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五回 华小姐催赴扬州约 袁太守重赘状元郎

蝴蝶媒

作者:佚名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4/13

词曰:
  
  着急促郎行,有个悬眸处。难得倾城性更贤,今古稀奇事。为惜女如花,特选乘龙婿。依旧当年醉里人,想见欢滋味。
                      右调《卜算子》

  话说柔玉小姐正要将袁太守的一节事问蒋青岩,听得生香说蒋青岩在楼上,连忙起身望绾春楼来。将出后门,生香悄悄向柔玉小姐说道:“适间我同韩姐在楼上,撞见相公上楼来,叫我到楼下走走,说要和韩姐说话,不知说甚么,小姐快走去听听看。”小姐闻言,笑了一笑,晓得蒋青岩要与韩香叙旧,自己到不好上楼去。要转回前面,又恐华夫人问他,只得住了脚,坐在近楼一块太湖石上,让蒋青岩和韩香完事。一双眼却望着那绾春楼的前窗。直过了两顿饭时,才听得蒋青岩叫生香。柔玉小姐方才起身到楼上来,正撞着蒋青岩下楼。蒋青岩见柔玉小姐来了,疑是生香去请来的,不好意思,只得笑脸相迎,道:“闻你在岳母处闲谈,不知谈些甚么,我正要来窃听,不料你就来了。”柔玉小姐笑道:“我们谈的是扬州袁太守之事。”蒋青岩听了这句话,不觉面红耳赤,半晌无言。只得和柔玉上楼来,对面坐下,说道:“那扬州之事,实势不由己,连日正要相告,又恐你见怪,所以迟疑。”柔玉小姐道:“相公差矣,相公向日若不依从那袁太守之婚,妾与相公焉有今日!安非妒妇,颇达情理,相公不必多疑。那袁太守怜才择婿,也非恶意,相公须急早去完亲,莫教那袁小姐悬望。”蒋青岩先时只道柔玉小姐见怪,于今听了这篇话,深服柔玉小姐之贤,连忙深深一揖,道:“听小姐之言,真是古今未有的贤妇,到是我无知人之明了。我与袁太守原约定在此完亲之后才去,此时也可去矣,正待与小姐商议前去,了此一段心事。今既承慨许,我则日便与岳父说知,五七日内动身便了,便我与小姐新婚未入,未忍遽别,奈何?”柔玉小姐道:“相公,你乃豪杰丈夫,何出此言!虽新婚未久,此去亦是大事,又非万里之行,何离别之足道乎!但望相公前途保重,余不足虑。”蒋青岩闻柔玉之言,反觉自己多此一番儿女之态。柔玉小姐问道:“那袁小姐多少年纪,唤甚名字,生得如何?”蒋青岩道:“他是八月十五生,名唤秋蟾,今年十六岁了,人品在小姐和碧烟之下,在韩香之上,也曾读书,向在他父亲书房中见他作一首新月诗,大有才情。”柔玉小姐道:“我又得一快友矣,可喜可喜。相公可记得他那新月诗么?”蒋青岩道:“也还记得。”便念与柔玉小姐听。柔玉小姐听了,赞道:“清新俊逸,真女中才子,我不及也。相公此去,须早些带他到山中来,大家唱和,万勿久留宫署,使妾悬望。”这柔玉小姐真个难及,不但不妒,且是越说越喜,巴不得那秋蟾小姐立刻就到他跟前,和他相聚唱酬。两人商议已定,柔玉小姐偷眼望着韩香房中,见韩香还在妆台前整鬓哩。柔玉小姐绝不提起,心下常要叫蒋青岩收他做个侧室,反虑着父母上,恐怕看薄了蒋青岩,所以迟迟有待。
  次早,蒋青岩梳洗完毕,便到前厅来,将他要往扬州完亲的话对华刺史说知。华刺史道:“正是,此事也不宜太迟了,恐袁太守只道是小女不贤。”忙叫书童取历日过来,替蒋青岩看起身的日子。看了一回,说道:“后日二十六日,是出行吉日,贤婿就起身吧。”蒋青岩连连应诺。张澄江和顾跃仙两人也道他要回去省母,华刺史也许了。当日各人收拾行李。到二十六日饭后,各坐了大轿,一齐起身。
  话分两头,且说那袁太守,自蒋青岩别后,时时想念。一日公事稍暇,坐在书房中看书,忽然掀出秋蟾小姐的新月诗来,见那诗后又添一首诗,字迹与小姐全不相同。再看那诗,却也做得和小姐的不相上下,就是和韵之作。袁太守甚是惊讶,忙唤书童来问道:“我这书房中曾有何人进来?”书童道:“没有。”袁太守骂道:“好胡说,小姐这诗笺上,明明是甚人和一首诗在上面,怎说没有?”书童道:“是了,是了。是向日蒋姑爷在衙中等候老爷之时,偶然到此,他在书中看见,和在上面的。”袁太守方才释然,心中喜道:“原来蒋生也有这等高才,真可谓才品两全了,便是我女孩儿这般才学,也该叫他晓得。”忙忙拿着这诗笺走到秋蟾小姐房内,将诗笺递与他道:“孩儿,这是你的新月诗,后面不知是何人和了一首在上,你看他做得如何?”秋蟾小姐闻言道:“孩儿的诗在父亲书房中,怎得有人看见?”袁太守道:“你且看这诗做得可好,我再对你说这和诗的人便了。”秋蟾小姐将那诗细细看了,果做得好,说道:“此诗下笔风流,命词大雅,句句是新月,非名手不能。”袁太守笑道:“我儿好眼睛,这便是那蒋家郎君做的。”夫人在旁问道:“蒋家郎君在那里看见,几时和的?”袁太守便将书童之言对夫人说知,夫人道:“我向见蒋家郎君的人品不凡,也料他定有大才,不想果然,可喜可喜。”秋蟾听说,心中也暗暗欢喜,将这诗笺收入袖中。袁太守同夫人走到中堂,曲指一算,向夫人道:“蒋家郎君已去四个月,此时想已到华家完过亲了,我们也须备办妆奁,恐他来到。”夫人道:“老爷此言有理,何不取过笔砚来,将所要的物件开出一篇帐来,及早备办:至于一切金珠首饰之类都是有的,不必费力。”袁太守闻言,正要叫丫头去取笔砚,忽听得外面传梆书童拿进一本殿试录来,禀道:“这是京中来的一本殿试录,送报人送来的。”袁太守一时忘却了,惊讶道:“今岁又非大科年分,那得有殿试录。”忽然想起来:“是了,是了。这是前日奉旨选用旧绅子弟的试录。连忙开看,只见一甲第一名是蒋岩,建康府人。”袁太守大惊,向夫人道:“奇哉,奇哉,蒋家郎君竟中了状元!”夫人也惊讶道:“只怕未必是他,他向时不曾说他要进京的话。”袁太守道:“怎么不是他,世上那有同名同姓又同府的事,他当日在此起身之时,那要他们旧绅子弟进京应试的旨意还未下,想是后来在建康见了旨意,起身去的,此时料已入翰林,正在京中哩。他就要告假归娶,也要到秋间。”夫人闻言.喜出非常,忙去报与秋蟾小姐知道,秋蟾小姐闻之,暗暗庆幸,轻绡和岫云两个丫头及衙内大小都来向小姐贺喜。袁太守心中喜甚,当下走出后堂,传进那个送报的人来,当面说道:“适才那殿试录上的蒋状元,是本府的姑爷,你们报房中也该先来报喜。”那送报人闻言,忙忙扣头,道:“小人们不知,容明日再来补报便了。”袁太守道:“你明日来报,本府自有赏钱。”那送报人领命去了。这是袁太守要人知道蒋状元是他的女婿,以防蒋青岩背盟之意。果然次日绝早,那报房中派了四个人,买了一张双红大纸,上写道:
  
  捷报
  本府太爷 贵姑老爷蒋讳岩,
  殿试一甲第一名,
  钦授翰林院修撰。
  京报人:高元、贺相、黄甲、宫保。

  这四人拿了这张报单,一齐报到府堂上来,正值袁太守早堂,见这四人来报喜,便分付将报单贴在大堂上,赏了报子十两喜钱。当时衙门中人及同寅各官都晓得了,齐来恭贺。不数日,扬州城内城外,人人都说太爷的女婿中了状元,那同寅的京官及扬州的士绅,因此在太守面上愈加趋奉。袁太守十分快意,竭力备办嫁妆,单候蒋青岩来完亲。
  光阴荏苒,不觉暑退凉生,金风动树,早是八月下旬了。忽有杭州司李,是袁太守的旧人,任满钦取进京,打扬州经过,来拜望袁太守。袁太守偶然问道:“老年台在任时,可知有个蒋生字青岩的在湖上住么?”那司李道:“晓得,此人是个少年真名士,今已中了状元,半月前奉旨归娶,在湖上住了几日,小弟去相会过,后来又到绍兴去了。”袁太守闻得此言,打发那司李去了,即便进行与夫人说知,要差人去贺蒋青岩。商量已定,当下修了一封书,备了一份极丰厚整齐的贺礼。次日差四个家人前往蒋青岩身边去,就将书札交付四人,赏他二十两盘缠,分付道:“你们四人星夜到西湖上蒋姑爷家去,我问蒋姑爷已往绍兴,你四人可要他家下一个院子,引你四人同到绍兴寻蒋姑爷,将书札文明,候蒋姑爷同来,作速前去,不可有误。”四人领命,即刻起身去了,按下不提。
  再说蒋青岩和张澄江、顾跃仙三人自山中起身,四日便到了杭州。张、顾二人各自分头回家去了。蒋青岩也回到家中,家中大小都来叩见。次日,府县各官闻他三人完亲回来,都来贺喜。第三日蒋青岩早去问候张、顾两家的老夫人,便约了张澄江、顾跃仙两人一齐出城,同到灵隐寺去拜谢自观和尚。到了寺中,众僧都来迎接,蒋青岩问道:“你自观大师一向安稳么?”众僧齐齐答应道:“自观大师已圆寂过了。”蒋青岩、张澄江、顾跃仙闻言,一齐惊讶道:“是几时圆寂的,谁人是他的付法?”众僧道:“是八月八日午时圆寂的,受付法的就是大师向日的那个沙弥。”蒋青岩道:“快请那沙弥相会。”内中一僧连忙去请,不一会,那沙弥到来了。蒋青岩等三人细看那沙弥,就是向日在山门外邀他三人进去吃茶的。那沙弥也认得他三人,便上前问讯。蒋青岩等三人一齐起身见礼,那沙弥道:“先师限满西归,知三位居士功成名遂,必过荒山,留下十六字,付小僧达上。”说罢,便向袖中取出一条纸儿来,递与蒋青岩等三人,他三人接到手中,展开同看,那纸条上写着四言四句:
  
  三凤重来,老僧西去。
  后事人人,勿忘初志。

  蒋青岩和张澄江、顾跃仙三人看罢,不胜惊叹,向那沙弥说道:“我辈三人向蒙令先师指示,果然句句应验,事事完成,今日特来拜谢大德,不料竟尔西归,令人迫感不尽,先师教言,自当佩诵。但不知令先师塔在何处,敢烦指引前去一拜。”沙弥道:“先师塔院就在后山,三位请行,小僧引道。”蒋青岩等三人一齐起身,同着沙弥来到自观和尚塔前,三人一齐拜倒,那沙弥也在旁答拜。拜毕,转到大殿上来,那众僧早已摆设下一桌齐整茶菜,那沙弥陪蒋青岩等三人吃了一会。蒋青岩叫沙弥取过缘簿来,他三人各写了一千两布施,修盖大殿,以报自观和尚立德。写完了,三人作别起身,转到湖上。蒋青岩拉张、顾二人同到家中,摆出酒来,三人同饮,席间将自观和尚的遗言取出细看,晓得其中的意思是教他三人拿定主意,不要做官。三人又叹息感念一回。张澄江、顾跃仙因问蒋青岩何日往扬州,蒋青岩道:“三日之内,也就要起身了,小弟还有一书,烦两兄回山之时,致与岳父。”张、顾二人道:“吾兄行时,小弟二人还要来奉饯,回来好吃喜酒。”说罢,又饮几杯,方才别去。
  蒋青岩送他二人去了,转到厅上,只见外面走进四个人来,一齐向蒋青岩叩头,道:“家老爷多多拜上姑爷,闻姑爷中了状元,及第荣归,特差小人们前来恭贺,有书札在此。”蒋青岩听这四个人口称姑爷,料是袁太守差来的,忙叫取书来看,这四个家人连忙将书札一齐呈上。蒋青岩拆开书信看了,分付左右将礼物收下,说道:“我正要到你老爷任上来,完成大事,不料又劳你们远来,你们可到外面休息一二日,和我同去。”又分付厨下备酒饭,待他四人。此时已是十月初二日,到初四日,杭州太守送了一只大座船来,蒋青岩分付打扫,将行李搬上去。晚间,张澄江和顾跃仙同备了盛席,雇了一只太湖船,在湖中饮到半夜,同到蒋青岩家宿了。次早,蒋青岩忙写了一书,留寄华刺史,他三人方才分别。
  初六日绝早,蒋青岩上船,船头上依旧打了状元及第、奉旨归娶的四面金字牌。当日开船,一路上吹吹打打,好生热闹。正是:
  
  一路鼓吹惊水族,两牌金字感皇恩。

  路上因是船大,行了十二日,才到扬州。那袁家的四个家人齐去报与袁太守,袁太守甚喜,忙送酒席下程,只因吉期将近,翁婿间不便拜谒。蒋青岩的座船就住在钞关门外马头上。此时已是十月中旬了,择下二十二日行过大礼,到袁太守街中去。袁太守也探下十月二十八日招亲,随将吉期报与蒋青岩,蒋青岩打点精神,专候入赘。
  到了二十八日午后,蒋青岩先在船上香汤休浴,换了吉服,单等去做新郎。刚到上灯时候,只听得岸上鼓乐之声渐渐相近,爆竹连天,花灯映水,就象来娶亲的一般,一齐到船上来,迎接蒋青岩。蒋青岩随即上了大轿,轿前摆了全付职事,竟望太守行中来。这日,袁太守街中有许多官绅接亲,从大门铺红结彩,直接着内衙,两边灯光照耀,如同白昼。袁太守也是吉眼,同各官坐在后堂等候。不一会,蒋青岩的轿到了,袁太守忙走到轿前,请蒋青岩下了轿。旁边四个官媒,挂红插花,将蒋青岩搀入衙内,众丫头、养娘各持花烛相迎,竟送蒋青岩到秋蟾小姐洞房中来,成合卺之礼。袁太守在外面陪各官看戏饮酒,饮不多时,各官散去。
  单说蒋青岩和秋蟾小姐,此时合卺已毕,这夜蒋青岩清醒,不比向时沉醉,在花烛之下细细看那秋赡小姐,若无柔玉小姐和碧烟两人在上,他也算得世间有一无二的容貌了,心中之喜,真个说不出来。听得外面人静,便起身将洞房门拴了,拿出那软款温柔的手段,怜香惜玉的工夫,将秋蟾小姐抱入罗帏,轻探花蕊,细验腥红,两人成就鸾文凤友,好生快乐,有诗为证:
  
  新人原是旧新人,曾到桃源未问津。
  今日重来花正好,三生石上有前因。

  二人恩情美满。次日起来,双双出来拜了袁太守夫妇,那袁太守夫妇见女儿女婿才貌相当,喜得心花都开。外面庆贺的乡绅、士夫及现任上下各官络绎不绝,一连几日大开喜筵。稍得闲暇,又去拜谢这些官宦。翁婿二人,一连忙了半月,方得清闲。
  此时已是十一月中旬,一日初雪,袁太守正同蒋青岩在衙赏雪,外面忽然报进来,报袁太守升了京兆,命已下了。蒋青岩忙向袁太守恭喜,袁太守反觉怏怏不乐。
  蒋青岩问道:“岳父高升,理当欢庆。何以不乐?”袁太守道:“不佞所以怅然之故,非为迁升,只因小女初事君子,料不能同去,一时难割舍耳。”蒋青岩道:“后面日子正长,相见有日,不必深虑。”第二日,又听得新太守是苏州司马,不日就到,袁太守只得匆匆收拾,移到察院中居住,等候交待,让出衙门修理不题。
  却说蒋青岩偶然想起沈兰英,要去探望他,又碍着自己于今是一位官长,不比当日做书生之时,不便去得。只得悄悄唤得伴云,分付道:“你到晚间可到我向时看灯的那楼下去,站立在左右探望,若遇着向日夜间到琼花观来请我的丫头,他名唤宜春,你可招他到无人之处,道我是蒋相公家中来的.问你家兰娘近日安否,他若问我在那里,你道我在苏州,特遣你来问候他的,讨个的信来回我。”泮云领命,到晚间果然走到那楼下,只见门内有几个男、妇站立,却不见那宜春丫头。等了半会,男、妇都进去了,将门半掩。伴云心焦欲回去,又恐主人见责,只得坐在对门一个小酒店中,一边吃酒,一边张望。忽见这酒店中当垆的一个年少妇人正象宜春,那妇人也连连偷看伴云。伴云心中想道:“我们离扬州不上九个月,怎生这宜春便嫁了人,只怕看错了。”再定睛细看,的确是宜春,一毫不差。伴云随即起身到柜上会钞,那妇人拿过戳子来称银子。伴云见左右无人,故意问道:“对门宅子里[有]个宜春姐,怎生不见出来?”那妇人道:“客人你问他做甚?”伴云假说道:“他家兰娘是我的表姊,我出外多年,今日回家,特来问他一个信息。”那妇人笑道:“客人你休哄我,我便是宜春,我认得你是向日那建康府蒋相公家的大叔,你敢是蒋相公差来问候俺兰娘的么?”伴云也笑道:“正是,我看娘子也甚象宜春姐,原来正是。请问宜春姐,是几时恭喜嫁出来的,于今兰娘安否?”宜春道:“可怜我与兰娘的事,说来话长。俺兰娘自你家相公别后,时时想念,不多日子便得了个虚弱之症,刚刚一百日,正是六月初十夭殁了,临落气之时,还连连叫了几声蒋相公。那时俺家老爷已从京中回来,先见兰娘病危,十分伤痛;及至听得他叫蒋相公,家老爷便疑心起来,把兰娘草草殡殓。将我几番拷打,问蒋相公是谁,说我一定晓得,幸我支吾得好,八月间将我卖与这张店官填房。我只道你相公已忘却我兰娘了,谁知还来问他,真是有情人。于今你相公在那里?”伴云道:“我相公在苏州,特着我来问候,不料他已作古人,可叹可叹。”伴云当下称了酒钱,别了宜春,忙来回覆蒋青岩。蒋青岩闻言,暗暗感伤,分付伴云悄悄买了些纸钱,自己回到街内空地上,低低唤着沈兰英的名儿烧化了。正是:
  
  一陌纸钱双泪湿,低声细语唤兰英。

  数日,新太守到任,袁太守去交待明白。未知何时进京,且听下回分解。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