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四章初入政界

希特勒传

作者:佚名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2/10/11

希特勒当了工人党的委员,这是他日后飞黄腾达的重要转机。

   这个微不足道的德国工人党,成分极为复杂,真是在大变革的时代,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党内有两个成员证明对希特勒日后的崛起是很重要的。这两个人一文一武,武的名叫恩斯特·罗姆,他是慕尼黑陆军第七军区参谋部的上尉,他在希特勒之前参加了这个党。他是一个体格魁梧的职业军人,脖子粗壮得像头公牛,眼睛细小像只肥猪,脸上疤痕斑斑,上半截鼻子在1914年给子弹打掉了。他生性爱好殴斗,有"天赋组织能力"。像希特勒一样,他对民主共和国和他认为应该对之负责的"11月罪人"怀有强烈的憎恨。他的目标是重建一个强大的民族主义的德国,他同希特勒一样认为,只有靠一个以下层阶级为基础的政党才能做到这一点,他本人就是来自这个阶级。他是一个狠毒、无情、敢干的人。他参与建立了第一批纳粹党的打手,后来扩建成为冲锋队,一直由他领导,直到1934年他被希特勒处决为止。

   罗姆不仅给纳粹党带来了大批退伍军人和自由团义勇军,成了该党初期的骨干,而且由于他是控制着巴伐利亚陆军的一名军官,也为希特勒和他的运动取得了当局的保护和支持。没有这种帮助,希特勒要想煽动人民推翻共和国的运动,也许是无法施展的。可以肯定,没有巴伐利亚政府和警察的容忍,他是不可能安然无事地采取他的恐怖和恫吓手段的。

   对于希特勒的崛起起作用的另一个重要人物是文人狄特里希·埃卡特,他比希特勒大21岁,常常被称为是"国家社会主义"的精神上的奠基人。他是一个机智的新闻记者,同时又是一个平庸的诗人和剧作家。他翻译过易卜生的作品,写过一些从未上演过的剧本。在柏林,他曾经像希特勒在维也纳一样,过了一阵子波希米亚式的流浪生活,成了一个酒鬼,吸过吗啡,据说还进过精神病院,在那里他才总算能把自己的剧本上演,让病人当演员。他在战争结束时回到故乡巴伐利亚,在慕尼黑艺术家荟集的勃伦纳赛尔酒馆里,在一群钦慕者面前,宣传亚利安人的优越性,主张消灭犹太人,推翻柏林的"猪猡"。"我们需要一个头子,他要能够吃得消机枪的声音。群众是需要吓一吓的。我们不能用军官,因为大家现在不再尊重他们了。最好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工人……他不需要什么脑筋……他必须是个单身汉……。"这个酗酒的诗人,在希特勒身上发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人。他成了这个新起的年轻人的亲密顾问,借书给他阅读,帮助他提高文化,把他介绍给自己的广大朋友,其中不仅有愿意出钱捐助该党经费和维持希特勒生活的阔佬,而且有像鲁道夫·赫斯和阿尔弗雷德·罗森堡这样未来的助手。

   希特勒对埃卡特的仰慕之情一直没有减退过,多次表示对这位古怪的导师的感激,称颂他是"最优秀的人";"在他的著作中,在他的思想中,最后在他的行动中,一生致力于唤起我国人民。"

   创建国家社会党的人就是这么一批无奇不有的失常的怪物,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是在开始形成一个在13年内将席卷欧洲最强大的国家,而且为德国建立第三帝国的运动。思想混乱的锁匠德莱克斯勒提供了一个核心,酗酒的诗人埃卡特提供了一部分"精神上的基础",经济学怪人弗德尔提供了可以算是意识形态的东西,上尉罗姆提供了陆军和退伍军人的支持;至于将一个原来不过是酒馆小房间的辩论会的组织,建设成为一个势力强大的政党,这项工作的领导责任,现在就落在这个年纪不满31岁、以前完全默默无闻的流浪汉阿道夫·希特勒的身上了。

   自从在维也纳挨饿的日子以来,在他心中沸腾着的各种各样思想现在都找到了一个发泄的机会。他促使他们原来是缩手缩脚的委员会开始组织规模较大的集会。但是他的工作经常碰壁,有一次他发出80份请帖,而到会的仍旧是他们自己的7个人,他并不因此灰心。后来他筹集了一些钱,在本地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开会的通知。他说,"这次成功简直是惊人的,出席的有111人。"原来预定希特勒在一位"慕尼黑教授"发表主要讲话后,作第一次公开演说。但是,该党的名义首脑哈勒表示反对,他认为,希特勒搞别的名堂还可以,但演讲却绝对不行。希特勒冒着失败的危险,试着讲了30分钟,却收到难以预料的效果。他善于煽动的雄辩使听众像"过电"一样激动,其反应之热烈,从会后大家捐献了300马克这件事可以得到证明。这是纳粹党第一次获得的"巨大胜利",从而暂时减轻了他们党在经济上的困难。

   在这以后,希特勒的每次讲演都收到了可喜的效果,他成了他们中最会讲话的人。就这样,在1920年初,希特勒就把党的宣传工作接了过来。他立刻开始组织这个小得可怜的党做梦也想不到的最大规模的集会。时间订在1920年2月24日,会场假座著名的霍夫勃劳豪斯啤酒馆的宴会厅,其大可容纳2000人。希特勒在委员会中的同伴们都认为他这样做是发疯了。哈勒辞职表示抗议,由德莱克斯勒继任,他也表示怀疑。希特勒强调说,准备工作是他个人负责进行的。他对这次集会非常重视。在这次集会上,希特勒第一次阐明了德国工人党的二十五点纲领。这个纲领是德莱克斯、弗德尔和希特勒三人匆匆忙忙地拟写出来的。会上狂呼声、嘘叫声大都是针对他宣读的纲领内容发出的,纲领在会上获得通过。从此工人党名声大震。希特勒说,从这次集会开始,"党摆脱了小俱乐部的狭隘束缚,第一次对我们时代的最有力的因素--舆论发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1920年4月1日,德国工人党正式改名为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简称纳粹党" 纳粹"是德文 nationalsozialist缩写字nazi的音译。它代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以希特勒为党魁的德国垄断资产阶级和反动官僚的利益,以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自由民主和反对犹太人以及疯狂主张对外侵略扩张为宗旨,是个极反动、极残暴的法西斯政党。纳粹主义即国家社会主义亦即法西斯主义。希特勒所宣布的纲领当然是欺骗工人、下层中产阶级和农民的大杂烩,到纳粹党执政的时候,大部分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但是,正如《我的奋斗》中所提出的重要原则一样,这个纲领中最重要部分,第三帝国是执行了的,对德国和世界人民,特别是对欧洲人民带来了灾难深重的后果。这就是希特勒所宣布的纲领的第一点,要求所有日耳曼人在一个大德意志国家内统一起来。希特勒担任总理后并吞奥地利及其600万日耳曼人的时候,侵占苏台德区及其300万日耳曼人的时候,他所坚决要求和得到的不正是这一点吗?他要求归还但泽和波兰境内一些主要由日耳曼人居住的地区,以致造成德国对波兰的进攻和引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不正是为了这一点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还有数以千万计的犹太人遭到迫害,同时却有那么多的人对于希特勒不厌其烦地用书面写下来的纳粹目标,不是漫不在意,就是一笑置之,甚至号称为世界强国的一些当权者,眼光短浅,一味对希特勒采取绥靖政策,纵容侵略,铸成灾难深重的大错。

   至于希特勒在纲领中宣布的所谓"社会主义"的东西,显然是仅仅投合下层阶级情绪的骗人玩艺儿。当时下层阶级处境困难,希特勒玩弄的所谓"社会主义"的口号,是很容易打动人心的。比如:要求取消不是靠工作而得到的收入;要求将托拉斯收归国有;要求国家分享大工业的利润;要求取消地租和禁止土地投机;要求对卖国贼、高利贷者、投机分子判处死刑;要求保持"一个健全的中产阶级",坚决主张将垄断性的大百货商店收归国有,廉价租给小商人。这些要求都是在德莱克斯勒和弗德尔的坚持下列入的,他们两人显然真的相信国家社会主义的某些"社会主义"。后来当大工业家和大地主开始大批捐款给纳粹党的时候,这些要求颇使希特勒感到难堪,当然根本谈不上执行了。最后纲领中有两点是希特勒一当总理就马上加以执行的。那就是要求废除凡尔赛和约全称《协约和参战 各国对德和约》。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以英法美日意等战胜国为一方和以战败的德国为另一方,于1919年6月28日在巴黎西南凡尔赛宫签订。德国殖民地由英法日等国瓜分。德国向美英法等国支付巨额赔款。条约并对德国军备规定了种种限制。中国是战胜国之一,但和约却规定将战前德国在山东的特权交给日本。由于《凡尔赛和约》是在帝国主义矛盾与牺牲战败国和被压迫民族利益的基础上订立的,它本身就埋下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祸根,以及坚决主张"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的国家"。他在1933年1月30日一上台,首先采取的行动之一,就是迅速实行该党党纲中很少注意到、或者说很少有人认真对待的这最后一点。

   希特勒煽动人心的演讲能力和他的态度激进、面面俱到的纲领,对于一个努力想要吸引人们注意和取得群众支持的新成立的政党来说,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仅仅这些条件还是不够的。他觉得,群众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些不断打入他们心坎的一些简单的主张,而且也需要标志和象征,那样才能够取得他们的信任;需要有声有色的大场面,那样才能够唤起他们的热情;需要暴力和恐怖的行动,这种行动如果成功的话,就能够吸引追随者并且使他们感到有压倒弱者的力量。早在维也纳的时候,希特勒就对资产阶级政党惯用的所谓"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恐怖"很感兴趣。现在他就在自己的反社会主义的党内充分利用了这种恐怖手段。希特勒把一批拳大臂粗的退伍军人组成"纠察队",由曾经坐过牢的钟表匠艾米尔·莫里斯指挥。为了逃避柏林政府的镇压,他们有一个时期曾伪装为该党的"体育运动部",但是隔不了多久,在1921年10月5日,他们正式定名为冲锋队。这些穿褐色制服的无赖,后来已不能满足于在纳粹党的集会上维持秩序了,不久就开始去捣乱其他的集会。冲锋队的队员大部分是自由团中的冒险家,负责指挥的是约翰·乌里希·克林茨赫,他是声名狼藉的埃尔哈特上尉的一名下手,后者曾因为谋杀埃尔兹伯格案被判徒刑。他们是一伙杀人不眨眼的反革命的别动队。

   希特勒要做艺术家没有成功,做宣传家却成了一个反动大师。他认为,群众必须要有一面明显的旗帜来随之前进,为之斗争。他在多方考虑和试了不少图样以后,于1920年夏天,制定一面红地白圆心、中间嵌个黑?字的旗帜。希特勒对他的独特创造自鸣得意。"这是一个真正的象征!"他在《我的奋斗》中惊叹道。"红色象征我们这个运动的社会意义,白色象征民族主义思想,字象征争取亚利安人胜利的斗争的使命。"这面旗帜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吸引着在战后初期混乱的年代中一直彷徨无依、生活没有保障的下层中产阶级,鼓舞他们朝着一个新的方向采取行动。他们开始在它的旗帜底下聚集起来了。

   希特勒就是这样靠着他的机智狡猾和反动宣传鼓动才能,为纳粹党带来了发展;同时,也为他日后篡党夺权铺平了道路。一旦大权在握,他立刻使他的"同志"尝到了他的冷酷无情和奸诈狡猾手段的滋味,而靠了这种无情和狡猾的手段,使他在以后的许多重要的危机中取得了成功。

   1921年夏天,希特勒作为纳粹党的领导人来到柏林,同北德民族主义分子联系,并且到他们的大本营国民俱乐部去演讲。他此去是想试探一下把纳粹运动扩大到整个德国的可能性。也许他能够为了这个目的结下一些有用的联盟。就在他外出的时候,纳粹党委员会的其他委员认为,推翻他的领导的时机已经来到。因为希特勒对他们太独断专行了。他们打算同南德有同样思想的团体结成联盟,特别是同"德国社会党"结成联盟。这个党是希特勒的死敌和竞争者,是由一个著名的反犹主义者尤利乌斯·施特莱彻在纽伦堡组织的。委员会的成员们认为,如果这些团体和它们的野心勃勃的领袖能够同纳粹党合并,希特勒的地位就会降低了。

   希特勒发现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后,就立刻赶回慕尼黑,来挫败他所称为的"愚蠢疯子们" 的阴谋。他的退党要挟是党所吃不消的,因为委员会成员马上认识到,希特勒不仅是他们中最能演讲的人,而且也是他们最出色的组织家和宣传家。此外,他们的大部分经费现在也是靠他募集,来源除了他发表演讲的群众性集会上的捐款外,还有其他方面,其中包括军队方面。如果他走了,襁褓中的纳粹党肯定要夭折。委员会不让他辞职。希特勒在地位巩固了以后,现在就迫使其他领袖全面投降。他要求让他当党的唯一领袖,拥有独裁权力,取消委员会,停止同其他团体、诸如同施特莱彻的团体的勾勾搭搭。

   这些要求在其他委员看来是太过份了。他们在党的创建人安东·德莱克斯勒领导下起草了一份攻击这个未来独裁者的罪状,印成小册子散发。他们谴责希特勒利用国家社会党作为跳板,来实现他自己的不道德的目的,篡夺领导权,以便在这个重要关头,迫使党走上另外一条道路。小册子称希特勒是个奸雄,歪曲事实,用各种各样的假话来欺骗党员和群众。这些指责基本上都是正确的,但是由于有一点可笑的反犹成份而减弱了力量,因此并没有给反对者带来他们可能预期的结果。希特勒马上控告小册子起草人对他诽谤中伤,而德莱克斯勒本人在一次公开集会上不得不否认这本小册子与他有关。在党内两次特别会议上,希特勒强使对方接受他的和解条件,修改了党章,撤销委员会,由他担任主席,拥有独裁权力。就在当时当地,1921年7月,确立了"领袖原则",这个原则开始作为纳粹党的党纪,继而成了第三帝国的国法。"元首"在德国舞台上出现了。失败受辱的德莱克斯勒不久就销声匿迹了。

   希特勒当上了党魁,立即着手改组纳粹党。施端纳克勃劳酒店后面阴暗的酒室,在希特勒看来简直是"一个停尸间",而不是一个办公室,现在已弃置不用了,另外在科尼利斯街的一家酒店里设立了新的办公室。这个地方比较宽敞,光线比较明亮。办公室先赊购了打字机,后来又逐步添置了保险箱、文件柜,安装了电话,聘请了专职秘书。

   金钱也开始源源不断地来了。在1920年12月,纳粹党以6万马克买下了一张负债累累的亏本报纸,名叫《人民观察家报》。这是一张每周出版两次的反犹小报。在1923年初,《人民观察家报》改为日报。这样,希特勒就有了所有德国政党所必备的条件。它为希特勒大造舆论,为纳粹党夺取全国政权和发动罪恶的侵略战争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随着纳粹党声势的增大,一些阔佬阔少日益聚集在希特勒周围。富有的钢琴制造商的妻子海伦·贝希施坦因太太,是纳粹党主要经济来源之一。她第一次同这个年轻的煽动家碰面后,就对他产生了好感,当他在柏林的时候,邀他到贝希施坦因家中下榻,为他举行招待会,让他会见有钱的人,还对他的运动捐助了数量可观的款项。特鲁德·冯·赛德立茨太太,是《人民观察家报》经费资助者之一。她是个波罗的海沿岸的人,在芬兰几家赚钱的造纸厂里拥有股份。1923年3月,还有一个名叫恩斯特·(普茨)·汉夫施丹格尔的哈佛大学毕业生,以《人民观察家报》为抵押品,借给纳粹党1000美元。恩斯特·汉夫施丹格尔的母亲是美国人,家里很有钱,在慕尼黑开设了一家艺术出版公司。在通货膨胀的日子里,这笔钱折成马克是一笔惊人巨款,它给纳粹党和它的报纸帮了很大的忙。这些资本家认为,希特勒是个初升的明星,他的运动是个迅速发展的政治力量。不少人为希特勒的滔滔雄辩之才所倾倒。

   在这个期间,希特勒又发展了一些对他日后事业的发展有重要影响的党员。鲁道夫·赫斯是在1920年加入的。他是一个居住在埃及的德国批发商的儿子,14岁以前是在埃及度过的,14岁后回莱茵兰上学。战争期间他一度同希特勒一起在李斯特团服役,虽然当时并不相识 。两次受伤后,他当上了飞行员。战后他在慕尼黑大学学经济,但大部分时间似乎在散发反犹小册子,和同巴伐利亚当时极为猖獗的各色各样武装团体殴斗。1919年5月1日,慕尼黑苏维埃政权被推翻的时候,他正处在枪火密集的地方,腿部负了伤。1年后在一个傍晚,他去听希特勒演讲,对他的口才佩服得五体投地,就参加了党,成了这位"领袖"的亲密朋友、忠实信徒、私人秘书。

   赫斯写了一篇得奖的学术论文,很受希特勒赏识,题目是:《领导德国恢复旧日光荣地位的人应当是怎样一个人?》文章说:

   在一切权威荡然无存的时候,只有一个来自人民的人才能确立权威……独裁者在广大群众中扎根越深,他越能了解在心理上应该怎样对待他们,工人们也就越不会不信任他,他在最活跃的人民阶层中也就会得到越多的支持。……他有伟大的人格……必要时他不因害怕流血而退缩。重大的问题总是由血和铁来决定的……

   难怪希特勒喜欢这个年轻人。赫斯所描绘的领袖,也许不是希特勒当时的肖像,但却是希特勒所想要实现的,而且是后来实现的肖像。

   阿尔弗雷德·罗森堡常常被称为纳粹党的"思想领袖"。他是一个鞋匠的儿子,1893年生于爱沙尼亚的塔林,后在莫斯科大学学建筑,10月革命后来到慕尼黑,通过狄特里希·埃卡特的介绍认识了希特勒。罗森堡在1919年底参加了纳粹党。希特勒对罗森堡的学识深为心折,1923年底派他担任《人民观察家报》的主编,在以后许多年内,希特勒继续吹捧这个思想混乱浅薄的"哲学家",把他当作纳粹运动的思想导师,外交政策的权威人士。

   像鲁道夫·赫斯一样,赫尔曼·戈林也是在战争结束以后到慕尼黑大学来学经济的。他也拜倒于阿道夫·希特勒的魅力之下。戈林是德国著名的战时英雄,著名的里希特霍芬战斗机中队最后一任队长,德国战时最高奖章功勋奖章的获得者,他要回到和平时期单调的平民生活中来,比一般的退伍军人更觉困难。他开始在丹麦,后来在瑞典做了一个时期的运输机驾驶员。有一天,他驾驶飞机送埃立克·冯·罗森伯爵到斯德哥尔摩附近的宅邸;在那里作客的时候,同罗森伯爵夫人的妹妹卡林·冯·肯佐夫人坠入了情网,她是瑞典有名的美人。困难是,卡林·冯·肯佐夫人患有癫FDCB病,结过婚,有个八岁的儿子。但是,她还是设法解除了婚姻关系,同这个英俊的年轻飞行员结了婚。她的财产不少,同新丈夫一起到了慕尼黑,过着豪华的生活,一面让他在大学里鬼混。

   戈林这种日子过得并不长。他在1921年就认识了希特勒,参加了党,对党慷慨捐献,并且用他过人的精力帮助罗姆组织了冲锋队。1年后,1922年,他担任了冲锋队队长。

   在纳粹党独裁者周围的圈子里,还有那么一大批不那么有名气、但大多数是名声比较臭的人。希特勒在李斯特团中的上士马克斯·阿曼是个粗鲁暴戾的角色,但是做组织工作很能干。他被派担任党的总务主任和《人民观察家报》的经理后,两方面的财务情况就很快得到了整顿。希特勒选了一个名叫乌里希·格拉夫的做他的私人卫士。格拉夫是业余摔跤家、屠夫的下手、有名的爱吵架滋事的人。"宫廷摄影师"是瘸腿的海因里希·霍夫曼,他是许多年来唯一可以为希特勒拍照的御用摄影师。他对主人像狗一样忠诚,最后终于使他发了财,成了百万富翁。另一个亲信是克里斯蒂安·韦伯,是个马贩子,原来在慕尼黑一家酒馆当保镖,爱喝酒,嗜之若命。

   在这些日子里接近希特勒的还有尤利乌斯·施特莱彻,这个道德败坏的虐待狂原来是个小学教员,从1922年起,是希特勒周围名声最为不堪的人之一。他自己吹嘘是个出名的私通能手,甚至能敲诈他情妇的丈夫。他的盲目狂热的反犹活动,不仅使他臭名远扬,而且还搜刮到大批钱财。他办的一个著名黄色周刊《冲锋队员》,专门靠刊载所谓犹太人的性罪行和犹太人的"祭祀杀人"的恐怖故事卖钱,其内容之淫秽猥亵,甚至使许多纳粹党人也感到恶心。

   这些人就是希特勒开始要想当大日耳曼民族的独裁者的时候纠集在他周围的角色。

   随着纳粹党组织的扩展,从1920年4月1日起,在德国工人党改名为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那一天,希特勒就正式脱离了军队,把他的时间全部用在纳粹党上。在这动荡的年代里,他很少休息,他要建设一个法西斯党,要在一批同他一样不讲信义、不择手段的人的激烈竞争中保持控制。这时德国局势千变万化,政治事件不断发生。1921年8月,埃尔兹伯格被暗杀。1922年6月,发生谋刺当初宣布成立共和国的社会党人菲利普·谢德曼事件。同年6月24日,外交部长腊思瑙在街头被刺殒命。在这三起案件中,凶手都是极右翼分子。

   摇摇欲坠的柏林全国政府,为了对付这一挑战,终于宣布了一项特别规定的共和国保护法,其中对政治恐怖行动规定了严厉的惩治办法。柏林方面要求解散许多武装团体和结束政治上的无赖行为。但是,巴伐利亚右派,现在希特勒已是他们公认的年轻领袖,组织了一个推翻莱亨菲尔德和进军柏林颠覆共和国的阴谋。正是:魔鬼作乱黑风吹,魏玛共和岌岌危。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