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七章 07桑乔打起了退堂鼓

堂吉诃德

作者:[西]塞万提斯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7

堂吉诃德想试试熬出的圣水是否有他想象的那种效力,就把锅里近半升的液体喝了下去。刚喝完,他就开始呕吐,直把胃里的东西吐得一干二净才罢休。大家让他躺在床上休息,他睡了三个多小时,醒来后觉得身体轻松极了。这让他以为是圣水起作用了,他更加坚信自己制成了菲耶拉布拉斯圣水,从此不用再惧怕任何战斗了。

看到主人身体奇迹般好转,桑乔很受鼓舞,他捧起锅里剩下的那些液体,飞快地喝进肚里。大概他的胃不够娇气,恶心了半天才吐出一小口,他难受得死去活来,差点晕过去,他甚至认为自己也许就要这样去见上帝了,他开始喋喋不休地咒骂“圣水”和给他“圣水”的混蛋。

堂吉诃德看到他这副惨样就说:“桑乔,你这么难受,完全是由于你还未被封为骑士。依我看没有被封为骑士的人不该喝这种水。”

桑乔愤愤不平道:“您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让我喝呢?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这时圣水突然起作用了,桑乔呕吐,草席上和他盖的麻布被单上都有呕吐物。他的汗越出越多,身体极度虚弱,在场的人都以为他要死了。这样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他觉得浑身疼痛难忍,骨头像散了架。

堂吉诃德的身体基本康复了,他想离开前去征险。他为罗西南多和桑乔的驴上了驮鞍,又帮桑乔穿好衣服,扶他上驴。堂吉诃德骑上马,来到客店的一个墙角,拿起一支短剑当长枪。

客店里的人都围观着浑身涂满了药膏的堂吉诃德,堂吉诃德盯着店主的女儿莫名地叹气,大家以为他因为背疼痛难忍才叹息。

堂吉诃德语调平缓而沉重地对店主说:“感谢您的盛情款待,要塞司令大人,我一定会报答您,假如有某个巨人冒犯了您,我定会为您摆平。您知道,我的职业就是扶弱济贫,惩治恶人,请您记住,如果您遇到了我说的这类倒霉事,一定要告诉我,我以骑士的名义保证,替您报仇。”

店主也心平气和地说:“骑士大人,我没有什么需要您为我报仇的。如果真有,我自己会去报仇的。我只需要您为昨晚您的两匹牲口所用的草料,以及您二位的晚餐和床位付款。”

“难道这是家客店?”堂吉诃德转动着那对小眼睛惊讶道。

“当然了,而且是一家很正规的客店。”店主一本正经地答道。

“看来我被骗了!”堂吉诃德悦,“我一直以为这是一座城堡。既然这不是城堡,只有请您务必把这笔账目取消,我不能违反游侠骑士的规则。我看过的书上都说游侠骑士住客店都不必付钱。他们受苦受累,忍饥挨饿,顶严寒,冒酷暑,遭受着人世间各种挫折,日夜到处征险。”

“别讲什么骑士规则,”店主说,“把欠我的钱付给我,我只知道收我的账。”

堂吉诃德怒骂道:“你真是个愚蠢卑鄙的店主。” 他说完双腿一夹罗西南多,也没留意桑乔是否跟上了他,便提着他那支短剑出了客店。

店主只好向桑乔要钱,桑乔说他的主人不付钱,他也不打算付,游侠骑士的侍从也要遵守住店不付钱的规则。店主很生气,威胁说如果他不付账,就不会放过他们。桑乔回答说,按照他主人执行的骑士规则,他即便丢了性命,也不会付一分钱的,他不能叛离游侠骑士多年的优良传统。

客店里有几个拉绒匠、针贩子和塞维利亚博览会附近的居民。这些人性情活泼,喜欢恶作剧,其实并无恶意。他们把桑乔从驴上拉下来,有人到房间里拿出了一个大大的被单,他们把桑乔扔到被单上,然后把桑乔抬到院子里的平地上,将他往上抛着玩儿,就像狂欢节时耍狗那样。

万分无助的桑乔连哭带骂,他的叫喊声传到了堂吉诃德的耳朵里。刚开始他以为出了新险情,可仔细一听,才听出是桑乔的叫喊声。他掉转方向,催马回到客店,只见大门锁上了。他四周转了一圈,找不到地方进去。透过不太高的院墙,他看见了那些人对桑乔的恶作剧,桑乔在空中一上一下地飞舞,哭丧着脸,非常滑稽,要不是堂吉诃德在气头上,他准会笑出声来。堂吉诃德想站在马背上往墙头上爬,可浑身疼得快散架了,根本上不了马。他只好在马背上大声诅咒那些扔桑乔玩的人。

恶作剧并没有因为堂吉诃德的诅咒而停止,桑乔仍然不停地叫唤,偶尔还能听见他的求饶声。可是那些人一直闹到累了过瘾了才住手。富于同情心的丑女仆看到桑乔精疲力竭,就从井里打来一罐水递给桑乔。桑乔接过罐子,正要喝,就听见堂吉诃德喊道:“桑乔,别喝那井水,会要了你的命的。你没看到我这儿有圣水吗?”堂吉诃德晃了一下铁筒,“你只需喝两口圣水就会好的。”

桑乔转过头去生气地说:“您要是不想让我把肚子里剩下的那点东西全吐掉,就把您那该死的圣水收起来吧。”

桑乔请求女仆给他拿点酒来,他喝完酒,骑上驴,脚后跟夹了一下驴,客店的门已经打开,桑乔出了门。他到底还是没有付房钱,心理平衡了一些。实际上,店主趁乱把桑乔的褡裢扣下抵账了。

桑乔慌慌张张地出了门,并没有发现褡裢没在身边。桑乔追上堂吉诃德时已经疲惫不堪了,连催驴快跑的力气都没了。堂吉诃德看见他这个样子,就说:“我相信,桑乔,那个城堡或客店肯定是中了邪了。那些人如此恶毒地拿你寻开心,不是鬼怪又是什么呢?刚才我从墙头上看他们对你恶作剧,我真想从墙头进去,但是我浑身像散了架下不了马,我敢肯定,他们一定是对我施了魔法。如果我当时能够爬上墙头,我发誓,我肯定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桑乔说:“我觉得那些人并非像您所说的那样是什么鬼怪或魔法师,而是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他们扔我的时候,我听到他们每个人都有名字。大人,我挑明了说,咱们到处征险,结果给自己带来许多不幸。我觉得咱们最好掉头回老家去。现在正是收获季节,我想忙地里的农活。”

堂吉诃德说:“你别着急,总会有一天,你会亲身体会到,干我们这行是多么光荣。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赢得一场战斗更让人喜悦的呢?依我看,绝对没有!”

桑乔说:“我只知道自从咱们开始征险以后,如果不算同比斯开人那一仗,可以说从未打过一场胜仗。后面的几场,除了挨棍子就是挨拳头,我还额外被人莫名其妙地扔了一场。我真的体会不到您说的那种战胜敌人后的喜悦。”

堂吉诃德说:“我也正为此而伤心呢。不过,以后我会想办法弄到一把像阿马迪斯一样的剑,那把剑据说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宝剑之一,它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佩上它,任何魔法都会失去效力。”

两人正边走边说,只见前方漫天飞扬着尘土,堂吉诃德转过身来对桑乔说:“噢,桑乔,命运给我安排的关键时刻到了。我要在这一天显示我的力量,还要做出一番千古留名的事业。你看见那卷起的滚滚尘土了吗,那是一支强大的军队正向这里挺进。”

“如此说来,应该是两支军队呢,”桑乔说,“在他们的对面同样也是尘土飞扬。”

堂吉诃德扭头一看,不禁喜出望外。骑士小说里讲的那些战斗、魔法、奇事、决斗之类的景象在他的头脑里一一浮现,他想这一定是两支军队来此展开激烈的交锋了。实际上,他看到的那两股铺天盖地的尘土是两大群羊,由于风沙太大,堂吉诃德看不清羊群,所以他断定那是两支军队,桑乔也由于看不清羊群只好相信堂吉诃德的猜想了,他说:“大人,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扶弱济贫啊!你应该知道,迎面而来的是特拉波瓦纳大岛的阿利凡法龙大帝统率的队伍,在我身后的是他的对手国王彭塔波林。他们结怨是因为阿利凡法龙是性情暴躁的异教徒,他爱上了彭塔波林的女儿,一位风姿绰约的公主,彭塔波林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位异教的国王,于是他们要在此决战。”

桑乔说:“我以我先父留给我的胡子发誓,彭塔波林做得很对!我们应该全力支持他!”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