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读书网

我的阅读记录
一翻两瞪眼

一翻两瞪眼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涨潮时间,钓鱼专用的平底大驳船,懒懒地在水面上晃着。只有少数的钓鱼杆,从不同方向,自船栏伸向海面。东方,日光从加州海平面升起。被污染的海面有很多油渍,反射着才露面的阳光,使人眼睛刺痛。柯白莎,无论体型或个性,都像一捆带刺的铁丝网,坐在一只帆布导演椅中,双足足跟翘在船沿上,手里平稳地拿了一支鱼杆。她闪闪发光的小猪眼,瞪着她自己的钓线上闪闪发光的浮标。

失踪的女人

失踪的女人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垃圾桶盖子被人踢过人行道的声音,在清晨3点,把我从睡眠中吵醒。一会儿之后,一个女人声音尖锐地叫着:“我不会跟你走的,不要梦想。”我转侧一下身体,希望再度进入梦乡。女人的声音停留在我耳中,拉扯着我的耳膜,我听不到和她吵架男人的声音。空气中充满了潮气。床是只四角有4根高柱子的古董,放置在很高天花板的卧房里。大的法国式窗子,开向阳台。阳台围着熟铁有花的铁栅。阳台伸出于人行道之上。隔条窄街,正对着的是贾老爷酒吧。

金矿之谜

金矿之谜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城市的街道沐浴在阳光里,光线透过办公室的窗户,把印在玻璃上的几个字映照在宽大的办公桌上——佩里-梅森律师。桌子上摆满了法律书籍。这个季节加利福尼亚的阳光还是温和的,带着些微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气息。再过一段时光,炽热的太阳就会把乡村烤炙成棕褐色,把空气中哪怕一点点水分都吸干,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就像由这儿向东150英里外的沙漠一样一眼望不到边儿,现在的太阳简直可以说是上天的恩赐。

梦游杀人案

梦游杀人案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佩里-梅森在他的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两个拇指勾在背心的袖孔里,眉头紧锁。“你说的是2点吧,杰克逊?”梅森问他的书记员。“是的,先生。而且我告诉过她一定要准时来。”梅森看看手表。“晚了15分种。”他恼火地说。他的秘书德拉-斯特里特从桌上抬起头,问道:“为什么不拒绝见她呢?”

逃尸案

逃尸案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德拉-斯特里特推门走进办公室说:“外面有两位女士非要马上见你不可。”梅森问:“什么事情?”“她们才不会跟一个小秘书讲呢。”“那就告诉她们我不见。”“她们看起来有要紧事。”“从何而知?”“两人都提着行李,不停地看表,显然是急着赶火车或飞机,可是又觉得在离开之前必须见你不可。”“她们看上去是什么人?”梅森问道,他也起了好奇心。“代文浦夫人是个相貌平常的年轻妇女,非常胆小,安静,简直有点偷偷摸摸的。”

受骗的模特儿

受骗的模特儿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佩里-梅森发觉德拉-斯特里特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便从手中的法律书上移开视线,抬起头来打量这位正站在门边,身材苗条、精明能干的女秘书。“什么事儿,德拉?”“一位未婚女子与一位未婚男子,引号,谈恋爱形影不离,引号完,她的法律身份如何?”梅森竖起眉毛,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她没有合法的身份,德拉。为什么问这个?”“因为,”德拉回答说,“有一位斯蒂芬尼-福克纳小姐正在外间办公室里等着,她说她一直和霍默-加文,引号,谈恋爱形影不离,引号完。”

风中之路

风中之路

作者:
川端康成

宫子有些发抖。这不是因为那贴近耳垂的唇部的温暖、柔软,而是因为在唇部的压力下细发触在面颊上那轻轻的移动。“从旁边来了。”宫子觉得男人的低语十分可笑,不禁哧哧地笑了起来。当她被男人搂抱住后,宫子才想到房间里还睡着长女惠子,还有二女儿直子。“她们都朝那边呢。”男人说。“真的。”宫子答道。兴奋、喜悦使宫子忘却了一切,使她感觉不到任何羞耻——闹钟的铃声冷冰冰地响了起来。

孪生女

孪生女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干法医这一行不容易,而要在这一行里出人头地就更难了。但有很少数人仍然攀到了梯子的顶端。优秀的法医专家在侦探工作方面懂的比福尔摩斯还多,法律方面比一般律师不少,在医学各分科皆应有坚实的基础。此外,他还必须有灵敏的感觉,敏捷的思维,清晰简洁地表达自己思想的能力以及很强的自制能力,当有些律师企图在提问中羞辱医学证人而采取讥讽嘲笑态度时,他不能被激怒或慌乱。

女秘书的秘密

女秘书的秘密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卜爱茜引到我私人办公室来的男人,是一个财大气粗有派头的高个子。“这位是赖先生,”爱茜说,“赖先生,这位是丘家伟,丘先生。”丘先生向我很用力地握手。应该放手的时候,又没必要地再加点力气又握了一下。最后加上的几分力气,大概是他官僚心态发作,对我认可,决定进行下去的表示。此人快到40的年龄,铁灰色眼珠,厚厚的浓眉毛,深色头发,高额宽肩,有正在凸出的肚子。他说话时尽量把肚子收紧,好像是在镜子前演习似的。事实上他可能每件事情都在镜子前演习后才拿出来做。他是那一类的。

河边小镇的故事

河边小镇的故事

作者:
川端康成

就像所有的小镇一样,战前位于郊外的这座小镇也曾显得十分宁静。然而,空袭焚毁了它。战争结束后不久,小站的南北出现了黑市,建起了市场,形成了一条热闹而狭窄的通道。这些市场又两三家两三家地被改建成住房的模样。不到一年的时间,这里便成了闹市。不过,这里的道路仍是像以往那样狭窄。在被称做电影院、游戏中心的两座建筑附近建起了十几家“弹子游戏厅”。在一条条小巷里排列着小酒吧、小酒馆、面条馆、寿司屋一类的小店。

花的日记

花的日记

作者:
川端康成

闪动在树梢上的阳光已与冬日的阳光大相径庭。天空是那么晴朗亮丽,恍若在庭院的对面便延展着一片湛蓝的大海。不知不觉之间,登门造访的已经是春天了,那种“似乎会捎来幸福的春天”。然而,今年的春天却恰恰相反,让人感到它明天就会把幸福一下子掳走似的……直美把椅子搬到梅花树下,仿佛要避开家中的喧闹一般,茫然地呆坐在那里。姐姐的婚事是在去年年末定下来的,打那以后直美突然讨厌起姐姐来了。

变色的诱惑

变色的诱惑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门上漆的是“柯赖二氏私家侦探社”。但是来访的盲眼人是看不到的。电梯操作员告诉他怎么可以找到我们办公室,他一出电梯就用他的盲人白手杖挨户点数,直到他瘦瘦,弱不禁风的影子反映在办公室门的磨砂玻璃之上。卜爱茜自打字机上抬起头来看他,看到的是一个老人,戴着厚重的黑眼镜,手里拿根白色有条纹盲人杖,胸前挂一只木盘,盘里有各色便宜领带、铅笔和一只洋铁罐头。爱告停下她的工作。

漂亮的女招待

漂亮的女招待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显然,在过去的15分钟里,地方助理检查官哈里-佛里奇是在消磨时间,他漫不经心地翻动着讲稿,重复提问着同一个问题,还不时地窥视着审判庭墙上的挂钟。突然,他直起身子,转向佩里-梅森,按官方礼节鞠了一躬,说:“我的调查完毕,请你讯问吧,梅森先生。”梅森站起身来,立即意识到自己已被导入圈套。“假若法庭允许的话,”他和蔼地说,“现在的时间是星期五下午4点40分。”

美好的旅行

美好的旅行

作者:
川端康成

成群的小鸟沿着铁路飞来了。它们飞的高度也就是刚刚掠过城市房屋的房顶而已。鸟群里的三四只山雀,好像今天依旧要从这里越过花子的家后面那片树林,然后回到湖滨,仿佛为了把这个意图告诉花子,所以才落在她家的合欢树上。因为花子就靠着那合欢树坐着呢。山雀像滑稽的走钢丝演员一样,头朝下吊在小树枝上不停地打转转。用它那撒娇似的小声一个劲儿地说个没完。卡罗立刻竖起耳朵。花子按了按卡罗的肩膀。

青春追忆

青春追忆

作者:
川端康成

御木麻之介夏天5点起床,冬天7点起床。春秋天则取两者之间。40出了头,就开始感到身子有些发沉,大冷天6点起床也可以,只是生怕吵了女儿弥生和睡隔壁屋里的媳妇芳子,才控制着不早起。御木把每天的时间安排得规规矩矩。上午是为自己,下午是为别人,晚上则是休息和娱乐的时间。上午的工作和学习,有时会拖到晚上;而为别人的事,有时要照顾对方的情况,延长到晚上的事也不是没有,但他尽可能空出晚上的时间。睡眠的时间算谁的呢,不好说;多少有些模棱两可,但失去与他人的联系,该算为是御木自己的时间吧。也许是为自己的最纯粹而贵重的时间。睡觉的时间,吃的东西不进来。从外界进来的只有呼吸到的空气。

大猩猩杀人案

大猩猩杀人案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某星期一,上午9点,佩里-梅森手里拿着一个棕色的纸袋,顺手把帽子甩在了布莱克-斯通的半身胸像上。胸像放在他的办公桌后面低矮的组合书橱上。帽子慢慢地晃了两下,便歪歪扭扭地扣在这位大律师的大理石胸像上了。德拉-斯特里特,梅森的机要秘书,正在桌边拆开信件,看到眼前这种情景,不禁喝起彩来:“越来越准了。”梅森以一种孩子气的骄傲接受了她的喝彩。“布莱克-斯通,”德拉边看着胸像边说,“这会儿大概在坟墓里翻身呢。”

奇怪的合同

奇怪的合同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佩里-梅森律师的机要秘书德拉-斯特里特小姐在她的姨妈家里度两周假。她姨妈住在波来罗海滩。梅森律师刚刚去圣地亚哥与一位当事人谈话,驱车回家时路过此地。正赶上是周六,阳光明媚,天气非常好。在德拉-斯特里特小姐的再三劝说和梅艾姨妈的热情邀请下,律师终于决定在波来罗海滩逗留一下。德拉-斯特里特说:“正好,下周一早上我可以搭你的车回去上班。”“是为了搭车方便呢,还是你们俩串通好了逼我在这儿度周末?”梅森问。

彩虹几度

彩虹几度

作者:
川端康成

麻子看见琵琶湖对岸出现了彩虹。列车驶过彦根,奔驰在彦根与米原之间。时值岁暮,车厢里空荡荡的。彩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好像突然浮现在麻子隔窗眺望的湖水上空似的。麻子面前的一个男人也发现了彩虹,说:“小千惠子,小千惠子!彩虹,彩虹,瞧,出彩虹了!”边说边把婴儿抱向窗前。麻子从京都起就和这个男人对坐在四人座的座位上。男人带着婴儿,实际上是三个人。

少女的港湾

少女的港湾

作者:
川端康成

这是在盛大的入学典礼结束后不久的某一天。学生们从四面八方的走廊上涌向钟声响彻的校园里。奔跑着嬉戏作乐的声音;在樱花树下的长凳上阅读某本小书的人;玩着捉迷藏游戏的快活人群;漫无目的地并肩散步的人们。新入校的一年级学生们热热闹闹地从下面的运动场走了上来。看样子是刚上完了体操课,她们全都脱掉了外衣,小脸蛋儿红通通的。高年级学生们俨然一副遴选美丽花朵的眼神,埋伏在树木的浓荫下,或是走廊的转弯处。

黑夜中的猫群

黑夜中的猫群

作者:
厄尔·斯坦利·加德纳

柯白莎把自己165磅的肥躯从办公回转椅子上撑起,绕过巨大的办公桌,猛力拉开她的私人办公室门。外面接待室里卜爱茜小姐的打字声,机关枪样,啦啦地响起。柯白莎站在门口,等候爱茜的工作告一段落。卜爱茜用很快的速度打完在打的一封信,把打好的信纸自滚筒上抽下,低下半身自抽屉中拿出一个信封,正要把地址打上,她看到在门口站着的白莎。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