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拳击手

老人与海

作者:(美)海明威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12/11

罗伯特·柯恩曾经是普林斯顿大学的中量级的拳击冠军,你千万不要以为一个拳击冠军的称号,就会给我留下什么深刻印象,但是,在当时对柯恩来说,却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其实,罗伯特·柯恩很不喜欢拳击,他甚至非常讨厌拳击运动,但他仍然痛苦且一丝不苟地练习着拳击,用来抵消他在普林斯顿大学被作为犹太人对待所感到的低人一等的羞怯心情。

虽然他十分内向,但他是个非常厚道的人,他除了在健身房里打拳外,还从来没有跟人打过架,但是,他想到自己能够把瞧不起他的那些人通通打倒在地,他就暗暗地十分高兴。

罗伯特·柯恩是斯伯得·凯利值得骄傲的徒弟。斯伯得·凯利不分这些年轻人的体重,都把他们当作次轻量级拳击手对待,不过,这种教法对柯恩来说比较适合。

罗伯特·柯恩的动作的确十分敏捷。他进步很快,斯伯得就让他跟高手对战,因而柯恩的鼻子也终生扁平。这件事更让他对拳击反感了,却也给他带来了一些安慰,因为他的鼻子因此变得好看了些。我没听过柯恩的同学们有谁提起他,他们更记不得他曾经获得中量级拳击的冠军。

我一直不相信坦诚、率真的人所说的话,尤其是当他们说的事没有任何纰漏的时候,因此我一直对罗伯特·柯恩曾经是中量级拳击冠军的真实性有所怀疑。后来,柯恩的拳击生涯终于在斯伯得·凯利那里得到了证实。斯伯得·凯利不仅记得柯恩,而且还经常打听柯恩后来的一些情况。

罗伯特·柯恩不仅是富有的犹太人后代,他又是古老世家的后裔。他曾在军事学校复读过,并且是该校橄榄球队里十分优秀的边锋。在军事学校,没人会去在乎他的种族。进普林斯顿大学后,突然的改变令他很痛心。因此,他在拳击中发泄这种不满和痛苦,并带着悲痛的心情和扁平的鼻子离开了普林斯顿大学。

罗伯特·柯恩和第一个待他好的姑娘结了婚。他结婚五年后,便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柯恩把父亲留给他的五万美元挥霍得所剩无几。种种压力使他变得冷酷,让人厌烦,当他打算抛弃他妻子的时候,他妻子却跟一位画家出走了。柯恩之前觉得抛弃妻子未免有些残酷,所以没那么做,而妻子的出走对他来说倒也算欣慰。

他们把离婚手续办完后,罗伯特·柯恩去了西海岸。在加利福尼亚,柯恩用他剩余不多的钱资助了一家文艺评论杂志。柯恩被认为是一个后台老板,后来却成了唯一的编辑。出刊杂志用他的钱,可是这家杂志开支太大了,他不得不选择放弃这项事业,因此他感到十分可惜。

就在那时候,他被一位叫弗朗西丝女士掌握住了,不过柯恩也确信自己爱她。这位女士看到杂志已经没有希望了,就开始有点嫌弃柯恩了,心想能捞就捞一把,因此她主张到欧洲去,让柯恩从事写作的工作。

于是,他们去了欧洲,并待了三年。在此期间,罗伯特·柯恩认识了我和布雷多科思。他和我经常打网球,而他和布雷多科思却经常探讨文艺。

弗朗西丝在掌握柯恩的第二年末发现自己的美貌不如从前,就坚决让柯恩娶她。我相信在这期间,罗伯特·柯恩没有在意过其他的女人,他非常幸福,只不过他觉得还是住在美国好。他写了一部小说,虽然写得不是很好,但是也没有有些评论家说的那样糟糕。他生活得很充实,经常去打网球,玩桥牌,有时还去健身房练习拳击。

我发现弗朗西丝对柯恩的态度是在我们三个人一起吃完饭那天。我们吃完饭,我和柯恩谈论去旅行的事情,他想要离开这里好好去放松一下,我便提议去斯特拉斯堡。

我说:“我在那里认识一位姑娘,可以让她带我们去参观斯特拉斯堡。”

这时候,似乎有人踢了我一脚,我没在意,接着说:“她很善良,她对那里很熟悉,知道你想要了解的一切。”

说完后我又被踢了一脚,我一看,原来是弗朗西丝,她正用恶狠狠的眼光盯着我呢!

我赶忙说:“斯特拉斯堡真是个糟糕的地方,我们干吗要去呢?我们可以去尼斯、戛纳嘛!”

我便和他们道了晚安就往外走,柯恩要我陪他去买报纸,我们一起走出咖啡馆。

“我的天哪”他说:“你难道没看见弗朗西丝的表情吗?”

“我没有注意,我不知道那位姑娘究竟和弗朗西丝什么关系?”

“反正我是不能去的。”

“那我们去尼斯。”我说。

“不要介意。”

“我不介意,尼斯是个好玩的地方。”

“再见,杰科。”说完他走向咖啡馆。

“你怎么没买报纸?”我说。

我陪他去买了报纸,他说:“你真的不介意,杰科?”

“真的,我为什么要介意呢?”

“好,明天网球场上见。”他说。我知道弗朗西丝让他的日子非常不好过。

冬天的时候,罗伯特·柯恩去了美国,并且带着他那部小说。小说意外地被一家十分有名望的出版商看中了,并把这部小说捧得很高,这确实令他兴奋,再加上有好几个女人讨好他。

罗伯特·柯恩回到巴黎时变了,变得不再那么朴实了,他的世界全不变了,为此弗朗西丝和他争吵得很激烈,柯恩可能从此就离开了她。在这么多年里,我坚信,他从没有真正地谈过恋爱。

他因大学里的刺激结了婚,可他妻子并不把他当做她的一切,后来又被弗朗西丝掌握了。而现在,有女人喜欢他并愿意和他生活在一起,柯恩认为这并不是奇迹,而是因为自己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因此他变了,他还经常和他的朋友一起玩大赌注的桥牌,现在我很不愿意和他待在一起。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他读了很多威亨·赫德森写的小说。他一遍遍地读《紫红色的国度》,并把它当做他生活的指南,这是非常不可靠的。

这本书描述一位完美的绅士在一个富有浓厚浪漫色彩的国度里的种种的风流韵事,故事编得虚构多彩,风景描写得十分优美。不过,我不知道这本书对他究竟有多大的影响,直到他来找我。

“你好,罗伯特。”我说:“你来是叫我高兴的吧?”

“你想去南美洲吗,杰科?咱们去看南美洲人。”他问。

“不想去。”

“为什么?”

“太奢侈了,巴黎就有南美洲的人,何必去哪里呢?”

“他们不是地道的南美洲人。”

“我看他们都是挺地道的。你听到什么传言了吗?”我问。

“没有。”

“你那帮朋友没有闹离婚的吗?”

“杰科,如果我负担咱俩的开销,你愿意陪我去南美洲吗?”

“为什么非要我去?”

“因为你会说西班牙语,并且咱俩去会玩得更愉快。”

“不,”我说,“我还是喜欢巴黎,夏天我要到西班牙去。”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去旅行一次。”柯恩说:“可是老走不成。”

“我很难过,感觉活得很没有意义。”

“斗牛士的生活算得上是丰富多彩。”

“斗牛士的生活,我不感兴趣。我就想到南美去逛逛。”

“我愿意同你去东非打猎。”

“不,我不喜欢打猎。”

“你还是找本这方面的书看看吧!”

“我要到南美去。”

他很固执。

于是我提议去底层的咖啡室喝杯酒。

“杰科,”他趴在酒吧柜上:“你不觉得你虚度了很多光阴吗?你不觉得你已经老了吗?”

“有时也考虑过,不过我才不为这事自找麻烦呢!”

“应该想想的。”

“我没时间去理会这件事,有好多事情等我去忙呢!”

“总之,我要去南美。”

“其实每个国家都是一样的。你自己改变不了,去哪里都一样。”

“你没到过南美,怎么会知道不一样呢?”

“为什么就不能在巴黎好好的生活呢?巴黎多好啊!”

“我讨厌巴黎。”

我很想帮他,可是他的想法都被书给控制了,已经是根深蒂固了。

我随后上楼去发电讯稿,他坐在外间看报,两个小时以后,我从楼上下来,柯恩居然睡着了,他睡的很香,我不想叫醒他,但我要走了。我拍拍他,他竟然说起了梦话。

“罗伯特,要走了。”我说,他抬起头笑了。

“刚才我说梦话了?”

“嗯!但是听不清楚。”

“睡得太香了,昨晚我一整夜没睡。”

我能想象到昨晚是怎么回事。之后,我们去了那波利咖啡馆,我们边喝酒喝边看着来来往往在散步的人们。

罗伯特走后,我坐在咖啡馆外面。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很快便灯火通明。“姑娘们”在寻找着自己的猎物。一个漂亮的姑娘经过我的桌子,我盯着她的眼睛看,她便在我的旁边坐下了。

“想喝点什么?”我问。

“珀诺。”

“小姑娘不能喝这种酒。”

“我才不是小姑娘呢。”

“给我也来一杯珀诺。”

我们要了两杯珀诺,喝着珀诺酒,姑娘却拉着脸不笑。

我说:“你是要请我吃饭吗?”

她笑了,我才知道为什么她故意绷着脸了。离开咖啡馆,我们坐在马车上顺着歌剧院大街行驶,大街上没有很多的行人。我们经过金字塔路和里沃利路,然后通过一道大铁门,最后马车停在了特威勒里花园。我们从特威勒里花园出来,到了餐厅。

“你叫什么名字?”

“乔杰特。你叫什么名字?”

“哑各布。”

我开始搭她是由于一种情感上不真实的想法,感觉有个人陪我一起吃饭挺好的。我们走进餐厅,去了一个小单间。吃了一些东西后,她的心情好多了。

我们又要了一瓶葡萄酒,边喝酒边聊着天。这个时候,有人在叫我:“喂,巴恩斯!哑各布·巴恩斯!”

我走过去,看见布雷多科思和一些人坐在一起,有柯恩·弗朗西丝、克莱恩·布雷多科思太太,还有几个我没见过。

“你要去参加舞会吗?”布雷多科思问。

“舞会?”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的舞会已经恢复了?”布雷多科思太太说道。

“我们都会去,你一定要来啊!杰科,带着你得朋友。”弗朗西丝笑着说。

“好的,我们会去的,谢谢。”我说,我又回到小单间。

喝完酒后,我们去了隔壁的房间,里边的男士都站了起来。

“这是我的未婚妻乔杰特·莱布伦小姐。”我说。乔杰特笑着和大家握手。

聊了一会,我们走出餐厅,准备去布雷多科思搞的舞会。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屋子里没有几个人,只有一名警察、老板娘、老板本人、老板的女儿。

“希望大家能早点来。”布雷多科思说。老板的女儿问我们要喝点什么。不一会儿,音乐响起来了,大家都跳了起来。屋里很热,我们走出舞池的时候都已经是汗流浃背了。

由于有人邀请乔杰特跳舞,我便走到酒吧柜旁。要了杯啤酒走到门口,屋里的闷热和外面的凉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时,又来了很多的年轻人,我看到勃莱特也在其中。他们当中有个人看见乔杰特就说:“真是奇怪,这儿居然有这种人。我去邀请她,你们等着。”

一个白色皮肤的高个子说:“不要鲁莽。”

那个年轻人说:“不要担心,亲爱的。”勃莱特经常和这种人打成一片。

我很生气,我讨厌那些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的表情,我想要去揍倒他们其中的一个。可是想想也没必要,我便去了隔壁的舞厅,当我再回来的时候,舞池里全是人,乔杰特和他们一个个轮流跳着舞,我知道,他们一直都是这样。

“今儿晚上你的未婚妻可是主角。”布雷多科思太太说,我看见乔杰特正被那个白色皮肤的高个子搂着跳舞。

“是吗?”我说。

“那当然。”布雷多科思太太说。

柯恩走过来问我是不是不开心,并叫我去喝酒,“没有,只不过我对这些感到厌烦。”我说。

勃莱特走向酒吧柜,和我们打完招呼要了杯白兰地苏打。

她端着酒杯站在那,罗伯特·柯恩看着她,他全神贯注地盯着她,目光里流露出迫切、理应如此的等待与期盼。

勃莱特十分漂亮,打扮得像个男孩子,衣服搭配的也很时尚,把她的体型显示的淋漓尽致。

“勃莱特,你认识的这些人真不错。”我说。

“亲爱的,你也一样,你在哪儿认识她的?”

“波力咖啡馆。”

“今天晚上玩得很愉快吧?”

“是,有趣极了。”我说。

勃莱特咯咯地笑起来,“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杰科。对我们而言是一种羞辱。你看看那边的弗朗西丝和乔。”

我知道这是说给柯恩听的。

音乐又响了,罗伯特·柯恩邀请勃莱特跳舞,却被勃莱特拒绝了,她说答应和我跳完这个舞就要走了。我便和勃莱特走向舞池,我向罗伯特·柯恩德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他依然盯着勃莱特看。

“你又让一个人为你神魂颠倒。”我对她说。

“别聊这个,无聊的家伙,我从来没感觉到。”

我们跟着音乐的节奏舞动着,很热,但是感觉很兴奋。我们从乔杰特的身边擦过,她正和他们之中的另一个人在跳舞。

“什么样的诱惑使你把她带来了?”

“我也不知道。”

“你太过于浪漫了。”

“不是,因为无聊。”

“那现在呢?”

“现在好多了。”

“我们走吧!有人会照顾她的。”

于是我们离开了舞池,我取下外衣穿上,和老板娘要了个信封,把50法郎装进去后交给了老板娘。

“和我一块儿来的那位姑娘如果问起我,请您把信封交给她。”我说,“假如她跟某位先生一起走的话,那麻烦您帮我保管一下。”

“好的,先生。”老板娘说,“你这么早就走了?”

“是的,再见。”我说,我们跟柯恩道了别就走了。我们打算在大街上找辆出租车,可是附近没有出租车,我们便走进隔壁酒吧,让一名侍者去叫车。

我们站在酒吧柜边,默默地注视着对方。侍者叫来了车,勃莱特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我给了侍者一个法郎,就出来了。

“咱们去哪里?”我问。

“就在附近兜一圈。”

我告诉司机我们要去蒙特苏里公园,我们上了车,我坐在勃莱特的身旁。车子启动了,勃莱特说:“亲爱的,我怎么这么不幸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