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十五章诺曼底登陆

希特勒传

作者:佚名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2/10/11

在苏联红军节节胜利的推动下,盟军经过长期的准备,人们久已盼望的向西欧进军的第二战场,终于在1944年6月6日揭幕了。

   1944年6月,是英吉利海峡20年来所遇到的风力最疾、海浪最高的6月。盟军原定进攻日期是6月5日,但因风浪太大,云雾遮天,艾森豪威尔临时决定推迟一天。

   6月6日凌晨开始,美英2395架运输机和847架滑翔机,从英国20个机场起飞,载着3个伞兵师向南疾飞,到法国诺曼底海岸后边的重要地区空降着陆。黎明时分,英国皇家空军的1136架飞机,对勒阿佛尔和瑟堡之间事先选定的敌军海岸的10个堡垒,投弹5853吨。天亮以后,美国第八航空队的轰炸机开始出击,1083架飞机,在部队登陆前半小时,对德军海岸防御工事投弹1763吨。然后,盟军 各类飞机同时出击,轰炸海岸目标和内陆的炮兵阵地。太阳升起之后,盟军海军战舰开始猛 轰沿海敌军阵地。霎时间,炮火连天,山摇地动。

   进攻部队由运输舰送到离岸11英里和7英里的海面,然后改乘大型登陆艇和小型攻击艇,每个小艇运载30人。小艇并排前进,按时抵达攻击滩头。跟在它们后面的是运载重武器、大炮 、坦克和工程设备的大型登陆艇,最后是登陆船,直接开到岸边,卸下人员、装备和供应品。登陆艇上还分别安装着大炮、迫击炮和火箭炮,靠岸时就直接向敌人的海岸防御工事进行射击。此外还有两栖坦克,它们一游上海岸就能直接投入战斗。

   大约早晨6时30分,美军开始在奥马哈和犹他滩头登陆。在这之后,英国和加拿大军队也陆续在事先选定的海滩登陆。在这次战役中,盟军共准备了各类飞机13000多架,战舰、运输舰和各种类型的登陆艇共达6000多艘。参加战役的指战员和后勤人员共287万多人。

   到了6日夜晚,将近十个师的部队连同坦克、大炮和其他武器已经上岸了,后续部队源源而来,不断扩大盟军对德国守军的优势。希特勒大肆吹嘘的"大西洋壁垒"已被突破,从而为摧毁西线德军奠定了基础。

   由于6月5日狂风大作,英吉利海峡恶浪翻腾,西线德军大部分将领认为盟军不会在这时进攻。6月4日,驻巴黎的空军气象站认为,由于气候恶劣,至少在半个月内盟军不会采取行动。

   这时,由于天气不好,德国空军已不能对英国南部海岸港口进行空中侦察,而艾森豪威尔的军队就是在这一时刻在这里登船出发的。德国海军也因为海浪太大,撤回了在海峡中的巡逻舰艇。因此,诺曼底驻军司令隆美尔只能根据他所得的很少情报和气象站的意见,在6月5日早晨起草了一个给西线德军总司令伦斯德的形势报告,说敌军进犯不会立刻发生,接着就乘汽车回到赫林根同家人一起团聚去了。更有甚者,6月6日,驻防诺曼底的第七军团司令弗雷德里希·杜尔曼将军,竟下令暂时解除经常戒备状态,召集高级将领在离盟军即将登陆的这些海滩南边约125英里的勒恩,进行"图上作业"。

   德国人对英美进攻的日期既心中无数,对登陆的地点也完全蒙在鼓里。伦斯德和隆美尔都肯定地认为,进攻的地点将在海峡最狭处的加莱地区。他们在这里集中了最强的部队第十五军团,它的实力在春天已由原来的10个步兵师增加到15个步兵师。在4、5 月间,英美最高统帅部还大用疑兵之计。它集结了一支假舰队,发出大量电讯,造成假象,仿佛盟军总司令部设在肯特,并让以勇猛著称的美国将领乔治·巴顿漫步肯特街头,而德国情报人员正断定他是盟军总司令。在进攻前夕,英国飞机又撒下大量的锡箔片,使德军从海岸雷达上看来,好像一支舰队正从第厄普向东驶去,开往加莱。这些虚张声势的行动,使德军更加相信他们的估计是正确的。

   6月5日这一天,英美的猛烈空袭,继续破坏着德国的军需库、雷达站、V1飞弹发射场和交通运输线,但这样的空袭多少星期以来一直在日夜不停地进行,在这一天看来,也不比以往更加紧张。

   5日夜晚,第十五军团截获英国广播公司发给法国抵抗运动的一份密码电报,第十五军团相信内容是告诉他们进攻即将开始。该军团遂即进入戒备状态,但伦斯德却认为不必对第七军团发出警报。这时已到午夜时分,此刻盟军正向这个军团防守的西端海岸,千船齐发,蜂拥而来。

   直到6月6日凌晨1时11分,第七军团才意识到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当时该军团司令在勒恩参加"图上作业"还没有回来。两个美国空运师和一个英国空运师已开始在他的防地着陆。1时30分发出了全面警报。

   45分钟之后,第七军团参谋长马克斯·贝姆赛尔少将,用电话向隆美尔总部的参谋长斯派达尔将军报告:这一次看来像是"大规模行动"。斯派达尔不相信,但把情况转报给伦斯德,后者也同样表示怀疑。这两个将军认为,空降兵只不过是盟军的一种声东击西的手法,它的主要登陆地点仍是在加莱附近。当6月6日拂晓后不久,盟军大规模登陆的消息传到之后,这位德军西线总司令仍然认为,这不是盟军的一次主要攻击。斯派达尔后来说,直到6月6日下午,情况才算判明。到了这时,美军已经在两处海滩、英军在一处海滩取得了立足点,并且向纵深推进了2至6英里。

   在这段时间里,斯派达尔、伦斯德和伦斯德的参谋长勃鲁门特里特,都在用电话向当时在伯希特斯加登的最高统帅部联系。由于希特勒发布过一个愚蠢的命令,即使是西线的总司令非经"元首"特许也不能调用装甲师。这3个将军在6日清晨要求批准急调两个坦克师到诺曼底去,约德尔答复说,希特勒先要看一看形势的发展。然后希特勒就上床休息了,尽管西线将领的告急电铃响个不停,但没人敢去打扰他。

   当下午3时这个纳粹统帅醒来时,已经传到的坏消息使他立刻行动起来。他批准派两个装甲师 到诺曼底去,并要求在今晚肃清盟军滩头阵地,但这个命令已为时太晚了。此时,希特勒所大肆宣传的"大西洋壁垒"已经被突破了。一度吹虚得不可一世的德国空军已经完全从天空中被赶走了,德国海军从海洋上被赶走了,德国陆军也冷不防受到袭击。战事虽远没有结束,但它的结局已经不再有什么疑问了。斯派达尔后来说,"从6月6日以后,主动权就落在盟军手中了。"

   伦斯德和隆美尔认为,现在是当面把真相告诉希特勒并且要他承受一切后果的时候了。他们要求"元首"在6月17日到苏瓦松北面的马吉瓦尔同他们开会,讨论形势。开会的地点是在一所建筑坚固的地下避弹室里。这座避弹室原来是准备在1940年夏天进攻英国时作为"元首"的大本营的,但一直没有使用。现在,过了4个夏天,这个纳粹统帅在这里第一次出现了。

   希特勒当时脸色苍白,神经质地弄着他的眼镜和夹在手指里的红蓝铅笔。他弯着腰坐在一只凳子上,陆军元帅们站着。他原来那种使人跟着走的魔力似乎消失了。他简单地、冷冰冰地同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愤愤地说,他对盟军登陆成功十分气恼,想让战地指挥官们对这件事情负责。他命令将士必须坚持抵抗,收复失地,对任何撤退的建议都听不进去。他竟对将军们保证,新的V1武器已在前一天第一次向伦敦发射,它"对大不列颠将起决定作用……使英国人愿意议和"。当这两个元帅要希特勒注意德国空军在西线的惨败时,"元首"反驳说,"成群的喷气式战斗机"很快就会把英美飞行员赶出天空。他说,那时英国就要垮台。谈到这里,盟军飞机来了,他们只好暂时停止会议,躲到"元首"的防空洞里。

   进了钢筋水泥的地下室之后,隆美尔坚持要谈一谈政治问题。他说,德军在诺曼底的防线将要崩溃,盟军突入德境是难以阻止的。他指出德国在政治上完全孤立,竭力主张结束这场战争。在隆美尔说话的时候,希特勒打断了他好几次,最后索性不让他说下去,"你不用为战争的未来发展操心,还是为你自己受到进攻的防线操操心吧。"

   饶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两位陆军元帅从马吉伐尔走后不久,6月17日下午,一个向伦敦发射的V1飞弹,因机件失灵,转过头来,掉在"元首"地下避弹所上面。这一来把希特勒吓坏了,他立刻动身向比较安全的地方转移,马不停蹄地一直奔进伯希特斯加登的山里。

   自从盟军在诺曼底登陆以来,势不可当,德军节节败北。希特勒面临着法国和比利时的丢失和 东方战场的强大攻势。盟军正配合苏军以压倒优势的兵力,从四面八方向德国本土进逼。

   从1944年6月10日开始的苏军夏季攻势,节节胜利,到8月中旬,红军打到了东普鲁士边境,在波罗的海地区包围了德国50个师,深入到芬兰的维堡,消灭了中央集团军,而且在6个星期内,在这条战线上推进了400英里,到达维斯杜拉河与华沙隔河相望。同时,在南线从8月20日开始发动新攻势,月底就占领了罗马尼亚和供给德军天然汽油唯一重要来源的普洛耶什特油田。8月26日,保加利亚正式退出战争,德军开始从那里仓皇撤退。9月间,芬兰也退出战争,并向拒绝撤离其领土的德军开火。

   在西战场上,法国迅速解放了。在新成立的美国第三军团,美国人找到了一位坦克将军,这就是司令巴顿将军,他与非洲的隆美尔一样骁勇善战。7月30日他攻克了阿夫朗舍之后,即开始向在诺曼底一线的德军进行大包抄,向东南推进到卢瓦尔河畔的奥尔良,然后转师向东推进到巴黎南面的塞纳河。8月23日,盟军抵达巴黎东南方和西北方的塞纳河,两天以后,雅克·勒克莱克将军所统率的法国第二装甲师和美国第四步兵师就攻克了巴黎。被德国占领了四年之久、有法兰西荣誉之称的这一伟大城市解放了。他们还发现塞纳河上的桥梁,其中有许多是艺术品,均未遭受破坏。

   现在,在法国的德军残余部队,正在全线撤退之中。在北非战胜隆美尔的蒙哥马利,于9月1日晋升为元帅,率领加拿大第一军团和英国第二军团在4天内挺进200英里,从塞纳河下流通过有历史意义的1914至1918年和1940年的战场进入比利时。9月3日攻克布鲁塞尔,次日又攻克安特卫普。盟军进展神速,德军甚至来不及破坏安特卫普的港口设备。这对盟军说来是一件大喜事,因为该港障碍一旦扫清之后,即可成为英美军队的一个主要供应基地。

   在英加军队的南面,古特尼·H·霍季斯将军率领的美国第一军团,以同样速度攻入比利时的东南方,到达1940年5月德军致命的突破从那里开始的缪斯河,攻占纳缪尔和列日的堡垒,使德军猝不及防。在第一军的南面,巴顿的第三军团攻占了巴尔登,包围梅茨 ,进抵摩泽尔河,并在贝耳福尔山峡与法美第七军团会师;该军团在亚历山大·派契将军指挥下,于8月15日在法国南部海岸一带登陆,迅速挺进到尼罗河流域。

   到8月底,西线德军已损失50万人,其中半数是被俘的;并且损失了几乎全部的坦克、重炮和载重汽车。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用来保卫第三帝国了。曾经大肆吹嘘过的齐格菲防线,实际上已无人防守,也没有武器防守。西线绝大多数德军将领都认为大势已去。斯派达尔说:"地面部队已经不再存在了,更不要说空军。"于9月4日重新被任命为西线总司令的伦斯德在战后对盟军提审人员说:"就我个人来说,战争在9月间就结束了。"

   但对希特勒来说,却不是如此。8月31日,他在大本营对一些将军们训话,试图给他们灌输"铁的意志"并鼓舞士气。他说:

   我们在必要时将在莱茵河上作战。这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战斗下去,正如腓特烈大王所说,要一直打到那些该死的敌人精疲力竭不能再战为止。我们要作战到底,一直打到赢得在今后50年到100年内能够保障德国民族生命安全的一个和平局面为止,这个和平局面,首先不能像1918年那样再一次地玷污我们的荣誉……我活着就是为了领导这一战斗,因为我知道,如果在这一战斗的背后没有铁的意志,这场战斗是不能胜利的。

   希特勒在严厉批评了陆军参谋总部缺乏"铁的意志"之后,对他的将军们透露了他坚信前途有望的一些理由。他说:"盟军之间的关系变得十分紧张的时候,他们决裂的日子就要到来了。历史上所有的联盟迟早都要垮台的。不论怎样艰难,唯一的办法是等待恰当的时机。"

   戈培尔受命组织"总动员"的工作。新被任命为补充军司令的希姆莱,动手建立25个人民步兵师以防守西线。在纳粹德国,关于"总体战"的计划和言论尽管很多,但是国家的资源却远远没有全部利用起来。由于希特勒的坚持,在整个战争时期日用品的生产仍维持着庞大的数字,这显然是为了保持民心和士气。而且他仍然迟迟未实行战前制定的动员妇女进工厂工作的计划。1943年3月,当军备和战时生产部长斯佩尔打算要妇女进工厂时,希特勒说:"牺牲我们最珍贵的理想,这个代价太高了!"纳粹思想认为,德国妇女应该呆在家里,而不是在工厂里,因而她们就一直呆在家里。在战争的头4年,当英国有225万名妇女从事战时生产的时候,德国只有18.2万妇女干着同样的工作。

   现在盟军已经打到大门口,纳粹首脑们慌张起来了。15岁到18岁的孩子和50岁到60岁的男子都应征入伍。在大学、中学、机关和工厂里到处搜寻入伍者。1944年9月到10月有50万人参加了陆军,但是没有规定要妇女进机关、工厂去替代这些入伍者。军备和战时生产部长艾伯特·斯佩尔向希特勒抗议说,技术工人的应征入伍严重影响到军火生产。

   自从拿破仑时代以来,德国的军队就几乎没有在本国的土地上打过仗。后来普鲁士和德国的战争,都是在别国领土上进行的,受到破坏的也是别国的领土。现在战争已深入德国的心脏,军队已陷入困境,因此他们进行了大张旗鼓的鼓励士气的工作。陆军元帅冯·伦斯德发出号召说,"西战场的士兵们!我希望你们保卫德国的神圣领土,坚持到底!"另一个陆军元帅莫德尔号召集团军的士兵们,"我们的家乡,我们的妻室儿女的生命系此一战!"

   虽然如此,可是由于大势已去,逃兵的数目一天比一天多。希姆莱为了防止逃亡,采取了严厉措施,9月10日他下了一道命令:"每一个逃兵,都将受到应得的惩罚。而且他的可耻行为会给他的家属带来极其严重的后果,他们要统统被枪毙!"

   正当盟军进展神速,德军节节败退的时候,由于运输供应困难,英美的进攻突然在9月份沉寂下来,这给了希特勒在阿登地区组织反扑的机会。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