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四章 04“解救”贵夫人

堂吉诃德

作者:[西]塞万提斯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7

新的一天到来了,堂吉诃德还是不想吃东西,对于他来说,仅靠美好的回忆就足够了。他们又踏上了通往拉皮塞隘口的路途,过了好久,他们看见了一个隘口。

路上出现了两个教士,他们一人骑着一匹大骡子,戴着风镜,打着阳伞。后面跟着一辆车,车旁边有四个骑马的人和两个步行的骡夫。车上坐的是比斯开贵夫人,她要去塞维利亚,她的丈夫准备从那儿赴西印度群岛担任官职。

堂吉诃德对桑乔说:“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这大概就是前所未有的奇遇了。那两个黑糊糊的东西可能是魔法师,他们一定是劫持了车上的公主。我必须全力铲除这些恶棍。”

桑乔连忙说:“大人,那是圣贝尼托教会的教士,那辆车很可能是过路客人的。您千万别让魔鬼弄昏了头脑。”

堂吉诃德说:“桑乔,关于征险的事情你知之甚少。我说的都是真的,一会就会得到验证。”说完,他冲上去,迎着两个教士横在路中间,高声喊道:“你们这些邪恶的魔鬼,立刻放了你们劫持的公主,否则,你们马上就要为你们的罪恶受到正义的惩罚。”

两个教士吃惊地勒住缰绳,被堂吉诃德的装扮和话语弄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其中一人说:“骑士大人,我们不是魔鬼,是圣贝尼托教会的教士。我们也不清楚这辆车上是不是有被劫持的公主。”

“你们这些卑鄙的家伙,别跟我花言巧语。”堂吉诃德说。不等教士回答,堂吉诃德催马提矛冲向教士,非常凶猛,要不是那个教士吓得滚下驴,堂吉诃德准会刺中他,他即使不死,也得重伤。另一个教士连忙夹紧骡子的肚子,朝田野疾风般遁去。

桑乔见状立刻下驴,开始剥教士的衣服。这时,教士的两个伙计赶来,质问他为什么要扒教士的衣服。桑乔说,这是他的主人堂吉诃德打胜仗的战利品,这衣服理所当然属于他。两个伙计没见过这等荒唐事,也不明白什么战利品,他们冲上去,把桑乔打倒在地,把他的头发和胡子都拔光了,还猛踢一顿,打得他躺倒地上,奄奄一息,晕了过去。教士不敢滞留,赶紧翻身上骡,催骡向另一个教士逃跑的方向跑去。两人一路上还划着十字,仿佛身后跟着魔鬼。

堂吉诃德对车上的夫人说:“尊贵的夫人,劫持您的匪徒已经被我打得落荒而逃。我做好事从不留名,您只需知道我是曼查的堂吉诃德,一位游侠骑士,如果您想报答我,我希望您能够到托博索去,替我拜见那位夫人,告诉她我为解救您所做的一切。”

一个跟车的比斯开人侍从听到堂吉诃德的此番话,他走到堂吉诃德面前,抓住他的长矛,用蹩脚的西班牙语和更蹩脚的比斯开语说道:“滚开,骑士,真讨厌。我向上帝发誓,如果你还不让车走,就是自取灭亡!”

堂吉诃德十分平静地回答:“因为你不是骑士,我才没有对你如此放肆无礼予以惩罚,混蛋,该滚的是你!”

比斯开人说:“我不是骑士吗?我向上帝发誓,就像你这个基督教徒向上帝撒谎一样!如果你投矛拔剑,比斯开人在海上是英雄,面对魔鬼也是英雄!而你除了胡说八道还会干什么?”

堂吉诃德怒不可遏,他把长矛扔在地上,拔出剑,拿着护胸盾向比斯开人冲去,很想把他置于死地。比斯开人一看堂吉诃德来势凶猛,想从弱不禁风的骡子上下来,可是已经晚了,堂吉诃德眼看就要取他性命,他只好抽剑迎战,又顺手从车内抽出一个坐垫当盾牌。两人像不共戴天的仇敌一样激烈地对打起来。其余的人劝他们别打了,可是他们根本不听。比斯开人结结巴巴地说,如果不让他们交战,他就要把所有阻挠他的人都杀掉。比斯开人从护胸盾牌上侧向堂吉诃德的胳膊砍了一剑。要不是堂吉诃德有所防备,早就被劈成两半了。

车上的夫人被眼前的景象吓得魂飞魄散,她让车夫把车赶远些,远看这场激战。堂吉诃德肩上受到了重重的一击,他大叫一声:“我的夫人,绝世佳丽杜尔西内亚,请您来帮助您的骑士吧!为了报答您的恩宠,他现在正挺身迎战。”说完,他握紧剑再次向比斯开人进攻。比斯开人看到堂吉诃德更加凶猛地冲来,决定英勇迎站。可他的骡子实在疲惫不堪,依然寸步不移。比斯开人无可奈何,只好用坐垫挡住自己的身体。

观战的人都心惊胆战,唯恐这番激战惹出什么事来威胁到自己的生命。车上的夫人和女仆们不停地向西班牙神像和寺院祈祷,乞求上帝把比斯开人和她们从巨大的危险中解救出来。

堂吉诃德双手持剑,果断凌厉地刺向比斯开人,正碰着了比斯开人的脑袋和坐垫。比斯开人的鼻、嘴和耳朵开始流血,要不是他抱着骡子的脖子早就栽下来了。骡子被堂吉诃德这猛烈的攻击吓得狂奔起来,几个跳跃就把主人摔到在地。看到比斯开人落马,堂吉诃德慢悠悠地催马走到比斯开人面前,用剑尖指着他的鼻尖令他投降,说否则他就把他的脑袋割下来。比斯开人吓得魂不附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几个惊恐万状的女人来到堂吉诃德面前,夫人哀求他大发慈悲,饶恕她们的侍从。堂吉诃德极其骄矜地说:“尊贵的夫人,我非常愿意放过这个人,不过我有个请求,就是他必须答应我去一趟托博索,以我的名义去拜见至尊的杜尔西内亚,由她打发这位骑士去做她愿意做的任何事情。”

夫人们其实并没有弄清堂吉诃德到底要他们做什么,但为了救侍从,她只好答应让侍从照办。

被教士的伙计痛打了一顿的桑乔这时站了起来。他一直关注堂吉诃德和比斯开人的战斗,暗暗祈求上帝保佑主人打胜仗,以便夺取某个小岛,让他如愿当总督。看到主人打了胜仗,他高兴地跑在主人面前,抓住主人的手吻个不停:“我的堂吉诃德大人,请您把在这场战斗中赢得的小岛赐予我吧,不管它有多大,我相信我能管理好它。”

堂吉诃德答道:“听着,桑乔兄弟,这次征险并不是争岛之战,而是路遇之战。这种战斗只能落个头破或耳缺。别着急,以后还会遇到很多征险,那时候你不仅可以当总督,说不定可以做更大的官。”

桑乔喜出望外,他扶堂吉诃德上罗西南多,自己也骑上驴,快步跟在主人后面。桑乔想了想刚才的那场激战,担心会有人告到圣友团那里。他便对主人说:“大人,我觉得咱们最好先到教堂暂避。刚才同您战斗的那个人受了伤,很快就会向圣友团告状,他们就会来追捕咱们。咱们若是被抓了,想逃出来就没那么简单了。”

“住嘴!游侠骑士可以杀人累累,哪儿有被抓的道理?即使你落在迦勒底人手里,我也会把你救出来,更别说圣友团了。在你读过的传记里,是否有人比我更能攻善守、巧制强敌?”

桑乔答道:“我既不会念,也不会写,从没读过任何传记。不过我敢打赌,您是我这辈子服侍过最英勇的主人了。愿上帝保佑,您别再在刚才那个地方受挫了。现在,我请求您给自己治伤,您那只耳朵流了很多血。”

堂吉诃德说:“要是咱们现在有一瓶菲耶拉布拉斯圣水,只需滴一滴,伤马上便可痊愈。”

“那是什么圣水呀?”桑乔好奇地问。

“那种圣水的配方我还记得,我把圣水做好了就交给你。如果我在战斗中被拦腰斩断,你就在血还未凝固之前,把我轻巧落地的上半身仔细地安放在鞍子上另外那半截身子上。然后,你再喂我两口圣水,我就会完好无恙。”

“如果真有那种圣水,”桑乔说,“我就无需当总督了。请您把圣水的配方告诉我,一盎司圣水是不是可以卖两个雷阿尔以上?有了它,估计我以后就能过上体面舒适的日子了。不过我想知道,要做那种圣水是不是得花很多钱?”

“大约三个雷阿尔可以做三阿孙勃雷的圣水。”

“那么您还等什么,为什么不现在就教我做圣水?”

“住嘴,我要教给你更大的本领让你获得更多的好处。不过,现在先治伤,我这只耳朵疼得很厉害。”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