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七章制造借口(上)

希特勒传

作者:佚名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2/10/11

欧洲天空阴云密布,疯魔乱舞,席卷世界的大风暴就要来了。希特勒为了征服波兰,一方面磨刀霍霍,加紧在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进行准备;另一方面,为了分化西方联盟,孤立波兰,积极与英国、法国政府进行讨价还价的外交活动。正是在张伯伦、达拉第之流鼓动"祸水东引"的情况下,苏联和德国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这一条约的签订,使欧洲斗争形势出现了新的转折。

   苏联同波兰接壤,德国东进侵略波兰,将直接威胁苏联的安全。因此,苏联政府对德波关系的发展以及西方国家的态度不能不给予高度的重视。当捷克斯洛伐克危机发生时,张伯伦同希特勒谈判,亲自出马,飞来飞去。但等到与苏联谈判时,却只派去一些无足轻重的角色,在最后派去进行军事谈判的代表团慢吞吞地坐船来到苏联时,还忘了带全权证书。尽管如此,苏联政府对这一谈判仍非常重视,一开始就提出缔结英、法、苏三国互助条约和军事协定,并要求保证从波罗的海到黑海的所有与苏联接壤国家的安全和独立,但是英法政府却非常不信任苏联,也不相信苏联的军事实力。他们只要求苏联单方面承担许多义务,而却不对苏联的安全承担任何义务。

   到8月中旬的时候,英国和法国同苏联在莫斯科的谈判,事实上正陷于停顿状态。当英法军事代表团乘船于8月11日抵达苏联首都后,他们不与苏联代表讨论在什么地方,以何种方式,用什么武力来对付纳粹侵略,他们避而不谈缔结军事条约的实质问题,只就抽象的无关紧要的所谓"原则问题"消磨时间。苏联代表伏罗希洛夫说,你们来这里"不是为了作抽象的宣言,而是要制定一项全面的军事条约。"这位苏联元帅提出了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有没有什么条约规定波兰该采取什么行动?一旦战争爆发的话,英国拿得出多少军队来援助法国军队?比利时会怎么办?他所得到的答复都是含糊的,不能令人满意的。法国代表杜芒克说,他对波兰的计划一无所知。英国代表德拉克斯吞吞吐吐地说,目前英国有五个正规师和一个机械化师。苏联说,战争一开始,它能派出136个步兵师、5000门大炮、1万辆坦克和5000架飞机来对付从西面来的侵略者。

   在8月14日一次关键的会议上,伏罗希洛夫元帅强调指出,根本的问题是,波兰是否愿意允许苏联军队进入它的领土去迎击德国入侵的问题。如果不愿意的话,盟国又怎么能阻止德国军队迅速席卷波兰呢?他具体问到,"英国和法国的参谋总部是否认为苏军可以越过波兰,特别是越过维尔那山峡和加利西亚去同德军接触?"这是问题的核心。最后,如坐针毡的英法代表认为,伏罗希洛夫提出了他们所没有资格处理的政治问题。

   在8月21日的会议上,伏罗希洛夫再次重申,苏联代表团的愿望过去是,现在仍然是,同意组织三国武装部队的军事合作,苏联同德国并无共同边界,只有苏联军队在有权通过 波兰和罗马尼亚领土的条件下,它才能给英、法、波、罗以援助,如果不允许苏联军队进入波兰和罗马尼亚的领土,他们就无法同英法军队合作。苏联军事代表团无法设想英国和法国的政府和总参谋部,在派出代表团到苏联来的时候,怎么会在这样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上不给他们以指示?这只能使人怀疑,他们是否有同苏联进行认真而有效的合作的愿望。

   杜芒克和德拉克斯要求本国政府指示回答苏联关于波兰的问题,等了3天都没有回音。在8月17日,杜芒克曾给巴黎打电报说,"苏联是想订军事条约的。它不想要我们给它一张没有具体保证的废纸。伏罗希洛夫宣布,只要他所说的那个关键性问题解决以后,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杜芒克要求巴黎设法使华沙接受苏联的援助,但却遭到英法和华沙统治集团的粗暴拒绝。

   这时,英法也背着苏联同德国进行秘密谈判。既然苏联争取同西方国家建立反希特勒的统一战线没有成功,那么苏联的急迫任务就是百倍警惕西方国家的"祸水东引"政策。在大战迫在眉睫的形势下,苏联巧妙地利用帝国主义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在1939年8月23日和德国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苏联同德国于1939年8月23日在莫斯科签订并立即生效。主要内容:缔约双方互不使用武力,不参加直接或间接反对他方的国家集团;在一方遭到第三国进攻时,另一方不给该第三国任何支持;以和平方法解决缔约国间的一切争端。有效期十年。1941年6月22日,法西斯德国背信弃义,发动了侵苏战争,撕毁了这个条约。

   这一条约的签订,粉碎了英法挑动苏德战争的阴谋,打破了德、意、日对苏联的包围,使苏联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加强战备,进一步做好反侵略战争的准备。

   苏德条约加深了轴心国之间的矛盾,使德、意、日一致投入战争成为不可能。条约签订后,日本朝野谴责德国破坏了《反共产国际协定》,表示抗议,平沼内阁被迫辞职;意大利独裁者认为德国藐视意大利,从而感到受了侮辱;佛朗哥则发表声明,要在欧战中保持中立。而英国海军大臣丘吉尔也认为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签订, "标志着若干年来英法的外交政策和外交手段的彻底失败"。?

   希特勒所以突然同意签约,宣布停止反苏,互不侵犯,只不过是一个骗人的幌子。基本的原因是,希特勒看到英法态度转趋强硬,认为同西方战争不可避免。为了避免在新的大战中重犯第一次大战时德军两线作战的错误,希特勒决定先不去碰苏联这块硬骨头,而去首先打垮软弱并且没有做战争准备的英法两国。这是他的"各个击破"策略的故伎重演。

   希特勒在英法和苏联外交谈判的掩饰下,进一步加快了侵略波兰的步伐。8月14日,希特勒在上萨尔斯堡召集三军司令长官会议,来听他讲进行战争的计划和预测。他说,"伟大的戏剧,现在已经接近高潮了。"他肯定英国和法国不会打仗,英国没有一个真正有胆略的领袖。他在慕尼黑领教过的人物都不是能打一场新的世界大战的人物。英国要打仗是为了什么?谁肯为了一个盟国而找死?谈到英国和法国在军事上的作为,他说,它们硬攻西壁是不大可能的。向北经过比利时和荷兰包抄不可能迅速取胜。这些办法都帮不了波兰人的忙。这些因素都表明,英国和法国不会参加战争,没有什么东西逼它们非打不可。因此波兰很可能单独作战。但是希特勒解释说,仍然必须把它"在一两个星期内"打败,好让全世界都看到波兰已完全垮台,这样就不会再设法搭救它了。全部思想来自希特勒的统帅部最高长官凯特尔,也对进攻波兰会引起大战的看法嗤之一笑。他说,英国太老朽了,法国太腐败了,美国太不关心了,它们都不会为波兰打仗的。

   这样,当1939年8月下半月开始的时候,德国的军事首脑们就全力准备消灭波兰的计划,同时也准备万一西方盟国出乎预料而出兵干涉时保卫德国西部。原定在9月份第一周开始举行的一年一度的纽伦堡纳粹党代表大会,在8月15日悄悄地取消了。有25万人被征召入伍,到西线的军队中去。对铁路提前发出了动员令。陆军司令部已计划迁移到柏林东面的佐森。同一天,海军方面报告,袖珍战斗舰"斯比伯爵"号和"德意志"号及21艘潜水艇已准备好开赴大西洋防区。

   为了给入侵波兰制造借口,纳粹特务们奉希特勒的指示,炮制了一个代号叫"希姆莱计划",做法十分简单,也十分露骨。党卫队的秘密警察将利用集中营的死囚穿着波兰陆军的制服向靠近波兰边境格莱维茨地方的德国广播电台发动假进攻,这样就可以指责波兰进攻了德国。8月初,最高统帅部谍报局长卡纳里斯海军上将,接到了希特勒的手令,要他发给希姆莱和海德里希150套波兰军服和若干波军小型武器。

   这位党卫队的头目,选定了一个叫做阿尔弗雷德·赫尔莫?特·瑙?约克斯的年轻的党卫队特务 ,来执行这项计划。对这个奇特的人物来说,接受这样的任务既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早在1939年3月,在德国占领捷克斯洛伐克以前不久,瑙约克斯就曾受海德里希指使把炸药运入斯洛伐克,据他后来供认,这批炸药就是用来制造事件的。瑙约克斯,是党卫队秘密警察的典型产物,是一个有文化的匪徒。他曾在基尔大学学过工程,在那里第一次尝到了同反纳粹分子殴斗的滋味,有一次他的鼻子给人打瘪了。他是在1931年参加党卫队的,在1934年保安处成立时就到了那里。像海德里希周围许多别的年轻人一样,他喜欢从事党卫队内被认为是一种花脑筋的研究--特别是"历史"和"哲学"。同时他也很快成了一个被认为是难对付的年轻人,可以被委托去执行希姆莱和海德里希所设想出来的那种不大光彩的任务。1944年10月19日,瑙约克斯投奔了美国人,一年以后在纽伦堡作了一批画押口供,其中之一就是希特勒为了使进攻波兰能有所借口而制造的"事件"经过,他作了如下的交待:

   1939年8月10日或者这一天前后,保安处处长海德里希亲自下令,让我伪装进攻波兰边境附近的格莱维茨电台,而且要装作这支进攻部队像是波兰人组成的那样。海德里希说:"对外国报界和德国宣传来说,都需要有足以证明是波兰人进行这次进攻的真凭实据。"

   给我的命令是攻占广播电台,占领时间要长到足以让一名归我指挥的能说波兰话的德国人广播完一篇波兰语的演说。海德里希告诉我说,这篇演说应当讲到德国人同波兰人之间开战的时间已经到了。

   我到格莱维茨去,在那里等候了14天。在8月25日至31日之间,我去见了秘密警察头子海因里希·缪勒,他当时正在附近的奥普林。缪勒当着我的面同一个叫做梅尔霍恩的人讨论了制造另一个边境事件的计划,要把事情做得看起来是波兰士兵进攻德国军队那样。缪勒说,他有12名到13名死囚,要让他们穿上波军制服,把他们弄死后放在出事地点,以此表明他们是在进攻时被打死的。为了这个目的,海德里希部下的医生要给他们打毒药针,然后再用枪打,在他们身上造成伤口。事件发生之后,要把报界人士和其他人士带到现场去。

   缪勒告诉我,他从海德里希处得到一个命令,要给我这样一个死囚来布置格莱维茨的事件。他在提到这批死囚时所用的代号是"罐头货"。

   当希姆莱、海德里希和缪勒在希特勒的命令下准备利用这批"罐头货"为德国侵略波兰制造借口的时候,"元首"在部署三军方面也作出了第一个决定性的行动,准备应付可能会打大的战争。在8月19日,这又是一个关键性的日子,希特勒给德国海军下达了出发的命令。21艘潜水艇奉命进入不列颠群岛以北和西北的阵地,"斯比伯爵"号启碇开赴巴西沿岸海面,它的姊妹舰"德意志"号也进驻能切断北大西洋英国海上航路的阵地。

   8月22日,在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签字前夕,希特勒又把他的高级将领召到上萨尔斯堡,向他们宣扬他自己的"伟大",并且要求他们打起仗来必须"残酷无情",不要有任何怜悯,并且告诉他们,他很可能在四天以后即星期六,8月26日,就下令进攻波兰,比原定计划提前六天。?

   希特勒对纳粹将领们说,"我把你们叫来,是为了要你们了解目前政治局势的轮廓,这样可以使你们对我据以作出的无可更改的决定的各项因素能有深入的了解,也可以加强你们的信心。在此以后,我们就可以讨论军事上的各项细节了。"首先他大大鼓吹了一番他和墨索里尼两个法西斯魁首的重要作用。他说:

   "从根本上说,一切都决定于我,决定于我的存在,原因就在于我的政治才能。除此而外,也在于这个事实:很可能再也没有一个人能享有我所享有的德国全体人民的信任了。从今以后,很可能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有比我更大的权力了。我的存在因此就具有极大的价值。但是,任何时候我都可能被一个罪犯或一个疯子干掉。

   "第二个人的因素是意大利领袖。他的存在也是决定性的。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意大利对这个联盟的忠诚就不再靠得住了。意大利的王室基本上是反对那位领袖的。"

   这位恶魔一直这样唠叨了好几个钟头。他认为现在入侵波兰,对德国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损失,只能得到好处。他说:

   除了个人的因素而外,政治形势也是对我们有利的;在地中海,意大利、法国和英国在争雄;在远东,存在着紧张局面。

   英国处在极大的危险中。法国的地位也在恶化。人口出生率在下降……南斯拉夫内部潜伏着崩溃的种子……罗马尼亚比以前更弱了……在凯末尔死了以后,统治土耳其的是一批眼光短浅、动摇不定、软弱无能的人物。

   所有这些有利的形势在两三年后就不会存在了。谁也不知道我会活多久。因此,最好现在就摊牌,要再拖延个四五年就不保险了。

   这些就是纳粹领袖的疯狂的推理。他认为现在必须冒只能由铁的决心来制胜的风险,决不容许软弱退缩。希特勒提醒他们,他已经用"政治上的恐吓"建立了一个大德意志,现在必须要"考验军事机器"了。"在西线的大决战以前,军队必须进行一场真刀真枪的战斗。"波兰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

   在希特勒踌躇满志地说完他入侵波兰的所谓有利条件后,又把话题转到德国和苏联的关系上。他说,"敌人还有一个希望,希望我们征服波兰以后,俄国会与我们为敌。敌人没有估计到我有这样大的决心。"他告诉将领们,在与苏联签订商务条约之后,一项互不侵犯条约又已经谈妥,后天两国就要签字了。他说,"我已经完成了政治上的准备,底下的路要由军人来走了。"希特勒要求全体将士要有铁一般的决心,在任何情况面前都不容退缩。打垮波兰是第一件要做到的事。目标是消灭它的有生力量,而不是为了达到一条规定好的界线。即使西方爆发战争的话,打垮波兰仍然是首要目标。由于季节的理由,必须速战速决。

   不少纳粹将士,虽然相信希特勒入侵波兰的时机是有利的,但是一个国家无端地入侵另一个国家,无论如何从道义上是讲不通的。为此,希特勒大肆宣扬他的强盗逻辑,他说,"我将提出发动战争的宣传上的理由--不必管它讲得通,讲不通。胜利者在事后是没有人问他当初说的是不是实话的。在发动战争和进行战争时,是非问题是无关紧要的,紧要的是胜利。"希特勒越讲越激动,唾沫星子满天飞,他咆哮着,"心要狠!手要毒!8000万人民一定要得到他们应得的权利,谁强谁就对。心要硬,不要发慈悲,要心如铁石,不要怜悯!谁若是仔细想过这个世界的道理的话,谁就懂得它的意义就在于优胜劣败,弱肉强食!"

   "元首"这时的情绪已到了条顿式条顿骑士团,是德意志天主教骑士的军事组织。12世纪末十字军东侵期间建于巴勒斯坦。13世纪初转入欧洲活动,征服普鲁士。1237年与圣剑骑士团合并,势力进一步扩大。至15世纪初,占领波罗的海东岸和南岸的广大地区。条顿骑士团是一狂暴的富于侵略的军事组织。盛怒的程度,在大发了一通尼采式的训诫以后,对马上要进行的战役发出了几点命令。最根本的是速度。他对德国军人有"不可动摇的信任",如果发生任何危机的话,只可能是因为司令官丧了胆。第一个目标要从东南方楔入维斯杜拉河地区,同时从北方楔入那累夫河和维斯杜拉河之间的地区。他说,军事行动决不能受他在打败波兰之后可能对波兰所作的处置的影响。最后他再次强调,"要速战速决","心要狠,手要毒!"

   与此同时,纳粹的宣传机器,在戈培尔的巧妙操纵下,为侵略战争大造反革命舆论,肆意欺骗德国人民。德国报纸、电台、通讯社连篇累牍地宣传:"当心波兰!""华沙扬言要轰炸但泽","极端疯狂的波兰人发动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挑衅!"到希特勒原定进攻波兰的日子,8月26日,戈培尔在报纸上发动的宣传攻势达到了顶峰。这天《柏林日报》的标题是," 波兰完全陷于骚乱之中,日耳曼人家庭在逃亡,波兰军队推进到德国国境的边缘!"《十二点钟报》的标题是,"这样的玩火行动太过份了,三架德国客机受到波兰人的射击,走廊地带许多日耳曼人农舍成了一片火海!"《人民观察家报》8月27日的通栏标题是,"波兰全境均处于战争狂热中!150万人已经动员!军队源源运往边境!上西里西亚陷入混乱!"当然,关于德国的动员情况只字未提。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