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梅花烙(十)

梅花烙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5/02/06

“是你?真的是你?”吟霜哽咽的问,已恍如隔世。“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脱得了身?”
  皓祯翻身下马,奔进了四合院。一语不发,就紧紧的攥着吟霜的手,双眼炯炯,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吟霜。
  吟霜深深抽着气,也一瞬不瞬的回视着皓祯。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皓祯的手用力一拉,吟霜就扑进他怀中去了。他用双手环抱着她的身子,把头埋在她的发边,嘴唇贴着她的耳朵,他热烈的、颤抖的、沙哑的、急促的说:
  “吟霜,听着!我只能停五分钟,府里在大宴宾客,我从席间溜了出来,快马加鞭,赶来见你一面!我马上要走,立刻要走!你听好,不管我跟谁结婚,我的妻子是你!我不会忘记你,不会抛下你!千言万语一句话:我永不负你!你要相信我、等待我!婚礼之后,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你接入府,咱们的事才是我的终身大事!你,要为我珍重,为我保重,别辜负我这样千思万想,受尽煎熬的一颗心!所以……”他的泪,热热的掉落在她发际,荡疼了她的心。“你不能再瘦了,不能再憔悴下去,要为我振作,要为我保重呀!”
  “是!是!是!”她哭着,抽噎着,泪湿透了他的衣襟。“你这样赶来,对我说了这样一番话,我可以咀嚼生生世世了!你放心,我会为你珍重,我一定为你珍重!我等你,等你,等一千年,一万年都可以!”
  马儿在门口,发出一声长嘶。
  两人悚然而惊,他推开了她,再深深看了她一看,那眼光,似乎恨不得将她吸进自己的身体里。
  “我走了!”他转过身,迅速的跳上了马背。
  她追到门口,扶着门,痴痴的看着皓祯。他一拉马缰,马儿撒开四蹄,连人带马,如飞般的消失在胡同尽处。
  香绮、常妈走过来,一左一右的扶持着她。两人眼中,都蓄满了泪。
  三天后的晚上,皓祯和兰公主完成了婚礼。
  满人有许多规矩,行婚礼在晚上而不在白天。王室的婚礼,更有许多规矩,许多排场。那夜,迎亲队伍真是浩浩荡荡,街上挤满了人看热闹。婚礼队伍蜿蜒了两里路。皓祯骑马前行,后面有仪仗队、宫灯队、旌旗队、华盖队、宫扇队、喜字灯笼队……再后面才是八抬大红轿子,坐着陪嫁宫女,然后才是公主那乘描金绡凤的大红喜轿。她贴身的奶妈崔姥姥,带着七个宫中有福的姥姥,扶着轿子缓缓前进。
  皓祯满脸肃穆,面无表情,眼光直视着前方,像个傀儡般向前走着,浑然不知那挤在街边看热闹的人潮中,吟霜和香绮也在其中。吟霜那对热烈的眸子,如醉如痴的看着那英姿俊朗的皓祯,和那绵延不断的队伍,这才更加体会出来,她和皓祯之间,这咫尺天涯,却有如浩瀚大海,难以飞渡。
  当晚,经过了复杂的婚礼程序,皓祯和兰公主终于被送进了洞房。又经过一番恍恍惚惚的折腾,新娘的头盖掀了,合欢酒也喝了,子孙饽饽也吃了……崔姥姥还着众宫女太监姥姥们,终于退出了洞房。皓祯和他的新娘面对面了。
  皓祯凝视着兰公主,她穿金戴银,珠围翠,盛妆的脸庞圆圆润润,两道柳叶眉斜扫入鬓,垂着的眼睫毛浓密修长,嘴角挂着个浅浅的笑,一半儿羞涩,一半儿妩媚。皓祯心里掠过一阵奇异的感觉,真糟糕!她为什么不丑一点儿呢?如果她很丑,自己对她的冷落,也就比较有道理一些,但她却长得这么天生丽质,仪态万千。
  “请公主与额驸,行‘合卺之礼’!”
  门外,崔姥姥高声朗诵了一句,接着,一个太监又朗声说:“唱‘合卺歌’!”于是,门外檀板声响,“合卺歌”有板有眼,起伏有致的唱了起来。兰公主的头垂得更低,却用眼角偷偷的瞄了一下皓祯。皓祯开始感到紧张了,手心都冒起汗来。他瞅着兰公主,知道自己必行这“周公之礼”,逃也逃不掉,赖也赖不掉。他伸出手去,触摸到了她披着的描金绡凤红披风,他知道自己该拉开那个活结褪下披风。但是,刹那间,吟霜那含泪含愁的眸子在他眼前一闪,他的手骤然的缩了回去。
  公主震动了一下,有些惊惶的扬起睫毛,飞快的看了他一眼。他深抽口气,“合卺歌”已经唱到第二遍了。他再伸出手去。这次,涌到他眼前的,竟是吟霜的胴体,那洁白的肌肤,那软软的手臂,和那朵小小的梅花烙。他陡的惊跳了起来,差点从床上跌落地上。这才蓦然体会到,如果自己把这“周公之礼”,当成一种“义务”,自己很可能会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他甩甩头,摔不掉吟霜。
  他闭闭眼,闭不掉吟霜。
  他咬咬嘴唇,咬不走吟霜。
  他心慌意乱,思潮起伏,每个思潮里都是吟霜。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