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章 02出师不利

堂吉诃德

作者:[西]塞万提斯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27

店主说堂吉诃德已达到了看护甲胄的要求,要给他封骑士举行仪式。唐吉诃说受封以后如果再受到攻击,他不会留下活口。店主感到不寒而栗,他连忙让人找来记载着脚夫麦和大麦的账簿,又让人点上一根蜡烛,再叫上两个风尘女。店主命堂吉诃德跪下,然后念手中那本账簿。念到一半时,店主突然在堂吉诃德的颈部猛地一击,然后又用剑在他背上轻轻一拍。最后,命令其中一名女子向堂吉诃德授剑。

仪式完成后,堂吉诃德急不可耐地要出去征险,他拥抱了店主,感谢店主恩赐他骑士称号,又说了些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又动听的话。店主便用同样华丽动听的话回应他,由于希望他尽快离开,就没向他索要住宿费。

堂吉诃德兴高采烈地离开了客店,他决定先回家把店主说的那些必需品置办齐全,再找一个侍从,于是他掉转罗西南多的缰绳,罗西南多蹄下似乎生风一般地飞奔起来。走着走着,他突然听到路边的密林中传来呻吟声。

他催马走进密林,就看见一棵树上捆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一个农夫正在用腰带抽打孩子,每打一下训斥一声。孩子的上身裸露,皮开肉绽。孩子流着泪哀求:“主人,我向上帝起誓,别打我了!我保证以后照看好羊群。”

堂吉诃德见状怒吼道:“无耻的胆小鬼,竟与一个孩子战斗。我命令你骑上你的马,拿起你的武器和我战斗。”

农夫看见这个全身披甲的怪人在他面前挥舞长矛,吓得脸都白了,他说:“骑士大人,这个孩子是我的佣人,负责照看我的羊群,可是他每天丢一只羊。我惩罚这个粗心的家伙,他却认为我这么做是想借此赖掉他的工钱。我向上帝发誓,他在撒谎!”

“卑鄙的乡巴佬,我看是你在撒谎!”堂吉诃德怒吼,“我要用长矛刺穿你。你马上付给他工钱,否则,我现在就结果你。”

农夫吓得面如土色,手忙脚乱地解开孩子身上的绳子。堂吉诃德问孩子主人欠他多少钱。孩子说一共欠了九个月的工钱,每个月七个雷阿尔。他对农夫说:“如果不想丢命,立刻付给他63个雷阿尔。”

“骑士大人,我身上没带钱,让安德烈斯跟我回家,我一定如数照付。”

被叫安德烈斯的孩子恐慌地说:“不,不,大人,我不去。等到只有我和他的时候,他准会扒了我的皮的。”

“不会的,孩子,有我的命令和他的发誓,他保证会付给你工钱。”

“我不会赖账的,安德烈斯。”农夫说,“请跟我来,我以世界上所有骑士的称号发誓,付给你全部工钱。”

堂吉诃德说:“你发誓就得做到,否则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即使你比蜥蜴藏得更好,我也一定能找到你。我告诉你,我是曼查的骑士堂吉诃德,专爱打抱不平。” 说完,堂吉诃德双腿夹了一下罗西南多,飞快地跑了。

农夫狞笑着对安德烈斯说:“孩子,我实在太爱你了,所以我想多欠你的,好多多还你钱。”说着他抓住孩子的胳膊,又把孩子捆在圣栎树上狠狠地鞭打。

“现在,安德烈斯,你去找那位专爱打抱不平的愚蠢骑士,看他怎样帮你摆平吧。”孩子被打得遍体鳞伤,农夫终于打累了,他解开孩子。孩子临走时发誓一定要找到堂吉诃德,让农夫受到严厉的惩罚。

堂吉诃德离开那片树林后走了大约两英里,他看到一群人,原来他们是来自托莱多的商人,要去穆尔西亚买丝织品。堂吉诃德心想征战的机会又来了,他催马前往,在离商人不远处停下,他威风凛凛地在马上坐定,握紧长矛,皮盾放在胸前,等待那些商人。他们走近后,堂吉诃德威严地做了个停下的手势大声说:“如果你们不承认曼查的杜尔西内亚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公主,就休想过去。”

商人们吃惊地停了下来,看到说话人古怪的装扮,他们认为他的脑子一定有问题。其中一个人说:“骑士大人,我们不知道谁是您说的那位美丽的公主,你就让我们见见她吧。如果她真像您说的那么美丽动人,我们会心悦诚服地接受您的要求。”

堂吉诃德说,“见不见她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得承认、肯定并坚信她是最漂亮的。否则,你们这些自大狂妄的人就得同我兵戎相见。”

“骑士大人,”商人说,“我以在场所有王子的名义向您起誓,让我们承认没见过的事情,那是在说谎,同时会严重地伤害到阿尔卡利亚那些女皇和王后们的荣誉。请您让我们看看她的画像吧,我们渴望瞻仰她的芳容。即使她有只眼睛里流脓,为了让您满意,我们会按照您的意愿夸奖她的。”

王子们哈哈大笑,像在看一出猴戏。堂吉诃德感到受了侮辱,他愤怒地说:“你们这些无耻的恶棍!她眼里流出的是稀奇罕见的琥珀或麝香。你们亵渎和侮辱了我美丽的夫人,你们一定会受到惩罚的。”

说罢,他举起长矛向刚才说话的人刺去,可这时罗西南多突然失蹄跌倒,那位商人幸免于难。堂吉诃德跟着罗西南多也狠狠地摔下来,他想站起来,可是他身上那些沉重的配物碍手碍脚,怎么也站不起来。他嘴里却不依不饶地骂着:“你们这群卑贱的胆小鬼,你们等着!要不是因为我站不起来这不怨我,都是马的错。”

其中一个骡夫,见堂吉诃德如此蛮横,想教训他一顿。骡夫抓住他的长矛,撅成几截,拿起一截抽打堂吉诃德。堂吉诃德穿着甲胄,还是被打得遍体鳞伤。虽然乱棍如雨点般打在他的身上,他却仍旧不停地吓唬打他的人。

商人们放掉堂吉诃德后继续赶路,一路上津津有味地谈论刚才被打的可怜虫。

堂吉诃德被打得遍体鳞伤躺在地上,此时,他想起骑士小说里巴尔迪维诺在山上被卡尔·洛托打伤的故事,这个情节与自己此时的处境极其相似,他感到伤心欲绝,在地上打起滚来,嘴里不停地说着据说是那位受伤的好汉当时说的话。

这时,一位农夫刚好送麦子经过此地,他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就过去探视。堂吉诃德认定来人是他的舅父曼图亚侯爵,他继续念叨歌谣,向他诉说自己的不幸,然后扯到什么皇子和他夫人偷情之事。

听了这番疯话,农夫连忙掀开堂吉诃德破碎的护眼罩,拂去他脸上的灰尘,终于认出他来,农夫惊讶道:“吉哈纳大人,是谁把您弄成这副惨样?”

堂吉诃德没有回答,继续唱着他的歌谣。农夫只好把他扶上自己的驴,然后收拾他那些破烂的行囊,牵着马和驴回村,一路上琢磨着堂吉诃德那些可笑的话的意思。堂吉诃德在驴上摇摇晃晃,不时仰天长叹。农夫问他哪儿难受,他胡言乱语地回答农夫。农夫简直见了鬼似的,他加紧往回赶。直到天完全黑下来,他才进村来到堂吉诃德的家。堂吉诃德的家异常热闹,原来是同村的神甫和理发师来了。

女管家正高声对他们说:“佩罗神甫,我的主人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他失踪好多天了,马也不见了。一定是那些可恶的骑士小说把他的魂勾走了,这些小说是教人学撒旦魔王的!这不,曼查最精明能干的人也完蛋了。”

堂吉诃德的外甥女补充说:“佩罗神甫,我舅舅曾经连续几天几夜读那些该死的骑士小说,看完后,把书一扔,拿着剑对着无辜的墙乱刺一通,还说他干掉了四个高塔般的巨人。他累了就喝一大桶凉水,还说那水是他的朋友魔法师埃斯费贤人赐给他的圣水。都怪我,没有趁他还没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之前,把那些邪书都烧掉。”

神甫说:“明天一定要公审那些书,并且处以火刑,以免误读的人做出傻事。”

农夫在门外大喊,大家闻声跑了出来。堂吉诃德声嘶力竭地说:“你们听着,我受了重伤,可这全怪我的马。你们把我送到床上去,叫乌甘达女巫来帮忙治我的伤吧。”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