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八章深陷龙虎潭(上)

希特勒传

作者:佚名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2/10/11

1941年6月22日(星期日)凌晨三点半,希特勒采取了不宣而战的强盗惯伎,突然对苏联发动了进攻。德国的仆从国意大利、芬兰、罗马尼亚和匈牙利也一道参加了侵略苏联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具有决定性的大战,在苏联国土上展开了。

   入侵前夕,德国大使舒伦堡受希特勒的派遣,向莫洛托夫外长递交了一项声明,其中充满了陈腐的谎言和捏造。它说,"德国信守纳粹-苏联协定,而苏联一再破坏它,"对德国进行了"破坏、恐怖和间谍活动"。苏联"反对德国在欧洲建立稳定的秩序的努力"。它同英国一起阴谋"进攻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德军"。由于集中"现有的全部俄国部队于从波罗的海到黑海的一条漫长的战线上",它"威胁了"德国的安全。因此,"元首命令德国的武装部队用他们所拥有的全部力量对付这个威胁"。

   法西斯侵略军的来势异常凶猛,总共出动了190个师的兵力,其中有153个德国师、19个装甲 师和14个摩托化师,3700多辆坦克、4900多架飞机、47000多门大炮和193艘舰艇。在北起波罗的海、南至黑海的2000多公里的战线上,向苏联发起大规模进攻。希特勒妄想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闪电战",在六个星期到两个月时间内打垮苏联,在冬季到来之前结束战争。希特勒吹牛皮说:"我们只要在门上踢一脚,整个破房子就会倒下来。"

   战争一爆发,在斯大林领导下,苏联共产党和政府就号召全体苏联人民起来进行伟大的卫国战争,并成立了以斯大林为领导的国防委员会,以及有莫洛托夫、朱可夫等参加的最高统帅部,动员一切力量,来打击敌人,争取胜利。1941年7月3日,斯大林向全国人民发表广播演说,指出这场反法西斯战争的目的,不仅是要消除苏联面临的危险,而且还要帮助那些呻吟在德国法西斯主义枷锁下的欧洲各国人民获得解放。他号召苏联各族人民紧急动员起来,同德国法西斯主义进行殊死的斗争。

   希特勒侵略军在战争初期占有极大的优势:德国法西斯夺取了欧洲的巨大经济和战略资源,德国及其占领的国家共生产3180万吨钢(当时苏联生产1830万吨钢); 德国拥有精良的装备和进行侵略战争的经验;特别是它采取了突然袭击的方式,对苏联发动全线进攻。在战争爆发前,苏联为加强战备和西部边境防线,已做了许多工作,战争爆发时,苏军在西部边境总共有149个师的兵力。但苏联最高当局对德国发动侵苏战争的时间和规模却严重估计不足,苏联西部边界地区的工事也未完成,苏军对敌人的突然袭击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也缺乏组织和实施战略退却的训练,缺乏对付敌人的集群坦克的有力措施。凡此种种因素,造成了苏军在战争初期的严重失利。

   到1941年初秋,希特勒认为苏联已经完蛋了。

   战役开始后的头三个星期中,陆军元帅冯·包克的纳粹中央集团军,率有30个步兵师、15个装甲师或摩托化师,从比亚利斯托克向前推进450英里,抵达斯摩棱斯克。莫斯科就在1812年拿破仑所经过的这条公路向东200英里。北面一路,陆军元帅冯·李勃的集团军,兵力达21个步兵师和6个装甲师,往北穿过波罗的海沿岸国家迅速向列宁格勒推进。南面一路,陆军元帅冯·伦斯德的由25个步兵师、4个摩托化师、4个山地师和5个装甲师组 成的集团军,向第聂伯河和基辅进军。基辅是希特勒垂涎已久的富饶的乌克兰的首府。

   苏联的两个最大的城市,彼得大帝在波罗的海沿岸建立的都城列宁格勒(旧称彼得堡、彼得格勒)和首都莫斯科,在希特勒看来,快要陷落了。9月18日,他发下严格命令:"列宁格勒或莫斯科方面即使提出投降,也不得予以接受。""列宁格勒将从地球上消除","全市居民的生存和供应他们食物的问题,不能由我们也不应该由我们解决。"几个星期以后,戈林对齐亚诺说,"今年俄国将会饿死两三千万人。"

   就在同一个星期,10月3日那一天,希特勒回到柏林,对德国人民作了一次讲话,宣称苏联已经崩溃。"今天我宣布,我毫无保留地宣布",他得意地说,"东方的敌人已被打垮,再也不能站起来了……在我们部队的后边,已经有了相当于我在1933年执政时德意志国家幅员两倍的土地。"

   10月8日,莫斯科南方重镇奥勒尔陷落,希特勒派他的新闻发布官奥托·狄特里希乘飞机回到柏林。狄特里希对世界各大报纸的新闻记者宣布:守卫莫斯科的提莫申科元帅所率苏联"最后一支完整的部队",已被围困在德军于莫斯科城下所布设的两个钢铁包围圈中;布琼尼元帅的南方部队已经溃散;伏罗希洛夫元帅的六七十个师的部队已被包围在列宁格勒。

   "从各种军事意义上看,"狄特里希最后洋洋自得地说,"苏俄已被打垮了。英国的两线作战的迷梦已经破灭。"

   希特勒和狄特里希的牛皮,至少吹得太早了。苏联尽管在6月22日遭到了突然袭击,部队和装备受到重大损失,在仓猝后撤中,他们的一些部队陷入敌人包围,但是实际上,从7月份起,苏军已开始进行德军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日益顽强的抵抗。在哈尔德的日记中,以及在中路战线的德国将军们的报告中,都开始频繁地记载着苏联军民的殊死抵抗和反攻,以及德军遭到惨重损失的情况。

   勃鲁门特里特将军后来写道:"即使在争夺明斯克的第一次战役中,俄国军队的表现也与波兰军队和西方盟军失败时迥然不同。俄国军队即使在被包围的时候,也仍然坚守阵地,继续战斗。"苏军人数之多,他们武器之好,都是希特勒做梦也想不到的。苏联新的师团源源投入战斗,德国的情报机构事前对此竟毫无所闻。哈尔德在8月11日的日记中写道,"现在已经越发清楚,我们不仅低估了俄国巨人的经济力量和运输力量,而且最重要的是,低估了他们的军事力量。我们最初计算敌人大约有200个师,现在查明番号的有360个师。"苏联的陆海空三军总数已发展到537万多人。伦斯德在战后向盟军提审人员供认:"在发动进攻不久,我便发现以前所写的关于俄国的一切都是满纸胡话。"

   古德里安、勃鲁门特里特和塞普·狄特里希等将军在他们的报告中,对初次碰到苏联T34型坦克都表示惊讶不已。他们对T34型坦克事前毫无所闻。这种坦克的装甲很厚,德国的反坦克炮弹打上去就被弹回来,坦克毫无损伤。勃鲁门特里特后来说,这种装甲的出现,标志着后来所谓"坦克恐怖"的开始。战争开始以来,德国人在以空军保护地面部队和进行战前侦察方面,一直占有压倒优势,现在却第一次不能用这种优势占便宜了。苏联的战斗机,尽管在战争爆发的第一天在机场上遭到轰炸,在战争初期的战斗中也受到重大损失,但是和那些新的师团一样,仍然不断出现,对德军造成了严重威胁。

   到了7月下旬,在进攻的主要方向上,德军最高统帅之间,发生了严重分歧。以勃劳希契和哈尔德为首的陆军总司令部,坚决主张全力进攻莫斯科,希特勒则对此持反对意见。他对乌克兰的盛产粮食地区和工业地区以及高加索的俄国油田,垂涎已久。并且认为,他现在找到了一个诱歼仍在坚守中的基辅东面、第聂伯河东岸的布琼尼部队的大好机会。另一方面,他也希望打下列宁格勒,与芬兰军队在北面会师。为了达到这两个目的,必须从中央集团军分出 好几个步兵师和装甲师,调到北路,尤其是南路。莫斯科可以等一等再说。8月下旬,希特勒在一项指令中,对那些不能赞赏他的战略天才的陆军元帅和将军们进行了严厉批评,并在一项"反备忘录"中骂他们是一批"脑袋已被过时理论弄得陈腐不堪"的人。

   哈尔德在第二天日记中大发牢骚:"不能忍受!闻所未闻!莫此为甚!"这天整个下午和晚上,他与陆军元帅冯·勃劳希契会商,讨论希特勒对陆军总司令部和总参谋部事务进行的"不能允许的"干涉,最后他建议陆军总司令和他本人辞职。勃劳希契不同意,哈尔德写道,"因为他认为这并不实际,而且也与事无补。"这个胆小怕事的陆军元帅,这次仍和从前一样,向那位以前的下士屈服了。

   在南路方面,伦斯德的部队由于得到从中路抽调出来的古德里安的装甲部队和步兵师的增援,终于发动了进攻。基辅于9月19日陷落。在希特勒看来,这是一次"世界上史无前例的最大战役"。但是尽管在基辅取得不小的胜利,他的一些将领对于它的战略上的重大意义却更加怀疑了。在中路,包克的没有装甲部队的集团军,在斯摩棱斯克东面不远的杰斯纳河一带,两个月来一直按兵不前。秋雨季节快来了,到时候苏联的道路将是一片泥泞。随之而来的将是冰天雪地的严冬。

   在北路方面,由冯·李勃元帅指挥的北方集团军,奉希特勒的命令,1941年8月下旬,以32个步兵师、4个摩托化师、4个坦克师和1个骑兵旅的兵力,同时还配备了6000门大炮、4500门迫击炮和1000多架飞机,向列宁格勒发动猛烈的进攻。希特勒扬言,要在9月1日以前,占领列宁格勒,并狂妄宣称,一定要把这座城市从地球上抹掉。

   列宁格勒是10月革命的摇篮,是苏联的第二大城市,是最重要的海港和工业、文化中心,人口有300多万。斯大林和苏共中央号召当地军民不惜一切代价,保卫列宁格勒。8月底,德军占领了列宁格勒东南方向的托斯纳、姆加等地,妄图从东面包围列宁格勒,沿涅瓦河左岸向拉多加湖推进。9月8日,德军到达拉多加湖南岸,占领了什利谢尔堡,从陆上封锁了列宁格勒。从此,苏联红军开始了长达900天的保卫列宁格勒的英勇战斗。

   希特勒命令他的军队,用封锁和不停的空袭和炮击,把列宁格勒夷为平地。哈尔德也疯狂叫嚷,要用饥饿配合德军进攻发挥作用。列宁格勒军民面临着极其严重的困难。全城被封锁,从陆上没有一条出路,只有被誉为"生命之路"的拉多加湖是通往内地的唯一道路。斯大林和苏共中央派人从湖上给列宁格勒军民运送给养。可是,这仍然不能满足列宁格勒军民的全部需要。列宁格勒很快就发生了饥荒,工人每人每天只能分到七两九钱的面包,儿童、病人和一般公务人员每天只能分到三两九钱。

   但是,英雄的列宁格勒军民没有被希特勒的封锁、轰炸所吓倒,也没有因饥饿而屈服。他们在苏共的领导下,一致奋起,同德寇展开了英勇顽强的斗争。他们在全城加强了各种防御措施。工人们在德军的炮火下,仍然坚守岗位,继续生产。全城军民人自为战,步步为营,筑成一道攻不破、打不烂的钢铁长城。德国法西斯军队,始终没有能够攻进这座英雄的城市。

   希特勒原来妄图攻陷列宁格勒以后,以其全部兵力从东北迂回,对莫斯科进行攻击。然而,与 敌人的愿望相反,列宁格勒没有被攻陷。尽管德军向列宁格勒发动了强大的攻势,但列宁格勒仍巍然屹立。这又进一步打乱了希特勒的如意算盘,迫使德军不得不暂时放弃占领列宁格勒的计划,转而向莫斯科进攻。

   9月30日,希特勒的中央集团军群以"台风"为代号,集中了74个师、180万人、1700辆坦克和强击火炮、1390架飞机、14000多门大炮和迫击炮,从南翼向莫 斯科发起进攻。10月2日,德军从中部突破了苏军防线,妄图在莫斯科前沿歼灭苏联红军的主力,要把苏联打垮。

   但是在这里,纳粹独裁者又一次犯了自大狂的毛病。在冬季到来之前拿下苏联首都,他还认为不够。又下令北路的陆军元帅冯·李勃同时占领列宁格勒,在北面与芬兰军队会师,继续向前推进,切断摩尔曼斯克铁路。他又下令伦斯德元帅同时扫清黑海沿岸,拿下罗斯托夫,夺取迈高普油田,向伏尔加河岸的斯大林格勒进军,以切断斯大林与高加索地区的最后联系。伦斯德向希特勒解释,这样做意味着要越过第聂伯河作400多英里的大进军,队伍的左翼将危险地暴露在敌人面前。这时希特勒对他说,南路的苏军现在已不可能进行什么了不起的抵抗了。伦斯德说,他对这个荒谬可笑的命令"纵声大笑",他不久以后碰到的却是与希特勒的估计迥然相反的情况。

   德军沿着拿破仑进军莫斯科的老路向前推进。一开始,来势汹汹,煞是像一股台风似的。10月 上半月,德军包围了在维亚兹马和勃良斯克之间的两支苏联部队,并使之受到严重损失。到了10月20日,德国装甲部队的前锋已进抵离莫斯科40英里的地方。苏联中央各部和外国 使馆,急忙撤退到伏尔加河上的古比雪夫城。这时纳粹将领们满以为凭着希特勒的大胆的领导和有利的天时,在苏联严冬到来之前拿下莫斯科是不成问题的。柏林纳粹广播电台大吹大擂说,进入莫斯科的仪式已经安排好。希特勒要骑着一匹白马从波克隆山方向进入莫斯科。文武高级官员都已定做了礼服和白手套。

   但是,秋雨连绵,道路泥泞的季节来临了。这一路乘车行进的大军越走越慢了,有时还不得不停止前进。 正在打仗的坦克也得撤下来,去拖曳陷在泥坑里的大炮和弹药车。由于缺乏拖曳车辆用的钢链、挽钩,只得派空军运输机空投一捆捆绳子,其实这时十分需要飞机运送其他军需品。开始下雨是在10月中旬,古德里安后来回忆说,"过后几个星期就听从烂泥的摆布了。"勃鲁门特里特将军是莫斯科战役中第四军团的参谋长,他生动地描述了当时的狼狈情形。他说,"步兵在泥泞中一步一滑,每门大炮得用许多马队来拉才能前进。所以车辆都陷在泥坑里,一直陷到车轴部分。甚至牵引机行动起来也十分困难。不过几天,很大一部分重炮就动弹不得了……这一切使得我们早已疲惫不堪的部队处于怎样的紧张状态,也许是不难想象的。"

   秋雨还没有结束,严冬就要来了,可是在纳粹军中,冬衣连影子还没有见到。他们不仅在前方面对着苏联红军的英勇反抗,而且在遥远后方的广大森林沼泽地带,运输车队常常遭到游击队的伏击。曾经不可一世的法西斯军队,开始出现怀疑、甚至绝望的情绪。

   勃鲁门特里特回忆道,从这时候起,曾经在这同一条路上走向莫斯科的拿破仑大军的鬼影和拿破仑全军覆没的惨象,就常常萦绕在纳粹征服者的睡梦中。德国将领们开始阅读或者重读高兰古侯爵所著的关于这个法国征服者1812年冬天在俄国惨败的可怕故事。

   在遥远的南方,天气稍微暖和一些,但是也是多雨,道路泥泞,战事同样进行得不顺利。克莱施特的坦克已于11月21日开进顿河口的罗斯托夫。这时戈培尔的宣传乐队,大吹大擂地说,"通向高加索的大门"已经打开了。但是,这个大门并没有开上几天。克莱施特和伦斯德都认识到,罗斯托夫是守不住的。五天以后,苏联红军光复了这个城市。德国军队在南北两翼受到夹攻,狼狈后撤50英里到米乌斯河一线。

   罗斯托夫的撤退,是希特勒侵苏史上一个小小的转折点。在这里,纳粹军队头一回遭受重大的挫折。古德里安后来评论说,"我们的灾难是在罗斯托夫开始的,那是危机迫近的预兆。"德国陆军的高级将领伦斯德陆军元帅因此丢了官职。在伦斯德撤退到米乌斯河的时候,希特勒突然下了一道命令:"留驻原地,勿再后撤。"伦斯德立即复电:"要想坚守,简直是发疯。首先,部队固守不住;其次,若不撤退,将被歼灭。我再次请求撤销这项命令,否则请另派别人接替。"当晚,希特勒的复电就来了:"同意所请,望即交出指挥权。"伦斯德就这样被革职回家了。

   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在11月30日的日记中记述了伦斯德被希特勒免职的情况。"元首大发雷霆 ,他把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叫进来,把他辱骂了一顿。"哈尔德这天的日记,一开始就记载了截止11月26日的德军伤亡数字。东线共计损失官兵743112人,相当于全部兵力320万人的23%。

   12月1日,哈尔德记载说,莱希瑙陆军元帅接替了伦斯德,同时仍兼任他在法国时便担任的第六军团司令一职。第六军团在克莱施特的装甲部队之北,由于克莱施特的装甲部队正从罗斯托夫后撤,处境甚为险恶。

   "莱希瑙给元首打了电话,"哈尔德写道,"请求批准他今晚撤退到米乌斯河一线。结果同 意。这样我们就恰好回到昨天所在的地方。但是时间和兵力白白浪费了,还丢了一个伦斯德。"

   "勃劳希契由于接二连三的受到刺激,"他又写道,"健康状况颇令人担心。"这位陆军总司令还发了一次严重的心脏病。

   1941年冬天,苏联很早就大雪纷飞,气温降到零下。据古德里安记载,初雪是在10月6日的夜间下的,正是对莫斯科重新发动进攻的日子。这样的天气提醒他再一次要求大本营发来冬衣,尤其是厚靴和厚毛袜。10月12日,他记载说,雪还在下个不停。11月3日,第一次寒潮到来,气温降到零度以下,而且还在继续下降。到11月7日,古德里安报告说,部队开始发现"严重冻伤病员"。13日,气温降到零下8度,"越来越觉得"缺少冬衣了。枪炮和人一样受到了严寒的影响。他警告说,"我们步兵的战斗力已经到了尽头了"。

   而且,还不止步兵如此。11月21日,哈尔德在日记上草草地写道,古德里安打电话来说,他的装甲部队"已经无能为力了"。这位素来?悍善战的坦克兵司令明白表示,他决定当天去见中央集团军司令包克,请求收回发给他的命令,因为他"实在无法执行"。他的情绪消沉到了极点,那天,他写道,"冰天雪地,无处避寒,无衣御寒,人员装备受到严重损失,燃料供应也糟糕透顶--所有这一切使我难以履行司令官的职责,长此以往,我的重大责任要把我压垮了。"

   在希特勒不惜一切代价必须攻下莫斯科的指令下,德军虽然遭受了巨大牺牲,但仍取得了一些进展。到了风雪交加、气温持续在零下的11月底,德军在首都北、南、西三面,已到达距离目标二三十英里的地方。在希特勒看来,到莫斯科这最后一程,根本算不了什么。他的军队已前进了500英里;他们只要再走二三十英里便行了。他在11月中旬对约德尔说,"我们最后再用点力,就要胜利啦。"陆军元帅冯·包克负责指挥中央集团军向莫斯科作最后攻击。希特勒集中了最强大的坦克部队向首都发起猛攻,到12月2日,第二五八步兵师的一个侦察营突入莫斯科城郊的希姆基,克里姆林宫的尖顶已经在望,但是第二天早晨就为苏军的几辆坦克和市区组织的工人队伍所击退。这是德国军队到达莫斯科最近的地方;这是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克里姆林宫。

   在这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以斯大林为首的国防委员会,作出在莫斯科近郊歼灭敌寇的决定,采取攻势防御的果断措施,以削弱和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赢得时间,准备集中后备力量,在一定时机,转入反攻,给予德军以歼灭性打击。根据斯大林的命令,10月17日建立了加里宁方面军,从莫斯科西北面阻击敌人。

   10月19日,国防委员会号召首都人民,不惜一切代价,配合红军,誓死保卫莫斯科。22日,《真理报》发表《阻止敌人向莫斯科前进》的社论,动员全市人民在敌人到达首都之前,用自己的鲜血把他们埋葬。莫斯科市党委召开全市积极分子大会,号召全市人民把首都变成攻不破的堡垒。

   三天之内,全市人民动员起来了,组织了25个工人营,12万人的民兵师,169个巷战小组和数百个摧毁坦克班。全市约有45万人参加修筑防御工事,其中有3/4是妇女。 首都人民不畏严寒,日夜奋战,准备同德寇作殊死的斗争。11月,在莫斯科附近,修筑了320多公里长的防坦克障碍物,设置了250多公里长的防步兵障碍物,构筑了3800个发射点,安放了37500个金属菱形拒马。此外,还到处放满了炸药和木质障碍器材 。

   在保卫莫斯科的战斗中,首都人民临危不惧,气壮山河,誓死与德寇决一死战。他们豪迈地说,我们要在红场为列宁而战斗,决不让纳粹血手玷污列宁的陵墓。

   1941年11月6日,在兵临城下、炮声隆隆、敌军围困万千重的莫斯科,苏联首都人民在地下铁道的马雅可夫斯基车站,隆重举行了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庆祝大会。斯大林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雄伟气魄,以藐视和压倒一切敌人的大无畏精神,以新的无产阶级军队一定要战胜法西斯的必胜信心,威严地屹立在列宁陵墓上,检阅了红军队伍,并发表了鼓舞人心的演说。他对苏军全体指战员说:"你们进行的战争是解放战争,正义战争。""让伟大的列宁的胜利旗帜引导你们!彻底粉碎德国侵略者!消灭德国法西斯强盗!"这一空前壮举,大长了苏联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志气,增强了苏联人民和世界人民战胜德国法西斯侵略者的胜利信心,大灭了法西斯的威风。

   在英雄的苏联军民的抗击下,希特勒向莫斯科发动的"台风"攻击遭到了可耻的失败。随着严冬的到来,12月初,莫斯科的气温已下降到零下30多度,这给德国法西斯军队带来了难以估量的困难。12月1日晚上,正害着胃痉挛的包克打电话给哈尔德说,他的部队力量大为削弱,他再也不能用他们来"作战"了。总参谋长给他打气说,"应该不惜使出最后一把劲打倒敌人。如果办不到,我们再另作决定。"包克要求转攻为守。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呀!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斯大林领导下的英勇红军和那样的天气。12月4日,古德里安的第二装甲军团从南面攻占莫斯科的企图已被制止;古德里安报告说,气温已下降到零下31 度。第二天温度下降到零下36度。他说,他的坦克"差不多动弹不得了"。同时,他的侧翼和在土拉北面的后卫,都受到苏军致命的威胁。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