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八章 08大战羊群

堂吉诃德

作者:[西]塞万提斯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7

他们跑到小山包上,堂吉诃德列数了他想象中的两支军队的骑士的名字,并给每个人都即兴配上了甲胄、颜色、图案以及称号。接着列数了很多地名和民族,又顺溜地一一道出了每个地方和民族的特性,说得神采飞扬眉飞色舞,其实这些全是他从那些满纸荒唐的书里学来的。

桑乔怔怔地听着,不时回头寻找有没有主人说的那些骑士和巨人,结果一无所获。他说:“大人,真是活见鬼了,您说的那些巨人和骑士我怎么一个也看不到呢?这些人会不会都像昨晚的鬼怪一样全是魔幻呢?”

“你怎么这么讲?”堂吉诃德说,“难道你没有听到战马嘶鸣,战鼓齐鸣,号声震天吗?” 桑乔皱紧眉头:“可我只听到羊咩咩的叫声啊。”

“桑乔,你一定是害怕了,恐惧会扰乱人的感官,混淆黑白。既然你如此胆小,就让我一个人去好了。我一人就足以帮助我支持的那一方取胜。” 堂吉诃德说完用马刺踢了一下罗西南多,托着长矛像闪电一般地冲下山去。

桑乔终于看清了前方的羊群,他连忙高声喊道:“回来吧,大人!我向上帝发誓,您想进攻的只是一群羊!回来吧,您发什么疯啊!这里没有巨人和骑士,没有蓝帷,没有魔鬼,只有一群羊,您在做什么?我简直是造孽啊!”桑乔不禁要捶头顿足了。

堂吉诃德没有回头,反而高声冲那群羊喊道:“喂,骑士们,投靠在英勇的领袖帝王彭塔波林大旗下的勇士们,都跟我来!你们会看到,我向你们的敌人特拉波瓦纳的阿利凡法龙挑战是多么容易的事。”

堂吉诃德说完便冲进羊群,开始刺杀羊,似乎在诛戮他的不共戴天的敌人。跟随羊群的牧羊人和牧主惊呆了,他们高声叫他别杀羊了,他们的话却没起作用,他们只好解下弹弓,向堂吉诃德弹射石头。拳头大的石头从堂吉诃德的耳边呼啸而过,他全然不理会也不停手,还不停地说道:“你在哪里?不可一世的阿利凡法龙,放马过来!我是个战无不胜的骑士,想同你一对一较量,取你的性命,惩罚你对英勇的彭塔波林所犯下的累累罪行。”

不知从何方飞来一块卵石,正打在堂吉诃德的胸肋处,两条肋骨被打得凹了进去。他感到一阵剧痛,认为自己不死也得重伤,这时他想起了圣水,连忙掏出瓶子,放在嘴边正要喝。又一块石头向他飞来,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他的手和瓶子上,瓶子被打碎,手指被击伤,还把他嘴里的牙也打落了三四颗,堂吉诃德从马上掉了下来。牧羊人跑到他跟前一看,以为他死了,赶紧收拢好羊群,把七只死羊扛在肩上,匆匆逃走了。

桑乔一边揪着自己的胡子,一边诅咒命运让他认识了堂吉诃德。桑乔看着面目全非的堂吉诃德,沮丧地说:“我说过,您进攻的不是军队,是羊群。”

“那怎么会是羊群呢?那个坏蛋一定会魔法,他可以把自己变来变去。你知道,桑乔,那些家伙太狡猾了。刚才害我的那个恶棍估计是嫉妒我的才能,就把他的敌军变成了羊群。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你现在骑上你的驴,悄悄跟着他们,会看到他们已经变回原来的样子了,不再是你看到的羊了。唉,真不幸,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请你看看,我掉了多少牙,我觉得嘴里好像一颗牙也没有了。”

桑乔凑过来,眼珠都快蹦到堂吉诃德的嘴里去了。就在这时,堂吉诃德刚才喝的圣水起作用了,他感到一阵恶心,开始呕吐,圣水像喷泉一样喷出来,简直比枪弹还猛,全部喷到了老好侍从的脸上。桑乔似乎被整晕了,他说:“圣母玛利亚!这个罪人肯定是受了致命伤,才吐了血。”

桑乔后来感到不对劲,才发现主人吐的不是血,而是刚才他喝下的圣水。桑乔感到一阵恶心,胃里的东西全吐出来,又吐到主人的身上。这下可好,两个人都湿漉漉、臭烘烘的,狼狈到极点。

桑乔想从褡裢里找出抹布擦擦自己,再包扎主人的伤,可是没找到褡裢。他气得简直要发疯了。此时,他对当小岛总督的差使也失去了兴趣,他想离开主人回老家去。

堂吉诃德摇晃着站了起来。他一直捂着嘴,以免嘴里的牙全掉出来。他看见桑乔闷闷不乐、满面愁容的样子,便对他说:“桑乔,‘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咱们遭受这么多横祸,说明咱们很快就会平安无事时来运转啦,无论好事还是坏事都不可能持久。咱们已经倒霉很长时间了,好运也该来了。所以,你不要为我遭受的这些不幸沮丧,何况也没牵连到你。”

“怎么没牵连我?”桑乔气愤地说,“难道那些恶棍昨天扔的不是我父亲的儿子吗?丢失的那个褡裢和里面的宝贝难道是别人的吗?”

“你的褡裢丢了?咱们彻底没吃的了!”堂吉诃德沮丧地说,“不过我现在宁愿吃一片面包和两个大西洋鲱鱼的鱼头,这样吧,好桑乔,你骑上驴,跟我走。上帝供养万物,决不会亏待咱们的。”

“希望您说得对。”桑乔说,“咱们现在就走,找个过夜的地方,但愿看在上帝的份上,那个地方没有被单,没有用被单扔人的家伙,没有摩尔人魔法师。”

堂吉诃德说:“你带路吧,随便到哪儿去,住什么地方任你挑。”

桑乔骑上驴,他们慢吞吞地朝着他认为可能找到落脚处的方向走去。堂吉诃德牙床上的疼痛弄得他烦躁不安。两人边走边调侃,已经傍晚了,也没有发现一个可以过夜的地方。褡裢丢了,所有的干粮都没有了,他们饿得发慌,走着走着,夜幕降临了。

这时,他们看见路上有一片亮光向他们逼近,非常诡异。桑乔见状惊恐万分,堂吉诃德也有点害怕。桑乔抓住驴的缰绳,堂吉诃德也拽紧了罗西南多,两人不敢再向前一步。那些亮光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桑乔吓得两腿发软,堂吉诃德的头发都竖了起来,他壮了壮胆说:“这肯定是咱们最最危险的一次遭遇。桑乔,到了显示我的勇气和力量的时候了。”

两人仔细观察那堆不断靠近的亮光,不久,他们发现那堆亮光原来是一群穿着白色法衣的人。桑乔听过一些相关的恐怖传闻,他的牙齿开始打战,就像患了疟疾时发冷一样。他们终于看清了,原来那二十名白衣人都骑着马,手里举着火把,后面有人抬着一个盖着黑布的棺材,再后面是六个从人头到骡蹄子都遮着黑布的骑骡子的人。

穿着白色法衣的人低声交谈着。在漆黑的夜晚,在空旷的野外看到这种人,难怪桑乔会感到恐惧,就连英勇善战的堂吉诃德都害怕了。堂吉诃德二话不说,托定长矛,气宇轩昂地站在路中央,看他们走近,他提高嗓门说:“站住,你们是什么人,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棺材里装的是什么。看样子,你们是干了坏事了,最好还是老实交代了,好让我对你们进行惩罚。”

“我们还有急事。”一个白衣人说,“不能在此跟你费口舌。” 说着他催马向前。堂吉诃德勃然大怒,抓住那匹马的缰绳,说:“老实点儿,快回答我的问话,否则,我就要对你们不客气了。”

那匹骡子极易受惊,堂吉诃德抓住它的缰绳时,它立刻扬起前蹄,主人便从它背上摔了下来。一个步行的伙计见状便骂起堂吉诃德来,堂吉诃德持矛向一个穿丧服的人刺去,那人摔倒在地。堂吉诃德又转身冲向其他人,那些白衣人都胆小怕事,又没带武器,无心恋战,举着火把在原野上狂奔起来,那情景很像节日夜晚奔跑的化妆骑手。那些穿黑衣的人被衣服裹着动弹不得,堂吉诃德很从容地痛打他们。他们以为这家伙是地狱里跑出的魔鬼,看来他要抢走棺材里的那具尸体,他们被迫丢下棺材落荒而逃。

被骡子扔下来的那个人身旁的火把还在燃烧。堂吉诃德发现了他,便走到他身旁,用矛头指着他,逼他投降。那人说:“我是一名高级教士,我的腿断了,动弹不了,如果您是基督教勇士,我请求您不要杀我,否则您就是亵渎神明。”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