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想念勃莱特(二)

老人与海

作者:(美)海明威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11

伯爵非常高兴,问我和勃莱特为什么不结婚,勃莱特告诉他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经历都不一样。然后勃莱特说要到蒙马特山上去,那儿有个咖啡馆。

“再喝杯白兰地,怎么样?”伯爵说。

“去山上喝吧!”

“这里安静,就在这儿喝。”

“男人是怎么看待安静的?”勃莱特说。

“我们享受安静,”伯爵说。“就像你享受热闹一样。”

“那好,我们就喝一杯。”勃莱特说。

伯爵招呼侍者过来说:“你们这里最久的白兰地是哪年的?”

1811年的。”

“给我们拿一瓶。”

“不要这么奢侈了,退掉吧!”

“亲爱的,你不懂,你知道吗?陈酿的白兰地比买古董都有价值。”

“你买古董吗?”

“是的,很多。”

后来,我们去了蒙马特山上的泽利咖啡馆,里面人很多,烟雾缭绕的,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我和勃莱特在拥挤的舞池里跳着舞,鼓手们跟勃莱特打招呼,我们被挤在人群中,慢慢挪动着舞步。

音乐停了,又不断地响起,我们不停地跳着舞。

“你跳得真差劲,杰科。迈克舞跳得很棒。”

“他很不简单。”

“他有他的长处。”

“我很喜欢他。”我说。

“我准备要嫁给他了。”勃莱特说。

“什么时候结婚呢?”

“我也不知道,等我办完离婚手续再说吧!”

“需要我的帮忙吗?”

“别傻了,迈克打算让他母亲出钱办,他们家很有钱。”

音乐再次停了,我们走到伯爵的桌子边。

“很好,”他说。“你们跳起舞来十分的好看。”

“你不跳吗?”我问。

“不了,我年纪大了。”

“别开玩笑了。”勃莱特说。

“亲爱的,如果我跳舞能感到快乐,我会跳的。我很愿意看你们跳。”

音乐再响起的时候,我和勃莱特又跳起了舞。舞池里十分的闷热。

“亲爱的,我非常的难过。”勃莱特说,“我感觉所有的这些我好像都经历过一样。”

“前一秒你还挺开心啊!”

这时,鼓手唱着:“不能对你的爱人不忠……”

“一切都化为乌有了。”

“怎么了?”

“不清楚,我只感到很悲伤。”

“想离开吗?”

我有这种感觉:好像在做恶梦,梦境反复出现,我已经熬过来了,现在又必须从头熬起。

“嗯!我们走吧!”勃莱特说,“让你见笑了。”

“好,”我说,我们从舞池中走出来。勃莱特到洗手间去了。

“她想走了。”我对伯爵说。

“那好,你们用我的车子吧!我想再待一会儿。”

“今晚玩得很愉快。”我说。“但我希望……”说着我把一张钞票递给他。

“巴恩斯先生,不能这样。”伯爵说。

勃莱特从洗手间的方向走过来。她没让伯爵站起来,亲了下伯爵,和他道别,而我和他握手道别。我们坐车去了勃莱特住的旅馆。

勃莱特不让我上去,并且告诉我以后不要再见面了。我告诉她由于她很痛苦,我也感到很难过,之后我们就吻别了。

她走进了旅馆,司机把我送回了家。我给了司机钱,便上楼睡觉了。

我再次见到勃莱特从圣塞瓦斯蒂安之后。在那期间她曾给我寄来一张明信片,明信片上除了风景照之外还有几句问候的话。这一段时间我也没有再看到罗伯特·柯恩和弗朗西丝,柯恩发来短讯,说要去乡下住半个月,具体去哪里还没有决定,还说有事可以让他的银行经纪人联系他,而弗朗西丝真的去了英国。

勃莱特走后,柯恩也不来打扰我了,我就不用陪他去打网球,我感到很安逸,同时也感到很充实,因为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喜欢和朋友一起吃饭,一起去赛马场,我还经常加班,因为我要在6月底和毕尔·戈顿一起去旅游,尽量把工作提前完成。

毕尔·戈顿在巴黎待了两天,就去了维也纳。他来电报说周一回来,我等待他的归来,然后一起去执行我们的旅游计划。

周一晚上,他如期而至。他拎着几个旅行袋走上楼来,我在楼梯上面迎接他,接过他手里的旅行袋。

“怎么样。”我说,“这次旅行应该很不错吧?”

“是的。”他说,“布达佩斯非常地好。”

“维也纳怎么样?”

“一般般,好像比以前好一点。”

“怎么个情况?”我一边拿酒杯一边说。

“杰科,我喝醉了,不知道怎么就会喝醉,而且醉了整整四天。”

“真不敢想象,还是来一杯吧!你都到过什么地方?”

“记不清了,说不好,也许……”

“快给我说说。”

“记不清了,我把我记得的讲给你。”

“好好想想。”

“也许会想起一点儿。”毕尔说。

“我记得看了一次拳击赛,有个黑人选手,他把当地的一个白种小伙打昏了,观众们便向他丢东西砸他,除了我。后来黑人连衣服都没有拿就匆匆离开了,最后还是我们把他送回了家。啊!我想起来了,真实惊心动魄的一个夜晚。”

“然后呢?”

“黑人穿着我的衣服,我们一起想办法,设法拿到那笔钱。”

“结果怎么样?”

“哎!杰科,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他们说黑人答应要输给当地白种小伙的,说他违反了约定,不能在维也纳击败维也纳的选手。何况场子被砸了,说黑人应该给他们钱才对。黑人反驳也无济于事。”

“那你们要到钱了吗?”

“没有,只是把黑人的衣服要回来了,他的表也被人拿走了。这个黑人去维也纳真是一个极大的错误,所以我说维也纳不好。”

“黑人后来去哪了?”

“回家去了,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他说会给我写信,还会还我借给他的钱。这黑人真棒,但愿我没把错误的地址给他。”

我还想要听一些他旅游期间发生的事,可他坚持要去吃饭。

于是,我们走下楼,6月的傍晚,让人感觉很舒服,我们边聊边向酒店走去,路上,我们经过一家动物标本商店,围绕动物这个话题,我们又聊了好多。我们继续往前走着,为的是要好好地吃顿饭。

一辆出租汽车从我们身边开过,有人在里面和我们招手,然后敲敲车窗叫司机停下,汽车停在人行道边。勃莱特伸出头来。

“好漂亮啊!”毕尔说。

“嗨!”勃莱特说。

“嗨!这是毕尔·戈顿,这位是阿施利夫人。”勃莱特对毕尔点点头。

“我刚刚回来,连澡都还没洗呢!迈克等会儿就到。”

“哦!我们一起去吃饭吧!等会儿一起去接他。”

“我必须洗个澡,9时之后他才到。”

“先喝一杯再去洗吧!”

“也可以。”

勃莱特告诉司机她想去“紫竹园”,我们两个也上了车。勃莱特和毕尔闲聊了几句,不一会儿就到了“紫竹园”。

我和勃莱特都要了威士忌苏打,毕尔要了杯珀诺酒。

“你过得怎么样,杰科?”

“很好。”我说,“我过得很开心。”

勃莱特看着我,“我出门真是糟糕。”她说,“巴黎真是个好地方。”

“你玩得很开心?”

“还不错,挺有趣的,不过不是非常有趣。”

“遇见认识的人了吗?”

“没有,几乎一个也没有,我就没出过门。”

“你连游泳都没去?”

“没有,什么都没干。”

“感觉很像维也纳。”毕尔说。

勃莱特笑了笑。

“维也纳也是这个样子吗?”

“是的,一个样。”

勃莱特又对他笑一笑。

“你这位朋友挺不错的,杰科。”

“他是不错,”我说。

“再来一杯。”

“我得走了,请让侍者去雇辆车子吧!”

我们喝完酒,把勃莱特送上了车。勃莱特让我们10时左右去“哑致”,说迈克也在,便向我们挥手告别。我告诉毕尔她要嫁给迈克了,毕尔还说送他们结婚礼物。

随后,我们在勒孔特太太的酒店里吃饭,里面人很多,我们等了45分钟才弄到一张桌子,毕尔在1918年大战刚停战时在这里吃过饭,勒孔特太太见到他来,赶快忙活起来。

我们吃了顿很丰盛的晚餐。毕尔和勒孔特太太开着玩笑,这是个和谐的夜晚。

我们把帐单要来,准备结账走人,和往常一样,帐单是用粉笔写在石板上的,这无疑是本餐厅的特点之一。我们付了钱,和勒孔特太太道了别,就走了酒店。

我们走在小岛北部奥尔良河滨街的人行道树下,树枝从岸边伸出,笼罩在河面上。河对岸是拆毁一些老房子后留下的残垣断壁。

我们围绕小岛不停地走。河面一片漆黑,开过一艘灯火通明的河上小客轮,它悄悄地匆匆驶往上游,消失在桥洞底下。巴黎圣母院蹲伏在河下游的夜空下。我们从贝都恩河滨街经小木桥向塞纳河左岸走去,在桥上站住,眺望河下游的圣母院。站在桥上,只见岛上暗淡无光,房屋在天际高高耸起,影子撒向树林里。

景物描写:表现巴黎的夜景很美,巴黎圣母院很雄伟。

“多么宏伟啊!”毕尔说。

我们靠在桥的木栏杆上,向上游那些大桥上的灯光望去。桥下的流水平静而漆黑,它无声地流过桥墩。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姑娘从我们身边走过去了。

我们一直走到跨过康特雷斯卡普广场,那里弧光灯光从树叶丛中射下来,树下停着一辆正要开动的公共汽车。“快乐的黑人”咖啡馆门内传出音乐声,透过咖啡馆的窗子,我看见里面的设备。门外露台上有些工人在喝酒,在露天厨房里,有位姑娘在油锅里炸土豆片,旁边有一铁锅炖肉,她给一个手拿红酒的老头儿舀了一盘。

“喝一杯吗?”

“不,现在不想喝。”毕尔说。

我们继续往前走,经过圣哑克路、瓦尔德格拉斯教堂,最好到大皇家港大街,我想去看看勃莱特和迈克,于是又接着走,来到了哑致咖啡馆。

迈克看到我们便站起来迎接我们,他的脸晒得黝黑,看起来气色不错。

“嗨!杰科。”他说。

“嗨!你好,老朋友!”

“看来你的身体很不错呢!迈克。”

“是啊!好得很。除了散步,什么也不干,每天都要出去溜达,并且每天还要喝一杯酒。”

毕尔走去了只顾和勃莱特聊天。

“我很高兴看到你,杰科。”迈克说。

“我也很高兴。”

我看到他鼻梁上血迹斑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想帮一位老太太拿手提包,却不料想被砸了。勃莱特在酒吧间里和他打招呼,给他抛媚眼,我们便走向勃莱特。

“你真是个迷人的家伙,勃莱特。从哪里得来的这顶帽子?”

“一个朋友送的,不好看吗?”

“嗯!去买顶漂亮的。”

“你还不认识这位先生吧?”勃莱特说。

她转过身看迈克,“这位毕尔·戈顿,这位是迈克·坎贝尔。”

“勃莱特,你真迷人,你看她漂亮吗?”

“嗯!很漂亮。”

“一定得把她留在苏格兰!勃莱特,我们回去休息吧!”

“注意说话,迈克。”

毕尔说晚上有拳击赛,问谁想去,伯爵说要去给勃莱特买新帽子,勃莱特说他们就直接回家了。迈克不停地说勃莱特是个迷人的家伙,很难缠的样子,我和毕尔先离开了。

走出门口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勃莱特,她用很冷漠的眼神看着迈克,可还是强装出笑容。

我们走出咖啡馆,我问毕尔想不想去看拳击,他说想去,可是我们不愿意步行去。

“迈克为有这样的女朋友感到很骄傲呢!”我说。

“嗯!”毕尔说,“这你也不能怪他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