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三回 连及第驰名翰院

飞花艳想

作者:佚名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4/13

诗曰:
  
  人生何境是神仙,服药求医总不然。
  寒士得官如得道,贫儒登第似登天。
  玉堂金马真蓬岛,御酒宫花实妙丹。
  漫道山中多甲子,贵来一日胜千年。

  却说雪太守去后,公子雪莲馨遂进后衙来,雪夫人接住,含着泪眼问道:“你爹爹临去可有什吩咐你?这番事因什起的?”雪公子道:“爹爹说这事总为诗题一事起的。”如玉小姐听见,不免也掉下泪来道:“如此说来倒是我们做孩儿的带累爹爹了。”雪公子道:“这也不独为此,总是如今权臣当道,小人得志,君子道消,故有此事,不过借此为由耳。”雪夫人道:“你爹爹去后,还是在此,还是回苏?”雪公子道:“爹爹吩咐,家眷即发回苏,我就去同柳姐夫商议入京。”雪夫人道:“既如此,我这里可就打点回苏。你可就到山阴柳姐夫家商议进京,一来看你爹爹,二来就好会试。只是你到柳姐夫处,他是有才学的,必有识见,须与他商议一个万全之策,保得你爹爹无事才好。”雪公子道:“孩儿自然与他细细商议,母亲且请宽怀。”雪夫人道:“长安险地,就是你到京中,凡事也要留心谨慎。”雪公子道:“这个自然,只是母亲与二姐姐在家,且莫忧愁,孩儿到京,便有消息。”雪夫人道:“正是须早寄个信来。”
  雪公子忙收拾行装,别了雪夫人、二小姐,叫一能事家人跟了,一径到山阴来寻柳友梅。
  却说柳友梅自中了解元,家里送旗扁,设筵宴,亲朋庆贺,好不热闹。只待诸事略定,就要到雪太守处,行过梅雪二小姐的聘,定那寻梅问柳的姻缘;并去再访春花,践却前盟,以完终身大事,方快心畅意。忽报雪莲馨也中了,心下益发欢喜。及过数日,忽闻雪公被拿,心上好生惊讶,暗想道:“这祸从何而来?我想雪公平日清廉,又无大故,如何被拿?总是我良缘不偶,好事多磨,故多这些翻云复雨的事。功名虽稍遂,佳人犹未谐,叫我柳友梅如何放心得下,但此事必有缘由,不知从何处起。”想了一想道:“是了,是了,一定又是刘有美与张良卿这匪人在严府里边弄出来的了。他今进京已有半年多了,深恨雪公查诗并科学无名的事,为此又起这段风波耳。”
  才想念间,忽抱琴报道:“外面雪相公拜访。”家人呈上名帖,柳友梅忙出来迎接。相见过,柳友梅道:“啸雪亭一会,不觉已自半年,忽闻秋翮搏云,伫看春龙奋(足亦)。”雪莲馨道:“吾兄月桂高攀,不日杏林独步。小弟驾马之驾,焉敢望其后尘?”柳友梅道:“只不知岳父盛德,为何罹此奇祸?今岳母家眷尚在杭城否?”雪莲馨道:“奉家严之命,已发回苏了。”柳友梅道:“正该如此,以避不测。但不知此事祸从何起,吾兄可晓得么?”雪莲馨道:“小弟年幼,未谙世务,只是家父临行曾说‘此事总为诗题一事起的’,小弟想诗辞不过小事,为何触怒圣明?”柳友梅道:“如此倒是小弟累及岳父了。”雪莲馨道:“这与吾兄何干?”柳友梅道:“吾兄未知其详。岳父春间曾有一诗题在外,小弟曾于西湖游玩,同一敝友刘有美题过;又于月下闻吟,同一张良卿咏过。后将二诗送到岳父府中,不料竟被二人窃取,写做自己的,反把小弟原诗沉没过了。直到岳父录科面试,方知小弟原诗。次日,岳父遣使来邀小弟,又被一小人误认,因此亲查,方知二人作弊情由。小弟蒙岳父提挚兼附绿萝。二生被黜,自觉情虚,一同避进京去,一向不知下落。近日有人传说,他二人现在严相公门下。这风波一定是他起的。”雪莲馨道:“原来有这一段情由,这风波从此而起,一定无疑。但目令事体却如何区处为妙?”柳友梅道:“严相国岩岩之势,举朝惮他。夏贵溪尚且不免,杨椒山已被刑戮,力难与争。近日只好以利诱之。但岳父清廉,那得许多使用,我有一敝友极相契谊,家道颇富饶,做人又慷慨,常有鲍叔陶朱公之风,可将此事告托他,与他贷银周旋。我想吾友为人任侠,自慨然允从,就一力仗托他是了。”雪莲馨道:“只是何人,便得有此侠骨?”柳友梅道:“不是别个,便是竹凤阿兄。”雪莲馨道:“原来就是竹兄,他原来如此义侠,明日就同吾兄去拜托他。”柳友梅道:“还有一事,他令叔竹淇泉现为兵部尚书,又与岳父同年,一发托他在里面周旋。他在同年面上,自肯出力,这便可保无事矣。”雪莲馨道:“吾兄所见甚是,但不知凤阿兄今年曾中么?”柳友梅道:“文场见屈,弟深为扼腕,今又去应武举了,也在早晚一定有报。”雪莲馨道:“明早可同兄拜访。”当晚雪莲馨就在柳友梅家住下。
  次日就同到竹凤阿家来,备说前事,就把雪莲馨的来意,柳友梅一一拜托了他。竹凤阿听了,不觉怒气冲冠,目睁发指,击节道:“天下有这样不平的事?原来张良卿、刘有美二小人又生这段风波来害年伯,真可恶也!‘看来世态金能语,说到人情剑欲鸣。’正今日之谓矣。老年伯的事通在小弟身上,二兄不必忧虑。”柳友梅道:“得如此足感大恩。”雪莲馨道:“仁兄高谊,可薄云天,真有陶朱、鲍叔之义风,又具荆轲、聂政之侠气,几令小弟望拜下风。尚未知啣结何地?”竹凤阿道:“谊属通家,事关知己,况老年伯以无故受祸,事在不平,弟当拔刀相助,敢望报乎!”
  三人才说罢,只见门外一群人蜂拥进堂,竹凤阿惊问何事?众人道:“新解元是哪一位?”竹凤阿疑是寻柳友梅的,道:“这不是?”众人道:“不是,是武解元竹相公。”柳友梅道:“这就是了。凤阿兄,恭喜,恭喜!”众人随拥着竹凤阿。竹凤阿随停当了报录人,就留柳友梅、雪莲馨到后书房坐下,商议进京。柳友梅道:“恭喜吾兄武闱高中,不日也要进京,小弟与莲馨兄便附骥相从何如?”竹凤阿道:“若得二兄同行甚好,并约了杨连城兄,一来就好打探老年伯消息,二来知己同行亦不寂寞。只是事不宜迟,即日就该起身。”柳友梅道:“正是宜速行了,明日出行最利,就是明日起身罢。”竹凤阿道:“今晚打点,明日就行。”柳友梅便归去,别了母亲,又去约了杨连城来,叫抱琴搬了行李铺陈,竹凤阿打点了银子,雪莲馨家眷已发回苏,又无担阁,叫了船,三人便星夜起身,赶进京去。
  却说雪太守被校尉拿进京中,便拘禁在狱。原是张、刘二人在严府弄的手脚,又无大故,因此到柳友梅、雪莲馨、竹凤阿来京,尚未审问。竹凤阿随即与叔父竹淇泉说了,在严府里说明挽回,上下使用,去了半万之数,方得事松。雪太守见父子翁婿,已在一处,到已心宽。
  柳友梅在京中捱过残冬,到了新年,转眼又是春闱。柳友梅与雪莲馨、杨连城等一同入场应试,真是文齐福齐,柳友梅已高中了第九名进士。雪莲馨也中了第八十名进士。杨连城也中了第九十名进士。及至殿试,柳友梅中了第一甲第三名探花及第,钦赐翰林学士;雪莲馨是第二甲第十名,也选了馆职;杨连城是第三甲进士,选了苏州府理刑。竹凤阿去应试武闱,倒高中了第一名武状元。因这一年边报紧急,圣旨钦赐文武状元一体优礼,同到金阶面圣,钦赐御酒宫花,游街三日,并宴琼林,好不荣耀。正是:
  
  十里红楼映远溪,状元归去杏莺啼。
  人生莫羡荣华境,只要文章福运齐。

  要知柳友梅去后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