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六章 06夜店奇遇

堂吉诃德

作者:[西]塞万提斯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7

来留宿的一位脚夫同丑女仆商量晚上要共度春宵,她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堂吉诃德那张拼凑起来的破床摆在库房的中间,后面摆的是桑乔的床,再往后是脚夫的床,脚夫是阿雷瓦洛的脚夫大户,腰缠万贯。脚夫喂饱他的牲口,就躺在床上静静等候女仆到来。

堂吉诃德因为背部疼得睡不着,眼睛一直像兔子似的睁着。客店陷入一片寂静之中,堂吉诃德回忆起那些导致他疯癫的书的情节,他突然产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他想象自己来到了一座著名的城堡,店主的女儿是城堡长官的千金。她被自己的风度折服并爱上了自己,答应今晚瞒着父母来陪他。

堂吉诃德正在胡思乱想。恰巧那个丑女仆来和脚夫幽会了。她穿着衬衣,光着脚,蹑手蹑脚地摸索着溜进库房,准备同脚夫幽会。她刚走到门边,堂吉诃德就察觉了,他从床上坐起,伸出双臂来迎接想象中的城堡小姐。黑暗中,女仆以为他就是她的情夫,她向他伸出手,堂吉诃德用力抓住女仆的手腕,把她拉过来,女仆吓得不敢吭声。

堂吉诃德又摸到女仆的衬衣,那衬衣布料虽粗糙,可他觉得它薄如细纱。女仆的手腕上戴着一串发光的玻璃珠,堂吉诃德仿佛看到了东方的夜明珠。女仆的头发在某种程度上乱得像马鬃,可堂吉诃德却把它当成阿拉伯昂贵的金丝。堂吉诃德把她想象得跟书中那些迷人的公主一样,她被情爱驱使着,来看望受伤的骑士。

除了脚夫以外,所有人对女仆的体味都不敢恭维,可是堂吉诃德却觉得她香气四溢。他搂紧女仆,情意绵绵地说道:“美丽尊贵的夫人,承蒙大驾光临,骑士不胜感激。可是命运偏偏不断地捉弄人,让我躺在床上,浑身疼痛,虽然我很愿意满足您的需求,却又无能为力,但主要原因是我的心已经交给了托博索的杜尔西内亚。不然,我怎么会放弃您赐予我的这次幸遇呢?”

女仆终于发现投错怀抱了,她被堂吉诃德紧搂着分身无术,着急上火,身上直冒虚汗。脚夫被邪欲搅得无法入睡,他的姘头刚到门口他就感觉到了,他一直仔细听着堂吉诃德的话,丑女仆竟然投入他人的怀抱,他醋意大发。他悄悄走近堂吉诃德的床,女仆正想奋力挣脱出来,而堂吉诃德却紧抱她不放,脚夫愤怒极了,高举手臂,一记猛击堂吉诃德的尖嘴巴,堂吉诃德被打得满嘴是血,脚夫还不解恨,又踩到堂吉诃德的背上。这张床本来就不结实,脚夫再一上来就塌了,堂吉诃德发出几声惨叫。

异常动静惊醒了店主,店主提着一盏油灯走了过来。女仆看到主人过来了,吓得两腿发软,赶紧藏到桑乔的床上,缩成一团。店主骂道:“不要脸的婊子货,你在哪里?我就知道,准是你在发骚。”

这时桑乔被吵醒了,他感觉有个人压在他身上,刚开始以为是做噩梦,就挥拳一阵乱打,女仆被打疼了,也顾不得什么脸面,开始还手。桑乔赶紧坐起来还击女仆,两人展开了一场世界上最激烈也最滑稽的打斗。

脚夫隐约看到女仆被打,便放开堂吉诃德过去帮忙。店主气急败坏,也打起了女仆。这样一来,脚夫揍桑乔,桑乔打女仆,女仆打桑乔,店主又追打女仆,大家忙成一片,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店主手里的灯突然灭了,四周一片黑暗。大家摸黑乱打,手到之处不管是谁都一阵乱捶,库房里狼藉一片。

当晚恰巧有个自称是圣友团团丁的客人住在客店里。他听到打斗声,便抓起他的短杖和头盔,摸黑走进库房,大声说道:“都别动,正义来了!别动,我是圣友团的人!”

团丁先摸到饱受折磨已经奄奄一息的堂吉诃德,堂吉诃德此时已经失去了知觉。团丁摸到他的胡子,可是他既不喊叫也不动弹,团丁以为这人已经死了,那么其他在场的人都脱不了干系。这么一想,他扯足嗓门喊道:“关上客店的门!不要让任何人跑掉,这里有人被杀死了。”

他这一叫把在场的人都唬住了,大家都停止了打斗。倒霉的堂吉诃德和桑乔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团丁松开了堂吉诃德的胡子,出门找灯,准备抓捕罪犯。团丁好不容易才找到壁炉,费了很大劲儿才点燃了一盏油灯。

这时,堂吉诃德已经苏醒过来,他叫桑乔:“桑乔,你睡着了?你睡着了吗?”

“还睡什么觉啊!”桑乔恼怒地说,“今天晚上好像所有的魔鬼都跟我过不去。”

“你可以这么想。”堂吉诃德说,“不知道是我见识太少,还是这座城堡中了魔,你应该知道不过你得发誓,对我现在要告诉你的事情高度保密,直到我死后才能说。”

“我发誓绝对不会说出去,您也别说死的事了。”桑乔说。

“我相信你对我是敬爱而尊崇的,所以,我想告诉你我今晚的神奇经历。怎么说呢?简单地说,就是城堡长官的小姐刚才来找我,她是世界上最迷人最漂亮的姑娘。我应该怎样介绍她的隐秘之处呢?为了表达我对托博索夫人的忠诚,还是暂且不说吧。老天对我这个送上门来的艳福眼红了,或者是这座城堡中了邪气。我正同她亲密地交谈,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只超级巨人的手,一拳打在我的下巴上。今天的遭遇比昨天我们挨的棍子还要糟糕。我想,这个美丽的姑娘大概是留给某个魔法师的。”

桑乔说:“和曾有几百个摩尔人追打我相比,那顿棍棒简直不算什么。现在弄到这种地步,唉!您好歹还有一个美丽迷人的姑娘,而我呢,除了挨一顿估计是我平生最厉害的毒打外,什么也没捞到。怎么那么多倒霉的事都让我摊上了?”

团丁提着油灯进来看他以为死去的人。借着油灯微弱的光晕,桑乔见团丁头上裹着布,面目极为可憎,便问他的主人:“大人,你看,那个再次惩罚我们的摩尔魔法师不会就是他吧?”

“不会是摩尔人,”堂吉诃德说,“魔法师是隐身的。”

团丁走进来,看到堂吉诃德和桑乔正在说话,惊愕得眼镜险些掉下来。堂吉诃德依然躺在那里动弹不得,涂满了药膏的身上都是伤。团丁走过来问他:“怎么没死啊,我的大好人?”

堂吉诃德气愤地说:“请你说话文明些,蠢货,你常常同游侠骑士这么讲话的吗?”

团丁看到这个只剩下一口气的人竟然还如此嚣张,他怒不可遏。他举起装满了油的油灯,向堂吉诃德的脑袋砸去,堂吉诃德感到眼冒金星。四周又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桑乔说:“很显然,大人,那人肯定是会魔法的摩尔人。唉,好东西都留给了别人的,留给我们的只是拳打脚踢和遭油灯砸。”

“是的,”堂吉诃德说,“不过,对于魔法这种事我们不必计较,更不要生气,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咱们就是再使劲儿,也不知道该向谁报仇。你要是能站起来,就去叫城堡的要塞司令,想办法弄些油、酒、盐和迷迭香来,做我说的那种圣水。我现在很需要它!那个魔法师打得我流了很多血。”

桑乔忍着筋骨的疼痛站起来,摸黑向外走,结果碰上了正在打探敌情的团丁。桑乔以为他就是要塞司令,便对他说:“可敬可亲的大人,请您看在上帝的份上给我们一点儿迷迭香、盐、油和酒吧,我要去医治世界上最优秀的游侠骑士。他被摩尔人魔法师折磨得只剩下一口气了。”

团丁听到这番话,断定这个人脑子有毛病,但他还是敲开了客主的房门,告诉店主桑乔所需要的东西。桑乔把这些东西带给了堂吉诃德。堂吉诃德正捂着被油灯砸伤的头呻吟,其实,他头上不过是被砸起了两个包,他却以为头上流了血。

堂吉诃德把桑乔拿来的东西都混在一起,煮了几个小时,他认为到火候了,便叫店主给他一个铁筒来装。堂吉诃德对着铁筒念了一百遍天主教经,又说了一百遍万福玛利亚、圣母颂和信经,每念一遍,他都划个十字。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