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六章 16回家

堂吉诃德

作者:[西]塞万提斯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7

桑乔似乎真的中了魔法,竟然口出秽语,堂吉诃德感到丢脸,便狠狠地骂了一顿桑乔。费尔南多等人劝说堂吉诃德别再骂桑乔了,桑乔低三下四地跪下来求主人原谅他,堂吉诃德气消后便原谅了桑乔。

神甫他们决定不再烦劳多罗特亚和费尔南多。他们要雇用一辆路过的牛车把堂吉诃德送回去,他们在牛车上装了笼子,让堂吉诃德舒舒服服地待在里面。费尔南多和团丁们按照神甫的吩咐,都蒙着脸装扮成身份不同的人,让堂吉诃德认不出他们是他在客店里见过的人。堂吉诃德经过几番打斗,累得已经沉沉睡去。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悄悄潜进堂吉诃德的房间。堂吉诃德鼾声如雷,在全然未知的情况下被大家绑得结结实实的,并放进笼子里。

待堂吉诃德醒来,已经动弹不得,他惊讶地看着这些陌生的面孔,他的怪诞念头又闪现出来,相信这些模样怪异的人就是城堡里的鬼怪。桑乔虽然也差一点患上主人一样的疯病,但他还是能认出那些化了妆的人来。不过他一直没有捅破,想看看神甫他们要把主人怎么样。

这时突然听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说:“骑士,不要害怕被囚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尽早完成你的征险大业。囚禁只有等到你和托博索的杜尔西内亚接受婚姻枷锁时才会结束。你马上就会得到高官显爵和丰厚的酬金,上帝与你同在!”

堂吉诃德听到这番话便放心了,因为那人允诺他和杜尔西内亚结成姻缘。不久的将来,从杜尔西内亚肚子里会生出很多属于他的幼崽,这将是曼查世世代代的光荣。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说:“如果这些诺言能够实现,我将视我的牢笼为洞房,把我现在躺的这张床视为松软的婚床和幸福的温床。还有,我相信不管我将来的命运怎么样,我的侍从都不会抛弃我,至于他的工钱,我在遗嘱里写清楚了。”桑乔毕恭毕敬地向堂吉诃德鞠躬,并吻了他的双手。

堂吉诃德舒舒服服地呆在笼子里还滔滔不绝地谈论起骑士小说来,桑乔和他调侃,他们的调侃非常有趣,大家都忍俊不禁。神甫给团丁报酬,请他们一路护送他们到目的地。临出发前,客店的老板娘、店主的女儿和丑女仆都装作为堂吉诃德的不幸流泪,堂吉诃德安慰她们说:“夫人们,请不要哭,如果连这一点挫折都承受不了,那算什么骑士?像我这样英勇的骑士遭受一点不幸是很正常的。我要走了,如果以前有什么冒犯你们的地方,请原谅,那一定是我无意中造成的。如果我能从笼牢中解放出来,我一定会回来报答你们、效劳你们的。”

店主把《无谓的猜疑》的手稿送给了神甫。神甫一行人和多罗特亚、费尔南多和卢辛达一一告别。团丁手持火抢走在牛车两侧,桑乔则骑着驴,手里牵着罗西南多。走在最后的是神甫和理发师。神甫和理发师都戴上头套,以防堂吉诃德认出他们来。堂吉诃德老老实实地呆在笼子里,神情安逸,不像个活人,倒像一尊雕像。

他们走了不到两西里地,来到一个山谷旁。这时,有六个装扮得像牧师一样的人骑着骡子走过来,他们看到了关在笼子里的堂吉诃德,感到很惊愕,当看到牛车两旁的团丁,他们想大概笼子里的人是个囚犯。其中一个牧师问团丁怎么回事,团丁说还是由笼子里的人亲自说吧。

堂吉诃德便对牧师说:“大人,我是个游侠骑士,虽然遭到各种嫉妒和诋毁,但英名依然会长存,供后人仿效。我遭到万恶的魔法师的嫉妒和欺骗,被他们施了魔法才关进了这个笼子里。”

神甫附和着说:“是的,主教大人,他是被魔法制服了才被关在笼子里的,并不是犯了什么罪过,无论嫉妒他的人如何害他,他的英雄事迹都将刻在坚硬的青石板上。”

牧师们被他们的话搞得莫名其妙,吃惊得快要划十字了。这时,桑乔突然串出来说:“大人们,要说我主人中了魔法那肯定是弥天大谎,他神志清楚得很,甚至比我还清楚,他能吃能喝,像个中魔法的人吗?”桑乔又转向神甫说:“神甫大人,你以为我没认出你来吗?告诉你,你就是遮得再严我也一样能认出你来,你想耍什么花招以为我不知道吗?要不是因为该死的魔鬼,我的主人都已经和米科米科娜公主结婚了,凭我主人的乐施慷慨我现在怎么着都能混个伯爵当。大人,是什么魔鬼让你这样虐待我的主人?”

理发师连忙制止桑乔:“住嘴!上帝啊,桑乔,我看你和你的主人得了一样的病,整天想什么岛屿总督,看来应该把你也关进去和他做伴。”

“我的脑子没有被人灌什么东西,我也不会让别人灌东西。我虽然穷但我还是个基督教徒,我从来不贪图别人的东西。理发师大人,别把什么都当胡子一样来刮,别把我当傻子,只有上帝知道我的主人有没有疯。”

理发师不想再和桑乔斗嘴,免得他和神甫精心策划的计划被桑乔破坏掉。此时,神甫示意牧师借一步说话。牧师认真听着神甫说出事情的经过,以及堂吉诃德疯癫病的起因,以及发生的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神甫说,把他关在笼子里也是无奈之举,是为了带他回家乡治疗他的疯病。

牧师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感到很惊奇,他对神甫说:“大人,我认为骑士小说百害而无一益,我过去也看过不少骑士小说,可只是看了开头就看不下去了,写得都千篇一律,没有任何教育意义,就像神话一样荒诞不经。这种书没什么美感,没有一个主线,内容都是七拼八凑。你说一个公主或者女王很轻率地投入一个骑士的怀抱,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他们是在塑造一个妖怪。”

神甫觉得牧师很有见地,他说他也这样认为,他已经烧掉了堂吉诃德那些骑士小说,牧师说他做得对。

此时,桑乔悄悄靠近牛车,一边瞅着旁边的神甫和理发师,一边对堂吉诃德说:“我跟你说,那两个蒙面人实际上是我们那里的神甫和理发师,我猜他们这样送走你,是怕你继续征险功名显赫而超过他们,他们一定是嫉妒你了。现在,我要问你一些问题,如果你回答的和我想的一样,那么我的判断就能得到证实。”

“好吧,你随便问吧。”堂吉诃德说,“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对了,你说跟我们一起的戴头套的两个人是神甫和理发师?也许只是他们长得相像,如果你非要说他们就是,也正说明我们一定是中了某种魔法了,是妖怪让他们变成神甫和理发师的样子。”

“上帝啊。”桑乔说,“你的脑子真的坏掉了吗?难道看不出来我对你说的全是真的吗?唉,但愿万能的上帝能够把你从苦难中解脱出来。现在,我希望你能一五一十地回答我的问题。自从你被关在这个笼子里之后,有没有想过人们常说的大小便?”

“我不知道什么便不便的,你想问什么就问吧,别拐弯抹角的。”

“你不懂什么大小便?真荒唐,人有三急啊,就是人们常说的不能不做的事情。”

堂吉诃德似乎猛然醒悟:“快把我弄出去,快,别把笼子弄脏了。”

“这就对了。你还是个正常人,因为你想吃想喝,想做那些人类本能的事情,所以说你并未中魔法。”

“不,你错了,桑乔,要是我没有中魔法,而像现在这样舒舒服服地躺在这里,辜负了那些需要我帮助的人,我会很内疚的。”

“为了验证,你最好试着从笼子里出来,然后再试着骑上罗西南多。万一不成功你还可以再回到笼子里,到时候我会陪你呆在笼子里的。”

听了这话,堂吉诃德说都听桑乔的。大家在一个秀色可餐的风景区休息。桑乔请求神甫让他的主人下来解手,否则会弄脏笼子。神甫说很愿意让他的主人下来休息一下,但是担心他下来后会跑得无影无踪。

桑乔说他保证主人不会跑,牧师也相信堂吉诃德不会跑,堂吉诃德本人也保证自己不会跑,他还说如果不放下他,也许大家的鼻子都会遭殃。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