂吉诃德身子下面拉了出来。羊倌起来后,突然挥拳向堂吉诃德的脸上猛击过去,堂吉诃德一个猝不及防,也同羊倌一样血流满面。牧师和神甫怔了一下,然后捧腹大笑,几个团丁也看得正起劲儿,不由地起哄助阵,仿佛在看两只狗在撕咬。看到主人受伤,桑乔心急如焚,他想去帮助主人,却被牧师的佣人抓住脱不开身。

架打得热火朝天,看热闹的兴高采烈,这时突然传来忧伤而沉闷的喇叭声,大家循声看过去。最激动的还是被羊倌压在身下的堂吉诃德,听到喇叭声他似乎忘记了疼痛,他对羊倌说:“魔鬼兄弟,别打了行不行?我承认你的力量制服我了。我请求休战一小时,实话告诉你,那个痛苦的喇叭声正提示我,我该进行一次新的征险了。”

羊倌打累了,也无心恋战,便放开了堂吉诃德。堂吉诃德站起来,转头向传来喇叭声的方向望去,看见从一个山坡上走来了很多穿白色衣服的人,他们一边走一边鞭打自己,看样子像是一群在赎罪的教徒。

原来当地一直没有下雨,人们就结队游行祈祷、苦行,请求上帝开恩下点儿雨以解旱情。这些人要到山坡上的圣庵去求雨,堂吉诃德也许是被羊倌打糊涂了,一时忘了这是他司空见惯的事情,脑子里灵光一闪,以为这又是一次需要他这位游侠骑士来完成的征险之事。

堂吉诃德认为那些人抬的雕像是被歹徒劫持的贵夫人,他当机立断,飞快冲向正在溜达着吃草的罗西南多,翻身上骑上马。堂吉诃德手持皮盾,催马向前,罗西南多迅速向前飞奔,冲向那些苦行赎罪的教徒。神甫、牧师和理发师大吃一惊,可是想拉住堂吉诃德已经不可能了,他已经跑得很远了。桑乔突然想起什么来,他大喊道:“你要干吗啊,大人?真见鬼,竟干扰起天主教的事儿来!他们是结队行进的苦行教徒!他们抬的那个只不过是圣母像!你要干什么呀,大人,这回你可真是做错了!”

堂吉诃德冲到队伍前面,用力勒住罗西南多的缰绳,嘶哑着说:“你们这些蒙着脸的人,想必不是什么好人,现在请你们注意听我说。”

走在前面抬神像的几个人首先停下来了,大家都惊讶地看着古怪的堂吉诃德和他瘦骨嶙峋的马。堂吉诃德说:“我的话很简单,就是请你们把抬着的夫人给放了,她愁苦的表情说明她是被你们胁迫的,你们要是一意孤行,就休想从我这里经过。”

一听这话,大家不禁哈哈大笑。堂吉诃德怒火中烧,他持剑向抬架冲去,其中一个抬架子的人连忙放开架子,举着用来支撑抬架的桠叉挡住了堂吉诃德的剑,叉形架“叭”的一声被劈成两半。抬架人不甘示弱,举起手中剩下的那半截桠叉,打中了堂吉诃德一侧肩膀。堂吉诃德的皮盾抵挡不住,他翻下了马。

气喘吁吁的桑乔地赶过来时,堂吉诃德已经躺倒在地,而抬架人还想挥动他的桠叉。桑乔大声地喊叫抬架人不要再打了,说堂吉诃德是个疯子,要不是因为神志不清,他是不会伤害任何人的。抬架人收了手,因为他看见堂吉诃德瘫在那里,失去知觉,他以为他死了,于是慌忙把长袍往腰间一掖,逃之夭夭。

神甫一行人这时赶来了。教徒们见一下子跑来这么多人,还有手持火枪的团丁,唯恐遭到他们的围攻,马上围在神像周围,摘掉头上的尖纸帽准备迎战,教士们也抄起烛台准备自卫。桑乔以为堂吉诃德死了,扑在他身上号啕大哭。

神甫同那群教徒中的一位神甫是老熟人,神甫把堂吉诃德的情况跟他说明了,他便对他们的人打了招呼,这一下双方的顾虑才消除了。

桑乔扑在堂吉诃德的身上,泪流满面,痛哭地哭喊:“啊!骑士大人,你竟因为挨了一棍子英年早逝!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你不仅是你们家族的光荣,也是整个曼查乃至整个西班牙的骄傲!没有了你,歹徒们就会肆无忌惮地到处作恶!你向来忍辱负重,扬善惩恶,反正你这一生已经尽了游侠骑士之所能,你死得其所,死得光荣!”

桑乔连哭带喊了一会儿,堂吉诃德竟然醒了过来,原来他并没有死,只不过是被打晕了。他睁开双眼,看到痛不欲生的桑乔,他开口便说:“杜尔西内亚夫人,你在哪里?与你分离的痛苦远远大于现在这些皮肉之苦。桑乔,我的朋友,请帮帮忙,让我坐回到那辆中了魔法的牛车上去。我有一只肩膀被打残了,不能再骑马了。”

看到主人醒过来,桑乔惊喜万分,他抹干眼泪,说:“主人,您没死实在是太好了,我非常愿意把您再送回牛车上去。咱们现在就回老家去,到了老家后,咱们重振旗鼓,养精蓄锐,搞一次真正有利可图的、声名远扬的征险。”

堂吉诃德高兴地说:“桑乔,你说得对极了,咱们先等目前这股晦气过去再行动,会更稳妥。”

神甫和理发师认为这正是把堂吉诃德送回老家的良好时机,牧师和神甫对堂吉诃德说,就按照他的意愿去做。他们认为桑乔的简单头脑这回竟然发挥了一点作用,感到万分庆幸。大家把堂吉诃德像原来那样绑回到牛车上,行囊收拾妥当后便继续赶路。团丁不想再陪同他们往前走了,于是神甫按照约定给了他们酬劳。牧师也想就此告别,他请求神甫要把堂吉诃德的治疗情况告诉他。大家各走各的路。

六天之后,神甫一行四人回到了堂吉诃德的故乡曼查。他们到达村庄时是个大白天,又正巧是星期日,人们都聚集在村里的广场上玩乐,送堂吉诃德坐的牛车从广场中间通过。大家认出车上装的竟然是同村的贵族老乡时,都感到非常惊讶。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